关于最新一章中用药的讨论

北朝旧贴 | samoy | 8/15/2020 | 共 1972 字 | 编辑本页

samoy 于 2013-8-14 14:14:57 发表了:

丁卡因因为其毒性大,是不用于浸润麻醉的,只有少量用于表麻,而且穿越前准备的话,有上好的利多卡因、阿替卡因不带,带丁卡因,不合理啊,作为临高里面酱油牙医的报名者,必须反对这种对元老生命安全产生威胁的行为啊


zhugexiaoshi 于 2013-8-14 14:39:05 发表了:

作为一路 985 的麻醉学博士,我很佩服 500 人的勇气,没有麻醉医生也敢玩现代外科学。抢救一章完全不懂现代麻醉学。丁卡因做腰麻?肾上腺素心内注射?全脊髓麻醉?大哥你在搞笑吧?没有现代麻醉学就没有现代外科学。希望作者能找一个真正的麻醉医生咨询后修改这一章。

-------------------------------

贴吧看来的。


真红骑士 于 2013-8-14 16:01:29 发表了:

好用的用光了,这些是剩下的吧?


samoy 于 2013-8-14 16:06:19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3-8-14 16:01

好用的用光了,这些是剩下的吧?

我的意思根本就不用备这种东西,直接用利多不就好了.....备那么多种局麻药是吃撑了么


iszero 于 2013-8-14 18:28:18 发表了:

确实,丁卡因毒性那么大,放着好好的普鲁卡因不用,还有室颤状态下不除颤敢开刀,谁写的同人??


dby250 于 2013-8-14 19:40:27 发表了:

iszero 发表于 2013-8-14 18:28

确实,丁卡因毒性那么大,放着好好的普鲁卡因不用,还有室颤状态下不除颤敢开刀,谁写的同人??

我。我就说我真的是超市收银员,你们偏不信。


dby250 于 2013-8-14 19:59:27 发表了:

丁卡因腰麻、肾上腺素心内注射是我抄的是七十年代初期某个捅下了大篓子的操作。一是为了出戏,二是丁卡因的制备相对简单,当时设定的丁卡因是山寨产品。为了保证这些粗陋操作的合理性,当时特地找了个归化民做的麻醉。保持自主呼吸的全麻诱导,我觉得五百废里没人能做得了,也不可能大规模推广。而且,全麻最大的问题是……你们以为耗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啊!室颤那段,原文没提,所以我也没抄。


samoy 于 2013-8-14 20:09:37 发表了:

dby250 发表于 2013-8-14 19:59 丁卡因腰麻、肾上腺素心内注射是我抄的是七十年代初期某个捅下了大篓子的操作。一是为了出戏,二是丁卡因的 ...

要在元老院批斗时院长和邓总啊,不是我要黑您啊,是吹牛要黑您


dby250 于 2013-8-14 20:45:28 发表了:

samoy 发表于 2013-8-14 20:09

要在元老院批斗时院长和邓总啊,不是我要黑您啊,是吹牛要黑您

完了,之前的同人,倒霉产妇是董薇薇。目的是借此和五道口达成相互谅解,缓解双方因为公费医疗管理制度的决策过程造成的紧张氛围(分明是施压,而且不可原谅的竟然拿元老的生命做政治筹码),顺便让办公厅给小钱钱,开设针对土著的妇幼保健机构。这下好了,要是那个倒霉产妇再是哪个大人物的首席生活秘书……送到元老院批倒批臭倒是不至于,对立部门借此打压喂牲口……啊不,是卫生口的决策发言权倒很有可能。

坏事当然也是可以变成好事的。经过多部门委员会开展的内部调查,得出结论:长期超负荷工作,所需物资匮乏,造成元老医生疲于应付,导致业务规范水平下降。强烈要求给钱、给物、给政策,挽回医疗水平崩坏。不过,对立部门也可以说,你们职业道德缺失,水平堪忧,所以形成医疗制度的决策,一不能听卫生部的,二不能听医院院长的。你们自己在日常行医中尚不能掌握 clinical path 和各种诊疗规范,凭什么让我们人保、财政部门掌握,并以此通过 DRGs(DiagnosisRelatedGroups,诊断相关分析)开展公费医疗管理工作?我们一来没这个专业队伍,二来不想被你们这些歪嘴和尚忽悠。就用简单粗暴的单病种限额好了,而且公费医疗制度还不能交由卫生口来管。你们找医学专家背书也没有用,有这个事故,我们不信任你。

然后触发下一剧情,卫生部找到了天地会。说你们想不想让自己的触手把基层抓得更牢一些啊?我们一起为基层农村培养、派驻赤脚医生,开办基层医疗。举办经费来自各个合作社的经营盈余,服务对象自然就是合作社的成员。药品多来自天地会自产的草药,天地会给我们提供原料,现代医药物资的价格咱们好商量。我们向农民们推销医疗互助金,让他们参加农村合作医疗亚克西……卫生部给你们培养基层医疗人才,提供组织管理,还帮你们管理合作医疗基金。不要误会,不是卫生部要独吞。天地会管着这笔钱的保值增值,卫生口管着如何优质、高效的把钱花在参合农民身上。公费医疗是一笔钱现拨现付,合作医疗可是有一大笔参合基金,南海同志你不吃亏啊。反正合作医疗只能支付在卫生部和天地会经营的诊所产生的费用,医疗管理部门管着这笔钱的使用,那才叫一个狠、准、稳……对,卫生口不会白操心这事的,但是我们的小算盘,是把合作医疗办好,显示出自身在社保管理上的水平,然后抢公费医疗管理的主导权。穿越国的工农阶层,因为两者生产力水平的悬殊,未来必将形成一个二元化的社会。我们的心思还是在城市,农村包围城市哈哈哈哈。


angel8th 于 2013-8-14 23:35:18 发表了:

我说楼主,龋齿充填用树脂,都是有时效性的。   银汞合金,含有汞,个别元老未必愿意用。

咱们作为口腔医生,还是向古人学习,申请几十两黄金练练手吧。


samoy 于 2013-8-15 09:53:54 发表了:

angel8th 发表于 2013-8-14 23:35

我说楼主,龋齿充填用树脂,都是有时效性的。   银汞合金,含有汞,个别元老未必愿意用。

咱们作为口腔医 ...

个别元老觉着银汞有毒的话,让他们哪凉快哪呆着去呗,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