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穿越结局的另一个现实范例:印尼弗洛勒斯岛的“黑葡萄牙人”

北朝旧贴 | G-6 | 8/15/2020 | 共 1637 字 | 编辑本页

G-6 于 2013-7-25 19:53:2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G-6 于 2013-7-25 19:54 编辑 格陵兰岛维京人的故事已经很出名了,看看西方殖民者在东南亚封闭土生化的例子吧 1510 年,葡萄牙人在夺取了印度西海岸的果阿之后,以此为据点向东南亚扩张。1511 年他们夺取马六甲,进而打通了向马鲁古群岛、巽他群岛的道路。当时檀香木在中国南部需求量很大,1515 年左右,葡萄牙人进入了盛产此物的帝汶岛。但是,当地的部落酋长不允许他们定居,只准一年进行一次交易。在没有把握武装殖民的前提下,1516 年葡萄牙人在帝汶岛以北寻找到一个小岛:弗洛勒斯岛,作为檀香木贸易的中转站,并且在此定居下来,建立了殖民点和要塞。1566 年,第一批天主教传教士来到该地,建立了几个教堂。在葡萄牙殖民者经济、军事、文化的全面优势下,当地信仰伊斯兰教的马来土著和信仰原始宗教的波利尼西亚土著纷纷皈依天主教,到 1613 年,除了殖民者外,弗洛勒斯岛以及附近的索罗岛、安纳多拉岛上,天主教徒已经达到 10 万人。1613 年的时候,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势力来到这里,驱逐了索罗岛的葡萄牙人。但荷兰人在此地的统治不稳固,1625 年,索罗岛的荷兰人首领干脆投靠了弗洛勒斯岛的葡萄牙人,皈依了天主教。1646 年,荷兰人再次占领索罗岛。在 1662 年,荷兰巴达维亚总督与葡萄牙人签订了协议,从此以后 200 年,不再骚扰此地。随着荷兰人 1641 年夺取马六甲,东南亚的葡萄牙人逐步收缩到澳门和弗洛勒斯岛两地。除了外患,弗洛勒斯岛的葡萄牙人也在不断内讧,最初,他们是居住在恩德海湾,后来一部分人收到排挤出走,建立了更大的居民点拉兰图卡。1630 年的内讧甚至使他们的统治中断了几年。由于天高皇帝远,政府管不了当地的葡萄牙人,果阿也管不了。在 17、18 世纪的 200 年里,果阿只派过两条船到这里。葡萄牙人与当地的马来人和波利尼西亚人通婚,在 17 世纪就形成了新的混血种族:欧洲人的外貌和眼睛,但皮肤黝黑被称为“黑色葡萄牙人”。18 世纪,黑色葡萄牙人形成了三个大的城镇:拉兰图卡、孔加和瓦雷,三个城镇组成的政治联盟成为当地的统治核心力量。城镇的统治机构是市政委员会,但权力长期被几个豪族把持。比如拉兰图卡镇就由德科斯塔家族与奥尔奈家族控制,滑稽的是,两个家族还都不是正宗葡萄牙人,一个是犹太人,另一个就是 17 世纪叛逃来此的荷兰人首领的后裔。两家为了权力经常争斗,直至 1750 年签订协议轮流执政。黑色葡萄牙人凭借武力优势控制了当地的土著部落,他们强迫酋长们效忠,对投靠的酋长,不伦不类的加封一个伊比利亚的贵族头衔:唐。直至今日,弗洛勒斯岛西卡地区土著部落酋长的就职仪式上,还要举行这样的效忠仪式。新酋长要戴着葡萄牙头盔式样的金冠,由当地的黑色葡萄牙人用他们自己也不明白意思只会发音的葡萄牙语庄严朗诵:万岁至高无上的主唐 XXXXXXX(此酋长的葡萄牙名字)愿他安康里斯本庇佑下的西卡之王!荷兰人的骚扰解除之后,本土和澳门的“白葡萄牙人”也看上了弗洛勒斯的檀香木贸易,在 18 世纪与土生的黑色葡萄牙人展开了长期的争斗。1702 年,一名葡萄牙船长带着国王的委任状和 100 名军人,从澳门出发到达弗洛勒斯,结果给拉兰图卡镇掌权的德科斯塔扫地出门。他们的斗争甚至波及到帝汶岛,黑色葡萄牙人对岛上白葡萄牙人的据点里福围困长达 2 年,饿死不少人。双方都在拉拢土著人,壮大自己的队伍,给酋长们授予上尉、上校等一系列头衔,这些称号一直沿用至今,有的酋长今天也自称“上校酋长“。18 世纪以后,随着檀香木贸易的衰退,黑色葡萄牙人逐渐本地化、农业化,成为一个自给自足的农业小邦国。到 19 世纪,他们的主要语言已经是马来语,葡萄牙语只有在宗教场合才会使用。但他们的宗教也不再纯正,19 世纪末,一些传教士不得不来教导他们,真正的天主教徒只能娶一个老婆,不能崇拜鳄鱼等等基础知识。今天,弗洛勒斯岛周边的 150 万人口中,黑色葡萄牙人仍有 3 万多人,当地的主要官职、教职都是由他们担任,在经济领域也占控制地位。


jkkkjkski1 于 2013-7-25 21:53:46 发表了:

好厉害,真正的天主教徒只能娶一个老婆,不能崇拜鳄鱼……


sugarman1202 于 2013-7-25 22:22:31 发表了:

不能没有核心价值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