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当钟小英、猴子、李思雅凑到一起——李思雅结局的一种方式。

北朝旧贴 | 钟利时 | 8/15/2020 | 共 2701 字 | 编辑本页

钟利时 于 2013-5-2 15:26:37 发表了:

……大厅的墙壁上映出一个巨大的鬼影,钟利时觉得那怪物酷似电影里的金刚。他和钟小英悄悄地爬到楼梯上,慢慢地起身向那怪物的方向窥去,心几乎都要跳到了嗓子眼。等他们看清楚那怪物的长相,不禁笑了起来——原来是一只小猴子蹲在地灯前,偷吃地上的地瓜皮。……“义父,我想抓只小猴子……”钟小英央求道。钟利时埋头写着字,对她说道:“猴子很机灵的……如果你有把握的话,可以试试……”“真的吗?!”钟小英惊喜地问道。钟利时一些写着报告,一边笑道:“……活捉可以,伤害它们可不行……你可以求治安队的叔叔帮忙……求人家帮忙不可以空手喔,你自己琢磨怎么办吧……”……两个小时之后,一场小小的骚乱降临在高雄渔港。一只小猴子慌不择路,在一片高脚屋屋顶上飞快地逃窜,钟小英举着一柄大捞网,如同一条游动在水草里的鱼,在街道的人群中飞快地穿梭着。一群虎背熊腰的治安队员一路横冲直撞紧随其后,所过之处无不鸡飞狗跳。还有两名大胖子远远地跟在后面奋力甩着手臂,跑得大汗淋漓。或许是跑累了,小猴子在一座高脚屋的屋顶上停住,警惕地望着后面追赶的人群。钟小英只顾盯着那猴子,见高脚屋外的篱笆有一排横栏,她踩着栏杆直接跳了过去。见猴子停下,钟小英不敢再惊动它,唯恐它再跑到别的地方。钟小英正琢磨如何将这孙大圣完好无损地降住,忽觉脚下一阵“呼噜!呼噜!”地叫声,往身边定睛一看——一群二师兄正惊恐不安地围观她。居民们经常在高脚屋饲养一些牲畜,钟小英所处的位置正是猪圈。钟小英连忙从猪圈里跳出来。周围的居民们纷纷从家里探出头来看热闹。外面的嘈杂惊动了这间屋子的主人,一位睡眼朦胧的瘦老头儿光着膀子从高脚屋里走了出来。这老者看上去 60 多岁的年纪,留着一撮灰白的山羊胡子,头上缠着一圈头巾,一身晒得黝黑的皮肤。台湾天气炎热,底层男子光膀子是很常见的行为。老爷子揉着眼睛,冲钟小英喊道:“丫头!你带这么多人有事啊?”钟小英嚷道:“阿叔,对不起!我来抓猴啊!”两旁邻居闻言一阵哄笑。也许是周围环境太吵,老爷子似乎没听清,用手拢住耳朵伸直了脖子:“你来干什么?”钟小英大声喊道:“阿叔!我来抓猴啊!”周围邻居闻言,几乎笑岔了气。老爷子瞪圆了眼睛,用双手捂住赤裸的上身,装出一副气急败坏的顽皮样子,跺着脚嚷道:“你又不是我老婆!到我这里抓什么猴子!还领了那么一群阿兵哥……”周围邻居笑得几乎要锤地了。原来,当地方言里,“抓猴”是捉奸的意思。“阿叔!我是来捉真猴子!真猴子啊!”钟小英指着房上的猴子喊道。老爷子抬头看看房顶,虽然没看到那猴子,也总算明白钟小英的意思了。“哦……真猴子啊!”老爷子冲钟小英使了一个眼色:“丫头你别急,你在这里看住它,阿叔帮你捉啊……”老爷子回到屋里,取了一根带绳套的竹竿,拿了一件外衣披在肩上。别看这老者一把年纪,手脚却特别麻利,从屋后踩着屋架轻松地爬上了草编的房顶。小猴子只顾盯着屋前的钟小英和治安队员,丝毫没有察觉身后的老者。老者凭借屋脊的坡度悄悄接近小猴子,看准时机用竹竿前的活绳套一下将那小猴子套个结结实实。不等小猴子挣扎几下,老者迅速爬过去用衣服将那猴子包起来。……深夜,一黑衣人沿着排水管悄悄爬上海关大楼的外墙。黑衣人来到二楼一扇窗口前,正打算往屋子里窥视,冷不防从窗口跳出来一只栓着铁链的小猴子,冲他龇牙咧嘴地叫了起来。黑衣人大吃一惊,“扑通”一下从二楼摔了下去。钟小英正在厨房里收拾鱼,听见外面有异响急忙到窗前观望,只见一黑衣人一瘸一拐地向海边逃去。钟小英一边大呼“抓贼!”,一边看清那黑衣人逃跑的方向,随即抄起一把菜刀跟着治安队追了出去,为治安队指示方向。那黑衣人一路逃到海边渔港,周围高脚屋外的栅栏都是直立的竹排难以翻越。黑衣人跑到一处外面带横栏的篱笆旁边,踩着横栏一跃身跳了进去……篱笆的另一边立刻传来一阵猪的鸣叫声。黑衣人依偎着高脚屋的篱笆,警惕地观察着外面的动静。冷不防从高脚屋上伸下一根带绳套的竹竿,一下子将他的脖子套个结结实实。不等黑衣人挣扎,一张渔网从天而降……


liutom 于 2013-5-2 15:38:05 发表了:

丝雅妹子被当猴子抓了


东莞义士 于 2013-5-2 15:54:43 发表了:

104152hzvylkexke312hqh.jpg(530.78 KB, 下载次数: 0)

2013-5-2 15:54 上传


iceleader 于 2013-5-2 16:03:14 发表了:

上面是念力大大的武侠闹临高的一部分么?被抓住的姿势都是大家喜闹乐见的


清梦 于 2013-5-3 16:24:30 发表了:

这是说思雅妹子的结局也是拿铁链拴着么?{:5_126:}


qarc 于 2013-5-4 20:09:32 发表了:

这也可以……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3-5-4 20:20:39 发表了:

博士,台湾当地土人可以出场,抓猴子的工具貌似是带有麻痹性毒液的吹箭……按照日本人的说法是土人用蘸了少量箭毒的吹箭可以抓小鸟和猴子,打下来不会死,晕一会就活蹦乱跳,可以出售……


我是大鲨鱼 于 2013-5-5 20:07:37 发表了:

钟小英最喜爱攀登,百仞城里的钟楼铁塔,她不知爬上去多少次,熟悉每一个角落。她的脚步总是轻盈又快捷,跳跃腾挪,像一只矫健的小猴子一样穿梭在钢铁和水泥的丛林之中。

但这次不一样。

倒挂在钟楼设备室的窗口,钟小英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屋里衣衫凌乱的两个人。那个男人她曾随着义父见过几次,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会在这样一个灰尘遍布、机械驳杂的斗室里,看到那位元老院的柱石,执委会的领袖,澳宋临高政权的灵魂人物。

那位平时总是挂着慈祥和蔼微笑的元老大人,就在 10 秒钟之前还五官扭曲,面容狰狞,恶狠狠地蹂躏着身下那个雪白的肉体。钟小英从未见过那个女人,她身上的粗布便装已经被拉扯成一缕缕的碎布,从那粗疏的针脚也不难看出,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归化民,甚至是土著。女人凌乱的长发遮挡了面容,但钟小英分明看到,长发之下掩映着的是高挺的鼻梁和深栗色的双瞳。

她是个二鬼子。

女人发现窗口的钟小英时,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而从那时到现在,那男人只是紧紧地盯着钟小英,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发出一阵阵粗重的呼吸声。

他认出我了。他一定认出我了。钟小英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战栗。

“你是……钟博士的女儿吧?”男人突然换了一副面容。熟悉的笑容。钟小英从来没发现这幅笑容可以如此令人慌张。

男人伸出了手:“来,快进来,小心别摔着,要不你义父可不会放过我。”

钟小英犹豫了一个心跳的时间,紧紧握住了男人的手,爬上窗台。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握住的这人是何等身份地位,赶紧松开自己的手,紧张地嗫嚅着:“主……主席大人……我……”

男人没有理会钟小英。他似乎在思考什么。突然,他回过头去,对着那还在慌乱地盯着他俩的女人,苦笑着说:“思雅,好好想想吧,我为爱情做了些什么。”

然后他猛地把钟小英推下了窗台。

钟小英狂叫着挥舞双手,但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让她抓握。她从 50 米的空中直线坠落,百仞城飞快地向她逼近。

“飞,快飞。”这是她最后的念头。


Luke 于 2013-5-5 23:04:07 发表了:

权力游戏的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