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同人】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劳动者——记文德嗣在济州的二三事

北朝旧贴 | 少年得志姜太公 | 8/15/2020 | 共 4100 字 | 编辑本页

少年得志姜太公 于 2013-4-15 12:26:50 发表了:

济州

文德嗣走出总前委,解下脖子上的毛巾,把脸上的汗擦了擦,便急急忙忙的扛起行李往工地上走。

走在后面的冯宗泽紧走了几步赶上来,把手里的零碎东西往文德嗣面前一递,喘吁吁的说:“主席,把背包换给我。”

“算了吧,你也不是小伙子了。”文德嗣深深的看了冯宗泽一眼,笑了笑说,“嘿嘿,咱两彼此彼此。”

他们刚走过水源洞,一片喧闹的人声混合着车辆声、呐喊声就迎面扑来,整个“过渡营”工地展现在面前了。工地上到处是人,牛车马车都在匆忙中奔跑......

文德嗣一面走一面四下里看着,他被这劳动场景深深的激动了。对于这个场景,他并不陌生。作为现任执行委员会主席,D 日登陆时建设临时营地的场景已经深深留在他的记忆中了。几年来,他每次看到过去战斗、驻扎过的地方在建设,总是抑制不住的涌起一种胜利和幸福的激情;而现在,他又作为一个普通的劳动者来到这里,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所有的疲劳、酷热全都忘记了。

他俩找到了要去的劳动地点。归化民们正在紧张的劳动着。他俩没有表明身份,只是悄悄的走向前去。工具没有了,只找到了两个空筐,他俩便每人抓起一只,用手提起土来。

文德嗣刚提了几筐,就听见一个尖细的声音在喊他:“喂,你们哪个社的,怎么现在才来呀?”

文德嗣被这个用生硬的澳宋语询问逗笑了,抬头一看,原来说话的是个年轻的奉公队员。他不过有 20 岁,一张圆脸,一手拿着一个简易大喇叭,一手还前后挥舞着“劳动棒”。他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打量了文德嗣和冯宗泽一番——不过由于两人做了一些化妆,这位奉公队员没有认出两人。文德嗣笑了笑回答:“我们是新来的!”

“那...你等等。”青年奉公队员顺手从旁边的滤沙架子底下拖来了一只大抬筐,往文德嗣身边一搁,说道:“来,看你俩都挺壮实的,该换个大一点。”

“……好。”文德嗣脸色有点僵硬的回答,说着就不情愿的蹲下来整理抬筐的绳子。

“看在你新来的份上,给我听着,”青年奉公队员一边看文德嗣整理筐子一边不耐烦说道,“这样毒辣的太阳,你光着膀子一会就晒暴皮了——虽然你也很黑。”又忍不住瞧了瞧文德嗣那健壮的肩膀,“赶紧把衣服穿上。”等文德嗣顺从的把上衣穿好,他口气缓和了些,


少年得志姜太公 于 2013-4-15 12:27:40 发表了:

“要多喝开水,等会来了咸菜要猛吃——首长老爷说了,这是要补充盐分——对,盐分,首长老爷说的肯定没错;下工时候要把鞋子里的砂土倒干净,要不走到家会打泡的;睡觉前要用热水烫烫手脚,因为条件很好,每人可以分得两勺子热水.....”

文德嗣虽然被他的眼神盯着有点不舒服,只能一一应着。他觉得这个青年人有点与众不同,便和他攀谈起来。他很快就知道,这个奉公队员叫史狄威,才 20 岁,按他的话说是“最早投靠澳宋首长老爷的”,并且从他这张爆豆锅似的嘴巴里,很快知道了工地和这个单位的一些情况。这样边干边谈,等把抬筐收拾好,他俩已经成了很熟识的朋友了。文德嗣不由自主的拍了拍孙锁福的肩膀,并亲切的管这个青年人叫“小史子”,小史也暂时忘记了自己奉公队员的身份,管这个穿灰衣服的社员叫起“老文”来了。旁边的冯宗泽心中一紧,暗骂这个奉公队员不长眼,居然连“首长老爷”都不认得,真不知道他这个奉公队员什么怎么来的。然而他只是面带微笑的站在一边一声不吭。

他俩抬筐,走下了装料的坑,装上满满的一筐石子。文德嗣还不满足,又在上面加了一个“馒头”。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文德嗣与史狄威发生了第一次争执。原来趁文德嗣弯腰上肩的时候,小史偷偷把“馒头”往下平了一大半。这个“舞弊”的做法被文德嗣发觉了,他放下筐,不满的说:“这,这不行。”说着要把“馒头”重新再堆起来。

“这活比较累,一次少挑些没关系。”小史摁住文德嗣的手说道。

“你是觉得我抬不动么?”文德嗣想反摁住小史的手,“就这么一筐而已。”没想到史狄威力气不小,文德嗣只好作罢。


少年得志姜太公 于 2013-4-15 12:29:03 发表了:

“要多喝开水,等会来了咸菜要猛吃——首长老爷说了,这是要补充盐分——对,盐分,首长老爷说的肯定没错;下工时候要把鞋子里的砂土倒干净,要不走到家会打泡的;睡觉前要用热水烫烫手脚,因为条件很好,每人可以分得两勺子热水.....”

文德嗣虽然被他的眼神盯着有点不舒服,只能一一应着。他觉得这个青年人有点与众不同,便和他攀谈起来。他很快就知道,这个奉公队员叫史狄威,才 20 岁,按他的话说是“最早投靠澳宋首长老爷的”,并且从他这张爆豆锅似的嘴巴里,很快知道了工地和这个单位的一些情况。这样边干边谈,等把抬筐收拾好,他俩已经成了很熟识的朋友了。文德嗣不由自主的拍了拍孙锁福的肩膀,并亲切的管这个青年人叫“小史子”,小史也暂时忘记了自己奉公队员的身份,管这个穿灰衣服的社员叫起“老文”来了。旁边的冯宗泽心中一紧,暗骂这个奉公队员不长眼,居然连“首长老爷”都不认得,真不知道他这个奉公队员什么怎么来的。然而他只是面带微笑的站在一边一声不吭。

他俩抬筐,走下了装料的坑,装上满满的一筐石子。文德嗣还不满足,又在上面加了一个“馒头”。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文德嗣与史狄威发生了第一次争执。原来趁文德嗣弯腰上肩的时候,小史偷偷把“馒头”往下平了一大半。这个“舞弊”的做法被文德嗣发觉了,他放下筐,不满的说:“这,这不行。”说着要把“馒头”重新再堆起来。

“这活比较累,一次少挑些没关系。”小史摁住文德嗣的手说道。

“你是觉得我抬不动么?”文德嗣想反摁住小史的手,“就这么一筐而已。”没想到史狄威力气不小,文德嗣只好作罢。


少年得志姜太公 于 2013-4-15 12:30:54 发表了:

一场争执刚结束,抬了两趟,又起争执,这回是小史先开口:“不行,不行,你的肩膀应该酸了吧,万一拉伤了怎么办?”

“没关系嘛!”

“啥没关系?”小史眼珠子一转又出了个点子,“我替你一会!”

文德嗣没话讲了,因为许久没有干过体力活——除了某些时刻外,他现在干活效率的确不高。

“来,我来抬,你帮我拿着劳动棒和喇叭。”小史胜利了。

争执归争执,他们合作的却很好,两人甚至走着一样的步子;两人分吃一块咸菜,用一个水壶喝水。随着每一趟来回,两人都觉得出,他们这“忘年交”的友谊在迅速的增进。

抬筐的时候,小史怀着深深的敬意,望着文德嗣那帽檐边上的汗水,那里仿佛汗水随淌随凝结了,结成一层盐粒子,均匀的撒在头发梢上。心想:别看这个老社员年纪不轻,干劲可真不小,明摆着碎石子比大石块轻,他却偏偏要拣重的挑。

文德嗣也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年轻人。抬着石子走的时候,文德嗣望着小史的背影,那件灰色的衣衫中央有一个大大的“奉”字;而这个青年没有抬筐的时候也没有一丝安闲。比方,碰倒道上马车牛车堵塞的时候,他总爱一边喊着大喇叭,一边急速挥舞的“劳动棒”,要不就嘟哝着,把放的不合适的筐子整理一番。他的意见也特别多,一会嫌装料的人少了,窝工;一会叫:“看好牛车,不要撞到人!”而这些意见又常常和文德嗣的感觉是一致的。

文德嗣觉得:他每走一趟,就对这个青年多一层了解。这些年来,文德嗣常常去下面视察,就来济州的途中,他还顺便去了趟三良市。他也不只一次和归化民谈过话。但似乎都没有在和这个青年奉公队员共同劳动的几个钟头中,对一个归化民的思想感情了解的这么真切。他从小史所表露的那种乐观态度,那种主动献身精神,集体主义感情...联想到执委会,想到他那一部分工作,想到了久无踪迹的李丝雅...想得很多很多,以至于有几次差点被脚下的筐子拌倒了。

他这样边思索边劳动,一气干了三个多小时。


少年得志姜太公 于 2013-4-15 12:36:21 发表了:

六点半钟,两个炊事员抬来了一大筐荞麦饭、水煮面糊,上来还有满满的辣白菜、咸萝卜。于是人们便哄的一声围了上来。文德嗣和冯宗泽也挤过去,从人缝里伸手盛了两大碗和两条咸萝卜,便找了个石子坐下来。

直到这时,他觉得出实在有些累了。本来,像这样的劳动,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没穿越之前,他就经常去爬山露营,来来回回,上上下下,何时叫过累?更不要说穿越前夕集中军训了。但这毕竟是多年以前的事了,这会一连拉了三个钟头的石子,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体力是不比以前了,腰也隐隐发酸。最近一次还是几年前在广州被人用迷香给绑架了,醒来的时候全身酸痛,想起这,他又想了那位身材高挑肤色莹白如玉媚眼如丝的长腿 MM……他巴拉巴拉了吃完了饭,扬起拳头轻轻的敲了敲腰眼,暗暗想到:没有关系,只要今天能坚持的了,过了明天就没有问题了。

他喝着面糊,倚着石子,向标准村工地看去。自从前天他在归化民发表了著名的“同在济州的蓝天下,我们有一个梦想”演讲后,归化民为“人人有房子住,人人有活干,每个干活的人都能吃饱饭”的前景大受鼓励,干活的效率提升了不少。一大片乌黑的雷雨云从蟒山背后涌起,急速的升上来。被浓云衬托着,工地仿佛是一只陆地航母,更加雄伟了。借着这雄壮的景色,扩音器里正在播送着雄壮的歌曲:

向您致敬

司令同志

伟大的澳宋帝国将永远

......

文德嗣听出来这是旧时空米国曲子——《向元帅致敬》的改版,听得十分快意。这时他才发现旁边有人正在讲故事,一个粗重的话音传来:“......嘿,这才叫阔气呢,都是上好的石料建成的房子,想不到我们也有住进去的一天......”

“建好了真的是给我们住的吗?”一个人还是不相信。

“当然。首长老爷都亲自当面说了,不算话还成!我还帮首长老爷抬过一大筐土哪……”讲话的还没讲完就被人打断了,“你还帮首长老爷抬过……说大话也不害臊……”讲话的人马上被一阵哄笑淹没了。


流氓猩 于 2013-4-15 12:37:43 发表了:

就替换几个人名,这同人也太没节操了


de9000 于 2013-4-16 23:29:32 发表了:

文德嗣也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年轻人。

————

居然都没人发现吗:lol


291383274 于 2013-4-17 10:32:11 发表了:

文总对土著的人事考察?


itany 于 2013-4-17 11:47:29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3-4-16 23:29

文德嗣也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年轻人。

————

居然都没人发现吗

文马 cp 王道,其他的一律炮灰


petrus 于 2013-4-17 15:19:01 发表了:

建国以来短篇小说选啊


291383274 于 2013-4-17 15:20:51 发表了:

petrus 发表于 2013-4-17 15:19

建国以来短篇小说选啊

可以收录在宣传部的报刊中


winter_z 于 2013-5-5 00:56:54 发表了:

这辈子都没人说过我长得黑,包括鬼妹在内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3-5-5 19:28:14 发表了:

winter_z 发表于 2013-5-5 00:56

这辈子都没人说过我长得黑,包括鬼妹在内

你在辛勤劳动的时候,怎么会想到久未谋面的露丝雅的?


36563656 于 2013-5-9 20:00:17 发表了:

这个,这个是仿军拳吗?


sodesi 于 2013-5-9 21:53:32 发表了:

文德嗣也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年轻人。这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