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宗教问题的最终走向兼其他吐槽...

北朝旧贴 | gk2000 | 8/15/2020 | 共 3244 字 | 编辑本页

gk2000 于 2013-3-2 13:22:58 发表了:

临高的宗教问题的最终走向一直都没有挑明,同样的,元老院也对临高所将要建立的新帝国所需要的一个“最高精神理念”尚未作出明确规划,当然在目前的故事情节中这种元素设计未免为时过早,不过我想对于作者来说这种大规划应该是预先设想好的,正如蛇无头不行,一个庞大的帝国,如果单靠技术力量和威权统治是并不能完全良好的运转的,尤其是像中国这样浸淫了几千年官场心术和勾心斗角知识的国家,如果不能给予下层知识分子和劳动者一个信仰,建立在高层上的统治沙盘便很容易被权力腐蚀,现成的例子就是当今的天朝。传统信仰和红色信仰崩溃后,精神空虚带来的普遍的“无信”让下层民众处于既羡慕上层又嫉恨上层的一种尖锐的矛盾中,也给社会带来非常大的不稳定因素,在此我想讨论一下一个现代化,或者说“准现代化”国家应该具有什么样的“国家信仰”,或者说是“最高精神理念”?这不仅仅是为了临高,或许也有可能是为了本时空的未来。

我想诸君其中有些人也知道:信仰本身是一把双刃剑,而且是那种里外两边的刃同时保持相同的锋利度的古怪双刃剑。信仰越执着,它便更容易带来更大的利益,但是其潜在的危险性,或者说副作用越高,反之如是。至于信仰的内容是什么倒不是那么重要——一般来说所有的宗教或者说,类似于宗教的信仰教条大部分都是教导人抑制私欲,惩恶扬善,然后加上一些祈祷和奉献,让你的精神获得救赎去天堂云云,千古不变,看都看烂了。不同宗教的信仰差异只在于行为方式上——具体要怎么做?伊斯兰和基督教讲求信仰,佛教讲求顿悟,道教讲求炼丹,马教讲求区分阶级,有中国特色的马教还加上一条斗争和批判。

但是这些都和现代社会的发展方向不符,目前的宗教分为由信仰神秘主义的古典宗教和由现代哲学所发展出的“新宗教”两种,前者的代表就是三大教,后者的代表则是目前在世界上依然拥有最多信徒(即使只是名义上)的“哲学宗教”的马教。在科学发展到今日的世界,神秘主义已然式微,从梵蒂冈的主教们一次次的向着科学退步就可以看出,神秘主义在这个我们已经能够移山填海,飞天登月的世界不再那么吃香。不过曾今的“哲学宗教”之王马教也不那么好过,无情的事实证明了共产主义只是一个遥远和美丽的梦,这个梦比基督教的天堂还要遥远的多,同时,信仰马教的国家也一个接一个的分解。如果一个 60 年前的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者穿越时空来到现世,那么他一定会口吐鲜血的气死。

传统宗教较为温和,其教义对现世干预较少,作用不大但副作用也不大。“哲学宗教”作用较大,但副作用亦大。

那么现在什么宗教适合新帝国?

我个人开出的药方是一种综合传统宗教和新兴哲学的宗教。这种宗教可以使用“泛神论”或者“自然神论”,承认这个世界有神,但是这个神就是宇宙本身。或者说虽然承认神独立在宇宙外创造了宇宙及其自然法则,但之后它便不再干预这个宇宙,也就是说,神在这个世界上的作用只在于“第一推动”。当然作用于临高,我们还要在改一改,说神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第一推动”外还动用了“第二推动”,让 500 元老降临这个世界(世界开拓后,澳洲的谎言是迟早要穿帮的)。承认 500 元老是人(人是会生老病死的,500 元老如果会死,那么将其放在神坛中过高的位置显然不合适,捧得越高摔得越重),但是是特殊的人,是“天选之子”。他们掌握着“神的知识”,以凡人的身体,艰苦奋斗,不畏艰险,给予这个世界以火种和光明,完成令世界嬗变腾飞的伟大理想......他们是神赐予这个世界的唯一礼物(也许不是唯一的?好吧,留给信众一些信念比较好,说不定哪天这个位面又来一些穿越者呢),他们是新世界的麦哲伦,在他们逝去之后,他们遗留的“火种”将会代代传承下去,照亮新世界的子民们不断完善自我,孜孜求索,最终奔向星辰大海....(好吧我快吐了)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以目前欧美的基督教为蓝本,混合一些新哲学的观点,构筑一个“弱神化”和“强伟人”化的新宗教,这个宗教可以祈祷神,但是并不向其索求,因为神只做“推动”并不干涉世事。而其“推动”的方式就是让“伟人”出现。当然,“伟人”就是元老院及其后裔,这样同样兼顾了理想和威权(,区分了阶级并给剥削压迫镀了金(当然,这个想法还有很多细节要改善)...张道长的新宗教我觉得没有必要,虽然张道长本人到有科普大众的意思,但按照元老院设定的那个新道教简直不行,在临高创业初期招揽一下大萌朝不明真相的迷信大众还是可以,新帝国成立以后 10 年内就得废掉了。

还有一些想法,还未完善,晚上来码字继续...


petrus 于 2013-3-3 10:55:18 发表了:

你着像了。信仰是对世界认识的一种表现,宗教则是人类对未知和不理解的事物的一种系统化的认知。现实告诉我们,一个社会在生产实践中人力所控制的部分越多,这个社会的宗教色彩就越淡薄。欧洲与中国在宗教态度上的区别就在这里,欧洲灾荒相对中国要少不少,烈度也较低,其在农业生产上更加依赖自然条件,而同时又有一定的灾荒压力,对某种未知力量的敬畏就更深一点。而在中国,灾荒在较大范围内非常频繁,即使很普通的农民在这种丰欠不定的情况下也很难对某个神明有太多依赖,所以中国的农民在天灾之时会敬神拜神,但是如果求祷不应也会毫不犹豫的抛弃这个神甚至鞭打捣毁。而当社会越向工业化迈进,其受自然的影响就越小,即使原本有虔信的宗教,也会逐渐从现实生活中退出,转变为道德力量的一个组成部分和对死后世界的一点憧憬。因此对于中国这种淡漠宗教情绪地区,宗教争夺的阵地根本不是什么信仰,而是残存的迷信,以及填补一点点精神的空虚罢了。在这方面,几个能够不断变化演进自己教义的传统宗教,要远远好过一个新造的刻意的人为玩意。


dby250 于 2013-3-3 18:06:52 发表了:

这时候山达基教……啊不,摩门教都没出来吧?也算是基督教的设定,也能满足文总当大天使长的趣味,还方便元老们讨小……


gk2000 于 2013-3-4 12:12:07 发表了:

petrus 发表于 2013-3-3 10:55

你着像了。信仰是对世界认识的一种表现,宗教则是人类对未知和不理解的事物的一种系统化的认知。现实告诉我 ...

您好像还没明白我的意思.....

宗教这种东西,确实是随着生产力的进步而退步的,就好像世界的整个真理是一个黑色的圆,科学就是圆上面一条白色的线以及由这些白线构成的面。每当科学进一步,圆盘上的黑色部分就少一点,白色就多一点,不过白色的部分不可能将黑色完全填满,且添加白色部分(亦即科学发展所需的时间)也是需要时间的,在这个空档中,用灰色的宗教将剩余的黑色部分填充,对于一个独裁政府,或者说是有阶级的国家来说,是个不错的主意,毕竟宗教的精神麻醉和自我安慰作用,在任何时刻都是被人类需要的。对那些处于文化底层的广大无知群众来说更是如此。如果这个麻醉剂可以由国家掌控,那么对于稳定社会来说还是有一些用处的,这种不讲理的东西某些时候比行政有效多了。此外由统一宗教信仰的国家稍微也比有多种宗教的国家较易安定(在相同的条件下)。

此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国家政权合法性的问题,虽说枪杆子里出政权,但是有合法的大义名义总是好的,总能蒙骗到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就像 tg 至今也扯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大旗。再加上元老院的穿越身份更需要一种官方宗教来解释这些神奇的情况。这样的话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那些接触这个秘密的最高核心元老后代们可以比较容易接受这一点不至于发疯。。。


gk2000 于 2013-3-4 12:13:46 发表了:

对于民主政治来说,宗教这种东西可有可无,但是对于独裁政治和将阶级区别放在明处的政府来说,宗教是一件不错的工具和遮羞布,这种资源放在民间手里太可惜了


Brain1127 于 2013-3-4 13:14:28 发表了:

谁说穿越帝国是独裁政权来着??

俺们很免煮的。。帝国公民无论男女,无论财产,都可以入选议员的啊。。

帝国长女团,将这厮拖出去玩 bbq。。


petrus 于 2013-3-4 14:18:24 发表了:

gk2000 发表于 2013-3-4 12:12

您好像还没明白我的意思.....

你自己都知道宗教是不讲理的东西,怎么还会想着制造和控制它?另外,越是专政的政府越不能跟宗教合流,不然要么逆反心理,要么宗教对世俗政权有侵蚀作用。政府是天然的管理者与仲裁者,高端点是引导者,自己赤膊上阵管意识形态的没一个有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