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胡]大髡国渐进民主不能实现的根本原因,以及换做其他汉人政权是否可能实现

北朝旧贴 | 三观端正四菇凉 | 8/15/2020 | 共 5095 字 | 编辑本页

三观端正四菇凉 于 2012-11-23 22:37:5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三观端正四菇凉 于 2012-11-24 20:21 编辑

大髡国至今没有实现真正的民主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于民主派实力太小(民主派的实力相当大,这一点从元老院出身的总理任期越来越短、总理人选在府院两派之间的更迭越来越频繁就得知了。而且,目前来讲实力,政界最大的马子胥一派虽然是元老院派,但也是偏向民主),而是由以下两个原因:元老院(实质上是百年前来华的一群“澳宋”贵胄)的“异族政权”深入人心,“澳宋”贵胄集团的办事不力。

一、元老院政治的“异族政权”深入人心的来源于根本原因、带来的影响

这个根本原因在于“澳宋”贵胄集团自己的一系列作为让人体会到如此,而并非什么民主党人的“异族政权”宣传政策,民主党人的宣传不过是加深了大家对此的印象而已。

某些历史专家在大肆鼓吹元老院如何如何,元老如何善待各族老百姓,大力促进民族融合和谐,这些专家以自己的好恶去说历史事实,简直是在误导人。事实上,“澳宋”贵胄集团从登陆到如今马子胥总理抛出所谓“透明政治”、“还政与民”,搞所谓的“新思维”,抛出“《宪政路线图》”,一直就没有主动的进行什么民族融合和谐的作为。对于这一点,我们有许多事实来佐证。

1、“澳宋”初入关的剃发易服的大肆杀戮,灭绝了华夏四千年的衣冠,造成了华夏文化的断裂。

2、从设立森严的政保局到后来的友爱部,“澳宋”通过秘密警察来监视公职人员和军队主力汉人国防军,用装备优越的元老院私兵伏波军充当自己的卫队和所谓的“护法(伪宪法)军”。

3、“澳宋”贵胄集团普遍存在的内部通婚。当然,那群禽兽的炮击范围很广,我这里指的是他们的合法妻子,所谓的“正室”。

4、元老及亲属、后代犯法地方司法体系不得判刑,要交由元老院法庭审理。事实上,这种近似内部调查的审判,只会起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作用。

5、宁可空置美洲土地也要用户籍制度、票证供应制度、保障初次就业权制度来限制汉人移民。“澳宋”贵胄集团这样做,一来是将美洲视为自己的后路,以便自己统治不下去后能撤往美洲。二来是担心美洲远离统治中心,容易另立中央。“澳宋”贵胄集团想不到的是后来泰西蛮夷来染指了,这个时候才想起用汉人平衡一下蛮夷,于是才开始解禁美洲。结果,他们担心的第二个问题出现了。现在,在马梓旭先生、独狐求职先生领导下的美洲同胞,推动民主运动是最积极的。

实在看不出这样的行为,也能称为“融合”和“融入”。即使有也是极其被动和社会破坏代价极高但却收效甚微,更谈不上什么“澳宋”贵胄集团为了融合和谐作出巨大贡献。比起历史上鲜卑族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的改革来,“澳宋”贵胄集团的所谓融合,根本就是在吹嘘,人家北魏孝文帝拓跋宏才是真正的融合,所以虽然初期鲜卑族也有过大肆杀戮行为,但最后被推翻后,还是被当做汉家的自己人,因为他们做到了真正的融入。

其实是“澳宋”贵胄集团之所以不被融合或者说“同化”的原因据说来自文德嗣。据说文德嗣在登陆之后,通过阅读史书,了解到当年多个异族政权迅速同化后,都失去了所谓的彪悍而战斗力急剧下降,于是乎才没有统一天下而且不过 100 年就被灭了。于是文德嗣才告诫他在元老院的同志:“澳宋”贵胄集团同样是没有文化的蛮族,借助奇淫巧技的优势(正如草原民族在骑兵的优势一样)才得以一蹴而就推翻中原政权。后人不要被同化,以免战斗力下降。还有个说法是髡贼在中原战场屡屡击败明军,导致对汉人的轻视,从而担心被同化后自己也丧失强悍的外表。这些说法不知真假,如果属实,那么只能说文德嗣和“澳宋”贵胄集团根本就没有看懂史书。

当年金之所以能灭掉北宋,并非什么女真骑兵战斗力强悍,虽然对比农耕民这些在黑龙江白山黑水长大的狩猎民族在单兵战斗力方面自然比农耕民要强,但整个军队的战斗力绝不是个人力量的简单叠加。事实上农耕民训练有素的职业军队在整体上都是高于游牧民和狩猎民那种半民半兵的军队。北宋灭亡的最根本因为乃是北宋的主力西军远在西夏腹地,而和金对阵的是河北及开封的老爷兵,而后来金之所以没能乘着女真骑兵刚入中原没有被堕落时强悍的战斗力一鼓作气灭宋而统一天下,就是因为这支赶来后协调不灵、各自为战而战斗力大大折扣的西军挡住了他们。后来金兀术的多次南征,靠的不是什么女真骑兵而是北方的汉兵和汉化的契丹兵。可以说,当年金要不是不迅速同化,那么在人数少的女真兵被战争消耗了大量人口之后,那些北方的汉兵或者汉化兵会为其卖命和南宋长期打战吗?再后来面对 13 世纪不可一世的蒙古骑兵,如果没有那些北方兵的抵抗,就靠着早就堕落的女真骑兵,金能抵抗那么久吗?

事实上,髡贼对明的胜利,也更多是靠着明的内乱和昏招连出——竟然招安了髡贼,封文德嗣为护国大将军总理内阁事务等。当然,我们应当承认文德嗣等有高明的政治手腕,但他们绝不是靠着所谓伏波军武力强大、元老院怀仁布德而统一天下。事实上,明是被原来的明军投降军和中枢文官派系之间各自内斗所打败和灭亡。

但要说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一点也没有朝着同化方向迈进,也不正确。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虽然被动和不愿意同化和真正融合,但入关后的形式已经逼得他们不得不这么做了。其中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上层的代表人物就是始于马千瞩的马派,这一派系的创始人马千瞩,统治哲学是学习当年的契丹辽,进行有限的同化,以及充分利用政权内部的狗腿子,即新兴汉人“技术官僚集团”(这个称呼经常出现在元老院早期内部文件中),使得一小撮汉奸将伪元老院、“澳宋”当做自己人,用甘当狗腿子的汉人工人、农工、澳学知识分子去统治农民。在高压之下,用一点虚伪的甜头,推行他们的文化,建设他们的社会制度。

如马千瞩当政晚期,各地行政级别 13 级以下干部基本上都是汉人,为的就是充分利用,“以汉治汉”。马佑任时期的“行宪运动”则是为了缓和与汉人农民的矛盾。时至今日,马子胥的“澳宋”贵胄集团“自食其力运动”(他们都拥有大企业的巨额定息收入,“自食其力”对他们而言是个天大的笑话。在“澳宋”贵胄集团经济特权的管理方面,最英明的政策还是由马千瞩做出的。先是“元老”经商需要回避自身公职的涉及领域,而后全部元老的经营性投资都被纳入元老院控制的大财团,再由各个元老均等持股。为了避免“元老院”掌控财团的股份在个别元老家族内部的集中,他还及时学习了汉武帝,弄了个类似“推恩令”的股权继承方案,股份可以由平民身份的后代继承。),也是为了让“澳宋”贵胄集团不再堕落下去和减少负面评价。

然而不得不说的是,就是这位被历史学家吹嘘到了极限、自称“人民的元老院”的马千瞩,他的后嗣却才是极不愿意融合同化的人。在马千瞩的继任者,汉人出身的田思瞩(田其实是马亲手养大的汉奸子弟,其父为实现髡贼的妄想流干了最后一滴血)被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用非常不体面的手段干掉之后,大髡国总理一职就以数年为周期,持续摇摆在汉人技术官僚集团中的佼佼者和伪元老院、“澳宋” 贵胄集团代表——他们都是马的后嗣——之间。一次次不正常的领导人交接,让汉人技术官僚集团与伪元老院的矛盾开始激化;让“澳宋” 贵胄集团与开始有了独立意识、最终发展为早期民主派代表;让不断加剧的伪元老院、“澳宋” 贵胄集团与汉人技术官僚集团的矛盾,一再展示在全体国民面前,打破了伪元老院、“澳宋”的神话。

田思瞩入狱之后的七十年,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用户籍制度、票证供应制度、保障初次就业权制度来限制汉人的种种权利,将广大汉人物化为大髡机器上的一颗颗螺丝钉。(户籍制度、票证供应制度、义务教育制度、保障初次就业权制度;友爱部;秘密警察,结社法,每个人都应当参与的儿童团、少年军、爱国义务劳动组织、爱国妇女会、居民委员会;)总之,近百年的大髡国也有朝着同化方向走,但基本上都是被动,而且速度非常缓慢。这一情况到了“第一次新乡散步事件”之后依然如此,虽然他们的上层早就知道“澳宋” 贵胄集团已经腐朽不堪了,但他们仍然利用伪“元老院”能够掌握大量财富养着他们,而不是让他们逐渐自食其力,将财富合理分配到社会各个阶层,用来缓和社会矛盾。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唯一的优质政治资产——文德嗣去世的消息随他多年的隐居大行其道。他的子孙——年轻的“澳宋” 贵胄集团们,居然觉得相信这个消息的民众们(都是被伪“元老院”洗脑的愚民)自发在街头纪念文德嗣的活动是又一次类似“揪出某某(非马姓)前总理反革命集团”,打压汉人地方实力派的大好良机……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的所作所为,导致了“异族政权”深入人心。

二、本来已经被人视为“异族政权”了,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却雪上加霜的不好好干

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一系列的作为,如国民经济结构失衡、国民收入增收困难、社会道德的败化、腐败的日常化、民生经济的诸多短缺,泰西治安战争在有绝对战术优势的情况宁可撤兵也不愿意继续打下去,到了最近“《宪政路线图》”制造出的“元二代国会”,和近来借机大肆收回汉人技术官僚派的权力……等等。这使得本来已经被深深打上“异族政权”烙印的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更是不得人心。我们可以预期,大量原本对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寄予希望、实力很大的汉人中间派(包括许多既得利益者,包括一些开明“元二代”、历史上与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有着良好合作关系的高派、攀附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的田派和符派),也终将对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产生强烈不满,断送掉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如意算盘打得好的协商道路。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北美首义,本来是“元二代”的独孤求职,去劝说有元老院背景的大实业家、开明绅士马梓旭反正。此外,传统上的民主党人,家传基本上可以追溯到大明时代的士人出身。这些人的家族出身决定了他们历来就有将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视为“异族政权”的传统。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的倒行逆施一再唤醒了他们“推翻异族政权”的文化基因,进一步加深了这些人的决裂意愿。

3,换做一个汉人政权,在当前背景下,是有可能走上比较温和的宪政民主制的道路。

这里的其他朝代指汉人或者汉化的朝廷,那么革命的前提“异族政权”就不存在了,至少那些以“推翻异族政权”为纲领组织的党派是没有去革命造反的意愿了。同时,“异族政权”不存在了,那么就不存在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收回地方汉人权力被民主派视为“异族夺权”的行为,民主党人大肆抨击的“元二代(异族)国会”也就不存在了。那么,矛盾就集中在要革命还是要渐进民主两派之间。而现在,渐进民主派或者倾向于渐进民主派的力量显然比革命派要大的多,目前实力最大的汉人财阀还是希望能渐进民主,由自己的同族或门生当首任民选总统。但是,现在伪元老院、“澳宋”贵胄集团的作为终结了渐进派天真的梦想。

这仅仅是自己的粗浅看法,或许对有些网友难以接受,如果有不同意见者可以提出来,希望能看到有高质量、高水平的看法,欢迎大家指正,也好让本人了解更多,但不欢迎嘲笑讽刺等。


tr19821201 于 2012-11-23 23:34:1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tr19821201 于 2012-11-23 23:35 编辑 既然没有民主,那么把 LZ 杀掉就是了

----契卡部门留

随后,某在大髡国 BBS 上发反动贴的苟二分子三代以内血亲全部失踪


footjob 于 2012-11-24 11:04:4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footjob 于 2012-11-24 11:04 编辑

这就是公知范。


tr19821201 于 2012-11-24 11:14:45 发表了:

公知范 遇见了 真*反乌托邦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2-11-24 12:01:37 发表了:

这怎么越写越真相了啊。。。。。。。。。。。。


dby250 于 2012-11-24 15:25:54 发表了:

楼主这样搞,会给汉网带来很大压力的!有些满遗,一直在挑拨汉服运动与元老院和国家之间的关系。楼主抛出这样激烈的文章,在小圈子里供大家探讨一下就好了,不要发到汉网的公共版面!


winter_z 于 2012-11-24 20:14:4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winter_z 于 2012-11-24 20:16 编辑

我虽然在隐居中,但偶尔几次会见启明日报记者的时候,都反复的强调过我们元老院不是汉人集团---看看现在二代元老里有多少蓝眼睛?

顺民就是顺民,土著就是土著,这有什么难以区分的呢?


seashell 于 2012-11-24 20:15:23 发表了:

我大髡自有国情在此


深海巡游者 于 2012-11-24 22:05:49 发表了:

澳宋的公知。。。


塞那提斯 于 2012-11-24 22:39:40 发表了:

能稍微简略点不?


陆李仙 于 2014-12-1 21:55:48 发表了:

挖忿


解放军席卷亚洲 于 2014-12-2 06:50:42 发表了:

一枪毙了就能省好多麻烦,现在还要先审同党什么的超麻烦 a


schutzstaffel 于 2014-12-4 12:57:29 发表了:

tr19821201 发表于 2012-11-23 23:34

既然没有民主,那么把 LZ 杀掉就是了

----契卡部门留

契卡一个搞审计的会计单位凭什么杀人?


schutzstaffel 于 2014-12-4 12:59:11 发表了:

winter_z 发表于 2012-11-24 20:14

我虽然在隐居中,但偶尔几次会见启明日报记者的时候,都反复的强调过我们元老院不是汉人集团---看看现在二 ...

蓝眼睛是隐性基因啊,这样有多少元老的头上是绿的啊


水银骑士 于 2015-1-4 15:55:49 发表了:

这是反贴吗?


杰肯斯凯 于 2015-1-28 09:30:28 发表了:

“民主派实力大小”?

无论何时何地,民主派的问题都是“我在不在台上”,

而不是“台上的民不民主”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