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人将对大陆实施什么样的土地政策?

北朝旧贴 | 潜水七年才注册 | 8/15/2020 | 共 4243 字 | 编辑本页

潜水七年才注册 于 2012-10-15 10:25:02 发表了:

一、原封不动

二、减租减息

三、均分田土


tr19821201 于 2012-10-15 10:30:0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tr19821201 于 2012-10-15 14:07 编辑 http://bbs.cctvdream.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169

关键字:元老院吃人,用直接或间接的手法,将农民驱离土地,成为产业工人

不直接打土豪,分田地,但将绝大多数土地(比如新垦地、无主地等)划归元老院,成立院属农场,雇用农业工人生产,利用先进的技术和偏向性政策挤压传统地主阶级,压缩他们的利润,争夺他们的劳动力,迫使其转型或者破产 ---- 很显然,后者是主流

小自耕农可以拥有土地,但其土地仅够维持基本生活,甚至难以维持基本生活(譬如吴南海的农业税政策和临高的农业贷款),迫使其或者成为临高大农业体系下的一员或不得不成为产业工人 ---- 同上,后者是绝对多数以下是临高土地政策背景导致社会变革的文言版和白话版描述传统地主利润空间被压缩,进而失去劳动力,土地无人耕种,如果不能及早登上临高化的末班车,那就只有抵押田土,行乞街头;

普通佃农生活水准和政治权利得到提高,但他们并没有或者仅仅得到极少土地,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他们都必须依附于元老院生存----或者在农村里的院属集体农庄,或者在城市里的院属产业,概莫能外。髡人与民争利弘光三年元月,髡政事堂拟“经济改革法”,欲营织造,茶叶,矿山,盐铁等产业并办“集体农庄”等,上准之。

髡人豪富,又善治理,顷而“官督织造”、“官督茶庄”、“官督矿冶”、“官督造盐”、“官督集体农庄”诸般产业遍及朝野。其治产业,必用髡法:有“珍妮氏织造机”、“矿山用火轮抽水机”、“贝赛母氏炼钢转炉”等等,不一而足;又有髡官名“农技员”者,往来茶山农庄,教授种植,1 年之获,10 倍民间。更兼许以重利,网罗丁口,机户佃农,无知小民,往往受惑,弃旧主而事髡人者不计其数。

古云----天下财有定数,不在民间便在府库----如今财货,十之八九俱入府库,士子产业无以为继,至有行乞街头者,令人不忍卒睹。

髡人又设“初等数学”“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等种种髡学夷术于户部,刁难士子而举贱吏。呜呼,取士以术不以德者,其无后乎!!!!如是经年,天下财货俱属髡人,名为朝廷户部,实为髡人府库,侵夺良善,与民争利如髡人者,古未有之。**后记:

髡人许重利,饵小民,云“劳动保护”,云“官督最低报酬”等等好处,愚夫愚妇,往往受惑,弃旧主而事髡人。或有东主禁佃户转投髡人者,则云“今世不同旧时,政事堂有命,天下人自可去天下处,再要啰唣,须认得老大拳头......”,呜呼,礼崩乐坏竟至于此!髡人治国,以术而不以德,言利而不言义,其自号宋人之后,必伪也!****===========================================================****暴风骤雨     我们改造世界的事业是正义的,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而决定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是我们事业的重要问题。赞同我们事业的,是我们的朋友。反对我们事业的,是我们的敌人。对待朋友要像春天一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冷酷无情!

----帝国元老,总射击师,上将,武器专家,林深河**    许平和大黑带着十几个工作队员,大踏步走在里村的土路上:戴着藤盔,灰军服穿得整整齐齐,由于走得快,黑皮靴上溅满了泥点子,透过军服可以看到里面的腱子肉一抖一抖,阳光照在十几杆上了刺刀的米尼铳上,映出点点寒光。

......许平上个月跟着工作队到的里村,一块儿来的还有大黑,二人负责“指导里村集体农庄的安全保卫任务”。说是“指导安全保卫”,其实并无大事:一来,政事堂镇暴之后,江浙的士绅地主都几乎被吓破了胆,只要看见伏波军标志性的灰军服和短发,小腿肚子就打颤;二来 ,“里村集体农庄”并没有效法闯军“杀富济贫”的策略,而是在村子周围的荒山上辟地引水,搞开了梯田。虽然据说这些荒山其实也是有主的,旦慑于伏波军的威名,暂时还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士绅胆敢找农庄的麻烦。

不过这次的情况不太一样,天地会的积极分子老犟头被常家扣下了----老犟头,60 来岁,大号李石头,光棍,打短工度日,平日里好抱个不平,讲两句怪话,故得诨号犟头。家里穷得只剩一个破水缸,几捆稻草和着泥,那是屋墙和房顶,一把棍子系老藤,算是房门。许平和大黑就寄宿在老李头家里,和附近的工作队驻地呈犄角之势,互相警戒,饮食也尽量分开(这是斗争中总结的经验,曾经有工作队就因为被土匪在食物里下毒,又被堵在一处,全军覆没,教训惨痛)。一开始“犟头”对借宿的两位“短毛兵”颇有些不以为然,但自从许平和大黑帮他担了几回水,工作队又送了个新水缸并用几大捆稻草帮他把“房顶”好好加固一番后,“犟头”就完全跟许平他们做了一伙。不但三天两头往工作队跑,积极参加梯田建设(农庄管饭还负责发工资),闲下来还去夜校学识字,许平笑他是“老树发了新芽”,他也不恼,反倒操着浓重的乡音跟两位短毛兵打听澳宋的种种奇闻异事----这次老犟头跟着工作队的小邓一起去发展天地会会员,常家的几个本家佃户对天地会的条件颇为动心,正待加入之际,常氏族长却带着几十个抄着团牌朴刀的族丁把人给团团围住。常家不敢为难小邓,就把老犟头和几个佃户给押到了常氏祠堂。闻讯赶到的天地会的农民们拿着竹矛(矛头上泡过粪水)在常氏祠堂外和族丁对峙......

常家的族长,常老爷志清,万历年间举人,正在祠堂里痛心疾首地教训那几个绑着的族人:应当“敬奉祖先”、“孝顺族老”、“不可见利而忘义”;

另一边又对着天地会的老犟头苦口婆心

“你们十几户外姓,在村里许多年,也未见我常家欺你们,也未见我常家讹你们,你们要成立天地会你们自去成立,却奈何要蛊惑我族族人......”

老犟头不吃他那一套,脖子一梗,同常老爷理论:

“那可不~工作组没来那会,甭管里姓外姓,都欠着你常老爷一屁股债,也确实没分出里外来......这都是些陈年老帐,我也不与你翻。现如今可比不得旧时候,政事堂早有法令,佃户农工来去自由,欠了你债的,天地会作保,迟早还了你便是。你家里的族法族规,早做不得数,你家族法难道还大过国法不成?”

两人在那边正争斗,忽听外边欢呼阵阵。随即,祠堂大门被“嘭”的一声撞开了,但见门外的族丁都被逼在一边,十几个灰衣人挺着上了铳剑的火铳一齐冲了进来,其中一个大黑个刚一进门就扯开嗓子吼

“是哪个王八羔子,敢绑天地会的人?活腻味了?”

“小可常志清,万历四十四年举人”常氏族长看见来了髡兵,赶紧上前搭话,虽然默认了王八羔子的诨名,倒也很有些不卑不亢“族内些许琐事,不劳工作队过问。”

“放屁”黑大个又吼“你族内事,怎么绑我们天地会和集体农庄的人?”

“这位首长须看仔细了,这里绑的都是我常氏族人,农庄的邓首长早就走了,天地会的李兄弟就在那边站着,可一点没事。”

“啊......”大黑看见老李头果然站在一旁,不像被绑过的样子,顿时有点语塞,

“大黑......”在旁边的许平看大黑有点尴尬,于是拍了拍大黑的肩膀,接了上来:

“常老爷是举人?”

“不敢,万历四十四年丙辰科得的功名~”

“圣天子明定国是诏曰'停科举,办新学,取士以新式教育。旧科诸等功名,除任实官者,一律废除!'”

“......”

“常老爷还是族长?”

“......是”

“圣天子国政维新诏曰'宗族祭祀,一切如常,但私刑族禁有与国法相悖者,除!'”

“......”

“常老爷不打算让族人参与天地会和集体农庄?”

“......这”

“圣天子经济改革诏'择业自由,就业自由,离业自由,如有强行禁止自由择业就业离业者,必处之!'’”

“......”

“常老爷有否保障佃户最低收入?”

“......”

“常老爷地租放贷利息额度是否符合经济改革诏规定标准?”

“......”

“常老爷你族中族丁对抗工作组,扣留天地会会员,私刑捆绑族人与国法相悖,究竟受谁指使?”

“......”

许平步步紧逼,问一句进一步;常老爷瞠目结舌,答一句退一步;就在常老爷的后背贴上祠堂墙壁,退无可退之际,许平突然一声大喝“常志清!!!!你知罪吗!!??”

跟在许平身后的大黑本就看常老爷不顺眼,此时乘机抽出指挥刀,往前一挥,跟着大喝一声“杀!!!!”

十几名工作队员得令,齐齐挺枪向前一步,“杀!!!!”----虽说工作队的三脚猫们其实并未受过专业军事训练,挺枪齐步走也走得横七竖八,但这一声“杀”还是喊得气势十足----然后,在场所有人,都闻到一股恶臭,只见平常威风八面的常老爷瘫靠在墙上,一股黄浊的液体在他身下逐渐扩散开来......

......公元 1645 年,许平和大黑奉命回京参与组织编练新军。临走前,许平特意去看了看老李头----祠堂事件后,老李头被推举为里村天地会会长,平日里发动群众,忙得不亦乐乎----许平去看他的时候,老李头正在村里晒谷场的一块磨盘上,口沫横飞地宣传集体农庄的种种好处,下面的听众中竟赫然有不少许平曾在祠堂外看到过的常氏族丁

“大伙说说,咱以前也跟常老爷斗,却总斗不赢,为什么咧?”

“一来,常老爷家里有地、有钱,咱苦哈哈谋口饭吃不易,都得求着他;二来,常老爷识字,就算到了县衙,咱写不来状子,有理没理的也只是他一人说,大伙说是不是咧?”

“现在工作队来了,集体农庄也有了,这世道可就不同了!工作队是朝廷派来的,农庄也是朝廷的产业,咱苦哈哈进天地会,办的是朝廷的大事,拿的是朝廷的饷银,那也算得是半个官身咧;更别说,工作队的首长们,还一个个手把手地教认字,教做田,咱识了字,又学了‘农技’,这天下,就没谁能唬得了咱;大伙说是不是咧?”

“我看啊,这世道要变。咱苦哈哈人多势众,如今又识了字,得了官身,只要跟着政事堂,甭管是哪儿的老爷,都斗咱们不过。俺老李头现在领着大伙干天地会,还叫李石头,那就不好听,不得劲,今后俺改个名儿,就叫“李得胜”,大伙说是不是咧......”


吴钩男 于 2012-10-15 11:10:10 发表了:

就像楼上说的,搞集体农场,提升产量降低粮价,逼自耕农和地主或加入农场或投资工业,多余人口移民海外


itany 于 2012-10-15 14:56:59 发表了:

楼主没为啥没有土地国有,集体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