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总漫游D+100年

北朝旧贴 | dby250 | 8/15/2020 | 共 9821 字 | 编辑本页

dby250 于 2012-8-3 19:40:0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dby250 于 2012-8-4 12:17 编辑 文德嗣突然觉得下腹一坠,忙挥手喝退了前来帮他更衣的女仆,重新坐回在马桶上。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当文德嗣恢复意识之后,眼前的场景让他一惊,险些失去平衡,从树上摔上去。没错,在一片因为饱含雨水而阴郁的天空下,此时的文德嗣身处半空,正骑在一棵大树粗壮的枝桠,周围是茂密的树林。文德嗣已经是身经百战,在发现腰带解开的裤子还套在膝上之后,他很快就确认了自己所处的状况:大约是又穿越了。穿好裤子之后,文德嗣环顾着四周的环境,很快又发现了这次穿越新的证据。在树下,有一个摔得四分五裂的马桶,看模样正是自己刚才用的那个。大为不妙的是,马桶边是一具人的身体,脑袋就在那堆马桶碎片下,还有暗色的液体从碎片堆中流出。就在刚结束的大会上,几乎奠定了文德嗣的元老院第一元老的身份。但是,文德嗣对于这桩可能因为自己而生的命案,还是有些不安,毕竟自己可能已经不在临高位面了。从树上下来之后,他就站在那具脑袋被马桶砸碎的尸体旁,仔细的端详起来。这是一名身材和自己相仿的中年男子。他和自己一样身穿灰色中山装,或者用“澳宋人”的说法,“人民服。”还在树上的时候,文德嗣就看见这个男子的腰带是解开的。下树后发现,他的裤子前门没有关,周边还有水迹,大约是跑到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来解决个人问题的。没想遭此飞来横货。这让在厕上穿越的文德嗣内心有些唏嘘。在勘察自己的受害者的时候,文德看见了男子胸前佩戴着一个做工精致的珐琅质像章,蹲下身细瞧。居然发现像章上印有显明的大髡国符号——星拳齿轮标志,正中央是一个貌似自己的人像。看见这个,文德嗣松了一口气,自己还是在“文主席”的位面。但他随即又想起,目前自己的政权,还没有技术实力制造这样一枚精致的像章。不等文德嗣考虑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的注意力又被男子胸前佩戴在胸牌前的另一物件吸引:这是一个用别针别在胸前的胸牌,材料更是超过他所处的原时空:是用压了塑料膜的硬纸制成的。胸牌上印有一张酷似自己的照片,大约就是这个死鬼的遗照,还配有说明用途的文字:临高圣城临时通行证用途:参观用使用人:胡国强/文艺演员/男/36 岁工作单位:国家电影制片厂(北京)使用范围:圣城管委会工作人员陪同参观的一切区域有效期:圣历 108 年(公历 1737 年)7 月 11 日~13 日翻过背面,是几条注意事项。包括一切行动听从工作人员安排;行为严肃端庄,不做有损和唐突圣城及领袖形象的事;爱护花草树木,爱护文物;等等。文字的背景中,浮现出一艘轮船。轮船的上方,有一个向前挥手的人影。文德嗣自然知道这个图案意味着什么。文德嗣看着眼前的一切,恍如隔世。就在杀死一百年后自己的特型演员的几分钟之前,他还是一百年前一位志得意满的英明领袖。他率众从原原时空来到明末,作为穿越者无可争议的领袖,在夺取了相当于原原时空南京、广州两大军区所辖范围的疆域。这个月是他第一次将他的政府搬离海南,在广州过的第一个春节,开的第一次元老院年会。白天的会议上,一群结合了穿越者和占领区的归化民和与明绅士的议政会代议员,刚将自己劝进上大髡国临时政府主席的大位。就在之前,为了应付对自己一向挑剔的穿越者同仁,刻意穿着低调的他,在元老宴会上,听着几位穿越同仁借着酒力,不知是真心还是戏谑,喊出了“文主席万岁”的口号,让他以为自己的时代,即将真正的降临。不曾想,因为宴会后的肠胃不适,就从行辕的卫生间来到了百年之后的陌生世界。而自己的时代,时态也可能已经成为了完成时……就在文德嗣内心激荡之时,突然一声“老胡,你在哪里”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文德嗣来不及想,忙将尸体上的像章和胸牌扯了下来,边迎着声音跑过去,边手忙脚乱的将这两样东西别在自己的胸前,一边回应着,冲出了这片树林。“老胡……”喊话的人是一名身穿绿色军便服的男子,身边站着一群各色人等。树林外是一个广场。人群中的几个人迎向他时的神情看似是熟人的,走近之后好像愣了一下。文德嗣担心是暴露了,微微皱了皱眉。这时,人群中一个戴眼镜的小老头随即说道:“胡国强同志,看来圣城的革命气息果然对你塑造领袖形象大有裨益的。这几天你的形象气质好像跟伟大领袖更接近了呢!此行倒是不妄辜负恩德。”人群中其他人听罢,也跟着附和道。军便服对文德嗣说道,“国强同志是饰演伟大领袖文主席的演员,在组织纪律上更要严格要求自己。自由活动的时间都已经过了,同志们都在这里等你呢!来圣地参观要讲究纪律,平常我们接待的都是‘荣光一族’,部长,国会参议员,咨政院大咨政和各种社会贤达,先进分子,当然也包括你们文艺界的优秀分子。”文德嗣自知现在的状况,忙赔上笑脸向大家尤其是军便服道歉,说自己在树木中呼吸着圣地的空气,回想到革命先辈澎湃的奋斗史,内心激动,一时忘记了时间,还请同志们恕罪。军便服看神情模样似乎不是单纯的导游,但是态度比较随和,在跟人群里的起哄的几个人打了个哈哈之后,一行人便向广场上停放的一辆大巴车走去。众人在巴士上坐定,车子启动。在车子的前方,一名同样身穿军便服的青年女子,对着连接着扩音设备的耳麦开始解说:“同志们,柿油广场开工于圣历 17 年,在圣历 23 年年国庆节那天竣工。它的设计灵感来自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领袖,各族人民共同的大爸爸文德嗣主席。这个广场用于纪念元老院在百仞登陆。自此,元老院领导人民开启了世界人民柿油解放运动的开端。同志们请看,在广场中央那座纪念碑综合体的中央,耸立着革命先驱酱油甲和酱油乙的塑像。酱油甲和酱油乙是元老院首任元老中唯一死后追认的,他们并称为世界人民解放事业牺牲的第一人。圣历元年年,在攻克顽固的反革命苟二的大本营苟家寨的时候,年轻的他们牺牲在反人类分子苟二的炮火之下……”游览巴士上的乘客们赶紧埋头记下这一重要信息,接着纷纷站起来,涌到巴士的一侧,带着赞叹的表情望着那座巨大无朋的雄伟建筑。文德嗣从乘客们胸前的胸牌上,发觉车上的都是胡国强的熟人和同事,因为怕暴露身份,一直默不作声。这时,之前曾经说他“更像文德嗣了”的那个小老头,用胳膊肘轻撞了他一下,说:“小胡,你那个笔记本怎么不掏出来?你向来最喜欢作笔记的了!”这时文德嗣才反应过来,嘴里边说着“一时激动忘记了”,一边在身上各个口袋里摸了个遍,最后从小老头手里接过来一个手提包。“你之前不是把它放在这里了么?”文德嗣故作镇静的从这个陌生人的手里接来了据说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趁机瞟了一眼他佩戴的胸牌:“夏车丹编剧”,忙向他道谢:“谢谢你,老……夏……夏老师。”文德嗣从手提包里翻出一个厚厚的硬皮笔记本。笔记本的封面上印有“革命日记”几个烫金字,扉页上写有“圣历 108 年年 7 月~”和胡国强的签名字样。文德嗣打开笔记本时粗略一翻,发现这个胡国强果然喜欢记日本。7 月 1 日启用的日记本,仅用了半个月,就记了半本。而且似乎所记事项事无巨细。文德嗣边装作找空白页,边大致的翻看,心想有了这个,装成胡国强就方便多了。当他翻看到胡国强思念亡妻和寄养在岳母家的幼子的段落时,更是让文德嗣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如何对付胡国强的家人了”。“前方是百仞城的入口,百仞凯旋门。为了纪念元老院的功勋,全国范围内有数千座凯旋门。而这一座,而是最大的一座。这座凯旋门用花岗岩建造,原料取自帝国疆域和帝国的战士们洒下热血的每一个角落。”有一下子,凯旋门高高耸立在他们头顶上,紧接着旅游巴士就驶进了像隧道一样的门洞。这条门洞比足球场还要长,有五十层楼那么高。顶灯和探照灯照亮了门里面的八条车道。“大凯旋门的高度是一百八十米,宽一百六十米,深一百九十米。在它内侧的墙上,刻着圣历 10 年到圣历 20 以及圣历 99 年年到圣历 105 年为祖国牺牲的三百万战士的名字。”巴士驶出了长长的门洞,重新回到今天这片因为饱含雨水深厚而又阴郁的苍穹之下。“离开凯旋门后,我们就进入了胜利大街的主要路段。这条大街是百仞城的主干道,形成于圣历元年至圣历 6 年,即截止于大陆战争前夕。在那段激情的革命岁月,我们的革命先辈,诸位国父,奔走在这条繁忙的道路上,为了带领整个星球走上世间最光明的道路而不懈奋斗。现在在你们左边可以看到当时的帝国殖民部和企划院大厦,右边是财政部、农业部和教育部……”“简直是一派胡言。”文德嗣心想。映入眼帘的一切,都与在百仞生活多年,看着这个城市一点一滴成长的文德嗣的经验不符。过于宽阔的道路,过于宏伟壮丽的建筑,虽然能从中依稀看到当年百仞的影子,但这座城市绝对是事后复建的美化版。而且,是将凤姐美化成张曼玉的那种美化程度。观光巴士每经过一个小广场,每路过一座塑像,军便服女导游都会讲上几句。现在整座百仞已经失去了城市功能,单纯是充当众多纪念碑与纪念物的聚落。氛围华而不实的夸张建筑,倒是非常符合文德嗣的审美。只是女导游绘声绘色的将不少建筑跟当年的百仞生活相联系,讲述不少纪念碑背后的元老光荣事迹,让文德嗣憋笑至内伤。车子驶进一座广场,又来到一群颇能衬托出人类个体的微不足道的建筑群前。“在你们的正前方,”女导游带着略为炫耀的自豪语气介绍说,“元老院大街的最北端,是世界第八大奇观。”“世界第八大奇观”,文德嗣喃喃道。甚至在见过原原时空各种建筑奇观的文德嗣来说来,它也的确无愧于这个称号。在薄雾中,远处一座巨大的建筑物巍然耸立,在一群像战列舰一样的灰色建筑之上,是一座半入云端的巨大穹顶。文德嗣周围的知识分子模样的乘客们纷纷交头接耳。“天哪!那简直就是一座山!文主席万岁!元老院万岁!”一位贵妇模样的资深(中年)美女用手掩住惊讶的嘴巴。从胸牌上看,她也是国家电影制片厂的演员,文德嗣觉得她像自己的某位故旧的中年版,但又不敢确认。虽然看见这位女演员的时候,文德嗣下身感到的一阵发紧,告诉了他那位故旧的名子。文德嗣虽然不是演员,但他突然觉得,车上许多专业演艺人员这一路上的种种兴高采烈表现,都带着一种表演感。倒是一直刻意低调的自己,和身边的这位同样平静的夏老编剧,表现相对正常。前一排座位上的一位秃顶的中年男子,从胸牌上看是文化人民委员会的一位官员,手中挥舞着帝国旅游部的宣传画册,画册封面上印着的这栋建筑,美如人间琼楼:蔚蓝的天空,鲜花的海洋,身穿盛装的人群,整洁的街道,丰盛的食品,系红领巾的金发少女在元老宫前献礼……这一派美好的景象,和眼前这栋在山雨欲来的阴沉天色下显得格外压抑的巨厦简直就是属于不同的世界。“元老院会堂”,女导游照本宣科地背诵道,“现在,这里不但是元老们的冬季办公场所,更是大髡国最大的革命历史博物馆。里面陈列了元老院的光荣历史,陈列了大髡国在战争中缴获的大量外国战利品。馆藏包括绞死日本幕府将军的绞架,来自中东圣地的“圣物”,还有原来陈列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中的‘炮王’。”车上的乘客纷纷起身,在朝向元老院会堂的一侧驻足赞叹,有的乘客还拿出尺寸和闪光灯声光效果夸张的照样机拍照。文德嗣和夏鞭虽然头侧向了大会堂,但是仍然坐在座位上,是车上为数不多巍然不动的乘客。夏鞭悄悄用胳膊肘碰了碰文德嗣,耳语到:“看对面,大图书馆。”在元老院大会堂的对面,有一栋堡垒般的立方体建筑。这栋风格和一路上所见的任何建筑迥异,巨大无朋而毫无特色的巨筑,文德嗣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之与当年建在那个方向的大图书馆划上等号。女导游略过了这座建筑,没有加以介绍,车上的乘客也对这栋巨大的建筑视若无睹。在滚滚的雷声中,车上的乘客们几乎是连滚带爬,跟着女导游和男领队,在豆大的雨滴中冲进了元老院会堂的耸立着一排罗马柱的大屋檐下。为了保护这里的大理石地面,更换了特制的厚底鞋子之后,一行人行走在漫长的大理石走廊上。穿过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大厅,参观团在众多展示元老院光荣历史的展品前驻足,赞叹。从展品中,文德嗣得知,此时的大髡国,拥有 5 亿人口。在大髡国设置行省的核心区域,二次工业革命已经完成,科技大约发展至原原时空 20 世纪 50 年代的水平,各别发展畸形的门类可能还要先进十几二十年。在元老院的领导下,大髡人民正享受着史无前例的幸福生活。工作时间是每周 40 小时。国家提供各种社会福利,包括免费的住房、教育和医疗。在接受 15 年义务教育之后,国家保证每一位公民的初次就业。国家为每一位成年人安排了一项有益于身心的爱好。国家为每一位少年儿童培养了一项有利于健康成长的兴趣专长。在征服了整个世界,造福了亿万人民之后,年近一百四十岁的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领袖,全国各族人民的大爸爸文德嗣主席,于四年前送别了自己最后的战友,敬爱的马千瞩同志。现在,年事已高的文主席正静养在金陵主席宫。女导游根据展品介绍到这一段时,设置在一面墙上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主席宫前高呼“文主席万寿无疆”为文德嗣贺寿的人群。看到自己经历和即将经历的一系列精彩历史,文德嗣不由得暗自神伤。自己的灵魂,难道就要终身禁锢在这个模仿自己前世精彩人生的影子中么?没错,这是自己的美梦,且已成真。但是,自己却已不是那个美梦成真的自己。就在这时,众人走进了一个大厅。大厅中正在播放着一段影片。女导游介绍到,这是 1631 年元老院年会的历史资料。文德嗣认出了影片中的自己,同行的几位同事也脸上带笑,目光戏谑的瞥向“胡国强”。影片上的自己念完一段完全陌生、不咸不淡的贺词之后,画面上的主角换成了马千瞩。女导游马上插话介绍:这是伟大领袖文主席的亲密战友,世界人民的二爸爸,敬爱的马千瞩同志。只见马千瞩道:“正如文德嗣主席说的,我们的政权,在这个世界上依然是一个小小的势力。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是光荣、艰巨的。要完成这些任务,还需要我们付出很大的努力。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考验,我相信任何困难,任何敌人都不可能压倒我们”。影片中,又是一阵掌声打断了马千瞩的话:“战争只是暂时停歇了,北京、盛京、汉城和东京的统治者们继续在他们的宫殿里发号施令……荷兰人依然扬帆巴达维亚…”;“在我们身边,隐蔽的敌人还要做垂死挣扎,斗争将是尖锐的,激烈的,斗争还要长期持续下去。我们的道路还很漫长。世界,现在还不是我们的,但是,正如之前文主席反复指出的,终有一天,她会是我们的!”影片的结尾,掌声在银幕内外共同响起。只是当时经历了那一刻的文德嗣,此时如同真正的掉进了冰窟。当日晚八时。临高特区警察厅。“大河桑,你觉得今天下午在柿油广场的案子是怎么回事?”看着低三下四的学弟,懒散的依在走廊长椅上的刑警中尉林大河扯了扯衣领,嘴上叼着的香烟瞥到了一边:“如果上帝能帮助我们进行现场还原,那么就是一名潜伏破坏分子,溜进了哪个博物馆,偷走了一件从生产工艺和产品编号上看,属于当年文德嗣主席的生活用品。然后又因为种种巧合,被这件圣物砸死了。可以算一起高难度的畏罪自杀吧?”“学长,别开玩笑了。”“我不开玩笑,全世界有这么多教堂,每天唱八小时的圣歌,赞美伟大的天使长文主席。所以做出背叛伟大领袖的事情,遭天谴也是正常。”“而且,如果不是这样”,林大河扯着学弟的衣襟,让他把脸凑向自己,低声道:“就要解释这个人是用何种身份进的圣城,反正圣城外围警备森严,想从海上游进来是不可能的。还要解释他衣服胸前的那几个孔,以前是用别针别了个什么东西。这些天,穿人民服来临高的中年男人可多得是。现在麻烦的是,因为大雨,案发现场的所有痕迹都消失了,我们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案发的第一现场。”说罢,林大河把嘴边的香烟拿开,用手高高举起,对着走廊远处电幕的方向弹了弹烟灰:“更别说犯罪动机了。从死亡时间上分析,案发时,有个大人物访问团在广场上。你知道的,粉碎窃居囧理大位的野心家高思瞩反革命集团才是多久之前的事情?还有上周的北美新乡事件。暗流涌动啊!”次日凌晨。囧理府。此时,马子胥囧理还在办公室批阅文件。三十岁初头的马子胥囧理,是建国来继马千瞩、田枭瞩、马佑任、符向瞩、马三连、高思瞩之后的第七任囧理。三年前,元老院发现了借“新思维”之名,在伟大领袖文主席身边打着红旗施行反对文德嗣主义革命道路之实的高氏反革命集团的真面目。当时不满三十岁的他,在元老院和全体“荣光一族”的共同嘱托下,干脆利落的粉碎了这个反动集团。之后,在参议院和资政院的投票一致通过之后,这个身上流淌着元老辈出的五百“荣光一族”之一血脉的的年轻人,站在了大髡国行政体系的顶端。马子胥的勤政是出于家传。上任伊始,囧理办公室的编制尚未从肃反中恢复,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因为秘书班子没有配齐,每天要在深夜的灯光下批阅一尺多厚的文件。一周批阅的文件摞在一起竟然厚达八尺,好在现在不会有人像当年腹诽他的曾祖父的反革命分子那样,抬出澳宋时代的八尺奸相陈近南。因为新的马囧理非常的上相,任何一个摄影师,在任何一个时段不请自来,都能拍下一幅完美的“马办的灯光下”。马家多年来始终坚持不懈的迎娶美女,终于让马氏一族的相貌发生了变化。这位初代马囧理的曾孙,从面相上看是个十足的奶油小生,甚至生得有些女气。如果掩盖照片上那马氏家族标志性的大额头和高发际线,这个笑容有些阴柔的青年甚至会被人怀疑是女扮男装。现在,一切都恢复了正轨,这位青年仍保持着每天工作 20 小时的习惯。在一份草拟的文稿交由秘书润色成正式文件的空当中,马子胥忙里偷闲,把注意力放在了办公桌的电子信息读取终端上。电子信息读取终端和用于社会保卫目的安置在各种公共场电幕一样,是正在开启的大髡国第三次技术革命的早期成果。当年大髡龙兴之时,出身于百仞电车厂学徒工,深受马氏一族器重的归化民电子技术科学家陈八尺,开创了这次新的技术革命。使用电子信息读取终端,远隔千里的不同单位可以便捷的交换与分享数据;还可以在远方的巨型电子计算机上完成大量的数据运算。目前,电子信息读取终端仅向高官、大企业和科教机构开通。当然,马囧理桌上的这台电子信息读取终端,连接着普通用户看不到的信息。政务院的电子政务信息网;一个专门向他开放的幕僚网;还有就是专门向“荣光一族”开放的数据网。后者是大图书馆的替代品。因为大图书馆的馆藏历史悠久,极易损坏,所以自几年前全部信息完成数字化之后,实体图书馆就不向元老院全体元老和有资格的“荣光一族”与科技工作者开放了。血统可以追溯到初代五百元老的“荣光一族”根据一份元老院的基石性文件,全体享有大图书馆的所有权。因为这个权力是在所有“荣光一族”中平等的,因而大图书馆又有一个别称叫“公平图书馆。”但是,俗话说“众口难调”,自从大图书馆上线之后,“荣光一族”中还是不免产生了一些谣言,说马子胥是借信息化将大图书馆中的部分重要信息垄断。因为对不同用户的开放权限实质是掌握在陈八尺手中的。以至于那位最近刚因为健康原因离职休养的席宇宙元帅还曾经误会了马子胥,当众激动的冲他吼“天诛八尺,还我公图!”想到身材基本上就是个有四肢的一个球体拼接了另一个有五官的球体,但是像唐代壁画上的将军那样相貌严厉、不怒自威的席宇宙元帅,在喝斥自己时的怒目大拳和军装遮不住的浑身波澜的肉,马子胥不犹得摇了摇头,用手中的鼠标点击了显示器界面中一个链接。这是一个邮件组。这个邮件组的发件人来自各个“荣光一族”的身边人,马子胥就是通过这个邮件组,进一步了解各个“荣光一族”那些自己格外关注的近况。“文德志上班了,出版社编辑。比在家养少爷强。无聊。”说罢,点开过好几封邮件的马子胥关掉了这个邮件组的窗口。冥冥中,不知是何原因,马子胥的鼠标点向了另一个链接。“圣地动态”“百仞圣城”,“不明尸体”,“马桶”……等等!他突然想起了元老院内部流传的某个传说。进而,他又想起国家科学院百仞分院院长,那位早年利用各地的观测站和人造卫星,通过观测月食和行星凌日,证实了相对论并因此家喻户晓的青年科学家丁元堂,在几天之前给自己递交的报告。马子胥在办公桌前正襟危坐的身架颤抖了。但是,单纯将这个事件与一份科学报告相联系,还不足以引发这位年轻的当权者内心的波澜。马子胥的目光,仿佛跨越了千里,穿过大宋先主祭祀宫的庭院,穿透开封地下数百米厚的地层,投向一个没有真实影像资料,其形象仅存在于马子胥想像中的地方。在那个数十层高、深入地底数百米,甚至可以依靠地热运转的地下城市的核心,有一个硕大无朋的大厅。远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大髡国地图。如繁星一般的桔黄色小灯泡标出大髡国所有拥有政保局外派机构的城镇的位置。它的左边是一幅更大的地图,世界地图。红灯泡标出所有大得足以设立情报局的城镇。整个大髡帝国的核心区域是一整块红色的玻璃,下边亮着一盏长明灯;细节则由之前的那幅全国地图标注,宛如银河中心繁密的恒星团。这条红色的银河越向外越稀疏,在美洲标注十三个总督区的各大城镇,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只有各个商团、使团驻地零星的一些小点,宛如银河边缘的寥寥星光。这就是大髡国情报机器的天象图。而这幅巨大天象图的主人,就是早年去世在官方报道上,实际上以大宋先主祭祀官的身份在祭祀宫地下生活多年,与自己那位深受自己与人民敬爱的曾祖父前后脚宣告死讯,但是就像自己的曾祖父,至少马子胥本人从来不相信他真正死亡的赵曼雄。就像深信自己隐居在这个世界某处的曾祖父,是那些富饶总督区那些有着自己的兄弟们背景的独立运动的幕后推手一样,马子胥深信,赵曼雄仍然在幕后控制着大髡国的特务机器——友爱部。而作为那段历史的亲历者,赵曼雄可能在更早些时候,就意识到了跟自己一样的东西。假如他在传说中与自己曾祖父共同饮用的那个长生泉,让他的智力水平保持在饮用的当年,就如同自己的曾祖父那般。


被注销 于 2012-8-3 19:57:2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被注销 于 2012-8-3 19:58 编辑

不知为何,我联想到了《祖国》。话说这坑得有多深?{:5_159:}


dby250 于 2012-8-3 19:58:5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dby250 于 2012-8-3 20:00 编辑

被注销 发表于 2012-8-3 19:57

不知为何,我联想到了《祖国》。话说这坑得有多深?

因为圣地游览那段和对赵曼雄办公地点的描述是照抄的。游览那段连凯旋门的尺寸都没改。

我什么时候挖过坑?只是烂尾……


Roger 于 2012-8-3 20:23:35 发表了:

dby250 发表于 2012-8-3 19:58

因为圣地游览那段和对赵曼雄办公地点的描述是照抄的。游览那段连凯旋门的尺寸都没改。

我什么时候挖 ...

怎么个烂法?大陨石?


Avo17000 于 2012-8-3 21:12:18 发表了:

这不是我在南朝那贴的想法么!话说 500 废其他人怎么样了,比方说钱议长是不是早就被发现是隐藏在内部的破坏分子给枪毙了?还有林汉隆这样的技术男,是不是成了历史书上一个小小的脚注,只有一幅不太像的画像挂在纪念堂的某个昏暗角落里?


winter_z 于 2012-8-3 21:20:29 发表了:

我的 idea 又被盗用了


knower 于 2012-8-3 21:36:0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knower 于 2012-8-3 21:37 编辑

Avo17000 发表于 2012-8-3 21:12

这不是我在南朝那贴的想法么!话说 500 废其他人怎么样了,比方说钱议长是不是早就被发现是隐藏在内部的破坏分 ...

技术男也有一席之地——第一代光学照相机拍摄的照片被称为“汉片”,由于胶片材质的问题,照片整体色调偏红,因此也被称为“赤汉片”


荣誉的骑士 于 2012-8-3 21:47:07 发表了:

那个新的国家比现在好还是坏?政治 经济 文化 人民权利 法治等等。


dby250 于 2012-8-3 21:54:1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dby250 于 2012-8-3 21:54 编辑

荣誉的骑士 发表于 2012-8-3 21:47

那个新的国家比现在好还是坏?政治 经济 文化 人民权利 法治等等。

http://tieba.baidu.com/p/1271688986

人民元老爱人民http://bbs.cctvdream.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858

人民都爱马修养http://bbs.cctvdream.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1920

人民都爱马修养前传http://bbs.cctvdream.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551

人民都爱马修养前前传


winter_z 于 2012-8-3 22:14:11 发表了:

dby250 发表于 2012-8-3 21:54

http://tieba.baidu.com/p/1271688986

人民元老爱人民

http://bbs.cctvdream.com.cn/forum.php?m ...

其实就是你超喜欢马修养吧


熊猫潘 于 2012-8-3 23:15:28 发表了:

这个不是‘今天也要黑督公’系列吗?

这个系列里,长生泉的发现者还是鄙人


拖拉机 于 2012-8-4 21:50:32 发表了:

‘今天也要黑督公’系列吗?

是什么??


liutom 于 2013-1-9 14:03:58 发表了:

dby250 发表于 2012-8-3 19:58

因为圣地游览那段和对赵曼雄办公地点的描述是照抄的。游览那段连凯旋门的尺寸都没改。

我什么时候挖 ...

烂尾的结果还不是坑?


山中石 于 2013-4-15 11:58:08 发表了:

感觉 作者 异世小说看多了。

圣城,圣元历什么的。

为什么不能叫 革命圣地,公元呢。


192.168.0.1 于 2013-4-15 12:28:31 发表了:

山中石 发表于 2013-4-15 11:58

感觉 作者 异世小说看多了。

圣城,圣元历什么的。

图样 元老们都岂是善类 女仆革命充分暴露了其阶级局限性 如不神秘主义之 就狒狒的造性 还不团灭其次所谓先有大天使长 后有马桶虫洞 不歌颂文总万受无疆 岂不如人之忘本 天使长万受无疆符合阶级利益

圣城圣域即所谓创世纪和天堂 木有大饼如何显示我执委会伟大光明正义灯塔明灯高瞻远瞩仁者光环 归化民又岂会从龙卖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