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同人】金波影

北朝旧贴 | 盗泉子 | 8/15/2020 | 共 3072 字 | 编辑本页

盗泉子 于 2012-2-29 13:46:3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盗泉子 于 2012-2-29 18:14 编辑

黄贞百无聊赖地仰躺在床上,死死盯着帷帐角落里那只长脚的蟢蛛只织到一半的网。顺和老店是家还算讲究的客栈,每日店家都打发一个小伙计进来拾掇屋子,这只蜘蛛的网已经被扯掉了好几回,然而这并不妨碍这只蜘蛛固执地在这片它认为的风水宝地上甘当钉子户。

“是说阳攻释而欺儒,阴攻儒而尊己,邪说谬毒之固,更胜于是虫……”喃喃重复着自己在《不忍不言》这篇文章里得意的句子,黄贞忍不住举起手要去拂掉那已经织了一半的蛛网,“澄澈天下,岂不始于一屋么?”

可惜他刚刚抬起手,就感到一阵眩晕,腹中的隐痛又加重了一些,让他不得不放下手臂。这么一折腾,整个人都有些脱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只可恶的蜘蛛继续在他的面前织着网。

本师世尊释迦文佛在上,白衣弟子黄天香和南俯首,弟子北上摈斥利妖(利玛窦)之责未尽,如今,却要客死在这异乡之地了么?

望着那只我行我素的蜘蛛,饱受病痛折磨的黄秀才无声地祝告着,混没注意到门口的脚步声。

“先生您走好,这药箱还是小的来背吧。”起威镖局的赵通在前为这次寻到的郎中引着路。这个张先生是个云游的全真道人,眼下正在涌金门外的庆云观挂单,虽然是个道士,医术却十分高明,很有些怜贫济危的善名,最要紧的是没有那些坐堂医那种以术相挟病家的坏习气。

比赵通还高出半个头的张应宸挎着药箱,打量着这个起威镖局的年轻人。虽然起威镖局的待遇在这个时空已经算得上是独一份了,然而精瘦得像根竹竿的赵通并不是他满意的类型,而且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练的是什么沙家打还是少林打之类功夫,走起路来很明显的十个脚趾抓地。这种走路习惯免不了造成整个人体的和谐感被破坏,未免不美。

轻轻弹了弹舌头,张应宸把关于年轻镖师的观感抛到脑后,这次来顺和老店出诊完全是破例,全因为这个黄秀才,是他此次杭州之行计划的重要部分。

天香居士黄贞,崇祯八年两浙儒士僧人对基督教大辩难的发起人,按照旧时空的记载,他本该在 1635 年才来到杭州——然而起威镖局的发展,让远在福建的黄贞提早北上两浙成为了可能。穿越集团对这个时空潜移默化的影响,已经到了使旧时空的历史资讯开始产生较大的偏差。

按照大图书馆相关资料的描述,黄贞此人是个标准的晚明逃禅儒士,除了这个时空士人特有的道统传承者的自觉之外,还是个狂热的佛教徒——他所写下的禅门公开书《不忍不言》中,除了对利玛窦及西学与耶稣会的仇视之外,道教也是一大让他不顺眼的存在。

可是那又如何呢?导火索只要尽了导火索的义务就可以了。构思着下一步行动的详细计划,张应宸随着赵通踏入了客房里。


久久不来 于 2012-2-29 14:25:04 发表了:

道长投了全真?


盗泉子 于 2012-2-29 14:31:32 发表了:

久久不来 发表于 2012-2-29 14:25

道长投了全真?

明代道士,多被称为全真


久久不来 于 2012-2-29 15:25:59 发表了:

盗泉子 发表于 2012-2-29 14:31

明代道士,多被称为全真

学习了。

不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在文中描写那种倾向的东西,真的好么?


盗泉子 于 2012-2-29 17:59:20 发表了:

“相公这病只是脾胃湿困而起,出门在外,饮食粗粝,加之水土不服,难免有些不适。这病倒不碍事,待贫道写个方子,照方抓药,调养两日就能下床。若要快好,加服藿香正气散便是。”

张应宸拈着鹅毛笔,一边写处方,一边向躺在床上的黄贞说着医嘱,

“可是前一回金安堂开的方子是半夏厚朴汤。”这时代的士人多好谈医,儒医代道医已成定局,尽管在张应宸看来这个黄天香是标准的二把刀,但也免不了要在他这个科班人士面前卖弄一下。

“半夏厚朴汤能舒肝气,这方子是不错的。可在贫道看来,相公肝气郁结已非一日,病既从七情中来,还应从七情中去,半夏厚朴汤能除其表,不能除其里。”张应宸一边写方子,一边对这个面相十分执拗的福建学究答道,“听闻宁波天童寺有位圆悟大和尚禅法精妙,待相公将养好了,不妨去访一访这位禅门尊宿,机锋应答之间将一应世情都抛洒开去,则即便不用贫道的药,这病也就抽去七八分了。”

“天童寺么?”黄贞轻轻摇了摇头,自己一到杭州便一病不起,天童寺远在宁波,虽然圆悟禅师也是这一行要拜访的对象,然而冒昧求上门去请他做这个摈斥“利妖”的领袖,只怕不会轻易遂愿。

“天童寺那位大和尚名望甚大,便是这杭州城里也有许多秀才缙绅相从皈依。”像是全然不觉病人的沉默,张应宸一面写着方子一面随口说道,“这杭州城有位善人恰与贫道同宗,因为祖上军功,袭了百户。这位张善人当年曾拜在莲池大师门下,入了广字辈,如今莲池大师示寂入灭,他又常常与天童寺的圆悟禅师往来,相公若要拜谒禅师,倒不妨请托这位百户老爷相助。”

拿起手中的处方笺,轻轻吹了吹,张应宸的目光从黄贞的面上一扫而过:楔子已经钉进了这个福建学究的心里了,好戏正该开场。


念力 于 2012-2-29 18:10:08 发表了:

道长也是文学青年呀


有某个鬼 于 2012-2-29 18:32:10 发表了:

道长的坑必追!


有某个鬼 于 2012-2-29 18:32:30 发表了:

道长的坑必追!


南海 于 2012-2-29 19:27:54 发表了:

道长的坑填过没?


xiaoweisan 于 2012-2-29 20:49:19 发表了:

盗泉子 发表于 2012-2-29 14:31

明代道士,多被称为全真

原来明朝人管道士都叫全真,我首先联想到的就是把乌鸡国国王丢井里的那位全真……


尼古拉同志 于 2012-2-29 20:53:04 发表了:

道长不仅爱好正太,也爱大叔级秀才


不想写作业 于 2012-2-29 22:02:27 发表了:

书中穿越集团可是打算利用耶稣会在江南的潜势力给赵引弓作为保护伞的,不知道道长提前引发这个事件是否对这个方案有影响?


盗泉子 于 2012-3-1 10:13:24 发表了:

不想写作业 发表于 2012-2-29 22:02

书中穿越集团可是打算利用耶稣会在江南的潜势力给赵引弓作为保护伞的,不知道道长提前引发这个事件是否对这 ...

影响是肯定的。

至少那些爱好西学亲近传教士却未入教的缙绅会和耶稣会抱持距离。

但是,单纯说保护伞的效果么,只会更强,因为随着杭州教会受到沉重打击之后,耶稣会会更加倒向穿越集团,对老赵的保护会不遗余力。


阿瞒亲父曹香蕉 于 2012-3-1 11:11:26 发表了:

尼古拉同志 发表于 2012-2-29 20:53

道长不仅爱好正太,也爱大叔级秀才

道长口味特别,喜欢成年男子。


盗泉子 于 2012-3-1 16:11:01 发表了:

张广湉从净慈寺回来的时候,犹自带了一点愤愤然的情绪。这也难怪他,净慈寺的监院广谛和尚送他出门的时候,恰遇上家住凤山门的范秀才带着十几个家人在烧木头。

不是寻常的木头,而是裹金彩绘的神像,十几个粗使汉子拉了整一车,也不分是菩萨、罗汉还是文昌、财神,通通砍成木片,拿几卷佛道人物立轴当火引,正好办了一场茶毗大会。只有一尊青瓷观音,做工精细,广谛和尚看不过去,花一吊钱从范家小厮手里赎了出来,算是逃了此劫。

“师兄不知道么?”广谛知道这张百户也在云栖禅师门下受过菩萨戒,与自家算是同辈师兄弟,虽然比自己还小了十岁,这声“师兄”也是叫得的。

这位生得极肥健的监院和尚捧着瓷菩萨干笑道:“这范秀才去年和那几个西洋教士谈过几次话,又借了几部书钞回去研读,也如当初的杨淇园老爷(杨廷筠)一般,入了教。如今范家一门,都崇信那泰西教法,说是泰西教法不立偶像,他家老太太就传出话来,要将这些欺天哄人的木石偶人统统禁绝了去。”

张广湉闻言并不言语,范府烧砸佛道造像,毕竟是糟蹋他自家的东西,此前也有几户诗书传家的大户阖门入教,也曾烧过佛像,这也管不得他们。禅宗当年号称诃佛骂祖,也有过丹霞禅师烧佛取暖的典故,张广湉虽然袭了武职,余暇时却读了许多的禅门公案,并不像广谛和尚般对这等“谤佛”行径的大惊小怪。只是近来对这泰西教法趋奉如狂的却大半是名教中人,若真让此辈得志,将来免不了又是一场三武灭佛的法难,比起三武灭佛来,其害更大也说不得了。

他这样沉吟着,广谛和尚是迎奉人惯了的,哪看不出这位白衣“师兄”的心情不好,也不敢再聒噪下去。又陪着他行了半里路,方才告别自己回了净慈寺。


不想写作业 于 2012-3-1 18:00:23 发表了:

盗泉子 发表于 2012-3-1 10:13

影响是肯定的。

至少那些爱好西学亲近传教士却未入教的缙绅会和耶稣会抱持距离。

嗯嗯,有道理。


木叶之岚 于 2014-3-4 22:52:36 发表了:

突然发现道长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