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党提案]对穿越集团现行体制的分析(1)

北朝旧贴 | 钱水廷 | 8/15/2020 | 共 8359 字 | 编辑本页

钱水廷 于 2011-9-28 05:05:4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钱水廷 于 2014-7-11 09:33 编辑

通过对第二次代表大会的新的共同纲领的研究和新法后第一次审案判案的过程看, 穿越集团的组织结构和司法程序存在着重大缺陷, 说严重点就是在法制的外衣下的寡头统治, 并从制度上极大的削弱元老院对当权派的监控, 而执法程序也进一步强化了当权者的权力地位. 使执法过程极易成为当权派者意志的体现工具. 请看下面的分析.根据新的共同纲领(341 章)元老院常委会是元老院的常设机构, 相当于议会, 规定元老院常委(议员), 每十人产生一名. 同时列出很多限制条件. 议员必须经常在临高, 并随时可以参加会议. 外派和经常外出的不行. 议员任期一年, 两次任期之间必须有三年. 据我们所知, 在原时空的主要国家, 包括中国和美国, 都没有对议员的居住地, 连任年限进行绝对限制. 如果我们把临高作为首都的话, 规定首都以外的元老都没有当选议员的资格是非常荒谬的. 同时现行条款对议员资格的限制使大批元老甚至超过半数的人没有资格成为议员. 试想 1/10 的人作议员, 每四年才能参选一次, 四年以后任何时候至少 30%的人没有资格. 同时去掉不在临高, 经常外出, 工作太忙不能随时开会的人. 另外还有大批的执委会和重要行政部门任职, 属于行政监督对象也不应参选. 剩下的人包括很多参政意愿不强, 或与当权者关系过于密切而失去独立监督的作用的元老. 根据共同纲领, 穿越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是元老院, 而在现行设计中, 一个不能允许广大元老行使权力, 不能保证代表最大多数元老利益的机构是无论如何不能体现穿越国家的最高权力的, 这顶多是个对当权派缺乏约束的橡皮图章.我们建议修改议会代表资格的规定, 仅规定每届议员总人数, 各区议员的分配比例, 议员的任期.同时应规定, 作为行政监督对象的执委会及主要军政部门领导不得兼任议员. 取消原先对议员资格的其它限制. 再者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元老院, 据安熙的说法其最重要的权力包括, 立法权, 财政权, 和行政监督权. 但在实际规则中, 这种权力没有得到体现. 在行政监督权的行使上, 仅规定全体元老可以选举执委会成员. 但二级主管的任命权全部交给了执委会, 元老院既没有任命权也没有资格审查权. 议会的财政权现在还没有更多的体现. 但元老院最重要的立法权则被司法执委个人任命的法律顾问办公室所剥夺, 法学俱乐部则承担起讨论司法系统的框架的工作. 难当元老院的作用就是在行政部门及其手下端上来的条文上盖上橡皮图章吗?

我们建议元老院对二级主管的任命予以公开听证, 裁决, 行政部门(执委会)只负责提供相应的候选人. 同时提议元老院掌握行政部门的总体预算及财物分配的审批权, 并在年度结束时对财务使用情况予以核查. 这将作为我们对行政部门执政能力和未来预算进行评估的重要依据.按共同纲领规定, 元老院下设荣誉法庭, 作为三权分立的一支, 但在具体实施上, 仅规定陪审团由 12 名陪审员构成(在对独孤求婚案的审理中又采用 25 名陪审员制, 这一点需要澄清), 并由司法执委作为主管, 没有定义判决权. 我们认为应强化司法部门, 设立多名大法官, 由大法官主导对涉及穿越者的案例, 在法庭审理后根据现行法律作出独立判决. 由于这类案件数量不会太多, 应不需要全职法官. 关于大法官的具体任期和产生方式, 应有议会研究后补充进共同纲领. 但为了保证法官判案的独立性, 并充分体现三权分立的原则, 大法官将不应担任重要的军政或议会职务. 同时应有元老院选举产生.

共同纲领宣称元老院、中央政务院和仲裁庭形成穿越集团的三权分立. 我们认为这实际是行政部门机构内部的三个部门.

根据规定, 元老院议长负责分管元老院,主持元老院全面工作,负责常务委员会的日常工作。监督执委会工作, 但又进一步规定议长是九名执委之一. 我们要问一个执委会成员怎么能够独立公正的监督他自己所在的机构. 同时共同纲领规定执委的任期为四年。到期可连任一次。连任一次之后的再当选必须间隔一届。这里并没有限制一个执委的最多当选届数, 我们可以设想一个十人的执委会在第一届满后换去一半, 在理论上讲十五个人就可以在他们的有生之年垄断集团的最高行政权. (这就像现在俄罗斯总统和总理定期对调, 实际上可以终审任职), 这完全为少数特权把持集团的核心权力打开方便之门. 如果这种状态成为现实, 那穿越集团得到的仅是稍强于个人独裁的寡头政治, 是对广大穿越众权力平等理想的彻底背叛. 我们还注意到所谓议长应该首先是一名议员, 那他是否应该遵守议员当一年停三年的规定, 还是我们需要一个比别的议员更"平等"的超级议员? 在原先的时空, 中美的最高行政长官都只有两届任期, 尽管年限有所不同.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 穿越集团对这个时代所拥有的巨大内在优势决定了穿越集团在未来的五到十年内的发展将是决定性的. 我们是否准备在同一个领导核心的带领下完成我们最重要的建设. 到那时, 我们是否要感谢我们伟大的领袖们的卓越贡献, 向他们高呼万寿无疆, 永远健康呢? 在这样的伟大领袖面前, 谁还能觉得我们能和他们是平等的呢?

根据共同纲领规定, 执委之一的仲裁庭代表: 分管司法, 保密, 和政治保卫工作. 而一旦这个及公检法于一体的仲裁庭代表成为行政核心的一份子, 我们怎么还能指望有一套独立公正的司法体系呢? 我们将利用独孤案来显示现行司法体系的重大弊端.

关于执委会的结构改革, 我们认为这应该还其行政核心的本来面目, 将三权 真正 完全 分离, 而不能在似是而非的三体上面再加上这么个三位一体的权力核心. 我们建议在大法官中设立首席大法官, 和其他法官一道作为司法权的最高代表, 不列入执委会. 议长也应该从执委会中取消, 和其它议员一道代表元老院. 我们建议设立最高检察院和公安部, 将公, 检职能分离. 元老院可另行决定这两个部门的主管是否还留在执委会, 但应由两人分别担任这两个主管职务. 以示公, 检相互独立. 我们认为不论新拟定的执委会的人数, 职能如何, 其成员作为最高行政主管, 应对连任届数, 最长任期作出明确限制. 同时长期担任最高行政主管, 会与这个团体产生密切的联系, 所以我们建议有最高行政主管经历的领导在离职后较长时间内(比如十年以上)不得担任大法官, 其丰富的行政经验有议会工作有很大帮助, 不应有对其参选议员的进行限制.


钱水廷 于 2011-9-28 05:08:59 发表了:

现在我们通过独孤案的审理过程对我们的执法程序作一番考查.

从 343 章开始, 马甲作为仲裁庭代表在接收审理任务后, 选择姬信具体负责, 姬信的第一反应是: "上面对这件事情什么态度?" 而马甲的回答是“态度很暧昧。领导总得意思是不要闹司法大”“但是普通元老和一部分执委恐怕不这么看。”这真是有原时空的政治管理特色, 而姬信也是类似的想法, 认为"事情可大可小. 最要紧的是领导和干部们的意思". 对司法人员来说, 他的上面应该只有法律, 如果以揣摸上意或其他人看法作为办案的出发点, 法律的公正就根本无从谈起.

至于马甲选择姬信的理由,"第一是因为他人缘好,便于和人沟通;其次他年龄比较大小办事相对老成持重,考虑问题全面,在这种纷乱如麻的局面中容易把持得住。最后他为人正直,不会打太多自己的小算盘。避免了人为的添乱。不管是独孤求婚还是常师德的案子,想从中捞取好处的大有人在。"   尽管不知道姬信往的司法经验, 我们认为这总体还是不错的, 正直公正没有作为第一优先算是略有欠缺. 更重要的是, 由于在现行环境下, 我们没有足够的法律规定, 来培养, 选拔, 任命办案人员, 那么我们应该把案子交给一个专案组, 而不是由一人全权代表, 这样可以减少个人的偏向对司法公正的影响, 并使增加考虑问题的角度. 接下来, 姬信告诉独孤他不是律师, 而是法官. 这个表达应该是有问题的. 他后面所作的具体工作标明, 他是兼任刑侦和检察官, 但不是法官. 而冉耀则完全代表的公安的职能. 在 344 节, 姬信提示独孤不要把马督公扯进来, 这有明显的诱供串供嫌疑. 对于案件调查的公正完全的影响不言而喻.

姬信在完成调查后起草的调查报告实际相当于起诉书, 内容包括起诉罪行和相关证据. 然而在这之后的质询会上, 姬信仅仅当庭宣读调查报告, 而没有直接和被告对质. 这个任务交给了所谓的陪审团. 在一般的陪审团庭审中, 陪审团只是听原被告的庭辨, 看双方的证据, 本身并不提问, 只是在庭辨结束后内部讨论后投票决定被告是否有罪. 现在把这个称作质询会可能确实更合适. 我们担心的是, 如果姬信根据他的立场撰写调查报告, 陪审团即使不隐瞒某些证据, 也可以误导陪审团, 是他们在庭上问不出关键的问题. 如果姬信来问则更容易掌握问题的关键. 我们还注意到独孤没有要辩护律师, 姑且认为他放弃了这个权力而选择自己辩护. 庭辩之后是陪审员的表决,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 按现行法律规定判有罪要 19:6, 而无罪只要 13:12. 那么如果投票结果在这之间呢? 在陪审团投票后, 马甲的左右仅仅是宣布投票结果, 之后起草了判决处理意见, 从这里看马甲的作用是辩论主持人加法官助理.马甲将起草的判决意见交给执委会作作判决参考, 尽管他自己也是执委会的一员. 这是整个过程最不可思议的一点. 我们前面分析过, 执委会是行政权力的核心. 如果行政核心把判决权拿在手中, 那所谓司法独立, 三权分立还有什么体现了. 且不说执委们是否在百忙中阅读过整个案卷, 或者旁听庭审的过程, 也不论是否他们判决是否有任何法律依据, 判决的拟定过程充分表现了寡头之间的勾心斗角, 利益交换和尔虞我诈. 马督公的义正词严, 文总的虚与委蛇. 而最后以文总发布重要讲话为判决定调. 其核心就是独孤对穿越集团是忠诚的. 而众执委则心知肚明, 其实是因为独孤对执委会是忠诚的, 至于被告的行为对整个集团的损害有多大则是次要的了. 整个过程再次印证了过份集中而不加监控的权力将从根本上动摇穿越集团的理想和组织基础. 综上所述, 穿越国共同纲领, 组织结构和执法程序中存在重大缺陷,   而穿越众平等共享的基础已没有法律保障. 如不尽快加以纠正很可能造成专制集团的出现, 和集团的内乱和分裂. 这种纠正并不是对任何人进行打击, 而是为了还权力与全体穿越众, 是为了穿越国的长治久安建立基础.为建立伟大的穿越国而奋斗! 穿越国万岁!


大火球 于 2011-9-28 09:32:08 发表了:

来捧个场

同时对吹牛所谓的家族骑士制度,会被对方轻松的以“开历史倒车为由 KO“的说法表示不屑。当然你是作者你最大。

我还是坚持认为,不涉及暴力层面的任何制度设计都是浮云。不改变只有极少数元老涉足军队的现状,任何制度设计都是浮云。


大火球 于 2011-9-28 09:37:0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大火球 于 2011-9-28 09:38 编辑

当时在 SB,经过折衷的家族骑士和保护人制度是得到很多人支持的,包括部分军方元老。

现在倒好,开历史倒车。还大多数元老对政治不感兴趣,不感兴趣穿越干什么,当基本劳动力很爽?以后分封地的时候,执委会的分到法国意大利,酱油众分到孟加拉,那样很爽?

当时吵得也够了,在这也就发个牢骚,不想再系统的和人吵架,还是看书轻松的多。


钱水廷 于 2011-9-28 09:45:41 发表了:

大火球 发表于 2011-9-28 09:37

当时在 SB,经过折衷的家族骑士和保护人制度是得到很多人支持的,包括部分军方元老。

现在倒好,开历史倒 ...

多谢捧场, 我知道我们在大方向上是很接近的. 你说的这个, 我也有个提案(呵呵, 今天我是小叮当), 临高启明-建议组成五百临高众模拟讨论社区.(搬运)

http://www.sbanzu.com/topicedit.asp?BoardID=&TopicID=3649426

建议大家报名, 补齐那五百余人. 以后每个人根据自己书中的龙套发言, 如果不能决断, 元老院投票.

为了不让后来的人开金手指, 建议一个方法是作者和已报名元老对龙套报名贴进行审查, 假设到现在还没出场的人没有超级牛人了, 不要再报什么现役少校或者处级干部之类的背景了, 反正基本就是宅男了. 或者是大家给设计龙套的背景, 谁想报名就挑一个, 给个姓名年龄就行了. 对于已经出场了的龙套, 也都整理出姓名, 年龄, 背景和书中职务经历甚至与其他人物的关系及三观倾向等等, 如果充当龙套的 ID 不能经常发言, 可以指定某个比较活跃的 ID 代行投票权. 如果长期没有回应, 可以作为空缺龙套, 找新的替换 ID. 原则上, 新 ID 应尽量按照原 ID 的取向发言, 而不能全面推翻...

当然元老院投票结果和 ID 的发言只能作为给作者的参考意见, 如果吹牛的不愿意被龙套绑架小说的进程, 当然可以不采纳. 对作者有一个帮助是, 如果作者对书的发展不能决断, 可以提前征求元老院或具体主管的意见, 作为发展方向的指导.


钱水廷 于 2011-9-28 09:53:47 发表了:

干脆, 在这儿作个索引, 把俺有些的几个贴子都搬过来, 不过希望那个程序能把原贴和跟贴都自动搬过来.搬运: 临高穿越国第一代巡洋舰 -- 1630 型钢肋木壳飞剪首蒸汽辅助动力风帆三级巡洋舰搬运\$&临高\$&针对元老的密级应该怎么定? 怎么监督? 解密期限应该设多久?解密法 保密条例,及元老职位搬运- 解决银子短缺的问题, 宅党新提案 - 打劫马尼拉大帆船临高启明-建议组成五百临高众模拟讨论社区.搬运-来自西班牙驻菲律宾殖民地的敌情摘录搬运: 关于强化元老院的作用, 重提宅党议案(临高启明)不好意思, 问一下俺家元老权力/股份继承的问题搬运: 临高启明同人-宅党在行动新一章临高启明 - 组织处新来的年轻人 - 讨论 (增加了个投票, 大家进来看看)搬运-从临高穿越国的战略发展角度考虑技术输出问题搬运-临高启明 - 宅党在行动 - 松计划 - 辽东发展计划枪贴, 真人兽搬运: 天地玄黄 (俺开的坑, 对不起大家了...)搬运: 龙穿二团 1854 年团穿台湾 (唉, 不提了...)补充内容 (2011-9-28 12:10):**靠, 发现光贴了题目, 连接都没了, 而且这个系统过了一阵就不能编辑了. 回头还得重贴. 天呐, 让那个程序搬运成功吧.**补充内容 (2011-9-28 12:13):

给个总连接吧. http://www.sbanzu.com/boarddisplay.asp?UserName=auv&Page=1


钱水廷 于 2011-9-28 09:56:35 发表了:

从普世的角度来看, 这是一个邪恶的提案, 这表再次证明宅党只是狭义的普世派, 关心的是在穿越集团内部弱势群体的利益. 而对外, 宅党首先考虑的是穿越集团的利益, 为了这个团体的利益, 宅党不惜主动的将土著居民投入水深火热之中...

卖炮卖机器的话题引起很大争议. 在这个问题上, 我们觉得根本的出发点是考虑怎么样做对穿越集团最有利的. 技术输出, 除了能赚钱或获得更多的原材料外, 我们还应该考虑如何在这个过程中削弱我们所要改造的社会. 我们要通过输出技术, 在获得直接经济利益的同时, 从长远利益上讲, 要打破旧式的男耕女织的经济模式, 将旧式地主变成与现代工业紧密结合的农场主, 创造资本家阶层和劳工阶层, 至少要创造大批破产农民, 并将其吸引到我们逐渐扩展的工商业体系里. 同时通过新兴阶级和我们的密切关系, 帮助我们对抗各种旧势力.

我们可以用重复原来时空的"羊吃人"运动, 只不过我们这次是"棉吃人", "虫(蚕)吃人". 在实施过程中, 我们可以物色一批地主富农, 向他们传授种棉技术, 卖给他们种子, 化肥厂有余力的话也可以卖给他们化肥. 我们还可以卖给他们轧棉机, 提高效益, 同时我们收购他们的棉花. 对大地主而言, 卖棉的巨大利润可以诱使他们加强土地兼并, 减少粮食生产, 创造更多的破产农民和饥民, 并而加剧社会矛盾.

在此基础上, 我们可以寻找机会, 和土著合股在大陆开办纺织厂, 并逐步转让纺织技术. 我们则主要保留那些附加值高, 技术水平高, 及对我们至关重要的产业. 在进行产业转移的同时, 通过我们手中拥有的股份, 得到可观的利润. 我们还可以依靠手中掌握的股份和技术, 根据需要, 调整生产规模和技术水平, 保证转移出去的技术与生产能力不会用来对抗我们. 为了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 我们可以"一机多吃, 类似的手段我们也可以用在长三角等桑织产业相对发达的地区, 通过发展丝织行业", 来打破旧制度对人们的束缚. 我们不要给他们最新最好的技术, 而是不断地从技术设备升级中赚钱.   等"民族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 我们通过企业兼并来控制等来接管这些产业. 我们转让的技术应该有一定的基础和资金的要求, 这样一方面促进了规模经营, 另一方面, 这样才能更好的与旧经济模式竞争. 像珍尼机这种可以一家一户用来的设备, 我们尽量不扩散.

要完成这些, 我们需要有相当多的人力物力, 这样才能充分消化棉, 丝等原料, 隐含的条件是, 我们有足够的运输能力, 运输渠道相对安全. 这就需要我们尽快开始造大船(!), 并基本扫平海盗对运输安全的威胁. 我们基本要到二五以后才有余力推广这种模式.

类似模式的技术转让, 我们还可以作哪些?


大火球 于 2011-9-28 10:15:57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1-9-28 09:45

多谢捧场, 我知道我们在大方向上是很接近的.

你说的这个, 我也有个提案(呵呵, 今天我是小叮当), 临高 ...

你这么搞有一定的好处,但恐怕结局你会失望。

还记得我在私兵骑士辩论的时候的一个总结吗?

现在反对我们的有三种人,一种是既得利益者,就是部分军方元老。一部分是抱着读者心态来的,他们要的是临高能快点称霸世界,佛挡杀佛,至于小说人物的利益,他们是不关心的。还有一部分就是根本没参加,完全站干岸起哄的。

第二种人尤其多。我觉得吹牛者本人也是属于第二种阵营的。


钱水廷 于 2011-9-28 10:44:48 发表了:

大火球 发表于 2011-9-28 10:15

你这么搞有一定的好处,但恐怕结局你会失望。

还记得我在私兵骑士辩论的时候的一个总结吗?

呵呵, 这些都是以前写的, 借宅党出场加北朝开张搬过来, 有相应的就灌一下, 没有就算了. 故事向前走, 总会有新热点, 到时候高兴的话就写些新的. 其实我们折腾了以后, 提到元老院的地方还是多了, 也算是有点效果的.


yyyyy78428 于 2011-9-28 10:48:01 发表了:

大火球 发表于 2011-9-28 10:15

你这么搞有一定的好处,但恐怕结局你会失望。

还记得我在私兵骑士辩论的时候的一个总结吗?

作者本人当然不是!

当初第一个提出要立即开制宪会议的是谁?不是现在你们这些民主派,而是作者本人

恰恰是当年开制宪会议之前大家对会议并不够热心,造成了现在的情况,所以说这实际上是一种真实的反应


钱水廷 于 2011-9-28 11:05:14 发表了:

yyyyy78428 发表于 2011-9-28 10:48

作者本人当然不是!

当初第一个提出要立即开制宪会议的是谁?不是现在你们这些民主派,而是作者本人

恰 ...

这个我有些同意, 不同的人的反应和看书的立场有关. 作为报名元老, 带入感强了, 会有不同感觉. 开始大家随作者写, 等写出来了, 才感觉不对味, 不过经常就有些晚了. 比如我写这些就是在看了二大的内容后觉得不对劲才想写的, 在那之前有几个月都没怎么看书.


yyyyy78428 于 2011-9-28 11:13:09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1-9-28 11:05

这个我有些同意, 不同的人的反应和看书的立场有关. 作为报名元老, 带入感强了, 会有不同感觉. 开始大家随 ...

问题在于当初根本没人提

参看http://bbs.cctvdream.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573&extra=page%3D3

实际上,作者透露要写之后,制定制宪会议议事日程和规则时候讨论都不是很热烈,大部分议事规则反倒出自积肥仙子等几个低调的在整个女仆革命中没什么表现的老好人

所以从这件事可以看出真实世界的民主本身很多时候充满一种诡异的氛围


钱水廷 于 2014-7-11 22:40:47 发表了:

自己挖个坟, 请各位版主看到了, 帮忙转到临高分版. 另外, 下面还有个贴已经锁了(原因是"严禁任何人回复超过一周无人回帖的非精华临高讨论帖"), 没法挖了, 麻烦也给转过去, 并请解锁. 多谢了!

\$&临高\$&鸿兵计划-临高版货币战争http://bbs.cctvdream.com.cn/foru ... 58&fromuid=7123

(出处: 新科动漫论坛)


钱水廷 于 2015-6-30 21:13:49 发表了:

顶一下我的一个旧贴.


762pkm 于 2015-6-30 21:19:09 发表了:

N 多年后元老们从政府职务中退出来后可以考虑


angel8th 于 2015-6-30 23:58:30 发表了:

还是跟吹牛搞好关系吧,继续下去,钱议长有滑向一小撮的风险啊。

民主派知识分子请愿,不能过于急进。


钱水廷 于 2015-7-1 00:02:56 发表了:

angel8th 发表于 2015-6-30 10:58

还是跟吹牛搞好关系吧,继续下去,钱议长有滑向一小撮的风险啊。

民主派知识分子请愿,不能过于急进。

其实北美着几个人都是有技能, 有贡献的, 又有天然同盟, 如果只是在体制混出头, 成不了顶层, 也不会差到哪儿去的. 好象我们搞得那么处心积虑似的, 风险和回报不成比例...


珠江夜游 于 2015-7-1 10:04:29 发表了:

钱议长确实有向“一小撮”滑动的倾向,我的感觉是他刻意拔高了大部分元老(可以看成是酱油众)的民主觉悟,举个栗子——张允幂的父亲就是活版,穿越的大前提实际上是建立在这么设定下的——即,都是现世郁闷不得志的屌丝希望借助高科技去做人上人。

这个前提就意味着,大部分人其实对民主的要求程度并不高,我不是什么 SB 时期的元老,没参与过大讨论,但是从本帖可以看出,当时确实是这样,10 楼发言就反应了这个情况

辣么,现在钱议长站出来说“我要为大众谋福利,为元老带盐”...这说法可靠么?不否认有部分元老会担心被分封到孟加拉...可是对于临高而言,它的经济模式是决定了各个殖民地是不能(或者说不被允许)单独发展的,辣么,作为一个旨在享受生活的殖民地总督,他所做的仅仅是对本地资源的采集,分到法国意大利,和分到孟加拉,老实说我看不出有什么区别——特别是在保障了公司股份的这个设定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