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不明的海军步兵(二)

临高启明外传 | 聂义峰 | 约 4232 字 | 编辑本页

自打当了新军,特别是驻守博铺以后,聂义峰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和穿越集团日新月异的发展脱节了。博铺到百仞城不过十余公里的路,但是现在缺乏交通工具,这十余公里足够分解成两个互相隔绝的世界。加上平时聂义峰极少外出,大部分的周末也都待在军营,除非实在想何婧了才会到百仞城来。所以每次“进城”,他这个土包子都能开了眼。聂义峰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一场巨大的经营模拟游戏中,从白手起家,一点一滴,慢慢积攒起了一个小有成就的世界。

今天是个星期天,也是休整的最后一天。聂义峰接到通知,周一早上要在百仞城軍事委员会开会,他和徐工都要参加。于是立即安排好军士长和士兵委员会代行职责,两个人搭乘博铺到百仞的公共牛车来到百仞城——昌化贸易据点运来了数量庞大的牛,大部分被农业部门撸了去充实牧场,还有一部分则组成了本时空 17 世纪的公共交通系统,博铺到百仞城的货运牛车,还有博铺直达临高县城的客运牛车。牛车虽慢,但车上有座位,有棚子,票价也不高,受到老百姓的极大欢迎。客运线路分为博铺港站、博铺工业园站、博铺公社站、美台洋农场站、百仞工业园站、百仞北站、东门市站、百仞公社站、芳草地教育园站、临高西站,甚至每一辆牛车都有自己的编号!

“百仞北站到了,请车后下车,下车请当心,临高公交公司欢迎您再次乘坐第 12 路公交车!下一站,东门市站,刚上车的乘客请往里面走。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一身蓝色制服,胸前写着“临高公交”四个字的女售票员用带着方言腔的普通话,一字一句,一本正经。

“这泥马……交通那边恶趣味也不轻啊……”徐工只觉得头上飞过了一队乌鸦。

拉车的四头牛发出了一声长哞,“公交车”又重新出发了。“司机”都是招募来的老把式,赶牛车驾轻就熟。

“我觉得咱们迟早都得遭雷劈……”聂义峰苦笑道。

百仞北站紧邻着百仞城的北门,穿过戒备森严的仓储区,拐个弯就到了生活区。在食堂吃了中午饭,去公共澡堂舒舒服服洗了个澡,而且奢侈的使用了现代卫浴用品,总算把困扰已久的头油浮垢处理掉了。然后在东门市理个发,剪成清凉的小寸头,再把船形帽一戴,舒服。

东门市中心广场,设有一处征兵报名点。遮阳棚下几张桌子,几个新军军官和民政工作人员躲在阴凉里,面前是欲从军的人排成的长队。聂义峰和徐工一商量,决定过去看个热闹。

卢峰抱着胳膊坐在藤椅上,他对征兵工作兴趣不大,今天只是派他来监工,刷个存在感。他远远地就看见两个人高马大的黑色身影,知道是老朋友来了,急忙站起来迎上去:“哎哟,稀客!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聂义峰微笑着,用力和卢峰握了握手。说起来,因为手榴弹早炸事故,自己第一次落难时,还是当时的卢排长仗义相助。两人还曾同一个宿舍同一个办公室相处过,也算是把男人三大铁中的两个占了,基情自然满满。

徐工和卢峰并不认识,聂义峰留给介绍了一下,两人也一番幸会幸会、久仰久仰。

“征兵咋样?好玩不?”聂义峰在藤椅上坐下,看着广场上用白布围成的一片隔离区里,似乎有人影晃动,心里估计着这应该是体检区了。

“好玩,可太好玩了,我宁愿带部队去抱庞山跑个来回……”卢峰一脸痛苦地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有啥大料没?”聂义峰来了八卦的兴致。

“料不大,我们查出了不少宵小……都无伤大雅。”卢峰摇摇头,看了看好友,“哎?你们平时都窝在博铺,怎么今天回来了?”

“通知我们明早开会,今天没有训练任务,我们干脆就提前过来了。”聂义峰如是说。

“开会?”卢峰眼睛一转,“此处应有料……”

“说说看呗?”徐工和卢峰不熟,一直没说话,听到有料可爆,眼睛冒光。

“我还是不说了,保密规定咱不能带头违反啊……反正是吉不是凶是对了。”卢峰嘿嘿坏笑着。

“行,那托你吉言了。”聂义峰知道,穿越集团的保密规定,基本上也就唬唬土著,晚上到临高水库 BBS 上一看,啥都知道了。

广场中央,白布围起来的隔离区,是体检中心,应征的新兵要在这里进行初步的身体检查,人员全部都是百仞总医院和护士学校抽调的。体检内容极大参考了旧时空的征兵体检,针对穿越集团医疗卫生的实际能力进行了删改,分为身高、体重、血压、胸肺、视力、嗅觉、听觉、牙齿、肛肠、生殖,许多需要化验的检查项目都被取消了,穿越集团那还不如旧时空大学实验室水平的药厂,还做不出相关试剂。从进入“白区”开始,所有应征新兵即要脱得**,也引起了一些骚乱。

“首长,小的去年被‘净化’过,这这这……可不可以不脱衣服。”一个肤色黝黑,一看就是哪家长工模样的人难为情地说道。这体检中心里的医护人员,虽然都戴着口罩看不清模样,但那些淡蓝色的裙装,明显是女孩子。

“既然‘净化’过,那就不要多说话,按规定来,又不吃了你。”时袅仁对这可怜巴巴的请求并不理睬。

而对土著医护人员来说也是场考验,特别是对护校学员来说,已经在百仞总医院锻炼的不识男女的正式护士们相对还要好一点。在生殖检查环节,护校学员们迟迟不愿进行,尽管戴着口罩,也能看出满脸通红,甚至眼睛里含着泪花。而做检查的新兵,则躺在床上尴尬地一柱擎天……打死他也不会想到会有素味平生的女人来检查自己的那活,瞬间就进入充血状态。

“你怎么不检查?”巡视来的河马大夫看见几近泪下的护校女学员,当即上前问道。

“老爷!”女学员扑通一下跪下了。

“起来!不许叫老爷,不许下跪,说了多少次了!?再犯一次即刻开除,发配劳改队!”河大夫怒道,“护校第一天就说过,对医生来讲,没有男人女人!”

“是……”女学员的蓝头巾都掉了,哭泣着站起来,还是不愿动。

“把她带下去休息,本月学分清零!”河大夫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目光扫了一下旁边两个正式护士,语气和缓了一下,“新学员不懂,你们两个都是正式护士也不懂吗?要多带新护士,不是让你们在那看着!现在你们俩负责!”

“是……主任……”戴着口罩的何婧和郭芙咬舌自尽的心都有了。

由于在本时空,“粉色产业”是合法存在的,而且所谓的“男女大防”和“三纲五常”,在某些时候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穿越集团非常警惕有一些不和谐的传染病出现在自己的统治区,毕竟药厂那些土法上马自治的那些抗生素鬼知道管不管用,所以检查十分严格。

应征的新兵在“白区”里面转一圈后,才穿好衣服重新出来。通过体检的人,统一搭乘临高公交的牛车前往新兵营,未通过体检的也得到了一份小礼品,一张半边天的代金券。

告别了卢峰,徐工先回宿舍去休息了——穿越众的集体宿舍每天都有冰块供应,作为降温手段。虽然效果比地能空调差的多,多少能有些效果。聂义峰则走入了东门市的人流,想去给何婧买点礼物。在旧时空,聂义峰第一段恋情的时候,都不曾主动给女朋友买过礼物。来到这时空,聂义峰发现自己竟然也有儿女情长了。在这个 17 世纪,自己举目无亲,只有何婧算自己的妻子,自己的亲人了。是因为和何婧的感情,让他放弃了很多荒唐的想法,有了做一番事业的信心。

经过长时间的发展,以穿越集团几大企业为核心——德隆粮行、妇女合作社、半边天酒楼、临高家政服务公司、东门市商馆、临高盐业公司、华南糖业临高分公司等等——东门市已经有了点日后步行商业街的味道。聂义峰看上去,像极了旧时空家乡一家大超市旁边的小商业街。不同的是东门市没有那些炫彩的门店招牌,也没有无处不在的中学生。

转来转去,聂义峰真不知道该买什么,这东门市表面看似繁荣,但四百年的物质生活巨大差距在这一刻体现的很明显——竟然不知道该买什么。想来想去,还是妇女合作社是个去处。这里不但是穿越集团轻工业产品的主要输出地,还是广州站的下属企业产品的分销地。广州毕竟是大埠,有很多平日里司空见惯买的时候却想不起来的好东西,比如紫记珠宝。21 世纪的管理和营销理念,加上改良的 17 世纪工艺还有 21 世纪现代化学科学理论的保障,紫记珠宝在广州已经是仅次于广州站头号企业紫名楼的第二存在。

踏入妇女合作社珠宝专区,聂义峰顿时理解了为什么 BBS 上时不时地对广州站口诛笔伐,就冲这卖的东西……太奢侈了。各种现代造型的金饰银饰玉器珠宝,较之旧时空的珠宝店也不逊色。商务部门胆子也是大,也不怕来个抢劫。

“同志,给对象挑个首饰吧?”营业员一身临高淑女夏装,微笑着迎上来,如今“对象”这个词已经完全取代了所有形容配偶的词汇。

聂义峰应了一声,自顾自地在柜台边转。他打算给何婧送件首饰,可作为钢铁直男,这种东西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智商范畴了。转了两圈,实在是决定不了。以 21 世纪的标准,自然是简洁为美。但是按照 17 世纪的标准,则是夸张的奢华为美。一时之间,完全没了主意。

“老聂?”艾晓茜一身临高淑女,从二楼走了下来。

“哎哟,今天休息吗?”聂义峰热情的打招呼。

“怎么,这是给何婧买礼物吗?”艾晓茜走过来打眼一看,立刻明白了,语气充满了羡慕,“老胡他根本没这个脑子……”

聂义峰幸灾乐祸地笑了笑,接着一摊手:“我也不懂这个,完全不知道好坏……你们女孩子不是天生就明白?”

艾晓茜俯身看了看玻璃柜里五花八门的金环银镯,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聂义峰:“小婧……她们应该不让戴吧?她不是护士吗?”

聂义峰这才想起来,百仞总医院禁止佩戴戒指、手镯之类的,连手表都不行,当然这些规定主要是针对穿越众的。

“给她选个项链吧……这个不错。”艾晓茜目光锁定了一条简约风格的金项链,细细的金链下缀着一颗心——旧时空充其量饰品店的档次,在本时空却是开创先河的高档货。

“行,就它了!”聂义峰马上拍板,他觉得首饰这东西,女人还是更了解女人的。拿出来后,看了一眼标价,价格不菲啊。

晚上自然没有回百仞城集体宿舍,聂义峰又在商馆开了个房间,和自己的女人云雨了一番。商馆有地能空调,目前只给高级大床房架设了送风管道。比不上大杀器氟利昂,把屋内温度控制到 30℃ 以下还是办得到的。

何婧的脸上挂着还未褪去的红晕,已经甜甜地睡着了,月光透过大大的玻璃窗将屋内变成令人着迷的银白世界。薄薄的被单轻轻盖在少女身上,在月光下展现出含苞待放的曲线。脖子下,一颗金色的心安静的躺在那里,似乎和少女的心在一起跳动。聂义峰轻抚着女孩的头发,比刚认识的时候已经长了不少,也不再那么粗糙,这都是穿越集团大半年来充足伙食营养的结果。少女安静地睡着,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男人温柔的爱抚,像一只小猫一样,乖巧、惹人怜爱。

聂义峰看着何婧睡梦中可爱萌萌的样子,暗下决心,无论如何,自己要给她最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