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委扩大会议

临高启明外传 | 聂义峰 | 约 4818 字 | 编辑本页

当召开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的通知发下来时,所有人都紧张起来,这意味着喊了这么多天狼来了,剿匪真的要开始了——作为一种威慑,穿越集团有意提前放出风,令整个临高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些没有什么血债的小股土匪受不了巨大的精神压力,竟然主动投降了。而大股顽匪仰仗在深山里经营已久,断定髡贼大军无法长期在山里活动,清剿最后必然和官府一样虎头蛇尾,不了了之。而早在一个月前,侦察队已经潜进深山,作为练兵,同时也是进行必要的侦查。

总参会议室里,乌央乌央地挤满了人,甚至有人没有座位只能站着。说起来,这是自苟家庄暴力拆迁行动以来,第三次几乎全员参加的作战会议。原来的军事组成员,如今已经是新军陆海军的中尉和上尉,许多人已经好久没见了,今天又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叙旧侃大山,气氛热烈,连一贯互相看不惯的陆海军少壮派们都互相握手,寒暄了几句。当一身与众不同的黑色军装,领口露着海魂衫的条纹,头上还歪戴船形帽的海军步兵出现后,一屋子的灰色和靛蓝色人一起怪叫起来。

“哎哟!这身行头,很苏维埃啊!”

“救命啊,毛子海军上岸啦!”

“你们阔以!很阔以啊!”

“老聂,支援几顶船形帽吧?这八角帽太热了!”

聂义峰不好意思的和熟悉的、不熟悉的同僚们打招呼,敬礼握手,徐工也和几个狐朋狗友一通乱吹。胡德林招手,聂义峰一眼就看到了他,还有旁边微笑着的大孙头。但是屋子里人满为患,只能远远地招招手。

“立正!”门口放风的人一声嘹亮的口令,屋里鼎沸的人声戛然而止,所有人一起立正。

“敬礼!”唰的一下,屋子里所有人同时抬起胳膊,一时间屋子里竟也有了一股训练有素的味道。

在众人的目光中,剿匪战役总指挥何鸣上校、总参谋长马千瞩、远程侦查司令部的北炜和薛特务,还有情报、民政、社工等部门的大佬,浩浩荡荡有了进来,纷纷就坐。

“坐下!”一声令下,大家集体坐下,没有座位的人继续站着。

“咱们抓紧开会,委屈你们几个站一会吧。”何鸣一脸长者的微笑,看了看没有座位的几个人,又打量了一下两个海军步兵,“不错,这模样,很帅。”

“谢谢首长!”聂义峰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家附和着笑了笑。

何鸣收起笑容,站起来把身后挂在墙上的伸缩地图哗的一下拉开,是临高县匪情态势图,上面已经用红蓝两色的点和箭头标注的密密麻麻的:“好,现在召开剿匪战役第一次会议,请社工部门通报匪情。”

社工部?李克农?潘汉年?聂义峰几乎本能地在脑子里过了一下那些著名的历史人物。当然,面前站起来的这个人不是什么龙潭三杰,只是一个普通穿越众。而穿越集团的社工部也不是旧时空的社会部,更多的是本意——社会工作,他们负责综合资料部门提供的历史资料和侦察队的侦查结果进行分析。负责人聂义峰并不认识,好像姓罗。

只见罗大佬不慌不忙站起来,打开厚厚一本文件夹:“同志们,你们面前的小册子,就是社工部门对临高匪情的综合报告。”,站着的几个人正面面相觑,旁边已经递过来几本小册子,聂义峰急忙致谢接过来,会议室里立刻响起了一阵翻阅小册子的声音。

“根据我们各个部门的综合消息得知,临高的匪患非常严重。其实古代社会官府对地方的控制力很弱。稍微偏远一些的地方往往就有土匪活动。就算是号称盛世的康乾年间,离开京师不过百把里的妙峰山地区就有大股的土匪的山寨。临高地处边陲,长期地广人稀,不论是官府和地方上的士绅,维持社会治安的力量都很有限。这使得土匪活动异常的猖獗。目前临高全县长期活动的五十人以上的匪股有三十八股;一百人以上的七股,还不包括许多平时种地,有事作匪的家居土匪。”

这个数字引起了一些人的一阵骚动,不过已经参加过几次小规模剿匪作战的人倒是很淡定。

“历史上,由于地理环境的关系,此地的土匪的活动,又有与海盗相勾结的特点。每次海盗登陆,都有土匪的勾连,土匪的匪窝也常常成为海盗的窝点。而土匪一旦的被官府或者民团最剿急了,就会利用海盗的船只下海躲避。使得剿匪的难度很大——最典型的就是苟家、张老三和诸彩老之间的关系。历任的县令不是没想过办法,但是作用很有限。广泛的建团,训练乡勇,只能起到地方有限的自保效果。而我们想要在临高推行社会调查,进行民政、农业方面的改革,没有一个稳定的社会秩序是不可能的。不能想象穿越者每个工作队下乡都要安排大量的武力进行护送。随后要开展建设的各种基础设施总不能沿线都修上炮楼,让士兵进行站岗保卫。”罗大佬一口气说完,不得不喝了口水。

“简要一点说。”何鸣眼瞅着有跑题的危险,急忙强行拽回。

罗大佬尴尬地咳嗽了一下,接着说:“其实匪情本身不复杂,但是匪情背后的社会原因,和穿越集团的打算,我希望大家也能有一定了解。”,既然如此,何鸣不再说话,也安静的听着。

“……自从政协会议确定了派粮派工和联络员制度,我们已经能够从土著口中得到第一手的直接资料,配合侦察队进行客观观察,将各村的提供的情报进行交叉汇总,综合分析……”

“……因为土匪往往带有明显的地域性色彩,各个村落或是因为宗族亲戚的关系或者是同乡的关系,对本乡本土的匪人往往是包庇的。而土匪大多也遵循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规矩,对当地人人留有余地,而专门祸害外地的村落…… 在这种社会生态下面,联络员也不能免俗。所以他们的报告必然是会根据土匪与自己村子的亲疏关系有隐瞒有夸大。而村落与村落之间,宗族与宗族之间,还夹杂着仇隙,更不排除有人故意在其中夹杂不实之词,污蔑中伤的。所以必须把各个村的情报对照起来看才能看得出端倪……”

何鸣皱着眉头,说了半天,都是在说社工部的工作。这毕竟是作战会议,不是社工部的工作报告会。但他没有再打断罗大佬的发言,让下面这些军官们听听也好。毕竟目前有过实战经验,和土匪海盗交过手的军官就那么几个,十根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罗大佬天马行空行云流水般的慷慨陈词之后,终于回到了“匪情”本身:“临高的土匪虽然纷乱如麻,但是第一号目标——就是党那门!”

聂义峰不觉身子一抖。这个在博铺何氏合作社灭门惨案中,浮现出来的临高最大的匪帮,他十分耳熟。某种角度来说,这个党那门也是灭门案的凶手之一。

“……党那门匪帮势力强大,并且对其他小股匪帮也有很大的影响力。打蛇先打头,只要除掉了他们,消灭土匪首领和核心人马,‘居家土匪’失去了主心骨和老窝,自然就无心继续为非作歹,很快就能把匪患平定下来……“

“请介绍一下党那门。”何鸣插话道。

罗大佬点点头:“党那门,大名党国栋,是本地的道禄村人,也就是所谓十三村地区。父母双亡之后,以为本村的人家放牛过活,长大之后做小商贩过日子。因为村里没有亲人,在村里长期受人欺压。党那门后来经常干小偷小摸的勾当,万历末年,被村人扭送县衙,锒铛入狱。第二年他越狱而出,纠集了几个气味相投的兄弟,回到村里将与其有过节的村人杀死了十多人,随后卷掠财物,到临高和儋州交界的抱庞山上落草。”

这段经历倒是很出乎大家的预料,甚至是有点同情。这样看来,这也是一个反抗封反抗强权的人物,太平天国谈不上,起码也是梁山好汉。一时间,甚至有人怀疑拿他开刀,真的好么?

“党那门匪帮多数是穷苦百姓,他自己也是受迫害的穷人出身,应该算是有革命觉悟的。”终于,有人举手问道,“其实定性他们是土匪不对吧?应该是自发的农民反抗组织……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争取他啊。”

“党那门匪帮最大的特点,就是有计谋,懂策略,善于笼络人心!”罗大佬清了清嗓子提醒大家注意,“这党那门在外面一贯鼓吹‘打富不打穷’,但是这只是相对的。在他的大本营十三村地区稍好,其他地方侵扰很的很厉害,诸如抢劫、杀人、绑票、强抢民女之类的事情,这个土匪团伙一样不少全都干过。祸害的也不止是富人,穷人一样倒霉。非要说成什么‘农民反抗’或者‘起义’,就是在自欺欺人。”

会场里又是一阵交头接耳,低声讨论。

“……根据情报,党那门匪帮,主要盘踞在临、儋交界的抱庞山地区,这是他们的主营所在。”罗大佬拿着一根步枪通条,指点着地图做介绍,“山寨里的匪帮,常年有三百人以上,有火器。”

聂义峰聚精会神的听着,在手册的小地图上做着标记,心中忽然有了一种给何婧的家人报仇的想法。虽然张老三已伏法,可是幕后的人还没有呢!

罗大佬继续道:“不过党那门匪帮的主要根据地,是在加来、美台交界的‘十三村’地区,不管是补给还是人员,都从这一带获得补充。一旦有事,就能从这里再拉起四五百人的队伍。”

军官们都微微一愣,胡德林脱口而出:“这不等于是这些村子没好人了?”

“也不能这么说。”罗大佬纠正道,“党那门匪帮把这一地区视为禁区,自己从不祸害,而且也不许其他匪祸侵扰,所以很得人心。”

“等于是割据势力了!”

“不,还谈不上割据,按照县衙门的说法,‘十三村’地区的税赋是从来不少交的。只是县里没什么好处而已。”

“其实这个党那门的思路和我们差不多,正赋一文不少,浮收一文没有。有枪杆子做后台,县里拿他们无可奈何。”

何鸣点点头,这确实是一个有头脑的土匪,想到这里他抬头问:“政协会议‘十三村’地区来了吗?”

罗大佬微笑着说:“不但来了,而且一个不少全来了!我查了会议上的相关记录,代表们没有发言,基本就是随大流而已。征粮、派差、派联络员全部都应承做到。”

“党那门很懂斗争策略么,谁也不得罪。”

“是这样的,在斗争的策略上,很有些思路。”罗大佬终于结束了他有些跑题嫌疑的报告。

何鸣站了起来,看了看大家,说道:“这次剿匪战役,将是一次新军所有地面作战力量倾巢出动的大型战役。正如大家知道的,目前已经编成混编步兵团,由地方乡勇配合我们,对全县范围内所有的大小匪帮展开清剿行动。这将是我们新军第一次团一级、战役级的作战,对我们每一名基层指挥官,对我们的中高级指挥官,对我们的参谋系统,对我们的整个作战、后勤、指挥体系,还有对我们的情报、社工、民政、卫生系统,都将是一个考验。因此,其意义不亚于一场大规模战争!所以,本着先啃骨头后吃肉的原则,第一个目标,就是这个党那门!之所以选择拿他们第一个开刀,一是他们的势力最大,打掉有敲山震虎的作用。二是这伙人民愤极大,我们师出有名,而且会得到明朝地方**的支援。”

大家都郑重地点头,严肃起来。接着罗大佬又介绍了党那门的左膀右臂还有所谓“十三村”地区的情况,然后大家开始讨论进剿方案。其实不需要什么军事常识,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无非两种:要么直扑“十三村”,掐断土匪失去粮食和人员的补给,然后进攻抱庞山。要么就擒贼先擒王,先拿下抱庞山地区,然后再迫使十三村的土匪不战而降。

两种方案都有优缺点,争论各方互不相让。

“如果我们先打十三村,很难处理当地的民政问题。”劳工头子“邬姆莱”邬德作为民政代表,也是剿匪指挥部的一员,“当地百姓有顾虑,不愿意和我们多接触。匪徒们又有老巢可以依托,利用百姓掩护可以猖狂的向我们发动袭击。我们的大军驻扎进去,会非常的被动,到最后很可能会因为无休止的被袭击而采取无差别报复行动,最后形成关系对立,以后再收拾起来非常困难——想想阿富汗、伊拉克。所以,我认为,直接拿下抱庞山,而后再对付十三村,是比较稳妥的。”

大孙头举手要发言,何鸣点了他的名。大孙头站起来,清了清嗓子:“我个人认为,在山区剿匪投入大部队是得不偿失的。首先,剿匪的风声早就放了出去,土匪肯定已经侦知。在这种情况下,大部队出动很难保密,土匪可以事先把物资人员全部转移,只留下一座空寨子。第二,抱庞山地区面积不小,不要说新军就这点人,就算几千人的部队在山里搜山,土匪也很容易躲过去。第三,大部队每天需要大量的补给。一旦陷入深山,给养运不进去,部队只能撤退。”

“那你的看法呢?”何鸣欣慰道,果然还是旧时空的复转军人相比更靠谱一些。军宅出身的军官,往往热情、勇武有余,而智商、情商严重不足。

“组织小分队。”大孙头说道,“而且是多兵种、合成化的小分队!”

又是一阵激烈的讨论,唾沫横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