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仞城(三)

临高启明外传 | 聂义峰 | 约 3731 字 | 编辑本页

军事组的三层小楼,顶层是武器弹药库,足以储备全体军事组的武器装备和足够一个标准基数的弹药,至于穿越众其他的武器弹药藏在哪里就不得而知了,估计是在高墙耸立的北仓库。上交了步枪和随身携带的弹药,聂义峰和胡德林沿着楼梯走下来。二楼的楼梯口写着“百仞中队”,看来这一层都是百仞中队各小组的寝室。来到一楼,则写着“机动中队”,走进走廊,看着这一个个门口,像极了学生时期的集体宿舍。两个小组一个屋,唯有尖刀组单独霸占一个房间——作为第一次反围剿中声名大噪的小组,大家对这一特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心里不平衡,羡慕一下发发牢骚也是免不了的。

房间不大,差不多和记忆中的高中宿舍一样。正对着门口的是一个大窗户,暂时还没有玻璃,只是糊了一层从旧时空带来的纱窗。右边是两张上下铺的空床,被褥都被卷了起来统一摆在一边。左边是柜子和桌椅板凳,柜子里,是自己的包裹和私人物品——军事组大搬家的时候,所有出任务回不来的小组的东西,都被一个不拉的运了过来。桌子是木材厂经过无数次练手之后已经比较成熟的作品,不再歪歪扭扭还满身毛刺,摸了摸棱角也打磨的光滑适手。当然,最让人舒服的,是有一个独立卫生间,美中不足的是不能洗澡,洗澡需要到楼边的小平房,那里是浴室和盥洗室,反正自己也是住一楼,无所谓。

“来吧,铺一下铺位。”聂义峰先给大孙头铺好床铺。没什么特别的,旧时空带来的褥子,已经蓝色方格的床单,和自己高中时代用的几乎一模一样。当然,没经过严格内务训练的聂义峰,对那种苍蝇都能摔骨折的平整度是无能为力的,反正老孙退伍已久,应该不会要求很高。

胡德林看了看聂义峰,也去替他展开被褥,两人相视一笑,基情满满。

走廊里传来一阵说笑声,有人经过,发现机尖组的房间里有人,又退回来,大家满面笑容地打招呼。

“你们也不用收拾的很仔细了。”

“为啥?”聂义峰不解。

“马上要组建新军了,新军军营正在修建。到时候很多人都会搬过去,这里就另作他用了。”

“什么时候搬?”

“还不知道,哎呀,都是麻烦事,你们是不知道……”说话人故作神秘地往外望了望,示意大家过来,压低了声音,“听说吵得厉害,海军陆军各不相让。”

聂义峰和胡德林互相望了望,十分不解,他们的意识里,还是旧时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齐心协力的样子。

说话人显然知道他们想什么,小声说:“你们以为这里是 21 世纪,是解放军啊?都有自己的小九九,生怕手里的资源和权力不够大!执委会怕以后军队控制不住搞成军国主义。陆军嫌海军抢资源抢兵员,说执委会偏心。海军嫌陆军不给枪不给人,嫌压迫海军。总之啊……一股浓浓的日本帝国海陆军的感觉。”

“这也太夸张了……”胡德林哭笑不得,“这都哪跟哪啊?入戏也太深了吧?”

“我看啊,入戏太深的就那么几个。前几天开会,吵得更凶,就一个队列条例就各有各的恶趣味,什么德式俄式还有想搞朝鲜弹簧步的……”

“这不胡闹么,直接按解放军的来多少,还都是现成的,多省事?”聂义峰现在突然意识到,穿越众内的分歧,远比他看到的跑官要官严重的多。

“谁说不是呢?一批少壮派上蹿下跳,老何他们又不愿意夹在执委会和少壮派中间。薛子良是半路出家穿越,而且没有正式身份又不好说话。现在就是一群 COSPLAY 恶趣味在那里演戏,还一个个演的很投入……”

“算了算了,这种事还是不要乱说的好。总会有决定,我们照明令服从就是了。我们自己记住,别以后海陆军螺丝反方向拧就对了。”另一个人及时打断这场对话。

送走来客,聂义峰和胡德林互相看看,无奈地耸耸肩,刚才搬新房的愉悦心情一扫而空。

突然,刚才滔滔不绝的那个伙计又从门口探出脑袋来:“你们可以去东门市转转,那算是现在唯一能消遣的地方了。注意可别去妓院……前几天有个倒霉蛋现在正在医院打吊瓶呢!啧啧啧,那个惨啊……”

聂义峰把藤盔挂到了墙上的挂钩上,从自己的包裹里找到了 07 式作训服配套的帽子,戴在头上,重新擦了擦靴子。胡德林也照他的模样打扮一番,还抽出一条作训专用的腰带,往腰间一扣。

“怎么感觉,像两个新兵,第一次上街啊?”胡德林突然反应过来。

“别说,还真是……”聂义峰笑了笑,收拾停当,和胡德林走了出去,轻轻关上门。

从军事组营房出来,拐进文教卫生区。这里的路和所谓“百仞长安街”差不多宽,只不过两边的建筑要稀疏不少。这里已经有了一所小学校,跟随父母一起穿越的小穿越众们在这里还上不了什么课,因为根本没有老师——所有的穿越众有一个算一个,都有重要的任务在身。于是,只有一个旧时空的语文班主任,在这里当了幼儿园孩子王,偶尔也会抽调艾晓茜等人来陪孩子玩。在这个时空,已经没有什么学期的概念,以后的教育恐怕也会和旧时空大不相同,所以穿越众暂时也不担心孩子们的教育问题。再走两步,是小礼堂,旁边是情报组的小楼。所谓情报组,其实就是所有从旧时空带来的各种电子版和纸质的资料。那可是浩如烟海,听说光电子版资料就有几百 T,那可是几百 T 啊!再往前走路南就是一所小医院,聂义峰曾经有幸在这里住了一阵子。然后就是东门了,有百仞中队的哨兵守卫在此。

还没出门,就已经看到了热闹的集市。聂义峰和胡德林面面相觑,他们知道有个“东门市”,是穿越众和本时空土著做生意的主要地点,但是他们没想到竟然已经发展的如此程度。

一出城门,就看到了紧挨着护城河,一栋二层小楼。看来以目前穿越众的建筑能力,三层已经是及其逆天,大部分都是两层。走过去一看,门口二左一右赫然挂着三个牌子——左书“百仞城东门市工商管理所”和“百仞城综合执法大队”,右为“百仞城公安局东门市派出所”。

“这泥马……工商……城管……还有警察!我们在检疫营的这些时间,这里到底发生了神马!?”聂义峰瞪大了眼睛。

“我倒是很想看看这 17 世纪的城管……”胡德林也是哭笑不得。

“这个时空就是一张白纸,怎么画都行啊……”聂义峰仔细打量这这栋集工商局、城管局、公安局为一身的二层建筑,感慨道。

一个穿着旧时空警服的女警正在门厅里指挥着什么,余光瞥见外面戳着两个穿着军装的人,一看身高就知道是穿越众,微笑着迎了出来。不用说,肯定是长期出任务的军事组的土包子,猛地回来之后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了。最近这几天,随着新军筹备,军事组陆续归建,这些人很多,表现出的好奇心一点都不比本地土著差。

“你们好,我是慕敏,东门市派出所指导员!”女警大大方方地抬手敬礼,然后伸出手。

“你好,我们是机动中队尖刀组,指导员同志!”聂义峰敬礼,胡德林也急忙抬手,两个人和慕敏握了握手。几个月来他们已经养成了军队式的行为习惯,虽然内务仍然一塌糊涂。

“你们是刚出任务回来吧?要不要先参观一下咱们的派出所?当然,也是工商局和城管局。”慕敏友好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聂义峰和胡德林倒也不客气,径直走进去。反正今天就是来参观东门市的,那就从东门市所有大爷中最大爷的地方开始吧!

门厅里,一个石质基座上,戳着三个东西——砝码、米尺、量杯。

“这是度量衡啊!”聂义峰明白过来。

“聪明!这是执委会‘和平演变’的策略之一。整个东门市都是按照我们的度量衡标准进行交易的,取代大明各种杂七杂八的单位。”慕敏介绍道,“最初的那批独孤嫌太难看,这不好不容易从计委那群死扣手里,要来这些旧时空的器具。”

计委负责所有旧时空物资的使用,以死扣著名,一针一线哪怕半截扣子都当成宝贝,大家都会心一笑。

“指导员,警察怎么来的?”聂义峰问,“我记得穿越集团里,当过警察的就只有治安组的那几个人吧?”

“本地招募的,简单业务培训就上岗了。”慕敏耸耸肩。

“指导员!指导员!”一个“警察”慌里慌张跑了进来,一看两个髡兵也在,急忙一个立正,敬礼道,“东一巷有纠纷,独孤队长请您过去!”

聂义峰仔细打量着这个“警察”,黝黑的面庞,个子不高,身材很单薄,和所有本时空的土著都一样。不过精气神不错,显然也是经过训练的,只是敬礼姿势马马虎虎。至于这身警服……藤盔、黑色短衣和裤子、宽腰带、白色绑腿……聂义峰不禁想起旧时空影视作品上的巡捕来。泥马,穿越众里的恶趣味到底还能刷新多少三观?

“我马上就去!”慕敏敬礼,接着对聂义峰说,“那……军事组的同志们,你们自行参观,我去处理了!”

“再见,指导员!”大家敬礼告别。

胡德林看着跟着慕敏跑开的土著警察,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哎呀,五百穿越众里,可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啊……”

“我估计……新军的军装,也会成 COSPLAY 大秀场。”聂义峰喃喃道,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一语成谶。

两层小楼里,装潢非常简单,甚至有点简陋。一楼是工商和城管的区域,每个办公室门口都挂着牌子,用简体字写着“营业执照”、“场地审批”、“商馆申请”等,强制使用简体字是穿越众的既定方针一。不过此时人不多,只有场地申请办公室里有几个土著和一个穿越众工作人员在说着什么,看来是有人要开新店。二楼是派出所,想来和旧时空派出所也差不了多少,就没上去。

从“工、城、公”出来,砖头铺的路斜对面,就是一座巨大的商馆,门口两辆大马车正在卸车,一大包一大包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聂义峰和胡德林是来逛街的,对此不感兴趣,汇入人流,进入了东门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