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涌动

抉择 | 恶魔后花园 | 约 3338 字 | 编辑本页

林默天点了点头,又意味深长地对张枭说:“你们这房间号选得真有意思。”

“诶诶诶,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几间房可是总务处分给我们的,说什么有的没的?”张枭笑道,“我看你面色憔悴,头发也稀疏了不少,回头让坤哥送你点黑品丝育发液,督工用了都说好呢。”

林默天听了不由得默默自己的头发,又喝了口茶说:“行,我就给你们当一回小白鼠。看起来你们这几年的事业蒸蒸日上,不错不错。”

曾坤道:“那可不是,制药工业可以说是当前元老院工业皇冠上的明珠,各种要求都是最高的。其他工厂已经提拔起不少归化民厂长了,我们这里每一块却还是离不开元老。你说说看,查梧础的二厂出合成原料药,我的三厂出提取原料药,赵艳梅负责的一厂专门生产制剂,何平的药械厂生产药用器械,生化实验室搞疫苗的还有好几个元老,也就老张新建的四厂同时设计了原料药和制剂部分,但这些都是相辅相成的,谁也离不开谁。我们卫生部向来是坑多萝卜少,重建现代工业这么大的工程,技术元老本来就不够,穿越后卫生部陆陆续续调走了不少人,两广攻略一开,又走了一些去广州,那就更不够了。老张是我们的大功臣啊,人不错,团结同志,有什么要帮忙的事绝不拉稀摆带。身为元老,在技术岗位一干就是八年,从技术员一直干到总工程师。技术上那就不用说了,在没有石化科技的情况下,还能从刘三手里扳回一局,老曾我是没话讲的,心服口服!。”

讲到这里,曾坤又露出一脸不解的表情,仿佛从来都不认识眼前的这个老伙计,重重地拍了一下大腿,说道:“不过我最佩服老张的,还是他这无欲无求,连个女人也没有,你说你图个啥?你知道有多少小妹妹绞尽脑汁想往你床上爬吗?”

张枭听了觉得有些肉麻,道:“坤哥夸得有点过了哈。我们造的药是要给元老们用的,原辅料、生产工艺、工程建设、药品检验、包材、药效一致性,问题一大堆,哪个问题都不是一个人能解决的,不抱团就只能等死,家和万事兴啊。你说穿越这么多年了,元老院里该脱颖而出的也脱颖而出了,任何组织都是金字塔,牛逼的人占据高位,我们这些小喽啰就不要迎难而上了。大出息咱是没有了,但大家通力合作干好这一亩三分地,也能出不少成果不是?我想这也是咱们医疗口形成的共识,。”

林默天点点头,医疗口向来都是元老们的有求之地,经营好了在元老院里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一想到去年自己在广州的情形,他不免有些失落,但脸上没有露出情绪,继续说道:“最近元老院里暗流涌动,你们可察觉到什么没?”

“周围来问过天花疫苗的毒种,还打听了青蒿素和奎宁的生产情况。”张枭答道。

“殖民部的一帮人喊着要南下喊了七八年了,但我们一直在搞北上运动,也该往南边看看了,”曾坤说道:“不过他们老大司凯德一心一意要殖民北海道呢,据说是穿越前他有同事在非洲得疟疾死了,所以害怕南边的疟疾。”

林默天道:“怕死还来穿越?当年我们开发三亚和台湾怎么搞的?大伙儿还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今年江西旱情严重,据估计,难民人数在百万以上,这次逃难到广东的相当多,我在大陆上又干了一回公卫的活。广东也受了旱情影响,听说情况不乐观,根据历史资料,明年广东旱情更严重,王企益的广州财税局快没钱了,我看我们迟早要跑到他大门口唱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意料之中,清明节的时候我在抗生素规划会议上就提过这事。粮食减产,老百姓没饭吃,咱不仅收不来多少粮食,得倒贴赈灾,封建王朝尚知道减免赋税,咱也要表示表示吧,不能比老朱家还差劲啊。”张枭说道,“有人想在两广深耕细作,培养工人和干部,扩建学校和医院,有人想大干快上搞工业建设,有人想吸纳江西大旱的难民,有人盘算着湖南矿工暴动,还有干涉北方的丙子胡乱,甚至开始攻略江南……现在面对饿肚子的窘境,这些雄心壮志的计划要怎么实现呢?”

林默天说:“连王局都开始抱怨了,说 35 年开始的大陆攻略真 TM 神来之笔,35 年刚进城,广州鼠疫。36 年、37 年马上是大旱,这 TM 连反应时间都不给——快开成逆向金大腿了。听说他正串联着要问责大图书馆呢!”

张枭嘿嘿一笑:“你怎么知道大图书馆打的什么算盘?好歹我也在大图书馆兼职,说不定是为了赶上旱灾逼着快饿死的农民下南洋,才悍然发动两广攻略呢。”

曾坤接话道:“节流是不可能节流的,当然是南下开源咯。卧槽,南下派恐成最大赢家!”

林默天又说:“王局托我给工业口带个话。”

“什么话?”张枭问道

“迁都之事,你们想好了吗?”

所谓迁都,元老院里其实并没有一个真正的决议,35 年两广战事胶着,广州城里又是大案又是瘟疫,所以并没有什么实际行动。广州公务员考试之后,便隐约听见消息说要迁都广州,连广州新城的规划都出来了。

“王局什么意见?”张枭问道。

“他能有什么意见?”林默天意味深长地说,“王局这个老狐狸,一直都是墙头草啊,谁在台上支持谁。”

“迁都的事非同小可,牵扯利益太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农业部必然要去大陆,那里才是他们的舞台。低端工业转移到大陆上也未尝不可,人口、土地、资源条件都比临高要好,钢铁工业向大陆转移是大概率事件,而我们医疗口和大图书馆,占用了大量的现代物资,要搬到广州几乎没有可能。”张枭分析道,“眼下工业部门意见不一,还没有谁来拍板。”

林默天道:“所以才要提醒你们,工业口真是太乖了,行政部门让你们干啥就干啥,跟个工具似的。你们没想过迁都意味着什么吗?”

“愿闻其详。”

“迁都意味着政治中心的转移,而大部分工业元老却不得不留守在临高,从此你们就将被边缘化,彻底沦为文官的工具。”林默天转述着王企益的意思。

“部里是什么态度?”张枭问道。

“时部长没明说,最近他广州跑得挺勤,我估摸着他十有八九是支持的。”林默天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他去广州?所以你就被调回来了。”张枭笑道。

曾坤正色道:“想得美!季思退和石出由一直旗帜鲜明地反对迁都,之前我还觉得他们多此一举,照王局这么说,我们也要反对了。”

“外派地方的元老好多嚷嚷着要继续往北打,包括农相在内,对工业口意见很大,说你们拖后腿。黄超批评工业口守着临高的盆盆罐罐不过是对自己除了依靠圣船科技就再无建树的掩饰。”林默天继续说道。

曾坤听了不免有些反感,说道:“那就等着咱们的药典编出来甩他脸上,两百多个药物有效成分,还说我们毫无建树!年产一百多万人份的牛痘苗,一百多万粒青蒿素栓,老张连胎盘丙种球蛋白都搞出来了,没有石化科技,这已经是目前制药工业能到达的天花板了,他还想怎样?”

“下次他去医院打针,你就调个技术最差的护士给他打呗,这样才能体现出我们的毫无建树。”张枭忍不住笑着对林默天说。

曾坤道:“居然好意思说我们工业口拖后腿,没有我们这些苦哈哈的技术元老,他拿什么去打仗?他行他来搞技术啊,以为就是看几篇文献那么简单?”

张枭道:“坤哥你这话就说对了。去年季思退和齐楚秦搞重整催化制苯工艺的时候,捣鼓着要起威镖局去宜春挖锂云母矿,目的是为了自制零下 30 度冰箱,后来我问了才知道,他是想利用温度差分离氯气与甲烷反应的混合产物中的一氯甲烷、二氯甲烷、氯仿和四氯化碳。”

“要一氯甲烷做什么?”林默天有点好奇。

“你怕是不知道吧,他这套煤焦油重整催化制苯工艺直接让苯产量暴涨了几十倍,有了足够的苯,就可以考虑用一氯甲烷在氯化铝的催化下把苯变成甲苯,再下一步就是猛 zha 药替恩替了。”张枭解释到:“不过他制备一氯甲烷的思路是现代工业的正向思维,在目前的条件下明显行不通。我建议他直接用木炭与硫磺反应生成液态的二硫化碳,再加氯气生成液态的四氯化碳,以四氯化碳和甲醇为原料,在活性炭氯化锌的催化下,可以高效转化为一氯甲烷,尽量避开气体反应物质,副产物也少,收率高得不是一点两点。”

“嗯,隔行如隔山,非专业人士不能为之,”林默天说,“我们又多一条罪名——技术元老携技自重。”

曾坤无奈地说:“所以非专业元老才羡慕啊,羡慕才嫉妒,嫉妒当然就要找茬了。总觉得自己的命根子被别人握着,这是什么受害者心理?他怎么不想想我们承受了多少化学物质的伤害?”

“既然如此,像迁都这种大事还是在元老院里直接发起议案,让大家进行表决吧,元老人人平等是我们立国的根本。”张枭说道,又喝了一口龙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