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797 字 | 编辑本页

在“驱蛇”的战术欺骗下,张天阳等人顺利穿过了狭长小路,待最后一人通过后,张天阳割断了扶手用的绳索,将它抛下山去。

华山派的大门外,埋伏的群侠见撤回的人群中没有曲王二人的身影,纷纷悲从中来,痛骂髡贼残暴,徐慧也在门外焦急等待,她虽难过于其他豪侠的不幸,但看见赵寰安然无恙,还是悄悄松了口气。

张天阳唤过他的师侄谢傲,对他说道:“髡贼有可能声东击西,按照昨晚商议的计划,你现在可以去将高阳转移,但切记原来关押的地牢不要减少守卫,还是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就在张天阳正安排下一步计划的同时,王瑞相那边不仅一通狂轰乱炸,还散了不少驱虫粉,这才小心翼翼的赶上来,路上平田次郎由于跑得太快被野蜂蛰了两口,肿起了大包,疼的嗷嗷只叫,配合着他的日本口音,像极了抗日剧里的反派,让王瑞相忍俊不禁。

很快,行动组也到了狭长小路前,关于这条路王瑞相无论是从航模照片还是华山叛徒的口中,都得知这是进入华山派大门前唯一通道,小路类似于一个反过来的字母“C”,穿过拐角,就能看到华山派大门。

“全员六人一组,依次通过,特侦队担任突击队,通过小路以后火力压制敌人,掩护后续部队跟进。”

王瑞相之所以这么快就下达突进命令,主要是因为他这一队的任务是拖住并消灭敌人主力,为周韦森分担压力,要是让张天阳他们一股脑都回去了,那可大大不利于营救,另外方才敌人放蛇,虽然出乎意料,但本质只能拖慢速度,起不了实质性的伤害,从王瑞相的角度来看,这恰恰是敌人黔驴技穷的表现。

当然还有最后一个原因王瑞相不能对大家说,那就是一个月前梁新回广州报信的时候,大图书馆翻遍了所有的资料,最后发现张天阳在史书中查无此人,为了避免后期改名或是用外号等因素导致遗漏,大图书馆还将流寇中符合张天阳人设的人物通通做了筛查,结果仍然无一对得上。虽然张天阳也有可能是穿越者的蝴蝶效应“造”出来的人,但更多的元老还是倾向于张天阳应该就是个碌碌无名之辈,梁新把他说的神乎其神,不过是给他的领导高阳被俘找借口。

特侦队员一拉枪栓,呈“一”字队型,背靠着山岩向前推进,领头一人左手顶着个等身高的木盾,这是警察系统搞出来的山寨防爆盾,放在这里主要是为了防止在穿越小路的过程中,遇到敌人弓弩偷袭,小路狭窄,没有地方隐蔽,就算特侦队有枪,难免会陷入干挨打的局面,木盾右上方还有一个小槽,是临时挫出来的,用于架枪。

特侦队慢慢走到了拐角,领头的人右手高举,向后面的示意安全无恙,然后将枪口搭在木盾上,枪托紧紧顶着右肩,顺着小路转过拐角,视线和枪线也同时转过来对着前面。

预想的飞石和箭矢并没有出现,只见华山派坐落于半山腰凹进去的山坳,是一块难得的山间平地,华山大门没有什么特别,就像普通的大户人家那样,门房上一块牌匾高挂,门外两侧各放置着一座石狮子,受着山间水汽的侵蚀,一层苔藓附着其上,显得又黑又绿。令人意外的是,两扇门竟然大大洞开,若非各掩体后面偶尔露出的身影,就如同平常一般。

小路的尽头处有一座石碑,远看过去,厚度是平常石碑的三五倍,要不是表面刻着看不懂的篆书,直接就会被人认成巨石块,不消说这么大的石碑后面,不埋伏人简直可惜了。

特侦队对这种场景习以为常,凭借着火器犀利,有埋伏又如何,走近了一颗手榴弹了事,领头的人继续将木盾横在前面,用手势告诉后面五人他们各自的射击区域,让大家枪口提前对准,露头就打,免得遭冷箭袭击。

特侦队一步一步向前推进,那群江湖人士都没有动作,整个场景安静的可怕,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很快特侦队就走完了一半多的路程,突然,只听轰隆隆一声传来,石碑后面滚出了个半人高的石球,沿着小路直通通的向特侦队滚来。

“我艹!”特侦队员当场就骂了起来,山道狭窄,避无可避,要是被石球撞上,全队都会跌落山崖。

“砰砰”领头之人开枪了,但石球重力势能极大,子弹打在上面没有任何效果。

“快撤!”特侦队立刻前队变后队,赶忙往回跑,就在这个功夫只听“嗖、嗖”之声传来,江湖人士乘机向特侦队放箭。领头的木盾只能挡住正面的箭矢,对于侧面攻击就无能为力,此时特侦队急于后撤,早就没人对放箭者进行火力压制,只能拿出手枪,一边走,一边凭感觉向后方还击。

忽然“唰”的一声,特侦队中间一人左手臂中箭,慌乱之中脚底没站稳,竟然跌下山崖,旁边的人来不及拉扯,听见“啊”的惨叫声伴随着他的落体,从山下传来,透过山间的回声,回荡在周围,最终戛然而止。

“别愣着!到拐角了,快转过去!”有人喊道,可惜话音未落,石球已经滚到,一阵沉闷的撞击声,领头之人就像保龄球一般被撞开,一人一球在小路的拐角处同时落崖。

转过拐角就是行动组的视力范围,王瑞相在后面看得真切,亲眼目睹了突击队领头坠崖的惨状,再一数人数,联想到刚才的惨叫,顿时明白阵亡了两人。

特侦队训练不易,在元老院内部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眼下还没进华山派大门,就损失了两人,王瑞相心里咯噔一声,除了惋惜队员的生命,也知道这下他再回元老院,免不了要挨内部质询,接受其他元老愤怒加鄙视的口水。

“他娘的,老子一会儿定要把那两个华山叛徒毙了,这么重要的机关情报,居然不告诉我们!”王瑞相红着眼骂娘。

其实王瑞相冤枉了这俩“叛徒”,当年门派建立之初,设计这条小路确实打算用来防御敌人,只是后来华山派承平日久,中间还有两任掌门没有“和平交接”,于是这条小路的作用就逐渐被人遗忘,以至后来还有人提出干脆将小路拓宽,修条栈道,好方便达官贵人的轿子上山,只是由于财力不足最后作罢。

张天阳打过仗,参与过多次攻城战,当他押送高阳回华山时,再看这条走过无数次的小路,突然恍然大悟,明白了它的真正用途,再看微微倾斜的路面,当年为这他与师兄弟们可没少吐槽,直骂施工者蠢笨,现在看来应是故意做成外侧高里侧低,而防止石球中途滚出去。

想到这,张天阳在心中佩服祖师爷的远见,没过几天他又再次福临心至,终于搞懂了华山派仓库里面,那堆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大石球作用,只是一经梳理才发现,毕竟过去太久的年岁,有部分石球已经开裂,不能再使用了,还有些石球,早在百年前就被华山弟子就地取材,做成了好多奇奇怪怪的石桌石凳。

昨夜得知髡贼可能来袭,张天阳连夜组织人手,将石球从仓库搬运至门口,石球沉重,就算三四名武林好手搬起来也颇为吃力,忙活了大半夜,终于将部分石球运至门口,期间为了增加“弹药量”,众人又将那些凝聚了华山派前人艺术心血的“石桌石凳”拆了,也算是让它们回归本来作用。

天大亮前,才刚刚忙活完毕,不料拿一颗石球上去实验的时候才发现,小路已经坑坑洼洼凹凸不平,还有不少杂草灌木丛,石球没有办法顺利滚到拐角处,情急之下赵寰主动请缨,他早年干过泥瓦匠,有一定修补经验,便带着众点苍弟子承担了清理路面的重要使命,怎奈工程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没法立即完成,这才有了张天阳他们山门外打算拖住王瑞相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