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831 字 | 编辑本页

梁新喝了口茶,将茶碗放在桌上,道:“根据之前的线报,崔方这次带的人马应该是万五至两万人,眼下经薛峰、芝川多次交战,至少伤亡与溃散者尽半,是故崔方人马极有可能在八千左右,目前芝川战力不过两千,虽韩城尚有数千兵力,但不能贸然出动,如此看来,确实不好对付!”

李登务担忧道:“其实若是以往,贼人损伤过半,早就作鸟兽散了,但局势未明朗前,咱们的不能出现任何纰漏,贼人众多,容得下一两次失败,若崔方当真能收拢残部,接下来的我们再想用伏兵、计谋可就难了,毕竟崔方也不是傻子,哪能反复中计,这场战斗,将会越来越难打。”

王仁川沉默一阵,问道:“你们对接下来可有什么对策?”

李登务叹道:“只能查探敌情后,再图之!”

梁新来回踱步,道:“我回韩城去见左大人,将近日发生之事详尽告知,并请示后续计划!”

李登务大喜道:“甚好!我正愁没有更好的人选回韩城,有些事纸面上说不清楚,旁人转述说不定会有偏差,这件事唯有梁兄弟最为合适。”梁新说走便走,出门后上马朝站在门口的王仁川、李登务招了招手,绝尘而去。

芝川相距韩城不过数十里,梁新很快便到,因大敌当前,城门戒备之森严较之以往更严几分,梁新尚未靠近,便有人喝道:“什么人!”

梁新并未下马,拱手高声道:“在下梁新,大半月前左大人命在下支援薛峰!今日特来复命!”

那守城门之人不仅是听过梁新之名,更是见过梁新,于是放他进入,并派一人引领前往府衙。

梁新刚一入城,就感受到里面紧张的气氛,商铺早已关张,街道上人们神色寥寥,连走路速度也较往日快了好几分,倒是粮店门口群情激愤,大批百姓聚集,不知在嚷嚷什么,梁新无暇他顾,快步行至县衙,刚进入前厅,便见左懋第正高声和人讨论。

“萝石兄!”梁新喊道。

左懋第听到声音,连忙放下手中事,也不顾礼节,一只手拍了拍梁新的后背,有些动情的说道:“梁老弟,你的事为兄已有耳闻,守薛峰芝川死战不退,后又主动出击大破贼寇,真乃国之栋梁!”

虽简单数语,但梁新闻此眼眶一红,差点哭出来,夸奖的话梁新自然听过不少,不过是客套之词罢了,左懋第此番言语,言之有物,不是空洞的“大才”、“有勇有谋”,而是对他这大半个月出生入死的肯定,得此一赞,梁新仿佛多年委屈得到理解,之前所受之苦顷刻间都变得值当,就是有刀山火海,也愿意闯他一闯。

梁新整理了下表情,道:“为国尽忠,不言苦。”左懋第笑道:“眼下正是战时,无暇与梁老弟一醉方休,为兄需去城门一观,有何话一并说之!”

于是梁新跟在左懋第一侧,前往城门,后面跟着四人,相距十米左右,显然是为了保护他们。“芝川眼下情况如何?”路上左懋第也不再客套,直接问道。

梁新当即将情况一说,左懋第皱起眉头,半晌没有说话。上到城墙之后,左懋第这方说道:“依为兄之见,芝川之围未解。”

梁新吃了一惊,道:“为何?”

左懋第并不回话,而是转身嘱咐身边的将士道:“贼寇随时可能到达,按计实行,不得有误!”

说完后左懋第看着城墙之外的点点星火,只见那凉风吹拂,星火也随风摇曳,随时都会熄灭。

“韩城西北地势较高,难攻易守,东方背靠黄河,原本可为天堑!”左懋第缓缓道。

梁新迟疑一下,道:“可惜现在正值隆冬之际,上方结冰,反倒是给了流寇可乘之机!”

左懋第点头道:“正是,而且流寇最会利用黄河结冰之际撤退进攻!多次以此为依仗逃脱围剿!须知崔方不过是先锋,我已探知,贼人主力不日将到。”

“闯将李自成!”

梁新脱口而出,接着又感到一种无力感,他们单是面对先锋崔方便用尽全力尚不能敌,而李自成不知比崔方强多少倍,因此韩城的压力可想而知,梁新此次返回韩城县内,其实是有些求援的意思,但此刻听说李自成大军将至,一时间求援的话竟有些说不出口。

梁新欲言又止,左懋第看出,笑道:“弟有何话,但说无妨!”

“···没什么”梁新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开口。

左懋第哈哈一笑道:“为兄知晓芝川难为,但依照崔方目前之兵,你觉得攻打韩城胜算几何?”

梁新在心中估摸了一阵,道:“理应不是很多了。”

左懋第说道:“正是!他现在已经不足万人,崔方本意是速将韩城拿下,但现在经过多次交战,损失重大,现在已经无力承担攻打韩城的重任了,但是他还是想要专心吃掉芝川,你知这是为何?”

梁新一拍后脑,道:“是了!为了后续攻打韩城做准备!”

“是矣,芝川位于韩城南方,若有失,则韩城南北受敌,是故芝川必守!”左懋第道。

话音未落,左懋第又指了指城墙边的人影,道:“弟可知此为何人乎?”

梁新摇头道:“不知!”

左懋第叹息道:“流寇者,流民为寇也,为兄以粮相邀,使流民为挖壕填土之事,既免于其失身投贼,又可固韩城之防。”

“以工代赈,萝石兄好法子!”

左懋第有些玩味的看了梁新一眼,话锋一转道:“此法虽好,但若粮乏不足抚,则必反。”

梁新明白左懋第的意思,眼下不过是靠着给口饭吃,暂时安抚住了流民,甚至还能让他们帮忙修筑城防,但韩城粮草已尽,到时候没有吃的,谁还管王法不王法,这就像个不定时的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

“看来清理田赋,亦是迫在眉睫之事。”梁新心道。

虽是心中所想,但梁新口中还是说道:“萝石兄万事料得先机,定会化险为夷!”

左懋第说道:“大势所趋,万事皆为不清,吾可不敢夸下如此海口,梁老弟,你虽不言,但为兄知你来此所谓何事,为兄再派五百人跟你一起支援芝川,李自成将至,再也无多余士卒,请转告李登务,务必将芝川守住,否则整个韩城将会不保!”

梁新拱手道:“得令!”

二人一回到韩城,第二天左懋第便点兵五百,由梁新亲率前往芝川镇。梁新临行之时,紧紧握着左懋第的双手,左懋第道:“弟自行保重!”

梁新道:“萝石兄宽心,弟誓死守卫芝川!”

梁新说完,上马而去,急驰朝芝川镇进发,不久便已到了。李登务见梁新带人回来,面色大喜,道:“兄弟可带来了左大人的指令?”

梁新摇头将左懋第的话以及李自成的消息一一转述,李登务先是一愣,紧接着明白梁新的意思,说道:“既然如此,吾等誓死守护芝川!”

李登务很快将梁新带来的五百人进行部署,面色凝重,王仁川见状,本想上前劝慰两句,李登务忽而转头,笑道:“敌寇近在眼前,来势汹汹,双方已交战数次,知根知底,再打下去,便是实打实的较量,接下来死伤会极为惨痛,千户大人是否需要回韩城暂避锋芒?”

王仁川带点傲气,道:“在你眼里,吾乃贪生怕死之辈不成?”

李登务忙道:“末将并无此意,只是千户大人为左大人亲友,路过此地,如果受此牵连……”

王仁川摇头道:“领兵大人如此言语,那可见外了,你不必有任何顾虑!”

李登务倒也不是矫情之人,当即不再多言。

几日之后,崔方率军逼近芝川镇西门,一路之上,受到不少干扰,崔方均不为所动,直杀过来。沿途埋伏的明兵和乡勇无法,只好折转回到芝川镇,做好防御。

崔方一声令下,数千人蜂拥而上,闯将就要来了,他还寸功未立,因此打定了主意不和李登务纠缠,而是要决一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