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冶金史馆

张岱临高见闻录 | 波尔布特 | 约 4411 字 | 编辑本页

博览会开幕的第二天,张岱主仆来到科技馆门口,在盛天仕、布特的带领下走进科技馆参观。

当初钟利时博士所写的《科技馆展览计划大纲》,涉及工具冶金史馆、能源动力史馆、机械工业馆、纺织工业馆、交通工业馆、铁路工业馆、钟表工业馆、木材工业馆、工业理念馆、环保科普馆,共计十大展览主题。1《提纲》公布后,马上震惊了众元老。

有的元老说:“这也太赞了吧,现代也没几个科技馆有这个配置啊……”

也有的元老说:“这是首都工业科技馆的配置吧?”

总体而言,钟利时写的企划实在太过豪华,不仅远远超过了目前元老院的建设能力,有些展览内容如“环保科普”也有点超前。根据目前元老院实际掌握的资源,经过删改后缩减为工具冶金史馆、能源机械史馆、交通工业馆、钟表工业馆、木材工业馆五大展览主题。

工具冶金史馆的展览内容分为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现代钢铁四个部分。

“石器时代”的展览品主要来源于海南生黎村落,除了展览石器2,还展览骨制工具3。当黎苗事务办公室主任慕敏向科技馆捐献通过贸易得来的石器、骨器之时,众元老不禁感慨,生黎村落可真是石器时代原始部落的活化石,看来当初“抚黎”的明军很有“穿越者”的感觉。

1001.0046.1

1001.0046.2

光屁股拿石斧打仗?这样能打赢明军才怪。哪怕是最落后的非洲黑蜀黍部落也不过如此。最不可思议的是,海南部分黎族居然将这样的生活延续到了新中国建立之后。

青铜器一部分来源于当初对士绅进行抄家时意外缴获的古董,一部分从大陆古玩市场购得。

传统铁器则来源于海南汉族村落,这是最容易获得的展览品。

最后就是由元老院钢铁厂生产的现代钢铁器具。

出于“教育土著”的目的,展览的现代钢铁器具大部分都能在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找到对应的同类产品,大部分现代钢铁展品跟十七世纪中国人的日常生产生活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例如各种钢制的农具、工具、炊具、兵器等等。从而确保土著参观者可以马上看明白现代钢铁展品的用途,以及“对比明显”的展览效果。

“……张先生,请看这种澳宋生产的滑轮式钢弩,准确射程可达二百多步,篡明那边的木弩、竹弩却只有五十步射程,火铳射程也不过六七十步。就算澳宋没有犀利的火铳,光比拼弓弩,篡明兵卒依然不是澳宋王师的对手。就算不打仗而用于打猎,也能打到更多的猎物,获得更多的肉食和皮毛。这就是先进生产力带来的差距,不仅有益强军,也有益于民生……”

盛天仕滔滔不绝的跟张岱提到各个时代器具的材料差异、性能差异,强调因为这些差异导致的生产力与战斗力方面的差距。张岱也不时点头称是,心中不禁想起了当初跟刘三在广州的谈话。当初在广州,刘三也曾大谈“先进生产力”,告诉他:“技术本身的原理,更是有军国民生诸多大用啊”,其论调跟盛天仕很相似。

在张岱看来,所谓的“与民生有益”,最低限度要让人吃饱穿暖,农业与纺织业的发展就成了关键,也就是所谓的“男耕女织”。对于“军国大事”,起决定性作用的除了“国朝富强、民生宽裕”,还有就是“众正盈朝”。一旦朝政昏暗、奸孽当道、武备废弛,就算有再多的钢铁、粮食也不足为凭。想当年大明给予辽东明军的军饷、粮食、铁器不知比建奴多几倍,结果却是屡战屡败,包括铁器、火器在内的大量军资因此白白送给了建奴。

然而当时在民生方面,刘三向张岱举的例子却不是澳宋在农业、纺织业方面的“先进生产力”,而是大谈“半大小子卖冰棍”;在军国大事方面,刘三的提议却是向蒙古人卖只能日用的马口铁换取牛羊马等大畜。

这让张岱感到十分可笑。要不是广东气候炎热、广州城里有钱人多这些“天时地利”条件的配合,“半大小子卖冰棍”这个产业怎么可能发展得起来?

被刘三重点吹嘘的“搪瓷大缸”则可以被装着棉被的小木箱取代,还不如谈谈制冰技术。不过张岱对穿越者的制冰技术也不怎么稀罕,因为大明也有同类技术,使用硝石制冰,张岱作为一个吃货也吃过类似现代冰淇淋的“冰食”4。由于对穿越集团的工业化制冰技术没有概念,在张岱看来澳洲人应该也是用硝石制冰。

虽然心中鄙夷,但刘三的“卖冰棍”点子确实能在广州城里解决一部分少年的就业问题,受儒家浙东学派“工商皆本”理论的影响,张岱也不歧视商业,所以当时张岱通过有条件的承认“技巧之力”对“民生”的好处,给刘三留了点面子。

军国大事方面,张岱认为刘三的“铁器论”根本是“见小忘大”、“本末倒置”。只要像王振这种向蒙古人私卖军器的阉竖继续把持朝政,像晋商这种走私违禁品的奸商继续存在,卖点马口铁又有何用?至于通过贸易换来牛羊马等大畜,这个还用你提点?大明很早就借鉴唐宋旧法,“用茶易马,固番人心,且以强中国”5,完全不用卖任何铁器就能换来马匹等大牲畜。与其琢磨怎么私底下在铁器上动手脚,不如多想想如何多多提拔像“岳飞”那样的忠臣良将,防止像“秦桧”那样的奸臣把持朝政。辽、金、蒙元军备齐整,也没能妨碍到杨家将、岳家军、大明王师屡败胡虏。

与刘三相比,盛天仕带张岱参观并解释各个时代的器具差异更具有说服力。尤其是钢弩,即可通过打猎有限解决吃饭穿衣的温饱问题,也可用于打仗。因此张岱很快就感觉到了生产工具、兵器的改进对生产力、生活水平、战斗力的改善作用。不过,张岱并没有因此彻底认同盛天仕的观点。

民生方面,张岱始终觉得,光靠改进生产工具并不能彻底解决民生问题。“工具”再好,如果不能和“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的情况相配合,未必能发挥作用。例如澳洲人生产的钢铁农具固然比传统农具好用,但对于农业亩产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气候的“风调雨顺”和耕地的肥瘦,例如靠河的水浇地和山上的旱田亩产区别很大。就算是从事从工商业,依然受制于“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方面,既有海难漂没之类的天灾,也有季节性的市场供需问题;地利方面,既有地形交通的问题,也有地方市场特色的问题;人和方面,除了生产技术、管理水平、人力资源等要素,还涉及政治方面的人脉与治安方面的成本。

在张岱看来,工商业的利润大小主要取决于市场的需求、价格以及在运输、治安、政治等方面的成本与风险。就算做出再好的产品,如果卖不出去或售价太低,运不到销售市场或运费太高,被黑白两道“雁过拔毛”甚至全部“吞没”,最后还不是一场空,反而还折损了本钱。

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已经习惯了太平日子和通过科举功名、官位、人脉打通“商路”的张岱已经忘了,这个世界有很多人其实是“仗剑行商”。当然,这怪不得张岱,因为就算是中国在这个年代最应该“仗剑行商”的镖局,也是信奉“多交朋友”而不是“打遍天下”,而“交朋友”这种事跟刀快不快的关系不大。甚至直到旧时空的 21 是世纪,商业活动中依然不乏“关系是第一生产力”的现象。张岱更没想到,有人会用大炮“开拓市场”。因为在中国历史上,有本事用大炮让黑白两道甚至皇帝屈服的人,大多数会改行当官甚至当皇帝,而不是继续以经商作为主业。因此在旧时空的 1860 年,当洋人打进北京后没有当皇帝,而是仅仅签了一个协议、要了一点赔款、增开了几个通商口岸,就退了出去,让大清国的人对洋人大脑的工作方式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感觉是遇到神经病了。

军事方面,张岱觉得澳洲人的武器固然非常精良,但要是碰上吃里扒外、唯利是图的的“奸臣”、“奸商”,还是会悲剧。而且从朝廷的角度考虑,臣民掌握的武器太精良也不是啥好事。

“所谓‘飞鸟尽、良弓藏’,弓弩再好,也得有猎物可打、有用武之地才行。6刘大夫是这样,这位盛大人也是这样,难道见执于微末之事是澳洲人的嗜好?”想到这里,张岱嘴角露出一丝和煦的微笑。

盛天仕见张岱笑了,一时不知张岱是何心态,开口问道:“不知张先生是否从中感悟到我澳宋的工具史观与先进生产力?”

张岱想了想后说道:“不知盛首长能否谈谈澳宋在机关术(农业机械)、驱虫药(农药)和肥田粉(化肥)方面的先进生产力?此乃变更风水的奇术啊!”

盛天仕不知张岱内心所想,听到张岱说出“先进生产力”一词,顿时感到很得意,心想:“刘三没能让张岱领会的‘先进生产力’概念,自己居然办到了。”

于是盛天仕高兴的说道:“带张先生领略我澳宋的机关术,本来就是这次参观的主要目的之一,请张先生随我等参观机械工业馆。”

实际上张岱领会到“先进生产力”概念,并非是此时盛天仕说了什么,而是之前跟刘学笙参观南海农庄时自己感悟出来的。与“工具史观”相比,张岱对“改换风水”的“机关术”、“驱虫药”、“肥田粉”更加感兴趣。

但张岱却并不知道,他眼里能“改换风水”的“机关术”、“驱虫药”、“肥田粉”,在现代人眼里也是“工具史观”的一部分,而且是“工具史”的高级阶段。但这类“工具”的普及使用,需要以大规模开发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为前提。一旦化石能源的供应出现问题,又没能找到靠谱的新能源取代,生产力与社会发展马上会发生严重的倒退。例如旧时空 20 世纪的石油危机就让很多工业国的经济发生了严重衰退。

当然,大规模使用化石能源的工业社会,超越了张岱的见识,因此张岱并未能想到“机关术”、“驱虫药”、“肥田粉”也是“工具”。说到底,张岱眼里的“工具”,跟穿越者眼里的“工具”不是一回事。


  1. 详情参阅《番外 5:钟利时博士所写的科技馆展览计划大纲》↩︎

  2. 1950 年代初,中国考古工作者在海南黎族村落发现了黎族收藏的石器,详情参阅《海南岛黎族区发现的新石器》↩︎

  3. 详情参阅《黎族骨器》,白沙黎族自治县至今保留着骨雕技艺。↩︎

  4. 唐朝末期,人们在生产火药时开采出硝石,既而发现硝石溶于水会吸收大量的热,使水降温到结冰。自此便有夏天制冰之法,当时长安街头已有出售冰制冷饮和冷食的商贩,买卖人逐渐把糖加到冰里吸引顾客。到了宋代,市场上冷食的花样日益繁多,商家还在里面加上水果或果汁,后来还在冰里加果浆和牛奶,很像现在的冰淇淋,当时称为“冰酪”。十三世纪,马可•波罗把这种冰淇淋的制造方法带回了意大利,后又传至法国。卡特琳皇后的一位私人厨师,在此基础上研制出掺入奶油、牛奶、香料的半固体冰淇淋并刻上花纹,这种甜品大受贵族阶层欢迎并迅速流传开来。

    1001.0046.3↩︎

  5. 《明史.食货志》对明初陕甘茶马互市的记载。↩︎

  6. “飞鸟尽、良弓藏……”这段话是一语双关。从民生角度来说,没有鸟,弓弩再好也解决不了吃饭问题。从“军国大事”的角度来说,没有强大的外敌,军方容易遭人忌恨,而且是几乎所有阶层的忌恨。君主担心军方会造反取代他,贵族担心军方不顾他们的脸面和利益搞“独裁”,平民担心军方会欺压他们。就算是临高五百废,也经常乱扣“独走”之类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