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观花

第七卷「大陆」两广攻略篇 | 吹牛者 | 约 3092 字 | 编辑本页

“听说自韩老爷攻破大藤峡,此地便通舟楫商旅了。”

何东篱虽然对澳洲人不是一无所知,不过这个“海外蛮夷”只听了一句就能想到韩雍的事迹也算难能可贵了――这可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事情了!就算是梧州本地,百姓且不论,就是普通的读书人,提起“韩雍”二字,也有许多人不知道,更不用说大藤峡了。

“韩老爷虽然破了大藤峡,还是许当地的瑶峒对过峡商船收税。自此大藤峡便可通商旅了。”

“如今的瑶情还太平么?”

何东篱微微摇头:“韩老爷虽然两次平瑶,实则两广地面从未平靖过――不过没成气候罢了!”

梧州周边的桂江、西江流域的大山里,到处都有瑶、僮的寨子,虽大多委有土官、土司,实际大多“不服王化”,各种暴动此起彼伏,即使韩雍、王守仁这样的能臣来治理,也只能治得数十年的太平,时日稍久便又有事端。所谓的瑶僮暴动,对何东篱这样的梧州老土地来说实在不算是什么新鲜事了。

解迩仁默然,他看到着德政门外被轰塌的瓮城和城墙上残缺不全的城垛、女墙和串楼,心里沉甸甸的――当初这炮火打得也太猛了吧!这要修到什么时候!

城墙的高度大约有八米多――这个高度也算是相当可以了。解迩仁把脖子伸出女墙看了看下面,觉得只要把城墙修好了,安全还是有保证的。

何东篱见他关心城防,便告诉他这城墙上共有串楼五百六十九间,另有窝铺三十六间,宿警守军士。不过瓮城只有德政门有。

“赵丰田!”

他的秘书立刻跟了过来,手里拿着小本子和笔――这是解迩仁最喜欢的调调,随时随地发“指示”。

“回去之后指示善后局,把人力物力优先放在修复城墙和城防设施上!”

“是,首长。”赵丰田赶紧记上。

从城墙上下来,解迩仁由何东篱引路,在城中巡视。这里的商业的确繁华,据何东篱说,仅仅城内就有十一个坊市。在府衙门之东,便是最繁华的两个坊市中的府东市。一路走过去只见街道上商铺林立,只是行人不多,但是店铺多已开门,各处路栅也在修复中。解迩仁看了看沿途的景象,城内虽有失火,但是损害不算太大――只是这房屋也太不安全了,他心里暗暗吐槽:大部分的民居店铺要么是木结构的,要么是竹篱墙涂黄泥的。若说有什么防火的措施,最好的也不过是镶嵌河蚌的蚌壳而已。除了衙署寺观和少数的大店铺大宅门外,几乎看不到砖石建筑。

这熊文灿的火要是真给他放成了,那还不得一片火海!解迩仁暗暗乍舌。

即使不走进店铺,光从招牌和陈列的商品货物来看,这里的商品经济有相当的规模,商品种类极多,而且各种行业云集。解迩仁记者出身,对一个地方的商业环境是有相当的观察力的。

“想不到这梧州的商业市面竟有如此的繁华。”解迩仁见识过不少县城府城了,实话说除了元老院治下的临高和新近光复的广州和佛山镇之外,不论海南还是两广,没有哪一座城镇能与梧州媲美。

看到这里,解迩仁原本有些黯淡的心理又活跃起来了――这地方大有可为啊!果然风险是伴随着机会的。只要自己能把这梧州城牢牢的守住了,再徐徐经营,不敢说未来的广东省老二,老三总是排的上号的。何况这里还是重要的对广西和内地的商业窗口呢。

他抬头远眺,只见梧州城近处三江汇流,远处群山环拱,“依茶山,傍桂水,大江绕其前”,号称“岭南形胜之比”――这赞誉的确不算是吹嘘。

“真真不愧是三江汇聚两省通衢!”解迩仁赞道。这锦绣的壮丽山河,如今是我们元老院的了!想到这里,他的胸中一阵激动。

明代的梧州在经济上已经是两广地区重要的商业城市了。自古以来,梧州就是岭南地区的内河大港,区位优势明显。可以沿江上溯南宁、柳州、桂林,远涉大西南,下达珠江三角洲,直通广州、澳门。这使得梧州港兼具内河港和沿海港功能。秦代,灵渠开通,沟通长江、珠江水系,“北水南流,北舟逾岭”,开始确立了梧州港在岭南的重要地位。汉代,梧州港逐步发展成为粤桂水运枢纽。唐代开始,梧州港便有木帆船通往广东沿海。此后,广东大批商人溯江而上,到梧州进行贸易。虽然地处两广交界的内陆大山之中,却有着沿海港口的便利。许多“洋货”在梧州并不罕见,“澳洲货”更是非常的普遍。

解迩仁接手的就是这样一块地盘――实话说,要不是梧州地处“前线”,以他的能力和履历,本是不可能来梧州当市长的。

“老爷说的是。”何东篱看了一眼这澳洲人,他脸上写满了“建功立业”这四个字。只是这梧州虽好,能不能站住脚跟却要看各人的本事了。

何东篱并无特别的倾向:大明待他不薄,澳洲人与他亦无冤仇,要说哪个更有前途,只要不是瞎子,去琼州府转过一圈的人都不难回答。但是琼州府只是个小地方,要把整个广东也治理好,这才是有真本事。特别是眼下的梧州,内外环境十分复杂,这澳洲人的解元老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还真不太好说。

“本府自古是两广通衢,舟车之聚,货物充积,百工云集。”何东篱道,“真正是块好地方!只是前不久一场大战,伤了元气!老爷请看……”他用手指点城外。

城外的桂江、西江两岸,过去都有街市码头,因为战火波及的关系,损毁了大半。放眼望随处可见断壁残垣。沿岸浅滩上,随处可见露出水面沉没的船只残骸和凌乱的木材

“这江面上,原本都是‘水上街市’。除了疍户的船只,从各处南来北往的商船汇聚至此,便有商家以竹、木为排,在其上建造商铺,兜售商铺。太平时节,这里的连片木排沿江停泊,蔚为壮观,白日小舟穿梭期间,夜间灯火连片,人声鼎沸,叫卖声不绝。外人到此都以为奇景。”何东篱说着,言辞中不胜惋惜。

“这些木排商船呢?”解迩仁有些纳闷:我来这里可什么也没看到。

“能跑的都跑了,跑不了的木排也把财货都运走了。剩下,前几日守城攻城,一把火都烧了干净。”

“太可惜了!”解迩仁摇头道,“我们要把它尽快恢复起来!”

何东篱却不那么乐观――澳洲人素来重商,他相信解老爷说的话是发自肺腑。然而眼下梧州周边兵荒马乱:熊督的人马就近在咫尺,现在又听闻商旅说西江的瑶峒不稳。这位首长能保的梧州四境平安就算不错了。

沿着城墙一路前行,一直绕到了城东的“三总府”。

从城墙上望去,这三总府规模极大,共有四处大型院落,占地足够有几十亩。何东篱说这这三总府是明宪宗于成化年间按照韩雍的建议设立的。分别是两广总督府、总兵府、总镇府。

建筑布局是以总督府为中心,总督府在城内东北土阜上,为城内最高点,总兵府在总督府右、总镇府在总督府左,三府会政厅在总督府前。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政务建筑群落,分别供两广总督、总兵和总镇太监起居办公和会谈议事之用。

“梧州还有太监?”解迩仁从历史讲座里知道两广总督的起源是在梧州,不过没想到镇守太监也曾经驻扎此处。

“过去确曾驻此地,后来总督府迁肇庆,这里也就不再有镇守内臣了。不过万历年间又来过税监。”

解迩仁跟着何东篱来到总督府门前。大门两侧,左为开府碑,右为题名碑。门前还建了牌坊,南坊曰:“节制两藩”;东坊曰:“岭海肃清”;西坊曰:“民物安阜”。气派倒是十足,只是自从两广总督迁肇庆之后,三总府实际已经失去作用,被空置了多年,建筑难免破败,加上因为紧挨着东城墙,与阳明门更是近在咫尺。在战斗中被炮火毁损的比较严重。屋顶、墙面都有打穿打塌的痕迹。

这里还有几个衙役门丁看守,看上去都没什么劲头。看到“澳洲老爷”来了,才赶紧起身相迎。

随同来的老书吏关照:“打开各处大门,请首长巡视!”

解迩仁举步随着书吏进入总督衙门,因为熊文灿不久前曾驻节此处,所以内部多少有过整治修缮,没有外面看起来那么凄凉,不过从屋顶上的小树和杂草来看,这里荒废的时日已经不短了。

总督府正堂门前有楹联曰:“开府梧州,总制百粤”,映衬着几天前城破之际总督府内诸人仓皇逃命,乱兵趁火打劫落下的一地狼藉,颇有些讽刺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