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侯

第七卷「大陆」两广攻略篇 | 吹牛者 | 约 3111 字 | 编辑本页

散落各处的尸体不加掩埋的话会引发瘟疫,流散的武器亦是潜在的威胁。梧州战后,城里城外官兵遗弃武器甲杖火器甚多,几乎随处可见。大量军械流散流散,对新政府来说有潜在的威胁。必须尽快加以收缴。另外,他眼下孱弱的武力状况也亟须一些补充。朱全兴的一个营可管着梧州府的好几个县的安全工作,难以面面俱到。

最后的议题是修复城墙和城内外的一些基础设施。这次梧州大战其实战斗并不激烈,但是双方投入火力很大,尤其是陆军的炮兵和海军分遣队,几乎把梧州战场当作了实战训练,在梧州城内外倾泻了大量炮弹,严重破坏了梧州的城防设施。现在都得把恢复起来。

此外,便是梧州城外的两座重要交通枢纽。一座是架设在桂江上,通往三合嘴大校场的桂江浮桥,另一座则是架设在西江上的苍龙浮桥。这两座浮桥讲梧州的东、西、南三岸连接起来,使梧州的内外交通变得十分方便。

现在这两座浮桥都在围城战中被毁,交通中断,各处来往也很不方便。

解迩仁粗粗一算,不算他计划中的排污系统,光修复工程就够他忙上半年的。至于花费的钱粮,那就更不用说了――光靠这“善后大筹款”根本应付不过来。

开完善后局的会议,解迩仁又召集了归化民的干部会议。

梧州的归化民干部人数极少,除了他视为左膀右臂的市办秘书赵丰田和第三营战列步兵 7 连连长钱多这一文一武之外,归化民干部不过二十人。这些干部多是从元老院统治区里的归化民干部中突击提拔培训的,多数是广东出身,亦有山东和海南的。编入琼崖支队之后经过专门培训,最少也能用广东话进行交流。

现在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听候解迩仁的“指示”。

解迩仁看着这帮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归化民干部,心里觉得有点虚――这北上干部的成色他多少还是有点数的:大多数人出身农村基层干部,只有极少数是行政口调配来的或是退伍军人。

这些干部的水平如何,解迩仁是一点底也没有。不过眼下也没有比他们更好用更可靠的人了。

“同志们!”他清了清嗓子,“梧州业已光复――这都是我们英勇的伏波军陆海军官兵的功劳――我们作为第一批接管梧州的干部,靠着伏波军的枪杆子进了城市,这不稀罕:要进得来,还要坐的住。”

说完这句话,解迩仁的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底气了。

“大家来之前都是读过对外情报局编撰的《梧州概要》这本小册子的,上面罗列了梧州府城和周边的地区的详细的社会民情,以后开展工作这是我们的重要参考书,希望大家没事的时候要多读读――掌握具体情况才能开展工作。”

接着他布置了眼下要做的几件事。广州等珠三角等地的城市一光复,接收的元老和归化民地方主官的首要工作是清查户口,建立工商登记资料之类的政权建设性工作。不过梧州的情况和这些地方不一样――梧州是“前线城市”,安全才是第一位的。所以他布置的工作也是围绕“安全”这个问题上。

具体的工作,和刚才交代给善后局的大致相同,解迩仁将将各个包干区的工作分配给归化民干部,要他们时刻监督督促善后局的相关工作。又指定了几个干部专门负责带领劳工队进行尸体和瓦砾的清运工作。

因为配置给梧州的国民军还没有到,解迩仁急于要扩展武力,便决定从投降的本地卫所兵丁中简拔老成可靠的组成民兵队,由伏波军士兵负责统带。

他计划是从钱多的连里拨出一个排,一个士兵带领十个民兵,组成三百人的民兵队。余下的正规军不动,作为机动兵力。

“……你看这样有难度么?”解迩仁问钱多。

“难度是没有。只是士兵用的是步枪,民兵没有步枪,只能用枪矛大刀――万一要打仗等于我们少了三十支步枪的火力。”

三十名士兵分散在三百名民兵里担任指挥,无法集中成一个排来集中投射火力,这个损失有点大了。毕竟梧州城里可只有一百支枪。

“民兵队可以装备些弓箭和旧式火器,至少多三百个人。”

7 连只有一百号人,负责整个梧州城的守备警戒上显然是不够的,所以他也没有再表示异议。毕竟国民军什么时候会到还不知道,即使来了也只有一个中队而已。

为了进一步充实手里的武力,解迩仁决定把原先梧州府、县衙门的三班衙役都接收过来。皂、快、壮三班虽然职掌各有不同,但是总体都是偏向于治安工作的,虽说这些并不太合用,总算熟悉本地情况,至少可以先把眼前的治安工作对付下来。

拉拉杂杂的各项细节一一落实,最后解迩仁关照赵丰田:要立刻拉一支宣传队。

解迩仁自己是记者出身,对宣传工作最熟悉,也最看重。

“首长!这宣传队的事不着急吧。”赵丰田说,“外面已经归降的本县官吏都在等着见您呢。都大半天了。”

“他们既然都投降了还急什么?总有个位置给他们领工资就是了。”解迩仁颇不耐烦,从公文包里拿出几页纸,“这是我写的一个方案,你要尽快把人和所需要的器材都给落实了。”

赵丰田接过去一看,这方案端的详细!机构编制,人员数量,几男几女,什么技能要求都有,连着着刷标语用的笤帚、石灰桶;写标语用的粗纸、笔墨都一一开列清楚。心道首长这计划作得真是好!

不过再一看,里面有些要求却不好办,因为还涉及到一个“文宣队”。

所谓文宣队赵丰田是知道的,不外乎组织一帮能吹拉弹唱的男女,四处去演唱或者演出“活报剧”去宣讲政策――在海南这算是很常见的宣传形式。每个县都有一个文宣队。他们到梧州才几天,上哪里去找这些吹拉弹唱的“专业人员”呢?再说人愿意不愿意为去“宣传”也很难说。

最后还有一个“覆盖率目标”,往下面看又有短期目标――七天内;中期目标十五天内,远期目标三十天。分三个阶段分别要做到标语覆盖率达到多少多少,文宣队宣讲次数要有多少次,参加宣讲的人数多少多少……

他嚅嚅道:“首长!这些事倒也不难,只是不是急务,特别这宣传队……”

“宣传队你从难民里多找几个有文化的就是了,反正就是写字,”解迩仁说,他觉得赵丰田对宣传工作的意义理解不够深刻,语重心长道:“宣传工作是我们民政工作的重点,你可不要看着觉得是刷笔杆子没产出的事情,梧州本地人民对我们元老院、澳洲大多是只闻其名,不知其究,有的大概还觉得我们是打家劫舍的海寇上岸,对我们开展工作很不利,也给了伪明抹黑我们的空子。再说我们进城之后还有一系列的施政措施,都要广而告之,让人民群众都知晓……”

赵丰田连连点头表示首长看得远,看得全面。自己一定会办好的。不过他还是提醒首长,外面的“降人”可还在等着。

“那就叫他们都进来吧。”解迩仁心情好,说道。

由于知府和知县都已自尽,梧州的“降人”里没什么特别有含金量的官员,多是本地衙署的吏员班头一级的人物,最高不过个教谕、训导之类的学官。解迩仁开会时间过长,已经没什么兴趣和他们多说话,敷衍了几句,要他们“实心办差”就关照“散了”。

散会之时,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关照赵丰田:“明日你不拘哪里,找一个对本地情况非常熟悉的人来作向导,我要巡视一下这梧州城。”

“知道了,首长!”赵丰田说,“这人选是现成的,我这就去安排!”

接见完“降人”,已近暮色。解迩仁当晚就歇在知府衙署。后衙点起了亮晃晃的煤油灯,摆上桌椅。因为这是许多天里第一回正儿八经的住在屋子里,所以解迩仁的生活秘书格外巴结,晚餐很是丰盛。

梧州是两广的商埠,商业兴旺,在吃穿上十分讲究。虽说现在是大明,后世梧州的许多著名菜点尚未问世――比如纸包鸡、酥皮狗之类的,但是本地的一些著名土产都已有了。府衙里自然都有预备。生活秘书因为知道他很久没正经吃饭了,特意精心烹调:梧州纸包鸡用的是本地三黄鸡,滋味鲜醇,煮饭的米也用的是蒙山油粘米。唯独新鲜的蔬菜因为战乱的关系不好找,勉强凑了几个蔬菜。

解迩仁自登陆广东以后,基本就没有好好的吃过饭,这回算是大快朵颐了。看到美人依偎在旁,又想到自己也是个“百里侯”了,不觉有了大丈夫生当如是的满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