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被俘

第七卷「大陆」两广攻略篇 | 吹牛者 | 约 3148 字 | 编辑本页

一“不要紧,有命就好!”常青云道,“他们若有良心,自然会回去;若不愿意再跟随我,带着银钱自去寻一条生路也罢。”

正说着,忽然见常庆从人群里挤了过来,见到他不由的叫了起来:“老爷!”

“嘘!”常青云赶紧制止他,“咱爷们逃难,不讲究这个,担心录了破绽!”

常庆赶紧闭上嘴,往周围看了看,这才小声道:“常威起了坏心!故意把我撇下,带着银子混在人堆里跑了!”

“罢了,夫妻大难临头还要各自飞呢。让他去吧。”常青云苦笑道。其实这三个小厮里他最喜欢的便是常威。没想到事到临头卷款潜逃的也是他。

“咱爷们赶紧走吧,只要跑出去便有活路!”他说着,三人混入人群,往江边而去。

一把雁翎刀突然横在他们面前:“速速献宝!”

眼见几个穿着号衣的汉子从左右围了上来,常青云知道此刻和这群丘八没什么好说的,当下满脸堆笑道:“几位副爷,小的们仓促从城里出来,并未带得银两,还请几位副业高抬贵手……”

话音未落,当头一个大兵已经一把将常青云领子揪了起来,狞笑道:

“你个酸子少装乔,看你的模样西皮白肉的,还带着仆从,必是个大户!还是老老实实的自己掏出银子来,大家体面些,不然休怪爷这把刀不认人。”说罢冷不丁照着常山的脖子一刀抹了下去。常青云就觉得脸上一股腥热,常山已然倒卧在地,腿脚有节奏的抽搐着,暗红的血漫漫汇成了一滩。

常青云顿时魂飞魄散,这丘八当场杀人行凶,简直是目无王法到了极点。眼下自己身无分文,若是惹恼了这几个丘八,小命不保。他颤声道:“几位……几位……莫要动粗――小的真得未带钱财呀……”

说到这里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心中深悔自己当初自告奋勇“有失孟浪”。当初慷慨赴死的决心烟消云散,一瞬间家中的老母、妻子、小妾、子女……走马灯一般的在脑海中回旋。

正当常青云闭目待死的时候,忽然出来一阵鞭炮般的脆响。这声音他异常熟悉,这不是三眼铳也不是鸟铳,而是澳洲人的快枪!

枪声一响,常青云便下意识的就势一蹲。旁边山岗上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可这声音大得所有人都听得见。

“明国军民听命!大宋伏波军已经把你们包围了,继续抵抗是徒劳的……”

“奶奶的,跟着老子冲出去!”先前和常青云对峙的军汉一挥刀,吆喝四周的乱兵们往前突。

“咻——噗”只见这大汉胸前突然炸出一个血洞,慢动作一般仰面倒在常山的尸体旁边。

这一下,方圆几百米内的人都怔住了。

那个声音还在继续,“……你们的抵抗都是徒劳的,把所有兵器都扔在地上,双手抱头蹲下!大宋伏波军救济良善、优待俘虏……”

“咣当”一声,一把刀被扔在了地上,随后是一片兵器落地的声音。

抵抗彻底瓦解了,没有人再想试试髡贼的神枪手。几百号人乌拉拉蹲下一大片,常青云偷偷抬头,看到十来个蓝色短衣兵士从山坡上下来,人人手里都端着上了短剑的快枪。

“我这是……又被逮着了?”常青云有些懵懂。

接下来的流程都是“熟悉的味道”。先是十几个髡兵分散到大路两边,每个人都半蹲下来,手里的快枪却不放下,常青云知道,这就是“警戒”了。

另有两个髡人站在高岗上,指挥着着三四十个髡兵,让人聚拢在一起,开始整队。和常青云一起被俘的估计有五六百号人。髡兵七八人人一队,端着上了短剑的鸟铳,点着火把,一队一队的把满地的人隔成一个个小圈子。别看难民们人多,在这几十个髡兵的操弄下别说反抗,连咳嗽没有一声

高岗上一个髡人掏出个喇叭,用广东话和官话一遍遍的喊:“所有女人、小孩站起来,所有男人都继续蹲着!有妄动者,休怪枪子不长眼。”

喊了几遍之后,原本蹲了一地的人群开始骚动,先是几个,然后大多数女人都站了起来。髡兵也不管男女授受不亲,把还赖在地上的女人拖起来。有几个大户人家的男丁,还想护着女眷,结果被快枪上的短剑一指,就赶紧又蹲下了。所有女人和不及腰高的孩子,10 个一队排在一起,右胳膊上扎上绳子,一串一串的被髡兵们拉到路边,女人们顿时一片抽泣。蹲在地上的男人们也跟着号哭起来

“剩下的,老百姓都站起来,兵丁继续蹲着!”那个当官的髡人又喊道。这回呼啦啦站起了一大群,常青云一想,自己是个文士,身上也不是明军号衣,就也跟着站了起来。这回,髡人的士兵明显小心多了,在人堆外,端着快枪,“一个个走出来!”

男人亦是 10 个一串被绑上,拉到路的另一边。求饶声此起彼伏,还有些大户模样的,明显是想要套近乎,掏出了银子和名帖,“老总、老总,我家在广州和髡,啊不,和大宋做生意,首长知道我家名号……”髡兵们都是一脸严肃,即不收银子,也不搭话。财货行李一概不取,都叫各人自己带着。

剩下的明军士兵只有五十来个,有光膀子披着号衣的,亦有穿着铠甲的,常青云就着火把的光芒粗粗一看他们的号衣,倒有四五种从属。看样子都是不打算冒险留在城里“发财”的。

丢下的刀枪鸟铳掉了一地。髡兵也不细分,把他们全部串在一起,单独押在一处。

“大家稍安勿躁,伏波军绝不欺压良善、杀害俘虏;女人和孩子等战事结束马上释放;除了当兵的,其他老百姓,等我们审查结束也会释放。”话说到一半,突然梧州城方向传来一声清脆的炮响,人群不由得一缩头。

“大家别怕,”这个髡官满脸笑意,“这是伏波军的胜利信号,梧州城明天一早就会回到我大宋元老院之手,大家很快就能回家了!至于今晚,只能先叫大家委屈一下了。”

被绑着的人也都交头接耳起来,但是谁也不敢言语。能留条命便是上上大吉了,其他哪里还敢奢望。

“还好站在老百姓的队伍里,”常青云心想,“不知道当兵的会被拉到哪里去做苦力。”他被绑在一个挑夫背后,挑夫油腻腻的后背顶着他的胸口,让他一阵腻歪。只好闭目养神忍耐着。

忽然,新被押来的几个兵丁突然嚷了起来。

“副爷!这里有个官儿!”

常青云一惊,睁眼看去,却见这几个兵丁正指点着自己――他大约记得这些人,似乎都是熊文灿的标营的人马

完了!常青云刚想缩回脑袋,就被两个髡兵围住提溜了出来,逮到了髡官面前。

这两个髡官都是假髡,说一口琼州味的官话,“你是明国官儿人?”

“不是不是,那些兵匪在放屁,时才这些人想打劫小的,还杀了我家一个小厮,想陷害我,还望首长明察……”

那几个兵丁却聒噪起来:

“副爷!休听他胡言!他是熊文灿的师爷!”

“平日里和熊文灿一直在一起,熊文灿对他言听计从!”

……

常青云脸色煞白,只是一个劲的分辨。

“哦,那你是……”

“小是个做买卖的,布商布商。”

“既然是布商,那一尺松江布,一尺浇花布,一尺鲁锦各多少钱,我要三尺松江布,五尺浇花布,六尺鲁锦一共多少钱?“髡官接着问。

“这……”常青云在家从不过问柴米油盐,这布价又如何知道,不过常庆在家就负责采办,想必是清楚的。“副爷,我还有家人在此,“他一边解释,一边回头找常庆,“副爷您看……”

这常庆也是没有城府,远远的看见老爷被带到髡人面前,还回头找自己,以为是攀上了关系。激动的连连挥手“老爷、老爷!”

他被带到另一个髡官面前,“你家老爷做什么买卖?”

看问话的髡人和颜悦色,常庆顿时放心了大半,“我家老爷是孝廉出身,哪能做买卖啊。”

见他秃噜了嘴,两个髡官相识一笑。

“来人,把他俩都带到俘虏队去!一个队前、一个队尾。”

常青云连呼“冤枉”,不过再也没有人理他了。常青云就这么被揪到了俘虏队,和告发他的几个兵丁捆在了一起。

随着一声号令,俘虏队第一个开拔,押解的兵丁举着火把在前面开路,火光映的刺刀发亮,常青云的心里冷的发抖――自己不比这些大头兵,可是有了“前科”的人,万一给髡贼认出来,这“二进宫”保不定就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想到这里,他的小肚子直往下坠。不由的东张西望起来,想瞅瞅有没有机会逃走,没等押解的兵丁呵斥,却已经被那几个“揭发”他的兵丁小声叱骂起来:

“老实点!你个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