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道士论道

第七卷「大陆」广州治理篇 | 吹牛者 | 约 3059 字 | 编辑本页

“其二、‘道’是老子用以说明宇宙的本原、本体、规律、原理、境界、终极真理等等。道法自然即道效法或遵循自然,也就是说万事万物的运行法则都是遵守自然规律的。最能表达‘道’的一个词就是自然规律,同样我们可以反过来说与我们这里所说的自然规律最相近的一个字就是‘道’。这包括自然之道,社会之道,人为之道。道是天地万物运行的规律,德是天地之道映射到人道所应共同遵循的世间法则!这就是所谓之道德……”

崔汉唐讲的是天花乱坠,可惜除了李秋水等人听得津津有味外,有几个童生出身的完全听不懂,只好随口附和“上师所言精妙”。

这一番天花乱坠的讲道之后,道生送上茶点,众人歇息闲聊。这里的茶点颇为有名,开始有几个士人实际就是冲着着茶点来得――毕竟对他们来说,张家的“澳洲式茶点”不太亲民。

名义上是“歇息”,实际上是“时政讲座”。古语有云:女人和政治是男人最爱谈论的话题。对于这些读书人来说,谈论女人多少有些“有失斯文”,于是“时政”便成为休息时候最常见的话题了。崔汉唐呢,也有意向这方面靠拢,一来是拓宽这些“积极要求进步”的士人的眼界,另一方面也算是“洗脑”。

最近他们谈得,主要是国内的流寇。实话说,自从天启末年陕西流寇起家,七八年来影响愈来愈大,最近甚至直接攻下了凤阳,火烧了明祖陵,震动天下,但是对于这些一直生活在广东,从未出过远门的底层士人来说却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有些人和当初曾卷他们一样,看过澳洲人的杂志,多少知道一些,但是多数人却对这流寇的来龙去脉一无所知。崔汉唐便从天启七年三月,陕西澄城的王二暴动起,说到天启八年,王嘉胤、王大梁、高迎祥、张献忠等人的饥民暴动,一直说到三边总督杨鹤的“行以抚为主,以剿为辅”,软硬兼施之下的暂时绥靖;再到崇祯四年开始的各家“掌盘子”联合,组成“三十六营”……林林总总,说了一天又一天。也亏得崔汉唐是个评书爱好者,居然能把这乱七八糟一大堆事情说得丝丝入扣,条理分明。引得众人象听书一般,有一天不听就浑身不舒坦。

这日崔汉唐又是一番高谈阔论,当然,他并不是完全在“说书”,更多的还是引导士子们“思考问题”。而且这个思考问题不能太浅薄了,不能简简单单的说“君昏官暗”这样的二元论来分析。必须有所深入。

自然,这个要求对他们来说高了些,但是崔汉唐认为这并不算很难的事情――只要能多阅读背景资料,自然就能培养出分析材料的能力。至于背景资料,他这里办得图书馆里可多得是。

众人依据他的一番高论,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讨论的内容从朝廷施政的得失,农民军的行动的战略再到朝廷几次剿抚的考量和具体行动,无一不可谈。崔汉唐是看饱了论文和专著的,各种观点资料信手拈来,随口便可说出许多条条框框来,自然让士人们刮目相看。

待得一番口水喷完,茶也续了好几回,李秋水这才忍不住插嘴问道:“上次道长说道‘明国崇祯帝迟早为流贼所害’不知是随意之说还是上参天机之言?”

此言一出众书生纷纷露出关切神色。

其实这句话是上次崔汉唐说漏了嘴不小心漏出来的――这类“天机”他一般只肯泄露给黎遂球这样级别的人,李秋水他们实在享受不到。不过既然说了,也没什么好隐晦的。作为前不久还生活在大明治下的百姓,对这个问题关注是理所当然的。何况他们中的不少人,是在大明考取的秀才,虽说现在有意投髡,内心多少对这个“前朝故国”怀有几分好感,不忍心就此看到它的覆灭。

崔汉唐知道知道这些儒生还是心向大明,心想不如干脆给他们来点猛药断了他们的念想,于是闭目不语只是掐指计算,半响方说:“甲戌之年,海丰雨血,应天地震,星堕大同,大明气运已经渐渐崩坏。今年九月二十五日,荧惑当犯太微,主君王失位之兆,崇祯帝降下罪己诏以安民心,然而大明已是苟延残喘,如我所料不错的话最多再有十年,大明和崇祯皇帝必有不忍言之事!“

“什么?”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大惊失色,其中一人失声道:“不可能!吾皇在位八年,不迩声色,忧劝惕励,殚心治理。怎会是如此结局?”话未说完就被旁边的人捂住了嘴巴。有人暗暗叫苦:这是在作死啊,哪来什么吾皇!你的皇上是大宋的皇上!

李秋水脸色大变,朝崔汉唐拱手道:“杨兄弟此乃无心之言道长勿怪……”

其他人反应过来也是捏了一把冷汗,纷纷告罪——澳洲人杀起人来也是毫不手软的!

崔汉唐摆手示意无妨,知道一时半会自家要扭转他们的信仰颇有难度。他嘴角露出嘲弄之色,笑道:“吾皇?哈哈,现在的广州可是我大宋的地界。好吧,这不去说他。且说崇祯继统之时,臣僚之党局已成,草野之物力已耗,国家之法令已坏,边疆之抢攘已甚。崇祯虽锐意更始,治核名实,而人才之贤否,议论之是非,政事之得失,军机之成败,未能灼见于中,不摇于外也。且性多疑而任察,好刚而尚气。任察则苛刻寡恩,尚气则急遽失措。当夫群盗满山,四方鼎沸,而委政柄者非庸即佞,剿抚两端,茫无成算。内外大臣救过不给,人怀规利自全之心。言语戆直,切中事弊者,率皆摧折以去。其所任为阃帅者,事权中制,功过莫偿。败一方即戮一将,隳一城即杀一吏,赏罚太明而至于不能罚,制驭过严而至于不能制。加以天灾流行,饥馑洊臻,政繁赋重,外讧内叛。譬一人之身,元气羸然,疽毒并发,厥症固已甚危,而医则良否错进,剂则寒热互投,病入膏肓,而无可救,不亡何待哉?“

崔汉唐一口气背完《明史》上对崇祯的盖棺定论只见众人目瞪口呆,哑口无言心知不能太过刺激他们。

当即安慰道:“诸位都是一时之人杰,当知‘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的道理,明国倒行逆施、天下生灵涂炭,时局之变,非一人之过也。大凡天下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北虏僭盗中原,多历年所,恶积祸盈,理至燋烂。况明国昏狡,苍天所弃,百姓流离,流贼为祸,官军害民,饿殍遍野,将军御寇,动辄得咎,身遭凌迟,悬首藁街。夫取士必由八股,为官必读四书,于是乎执政之大臣,必由八股以相升擢;而治国之才其实了了,朝堂之清流,必出东林,东林之处事,全凭嘴炮,至明国而有今日之亡者,固非君相一己之罪,盖其墨守常经不谙通变之所由致也。

“当此之时,我大宋受命于天道、复起与南海,去旧治,因时制,更张新政,励精图治、志在天下,百工有劳作之酬,百姓无冻饿之忧,孰优孰劣一目了然。诸位有建功立业之心,造福乡梓之意,当弃暗投明,早励良图,上保家族,下全性命,解黎民之倒悬,留百世之令名。今日言尽于此,望诸位慎思之!”

崔汉唐一番嘴炮显然镇住了这些士子,一个个做凛然受教状。大大满足了崔汉唐的虚荣心:他再一次的给元老院和自己涂抹上一层“天意”的色彩。唯一的遗憾是同样的嘴炮在黎遂球面前却没起太多的作用。

歇息完毕完毕,继续他的道法讲座。崔汉唐今天格外的卖弄。他先讲了一番探寻天地大道的理论,宣称道教不但要修身养性寻找本心的真如,谓之修真;还要研究天地运行的至理、探求万物生成的真相,谓之求道。崔汉唐宣称全知者全能,凡人知道的天地至理越多掌握的能耐越大,如果掌握了天地至理就能移山填海、摘星览月,元老院之所以有如此实力靠的就是对天道的把握。

“正所谓:‘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我澳洲学问的一切,便是对天道的研究和归纳――这也是我们新道教的‘道’所存之处。”崔汉唐总结道。

见到众人将信将疑的样子,崔汉唐索性表演了几个诸如手指点火、冰块着火、阳光化虹之类的法术,众人都有些吃惊,纷纷赞崔道长法力高深。

“若是外方游道,必要自称这是他的法力高深,实则谬然!”崔汉唐侃侃而谈,“这些,实则乃是天道,我不过管窥其中,得以习而用之,并非神仙志怪之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