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遂球回城

第七卷「大陆」广州治理篇 | 吹牛者 | 约 3086 字 | 编辑本页

崔汉唐对待本地来拜访的士人,总是秉持着“交好”的意图――虽然付盟提醒他不宜和这些人走得太近。不过崔汉唐认为宗教还是要保持“民间”的色彩,不宜以“官方”的面目出现。太“官方”了,很多事情就做不来,话也说不得,反而失去了灵活性。

就眼下来说,他的元老身份和“提举五仙观使”这两个光环已经让他这里“官气”十足了。再要是紧跟政策,亦步亦趋,反而会将许多中间群众往外推。不如保持一定表面上的独立性,作为一种公私之间的灰色沟通渠道存在也好。

至于这些士人、缙绅未来会怎么样,元老院会如何对待他们,这不是他考虑的问题。就眼下来说,士人的态度对新道教在广州扩大影响有很大的指向作用。

虽然这些日子他也接触了不少广州府的士人,其中也不乏“名士”,但是真正有份量的,目前还没有遇到过――黎遂球算是第一人了。

黎遂球此人,是明末广东有名的文人雅士,赫赫有名的“牡丹状元”,工诗词,擅丹青。是明末烂熟绚烂的城市文化的一个代表人物。但是同时,他还是复社成员,抗清志士,最后在赣州死战殉城为大明尽忠。

不过此时,黎遂球即不是“牡丹状元”,也不是“抗清志士”,他只是一个屡试不第,寄情诗文的普通文人。虽然他参加了崇祯二年的“尹山大会”,是复社的早期成员之一,但是在政治上还谈不上有多少影响力。

他大约做梦也想不到,外情报局编印的绝密资料《广州地方名人录》上,会记载他在另一个时空的全部年谱,而能和他享受一样待遇的,还有他的老师陈子壮,以及目前尚未结成的“南园诗社”的“十二子”中的另外十个人。

这些在另一个时空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气节和忠贞的人,是元老院重点关注的对象。这不仅是因为这些人在广州的缙绅百姓中都有很大的号召力,而且要避免他们成为“反髡烈士”。

所以入城以来的这些日子,虽说政治保卫局密切的监视着他们,但是也没有打扰他们。有些人偷偷的离开广州也未做任何阻拦:对元老院来说,他们主动离开反而是件好事。

黎遂球没有离开广州。他事亲至孝,在旧时空的历史上,崇祯中他就以母老为由,拒绝了朝廷的征召。其母苏太夫人此时已经年过七旬,经不起长旅途劳顿,于是他便带着妻儿,奉母避居到番禺县板桥村的老宅蓼水居。

这一待便是大半年。黎家世居板桥村,当地颇有人脉势力。虽说广州被攻陷后城外社会秩序一度紊乱,但是村社有乡勇自卫,并未受到多大影响。不久国民军下乡清剿,匪患肃清,广州四郊归于平靖。黎遂球原本想就此回城,看看城内情形再做去留定夺,广州又闹起了大疫,风传熊督即将率军反攻。黎遂球便断了回城的念头。干脆在乡下安心读书著述,过着隐居生活。待到瘟疫退去,已经是崇祯九年了。

从崇祯八年春澳洲人袭占广州到现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尽管城里波谲云诡,从巫蛊案、鼠疫暴发再到最近清理税收引发的一系列的“税案”,城里的缙绅大户可谓人心惶惶。黎遂球的生活倒是颇为平静。还将《周易爻物当名》著述完成,完成了一桩大事。

虽说他避居乡下,潜心著述,闭门谢客。一副“不闻窗外事,只读圣贤书”的姿态,实则对广州城内的情形却十分清楚――留在家中的仆役们隔三岔五便要来板桥乡递送物品,信件。有时候也会把《羊城快报》之类的髡贼“邸报”携来。

黎遂球对澳洲人并非一无所知:当年紫记的澳洲货初现广州,他为母亲和夫人买过澳洲镜子;何如宾“征琼”前在广州的阅兵演武他去看过热闹;澳洲人兵临广州城下,火烧五羊驿,他带着全家仓促从东门外的别业逃进城去;再后来,他在老师陈子壮的东皋别业的假山上,亲眼看着从“大世界”一路修来的“铁梯”,上面跑着冒着黑烟白雾的铁自动车。

黎遂球对澳洲人印象,一开始是“奇技淫巧的海商”,后来是“船坚炮利的海贼”,最后是“心怀叵测的巨寇”……但是无论髡贼如何步步进逼,他始终没有想到这些“做生意做工很厉害”的海贼竟然敢冒用大宋的旗号来争夺天下!

以区区琼州一府之力,来对抗大明十三布政使司的天下,这髡贼也未免太自不量力了!

黎遂球压根不信澳洲人有“逐鹿中原”的资格。毕竟他们是海寇商人出身,在广州也是招揽那些贫苦百姓去琼州,从未听说他们招揽过什么读书人――倒是对商人很热情。

自古有马上得天下者,未闻有船上得天下的,更别说船上治天下了。

他原本以为澳洲人即是海寇,至多不过仿效当年郑芝龙,以攻取广州来要挟朝廷招安,朝廷只要许以一个临高守备或者琼州游击的官衔,准其在琼州“便宜行事”,大约便能退去。若是朝廷不许,少不得和当初围困广州一般,在四乡勒逼富户“报效”,抢掠一番退走。自己在乡下避居不出以避锋芒。若是髡贼鱼肉乡里、滥杀无辜,自己也少不得募集乡勇,以死相拼,护卫桑梓。

没想到这伙髡贼进城之后,非但不抢不杀,亦不急着做买卖,勒逼“报水”。反倒是安心在羊城治国理政起来。据说这澳洲“刘知府”,还坐着“八抬大轿”堂而皇之的进城了。自此之后便是三天一个布告,五天一个“政策”,还专门办了个“邸报”来发布。颇有些“沐猴而冠”之意――黎遂球也不以为意,山大王占个山寨也要穿上龙袍过个皇帝瘾,何况是拿下了南天第一城,势大滔天的髡贼?

没想到髡贼这“沐猴而冠”有模有样。进城之后三板斧先收拾了胥吏,整顿了治安,随后疏浚沟渠、修整道路,平抑物价、整治卫生、发展商业、清剿匪患……连城里多年不治的几个“痼疾”都被髡贼给治好了。特别是去年岁末的大瘟疫给他触动尤深。虽说他全家避居乡下,对这场大疫并无直接的观感,但是看守城宅邸的仆人和城内的亲朋故旧说起这这次大疫,对澳洲人都是交口称赞。称他们“有治事任事之才”。

眼瞅着自广州陷落到现在都快两年了,广州城不但没有遭到兵灾反倒是一天天兴旺起来。原先和不见踪影的师友们也渐渐露了面。有几位知道他避居板桥,便来看望他。

原本担心澳洲人即举旗造反,少不得要搜罗本地文人为其所用,然而从来访的师友们口中得知:澳洲人对广州城中的“贤士”们并无招揽之意。别说登门“三顾茅庐”,连想象中“以刀剑逼迫出任伪职”的戏码也未曾出现过,反倒是搞出了一出“公务员考试”的大戏来。倒让黎遂球啼笑皆非:自己是自作多情了。

即无被逼出任伪职的危险,澳洲人业已站稳脚跟,熊督的反攻又遥遥无期,一家子蜗居乡下,颇感不便。特别是老母有几样嗜好的点心补品,在板桥都无处可觅。半个月前,黎遂球带着全家又从板桥乡老宅迁回广州家中了。

进得城来,只觉得恍如隔世,不但街道整洁开阔,街面上也比往日干净整齐。百姓们引车卖浆,各安其业;店铺前偏铺尽拆,家家买卖兴隆――这广州城倒比大明治下更为繁荣。

这海寇治事,造福乡里,自古闻所未闻。黎遂球百思不得其解,回到家中,看守的老仆出来相迎,见房宅安堵如旧,除了门楣上被钉上了“门牌”之外,秋毫无犯――虽说他早知如此,亲眼目睹依旧是啧啧称奇。

黎遂球回家不久,本片牌甲便登门而来,说是“给黎大爷请安”。

要在过往,牌甲之类的人物上门照例是管家出面,绝没有请见大爷老爷的。没想到这次牌甲居然口口声声要黎遂球亲自接见。这颇令他意外――不知道自己下乡避居一年半,这广州城又兴出了什么新规矩。当下叫牌甲进来,一问才知道,原来这牌甲是来报户口的。

“请大爷恕罪,”牌甲连连作揖,“小的也是公事在身,身不由己,请大爷见谅。”

他接着又说因为澳洲人有命令,各家各户都要重新登记户籍,领取户口本。黎家过去家中无人,只有几个看守宅院的仆役,家主不在不能登记,这次既回来,就要请他“屈尊登簿”――澳洲人的警察局是要“查问”的。

“……若是登记不清不明的,便要将家主家人一并传到警察局问话,”牌甲的腰弯了又弯,“还请大爷见谅,照簿本登记。让小的也好照章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