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送新人

第七卷「大陆」广州治理篇 | 吹牛者 | 约 3099 字 | 编辑本页

好事临近,清节院、济良所里也是喜气洋洋。这喜悦大概也会传染,不但要结婚的人高兴,没结婚的人也高兴,连带着这辈子大约不可能再有家庭残疾、孤寡的老人,也都带上了微笑。

准备去临高结婚的单身妇女们正在收拾行李。说是行李,其实也就是几件衣服。还有就是被褥卧具之类。都用公派的绳子捆好,衣服和零星物件收在统一发放的藤编手提箱里。元老院还每个人发给竹水壶和马口铁饭盒,便于在途中吃饭。

其实她们原本几乎都是身无长物的。进清节院的大多是孤苦妇女,除了几件替换衣物,有的连床褥被单都没有,全靠城里大户人家的太太小姐发善心――这还得先经过清节院管院人的一层盘剥。落到她们手里的,无不是最次最差的物件。

广州市政府接手之后,其实也无太多余力去照顾她们,无非是少了一层盘剥,能让大家吃饱,不穿破烂衣服。后来又搞生产自救,大家赚了加工费,吃得亦好些,多少添置了些家当。虽然也不过是些零碎物件,对她们来说却是第一次有了自己的财产。

这次相亲结婚,元老们不知道是出于愧疚还是“市恩”,每个出嫁的清节院的单身妇女都给了像样的“嫁妆”――毕竟对她们来说,未来的婚姻生活并不是那么好走的。在物质上适当的补偿些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份嫁妆,大致相当于归化民的一个月的平均工资的购物券。说来不多,不过在临高也可以买到不少东西了,算是给他们组织家庭的“开张费”。此外,还给每人一套新衣服――连衣裙外加一面玻璃镜子。

衣服也罢了――不少人还觉得这衣服太“张扬”,穿不出去,可是这玻璃镜子却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珍贵物件,女子们捧在手里,真是看也看不够。

“好了,大家别再看了,当心把镜子打了就来不及哭了!”何晓月穿着一套簇新的“干部服”,大声说道,“出发的时间就快到了,大家赶紧把行李都收拾好。”

何晓月自从在“整顿风俗业运动”中被解救之后,深知社会险恶,在收容所又住了些日子,这会彻底想通了:婆家固然不是东西,娘家也没把她当人看,逃出去之后,外面的男人女人又只想着用她的身子牟利……思来想去,只有澳洲人帮自己完全是不计回报的,不论是当年的刘大夫,还是后来澳洲人清理妓院,从来没图谋过自己什么,这次获救之后治伤又收留自己,衣食无忧……愈想愈觉得“旧社会”的可恶,澳洲人的恩情深厚。在收容所待了不到五六天,便向陆橙表示,自己愿意“入伙”。

何晓月这样有文化的女性,自然是最受元老院青睐的。于是她摇身一变,成了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因为她在清节院里待过几年,和里面的节妇们相熟,这次相亲活动之后便把她派来“照护”,再陪伴她们去临高结婚。

“呸呸呸,莫说丧气话,”一个女子啐道,“镜子碎了可是大晦气!何况还是嫁人之前呢。”

“珍姐你都知道碎了晦气,还这么端着看,赶紧收起来。”何晓月催促道。

“好多年都没好好的看自个了,如今有了这面水晶镜,能不好好看看?”珍姐叹道,放下了镜子,“一晃眼都在这里待了十五年了!老了,老了。”

当初入院的时候,还是妙龄少妇,如今韶华不在,人近中年。当初为了谋生,被迫来这里“守节”,一生中的大好时光都在在四方院子活棺材里度过。现在总算有了重新生活的机会,精神上的兴奋是不用说的了,对未来生活却又有着些许的疑惧。

“哪里老了,我看你现在脸色红润多了呢。”何晓月打趣道,“也不知道哪个有福娶了你作老婆。”

“到底是老了。哪里比得上你这样的年青女孩子――你才是有福气的人。”珍姐幽幽道,将镜子收了起来。何晓月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虽说能嫁人,后半辈子有靠是件喜事,可是她们嫁得毕竟是残疾人。日后的生活只怕比普通夫妻艰难许多。最近这些日子,颇有些人想反悔的解除婚约的。为了保证“成果”不流失,收容所的女干部们全力以赴投入到劝解工作中去了――何晓月主要做得就是这项工作。她不敢多说这桩婚事,只道:“我哪里福气了:小小年纪轻轻就成了个望门寡,还被拐去差点卖给妓院,受了好大的罪才被元老院救出来。”

珍姐知道她的意思,拍了拍她的胳膊,笑道:“你莫要说了。自古嫁鸡随鸡,当家就算是个残废,我也认了――总好过在这里待一辈子。倒是你,要说年青也不算太年青了,还不抓紧时间找个合适的?你不比珍姐,可以寻个更好的……”

这话说得何晓月两耳发烫,嗔怪道:“好好的,你拉扯我做什么?我的心意也定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不想嫁。好好的给元老院当一辈子差落个轻松快活。这几个月过得,比从前十几年都痛快。”

珍姐笑道:“尽说疯话!当初你来这里是被押着来得,想着法子要逃出去;如今不要你守节了,倒又不肯嫁人了?”

“哎哎,这能一样吗?”何晓月道,“过去在这儿守节,咱们都是活死人罢了。”

说到这里,珍姐也不由的点了下头。

“……如今给澳洲人做事这几个月,累是累,每天做不完的事情,可是心里从来没有这么畅快。就好像出了笼子的鸟……”

的确,这些日子她就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一样,叫她做什么都愿意。哪怕是过去她不愿意干得事情,如今也干得乐在其中。

珍姐笑道:“是,是,我也觉得你现在和以往不同――不但话多,还成了大嗓门。”

济良所里则是另一番场景,相亲会成功的学员,如今都集中在一栋宿舍内居住。这会她们也在收拾行李。

学员们和济良所里的节妇一样,原都是身无长物的――下等妓女比不得行院里的姑娘,缠头无数,总能私藏下些细软――下等妓女的客户群体多是贫苦人,就算偶尔有嫖客馈赠礼物,也会被老鸨夺去。

按照王君和杜易斌的想法,每位出嫁妇女都要给一笔丰厚的嫁妆。起到一个“示范”作用,但是他们的想法被林佰光和艾志新联合给枪毙了――没钱,也不能去拉赞助。

不过,在他们的据理力争之下,总算还是给了“单身妇女”一笔过得去的嫁妆,至于这学员,那就算寒酸很多了。给得不过是些床单、毛巾、枕套之类的纺织品,上面统一印了“广州第一次相亲大会结婚留念”。

“嫁妆”虽然菲薄,但是对学员们来说,和一个有稳定收入的正经男人结婚成家已经是莫大的好事了。比起气氛多少有些微妙的清节院,济良所里这栋营房里每天都是欢声笑语不断。不仅她们自己高兴,没有被选上参加相亲的闺蜜们也为她们高兴,常来坐坐,交流“驭夫之术”,幻想着未来的新生活。

这边喜气洋洋,另几栋不免就有些冷清了。眼瞅着姐妹们有个归宿,人人心里都着急――什么时候能轮到自己呢?卞翠宝之流如今是过街老鼠,莫说说话,就是路过都会被人骂。好像她们没被选上全是因为卞翠宝的关系。

“积极分子”们虽然没选上,但是一个个都是稳坐钓鱼台。陆所长说了:下次还会有机会――说不定有比现在更好的男人呢?

中午不到的时候,两处的行李都已经准备妥贴。陆橙一一检查过。叫出嫁的女人们都集中到饭堂。为了庆祝她们重获新生,专门预备了丰盛的饭菜,每人还发了一瓶红茶菌。陆、毛两位所长,还有陆橙等妇女干部都在场。

看到这架势和桌上的饭菜,女子们知道,这是送行的饭菜,自己动身离开的时候到了。一个个百感交集,许多人眼圈都红了起来。陆橙端着酒杯,刚要说几句祝福的吉利话,下面传来的啜泣之声。陆橙刚说一句“不要伤心”,自己也是心头一算,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了。下面顿时哭成了一片。

陆所长手足无措,正不知如何是好,毛修禹低声道:“我来说几句吧。”

他端着杯子,走到前面,道:“妇女同志们,我叫毛修禹――大家都认识吧?我今天这里倚老卖老说几句。先说句狂妄的话,在座的诸位,大约没一个有我在这里的资格老。”

他平日里从来不自夸资格,这句话一说,陆橙不由的好奇的瞪大了眼睛。

“我毛修禹自打二十多十岁蒙人介绍,到了这黄华寺,干了三十年的杂役,前后经历了十多任官长,什么活计都做过,这黄华寺里的世情百态,样样都见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