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第七卷「大陆」广州治理篇 | 吹牛者 | 约 3097 字 | 编辑本页

“下课。”

“起立!老师再见”

“同学们再见”讲台上的女教师微微一鞠躬,收拾起教案快步走出教室。

“南老师好!”、“南老师好……”、“好”……

走廊上不时有迎面走来的学生打招呼,尊敬真诚的笑脸让她一节课的疲惫一扫而空,脚步轻快的向办公室走去。夹杂着咸味的海风吹来,轻轻撩起额前的刘海,她不禁稍稍眯起了眼睛向外望去。远处厂房巨大的烟囱林立犹如树林一般,喷吐着各色烟雾,伴随着耳边隐隐传来的劳动号子她似乎又看到了那艘大船,大的好像山一样的圣船,嗯,就像小时第一次下山回看峨眉山的样子,师父……

“啊!”南婉儿猛地坐了起来,原来是个梦,她长舒一口气。

“南姐,没事吧。”睡在上铺的舍友被她惊醒了,探头问道。

“没事,做了个梦,你睡吧,我喝点水。”

借着月光,南婉儿拿起窗边柜子上的杯子,里面的水还有剩,凉凉的喝着正舒服。感受着水慢慢从干渴的口中滑落到胃里。她努力想着梦想着以前,可那个从重新看到太阳的日子似乎就是所有回忆的尽头。所有的之前就只剩下山上斑驳的大门,石阶旁的一口水井,浴桶里污浊的浑水以及那间没有窗户的小屋子,连师父的慈颜也也破碎不全了。

一切恍若隔世。

南婉儿被捕之后,照例移交给了政治保卫局的专案组审理。和一起被俘的同道不同,她显得非常“合作”。她长这么大,总是被人训斥的时候多,认错道歉已经成了被人斥责时的一种下意识的反应。从小就知道反抗和辩解要受皮肉之苦,所以到了政治保卫局的审讯室里,她显得十分合作,没让专案组的工作人员费什么口舌--问什么答什么。很快就让他们失去了对她的兴趣。

她被移交到了矫正所――这是对被捕人员“可教育好的人员”进行“改造”的地方,南婉儿在那里很快就成了模范学员,她又是孤儿出身,这在临高算是“根正苗红”,便被列入了第一批“解放”的人员。

南婉儿年龄小,又有文化,长的也不错。自然成了不少元老窥觊的对象,除了若干心怀不可告人目的的男性元老之外,杜雯因为她的“武力值高”和“出身好”,对她也有浓厚的兴趣,经常来矫正所来“指导教育”,很想将她收入麾下亲自培育,成为一员“女将”。

不过最后南婉儿还是按照由干部处“统一培训,统一分配”的原则,分到了芳草地的职业班培训。因缘巧合遇到了张篠奇,便进了财税班。因为有文化的关系,她很快就在财税班里脱颖而出,开始承担起一部分的芳草地初级课程的授课任务。

“也许真的是上辈子的事了吧。”南婉儿喃喃的说。手中的杯子底亮晶晶的,一闪一闪反着月亮的光,就像那天来接她的杜首长的眼睛。她有着很高的个子,头发短短的只到耳根,却穿着一双布鞋和一身已经发白的粗布衣服。她站在自己面前,直直的盯着自己,把手一挥在大声说着什么,在说着什么呢?南婉儿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要是换做以前被人这么盯着看,她一定早就把头低了下去,可那时,她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想,看便看罢,人活着也如死了。那天她见到了张首长,听着杜首长的话,她把自己越揽越紧,然后郑重的跟张首长点了点头,让自己成了她的学生。

再之后的日子就满是阳光了,蓝色的天和大海,红色的厂房白色的烟,热闹的东门市还有偶尔走过的红毛人。坐在教室里,讲台上的张老师总会有意无意微笑着看向自己。她要求所有人都喊她“老师”而不是“首长”,她还会在下课的时候带自己去逛街,和自己聊天,聊那些有趣的澳洲事和做人的道理,在办公室里见到了张老师的三个孩子,围着自己打闹嬉笑,如一家人一般。私下里她还说自己应该喊她“姐姐”。

南婉儿嘴角翘了起来,每次想到这里她都会觉得自己被快乐和幸福填的满满。家,也许一家人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张首长喜欢自己,这在财会培训班里不是什么秘密:在峨眉山上的日子虽然苦,好歹读了几年书,平日里管着师父的庶务,进出账目都是她掌管的。学起账册子来比其他女孩子都要快些,明白些。她多年服侍师父、师伯她们,最大的长处便是有眼力见,老师、首长和同学们和她在一起都会觉得很舒服,对她都有好感。

这次选她当带队的,也是张首长的意见。自然是一种提拔,也是对她的肯定。

自己莫要辜负了张首长的信任才好。她想着,拉过被子带着浅笑沉沉睡去。

可王企益失眠了。按照艾志新的嘱咐,他在晚间培训结束后把南婉儿叫到办公室商量征收业务的具体细节。他对南婉儿是抱有很大希望的。在老婆之前的电报和来信中都对这个女孩子的能力大加赞赏,说她心思细腻有责任感,对数字敏感,记忆力尤其出色,更重要的是为人谦和懂规矩,是不可多得的苗子,还说她在临高的时候已经能够协助进行基础教学了,是个非常合适的大厅主任人选,要求自己在第一次人事安排上适当考虑。总之啰里啰嗦一大堆,就是这个女孩子非常好非常出色,出色到什么程度?出色到居然说可以帮王企益处理一些日常生活杂事,比如洗衣服之类,还说她厨艺也不错。看到老婆这段话的时候王企益心想真是乱弹琴,莫非你以为你老公在广州都是自己洗衣服起火做饭不成?我要的是能干活的人,做饭好有屁用,我又不用给纳税人管饭。

然而不管张筱奇把南婉儿吹的多天花乱坠,现实还是给了王企益当头一棒。下午的时候王企益带着南婉儿到大厅转了一圈,问了几个小问题,她应对还算得体。可等到了晚上他们对流程上的细节问题展开谈的时候,王企益就抓瞎了。本来他关于征收的认识就全来自于这几周恶补的各种资料,没想这个南婉儿比他还书呆子,哦,好像不对,她连书上的东西都比不过自己。

企益无奈的揉了揉头刚想歇歇,就有一杯泡好的菊花茶端到了跟前。抬头一看,南婉儿正站在一侧怯生生的看着他。对于刚才首长的问题,南婉儿压根就没答出几个,她自己也能感觉到王首长的情绪越来越不对。后来首长干脆自己在那里对着书念叨了。南婉儿很担心,出发前张老师专门交代一个是做好大厅业务的准备和备询工作再一个就是尽量照顾下王首长的生活。来了两三天就没见过王首长,更妄谈照顾生活了;而现在好容易首长来问自己问题了,自己却什么都不会。

“啪”王企益把书狠命一摔,吓得南婉儿一哆嗦“净做这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我又没残废,有倒水的时间你去看看书不比什么都强!”说着拿起杯子牛饮了一大口。

茶水不热不凉,下肚之后王企益火气也消了一大半。转头看身边的女孩子被自己这么一吼泪都快出来了,一副想伸手接杯子又不敢的样子。唉,什么时候这么粗鲁了,王企益心想,狗日的干嘛搞的比以前压力还大?再说这也怪不得南婉儿,毕竟她以前不过算是个杂役,负责一些采买而已,既没有九年义务教育垫底又没有经过长时间培训,指望她能跟自己老婆一样大半年时间就把征收业务干的风生水起也没道理。这个女孩子,甚至这批女孩子,仅仅培训才半年时间就能达到这地步,哪怕不能个个都跟南婉儿一样,也是很了不起了,假以时日绝对都是个顶个的骨干。想到这一层,王企益的心情突然反倒好了起来。于是放下杯子摆了摆手让南婉儿在对面坐下告诉她不用给自己端茶倒水,她只要做好布置的工作就行。南婉儿却不知道为什么王首长脸色这么快就变了,还以为是要打算把自己撵回临高,急忙忙表示自己会更努力的工作学习,然后首长生活起居她也可以负责。

“你想多了”见南婉儿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王企益解释到“今天下午那个新的大厅你看到了?暂时由你来负责。你责任很重啊,所以要多学习。至于你说的什么洗衣做饭,没这必要,我自己来就行。不怕你笑话,我们家都是我洗衣服做饭的,你们的张老师,懒得很喏~哈哈。但是咱俩这个谈的这个事还得继续,明天还是下课以后”

“知道了,王首长。”

“你不都喊你们张老师姐姐了么,还喊我首长。你们张老师怕是会不高兴了,叫我姐夫好了。”

“这样好吗……”

“没事。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