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证

第七卷「大陆」广州治理篇 | 吹牛者 | 约 3110 字 | 编辑本页

一个个瓦罐打开,里面都是这样的金属碎块,粗粗看来,数量还真不。崔汉唐瞧了瞧,觉得有些类似道家炼丹术里的“药银”,又想到案情汇总里提到过“朱提银”,知道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他招呼李子玉道:“这些瓦罐原样用木箱运走。”

眼见密室里再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发掘,崔汉唐这才出了屋子,外面已是天色大亮,红日东升。他看了看手表,已经近临高时间 7 时多了。外面的照明灯已经全部拆除,警察们利用日光开始对整个坟园进行拉网式的勘查。练霓裳正在现场指挥,看到他出来立刻敬了个礼。

“首长――”

“有什么吃……不,新发现吗?”崔汉唐只觉得肚子里发空,差点说漏了嘴。要在临高的云升观里,这会小倩已经准备好一大碗辣子肉燥拌面了。虽然鸡肉做得臊子着实无味,但是好在辣椒地道,菜籽油也好,配上各式香料和一点白糖,依然是滋味无穷。

想到拌面的滋味,崔汉唐不觉咽了口口水,肚子也不由自主出发一阵雷鸣般的声音。

练霓裳只觉得一阵尴尬,李子玉赶紧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一个油纸包递过来:

“首长,这是我带的核桃酥,本地有名的张家核桃酥,您尝几块吧。”

崔汉唐本不爱吃这种酥性又甜腻的点心,但是此时肚子空空,吃什么都香,风卷残云便将一包核桃酥都给吃了下去,又喝了几口水,大力拍了拍李子玉的肩膀:

“小伙子,有前途!”

李子玉差点没被他拍了个马趴,只满脸堆笑道:“都是托元老院的福。”

练霓裳很看不上这副嘴脸,转过脸去看着警察搜索。这时候有警察来报告说发现了新得可疑痕迹。

崔汉唐一行人跟着警察转过去,却见房后堆集着大量的炭灰,几乎有半人多高,其中还混杂着没有燃烧干净的碎炭。后院存放棺材的棚子地面上,还有曾经堆放过木炭留下的痕迹。

地面上沉积的黑色炭末不但颜色很深,沾染到的面积也很可观。这里必然堆积过大量的木炭。

显然有人在这里大量使用了木炭。但是这里是存放棺椁的义庄,不是化人厂--流花桥倒是距此不远――何况化人厂一般也不用木炭。

从痕迹看,这些东西还很新鲜,应该就是最近一段日子使用的。崔汉唐张望了下,看到一座棚子下胡乱搁着十几块大号城砖,上面还有累累的焦痕,地面的泥土干裂,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地面上长期烘烤过。再抬头看棚顶,不但被熏得乌黑,还有许多烧焦的黑点黑洞。显然是飞溅出去的火星烧着的。

崔汉唐已经明白了几分,当即关照大家仔细搜索。不多会,便有人发现有棚子的角落里似乎有泥土翻动的痕迹,动手一挖便挖掘出一个大号的铜鼎似的东西。

“果然是这样!”崔汉唐摸了摸铜鼎的外表面,又打开上面一个奇怪的长长的器皿看了看,已是了然于胸了,道,“这东西埋下去还没多久,没有土花。”

“这是什么?”练霓裳好奇道。

“炼丹炉!”崔汉唐重重的吐出三个字,“这妖道!玩得花样还真不少!”他一挥手,“大家重新搜一遍!这里牛黄狗宝还没掏干净!”

接下来的搜索中,又发现几口棺材内藏匿着大量的炼丹用料。结合发现炼丹炉的情况,崔汉唐确定,这妖道一定还在这里炼丹。

“这妖道倒是多面能手。”崔汉唐心道。

回到政治保卫局,巫支祁已经被投入了专门关押“要犯”的政治保卫局内的特别监狱,由于案件愈来愈多的出现了政治阴谋的影子,为了确保安全,案子涉及的人犯全部转移到了这处秘密监狱内――看守警卫全部是由海南来得老归化民担任的。

“这案子真是地里的花生,一个牵一个,好像永远也拉不完一样。”周伯韬看着摆了一屋子的证物感慨道。

午木说:“我有预感,这巫道士也未必是幕后真凶。不过,至少关帝庙这股势力是死定了――他们洗不干净这干系。”

“关帝庙人马从我们进城开始就是釜中游鱼,只不过一时间没有实力去处置他们而已。”慕敏说,“现在算是名正言顺。可惜没揪出后面的黑手。”

“要揪还怕揪不出,”周伯韬笑道,“就看咱们刘老爷能下多大的决心了。”

崔汉唐大咧咧道:“你们几个别装深沉发感慨了。这一屋子的证物有什么要问的赶紧,我还要去补觉呢。”

粗笨的东西放在地上,从密室里搜来的小物件则摆了满满一桌子。绝大多数他们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崔汉唐只好逐一解说。

桌子上的东西堪称是琳琅满目,除了各种药物、矿石、符箓之外,还有一些说不出是什么的东西。其中一碗莲子尤其显眼。慕敏拿起一颗来,这莲子不但尺寸大,而且入手颇为沉重。

“这是莲子么?”

“如假包换。”崔汉唐笑道,“不过这莲子可是有法术的,瞬间便可发芽开花。”

周伯韬点头道:“我知道,古书笔记上常有这样的记载。”

崔汉唐让人取来一个小瓷缸来,取出一枚莲子放入水缸中,并在其中倒入热水,盖上盖。过一会功夫,把盖子揭开.在热水的水面上.竞开放出了数朵鲜艳的莲花,这下连元老们也有些惊讶起来。慕敏问道:“这个法术怎么做到的?学来玩玩倒也有趣。”

崔汉唐笑道:“这个有点麻烦,待我细细解说。”秘密在于:先用特大号之莲子,将其中央之莲肉挖去淘空,只剩下连着莲子外面的薄薄的一层。然后,用通草加入染料之后,做成小荷花及小荷叶,用绿色之租线作为荷花之梗.将其紧扎在一起,在线之另一端则用小铅粒粘连在莲子之内。然后,再用胶水将莲子之两半合在一起。在表演“瞬间生莲”时,术士可将此类特殊之莲于放于碗内水缸内.加入热水之后盖上,不一会儿,热水便会将粘胶溶开。而莲子及通草则因吸收了热水而产生膨胀,于是通草便会浮出水面,但莲子则因铅粒的作用而仍然留在碗底。

“其实用冷水也可以,不过热水比较快。”崔汉唐道。

“这些很薄的袋子又是做什么用?”

崔汉唐戴上手套,用一把锋利的小刀将皮膜袋的黏合处挑开。将里面的物件倒出来,扒拉了一下。

“这是人皮做得,”崔汉唐略带炫耀的说着,“当然是染过色的。质感颜色都很真皮肤一般无二。做成口袋黏在身上,不管怎么搜身,都不会被人发现。一般都用来贴身秘藏一些轻、薄,又非常贵重机密的东西。”

从肋下发现的口袋里,藏着一个小小的黄色纸包,展开里面是不知名的灰色粉末,散发出奇异的香气来,包药粉的纸也绘着符箓。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这么贴身秘藏的东西,必然是这妖道危急的时候才会用到的东西,我估计不是毒药就是救命的药。”

再拆开其他几个口袋,里面东西亦是大同小异,无非是粉末和薄片类的东西,至于具体是什么,有什么用处,只有妖道自己知道了。只有一个口袋中装着的是一本薄薄的小书,只有两个火柴盒那么大,纸张薄如蝉翼,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极小的字。崔汉唐略略看了看,知道这是本道术“秘法”的书。这“秘籍”是妖道吃饭的家伙,自然要贴身藏着的了。

“这些碎块是银子吗?”慕敏看到瓦罐里的东西,问道。

“已经送去鉴定了。”一个警察说道。

“不用鉴定,”崔汉唐摇着脑袋,“我原本还吃不准这是什么。不过自从挖出那个炼丹炉和满满几棺材的砒石、雄黄、丹砂之类的东西之后我就知道了――这些都是药银。”

“药银?”

“不错,又有人叫它苗银、德国银的。确切的说,是砷白铜。”

“苗银德国银是镍白铜好吧。”周伯韬纠正道。

“好吧,反正是白铜的一种。不过这肯定是砷白铜――不然他也用不着那些炼丹的家伙了。”

“朱提银。”慕敏说道,几个人同时点了下头。王大鸟被杀案中在王寡妇家提取到的朱提银一直是一个谜团。现在把几个案子联系到一起看,众人都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了。

崔汉唐嘀咕道:“莫非他们真得是准备造假银子?”

午木说:“这么看来王大鸟的凶杀案和这案子的关系还很深了。”

“不错,王家父子被害,和巫支祁还有背后的什么石翁有着莫大的关系。”慕敏说。

“现在巫支祁落到我们手里了,不怕他不开口。”午木轻轻捶了下桌子,“把他的嘴撬开,很多事情都能水落石出了。我建议立刻突击审讯巫支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