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术

第七卷「大陆」广州治理篇 | 吹牛者 | 约 3096 字 | 编辑本页

刘翔还没来得及说话,郭熙儿噗通一声跪倒在崔汉唐脚下,感激涕零道:“仙长,大师……”

崔汉唐虽然不认识郭熙儿,也知道必是刘翔生活秘书之类的人物,赶紧将她扶了起来,道:“不必多礼,这只是一点小事罢了。”

刘翔此时精神已经好多了,关于这件事他自感还有很多疑点,开口问道:“崔道长,我的住处你也看过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稍安勿躁,这件事说来还有点复杂。我刚才说了,不把前因后果说清楚,你们这群唯物主义者肯定会把我当精神病。”崔汉唐慢悠悠的坐了下来,“容我慢慢从头说起。”

他看了一眼眼巴巴的正想挺热闹的郭熙儿,刘翔赶紧说道:“熙儿,你先出去。”

郭熙儿应了一声,很不情愿的出去了。

林佰光说:“好吧,那你说来听听。”

“我就从刘市长中得心降开始说起吧。”崔汉唐又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的开始科普起巫术“心降”来,“当然,降头术这个概念是在旧时空的东南亚才有得。但是这并不代表本时空的中国没有类似的玩意。心降又叫灵降――精神术降头师可以用自己的意志力,令受害人产生幻觉,或迷失意识,做出匪夷所思的怪事来。这类的降头术,必须配合大量的符咒来进行,和我们所称的“符仔仙”所使用的符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功效十分快速,能在瞬间控制住一个人的意志,做出他原本不想做的事情。使用灵降的降头师,通常是降头师里功力较为高强的一群。施法害刘翔市长的就是这样一个高手!“

“这不科学,哪里有什么精神控制啊?”林柏光觉得自己的三观就要崩溃了。

“好像是有的,一些高级的催眠师好像就能做到,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刘三说。

“是的,就是类似高级的催眠术,其原理是给受术者一个心理暗示,并让其信以为真,自然而然的就会产生精神催眠的效果,达到掌控他人生死的目的。”崔汉唐笑道:“《黑客帝国》里的设定大家还记得吧。在虚拟空间里的厮杀,尽管人的身体还在培养皿里并未受到任何伤害,但是大脑在虚拟空间里受到的各种刺激会反馈到身体上,当他们意识到自己‘死了’之后,真实的身体即使完好无损也会认为人已死亡而机能停止――这个有点玄学,但是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历史上类似的事情也是有过的。东南亚的土著巫师咒杀人的时候只需要当着其他人的面施法,然后让旁观者去告诉想要杀死的人:你被巫师诅咒了。然后这个人一段时间后就会死亡,即便医学上查不出他有任何病变!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当事人在知道消息的那一刻,他所受到的教育就使他认定:自己死定了,所以他就死了。”

这样解释了半天众人终于明白了一点,刘三试探地说:“对方用闹鬼的方式暗示刘翔:你已经被诅咒了,刘翔相信了闹鬼的事,所以他就危险了。”

“就是这样。”崔汉唐点头到。

林佰光提出了不同意见:“但是这种精神暗示实际上要有一定的环境因素作为支撑的,换句话说,与其说是被催眠,不如是自己下意识的相信这些东西。”

“你说得没错。要达到目的,第一要有内因,第二要有环境。”崔汉唐侃侃而谈,“先说内因。降头术在东南亚流行,东北的狐仙最灵验,英国人至今还有许多人相信国王的触摸能治病……说到底就是有群众基础的,有信仰。上到帝王,下到乞丐都信这个。哪怕你读到了硕士博士,拿了诺贝尔奖,只要你在这个社会环境里长大,这些传统信仰就会在你心底里植根,只要能够适当的使用某些手段来激发,就能事半功倍。”他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元老们,“在座的有一位算一位,都是唯物主义者吧。可是你们扪心自问,每到夜深人静经过某些不太浪漫的地方,是不是还是会有些心虚胆寒,不由自主的想起某些灵异的事情呢?半夜看过恐怖片之后,去厕所会不会心里忐忑呢?我们之所以能够不相信,是因为我们有理性这个武器来压制自己内心对非物质世界的恐惧……”

林佰光打断了他的话头:“好了,好了,别扯得没边了,我们知道你的意思了,赶紧说正题。”

“接下来就是外因了。”崔汉唐说,“既然人人的心中都有这样的种子,那么巫师只要找到适当的手段来让这颗种子发芽就行了。这样的手段多种多样:言语、行动、物件、图案……都可以来激发。最终让人信以为真,最后‘中邪’而亡。”

“这么严重?那你怎么说刘市长没事呢?”慕敏问道。

“因为他是现代人,对于巫术本来就是不信的。内因不够,到现在他也只是将信将疑而已。他心里的唯物主义的火苗支持着他不会被吓死,要是古人还真不好说了。”崔汉唐摸着下巴道。

“那我现在没事了?”刘翔难以置信的摸着自己的脑门,“可是我还真不知道他们用得是什么手段――要说我见的人也不少……”

“我要不来说破你还真就有事,而且还是需要治疗的。根据科学家的研究,灵降只要让中降者服食大量的维生素 B2 群,增强他脑细胞的活动力,自然就能摆脱施降者的精神暗示。换句话说,维生素 B2 群便是破解灵降的特效药,旧时空可以在大街小巷的药局里轻易买到呢!”崔汉唐笑道。

“维生素 B2 群?谁穿越会带那玩意啊?就算有现在也过期了!”刘三道。

“说破了其实也就这么回事。再慢慢给刘翔做心理疏导了,比如念诵金光咒就可以。”

刘三说:“你这其实也是一种心理暗示,对吧。”

崔汉唐不大情愿的点了点头:“算是吧。”他起身踱步道,“有甲亢的人睡眠不好,很容易得上精神衰弱――刘市长进城之后又是每天殚精竭虑的工作,别看他精神头十足,实际已经是外强中干,精神不济很容易中这个招。”

慕敏插话道:“我就不明白了。这个暗示是怎么下下去的呢?刘翔这里保卫工作原本就作得很到位,他也不吃外面的食物,至于见人,要么是归化民,要么是和我们有相当关系的土著。”

崔汉唐点头;“要说暗示,这地方本来就充满了暗示。就说最明显的:董知府的几房妻妾子女丫鬟什么的就是在这院子里自尽的吧?”

几个人都点了头。

“……搞不好,这里改作办公室和宿舍的这些房屋的屋梁上,都有人悬梁自尽过――我刚才仔细瞧了瞧,这会议室的屋梁上也有几处磨损。”

刘翔迟疑道:“这个我也想过,不过我没有看到现场――进来的时候都尸体都收敛了抬出中门了。”

“没有看到,你也知道有过这么回事不是?脑补比实景有时候更恐怖啊。”崔汉唐摇着他硕大的脑袋,“我觉得刘市长自从进城后看到那些尸体心里就隐隐的有些害怕,自然也知道他们是在哪里自杀的。但是为了维护元老的威严,同时也不原意在百废待兴,手头事务一大堆的情况下就先去给自己张罗‘干净’的住处。等于是勉强自己住在了旧府衙内,其实内心还是很在意的。进城之后,你日理万机,自然想不到这些,可是潜意识里已经留下了种子……”

见到刘翔点头表示认可,崔汉唐才接着道:“这次的妖人也是利用了这一点。他布置了几个机关来增强对你的暗示,再用一种小法术作为引子,诱发你的内心的恐惧,从而让你方寸大乱,然后真正的杀招才会接踵而来。对方一共出了三招!!!”

“等一下”慕敏打断道:“您能不能说详细点,比如法术的细节,杀招的布置等等,这样才有助于破案。”

“好的,我知无不言。”崔汉唐点头道:“第一招,其实很简单:门窗乱响是因为有人用鳝鱼的血清涂在了门窗上面,晚上周围的蝙蝠就会扑上来****,才会纷纷撞到门窗上,将本来睡眠就浅的刘市长惊醒起来,灯亮了蝙蝠自然就飞走了。”

“这个其实我们想到过。”慕敏道,“大概也猜使用的是类似的手段,不过,窗户上只有污痕,没有血迹。”

“血迹的话,那就太明显了。”崔汉唐说,“这个套路知道的人不少。广州是个大地方,道观众多,道术高人应该不少。妖人为了防着有人揭破他的手段,用了升级版本――涂得是血清。”

刘三点头:“对!血清是无色的,涂抹上去最多只有污迹。”

“这么说妖人还懂血液学……”慕敏有些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