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神弄鬼

第七卷「大陆」广州治理篇 | 吹牛者 | 约 3097 字 | 编辑本页

一行人分乘轿子从市警察局出发,很快便来到了市政府。

为了防止有骇物听,轿子没有走前门:衙署的前半部分都改成了各部门办公室,到处是归化民干部和来办事的本地百姓――转为从后门出入:为了出入方便起见,王三苟早几个月便在广州府衙的后墙上开了一个可以通过轿子和马车的后门。

后门门外虽然冷冷清清,但是一进门便已是戒备森严。这里是外围警备,全部换上了国民军拔刀队和白马队的士兵。慕敏等人在这里下了轿子,崔汉唐看了下围墙,足有二丈多高。这个高度,不借助器材,人是爬不上来的。

政治保卫局的广州分局的局长午木已经在院子里等候他们了。见到崔汉唐到来,他并没流露出惊讶的表情――崔汉唐还没出临高,戴道长的秘电就已经送到他的案头了。

新道教和政治保卫局看似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实际上新道教实际承担着着政治保卫局民间教门方面的工作,双方的合作关系远比表面上看上去深厚。

“这里就是案发现场了。”午木介绍道,“刘市长在会议室等我们……”

“先让我看看这里的势。”崔汉唐道。

众人默然无语,看着崔汉唐东张西望,心中都暗暗疑惑。

崔汉唐看过去,只见这是后衙的一个偏院。院子很小,但是房屋整洁精致,院里铺得是石板,正房前的两个花池子种着两棵桂花。正房三间,中间是刘翔的办公室,左右两间分别是他和郭熙儿的卧室:刘翔的夜间睡眠不好,平常都是独寝。

院子东西两面的厢房,看上面挂得牌子被改成了办公室、机要室和档案室。还专门辟出一个会议室来。崔汉唐细细端详:环境清幽,并无任何邪祟之气。更别说此时院子中就站着八名护卫总局派来的元老贴身警卫,身上十字交叉挎着两支左轮是标配,有的人手持双管霰弹枪,有的则腰插双刀。一个个杀气腾腾,都武装到了牙齿。

“走吧,咱们去见见刘市长。”午木说。

刘翔并没有出来迎接众元老,因为几天前慕敏已经向护卫总局的人员下了死命令,不许他出现在室外公开场合,警卫人员 24 小时贴身警卫,除必须人员之外,其他归化民未经许可不准接触刘翔本人。

虽然巫蛊案尚处于保密状态,但是有人企图“行刺”刘翔的消息已经在市政府里不胫而走。市政府里不免有些人心惶惶。为了防止消息进一步扩散,政治保卫局已经封锁了后衙内外,严禁人员出入,对所有进出人员展开调查。

滞留在后衙区域的归化民原本就有些惶恐,此刻看到这小小的院落里,云集了众多元老,这些归化民亲信一个个暗暗乍舌:这案子来头还真不小!

刘翔此刻正在会议室里闭目养神,他有甲亢的问题,夜间睡眠本来就不好,闹了这回事之后,晚上几乎没有合眼的时候,稍一困倦就会做噩梦或是被梦魇,几宿折腾下来精神委顿不堪,人也落了形。

午木不许他见人开会,外面的事情又多,只好每天看文件下条子指挥工作。如此一来愈发显得憔悴。郭熙儿心疼男人,便叫新调来的总务科副科长韩月――王三苟已经荣升为正科长了――暂时停止送文件过来,自己亲自动手,调配了些补中益气的食物,服侍他吃了下去,又关照人取了屏风来,伺候他在竹榻上休憩。

刘翔此刻只觉得头脑混沌,似睡非睡,似梦非梦,只觉得焦躁不安。斜靠在卧榻上也觉得浑身不舒坦。此时朦朦胧胧正欲睡去,忽然猛得一个激灵又醒了过来。却见郭熙儿正俯视着自己,见他醒来,小声道:“首长,慕首长他们来了……”

刘翔微微点头,道:“扶我起来。”

郭熙儿赶紧伸手将他搀扶起来,又见他形容憔悴,赶紧又在旁边的脸盆里绞了一把毛巾过来。

刘翔擦过毛巾,觉得清爽了些,又喝了一口凉茶,这才走出屏风相迎。

客套一番,大家围会议桌坐定。慕敏介绍说:“老刘,这是新道教来协助破案的崔汉唐同志,听说了你的事情,说还是先到你这里来看一看,看看有什么问题,给你去去疑――刘大夫说你这些天晚上睡得不好,经常被魇。”

刘翔点头道:“刘大夫说得没错,这几晚都睡不好。”

崔汉唐不言不语端详着刘翔。上一眼下一眼的看了半天,居然就伸手向刘翔的眼睛抓来。刘翔早被他看得发晕,连忙伸手拍开他的胖手,愠怒道:“做什么?”

“干什么?嘿嘿,嘿嘿嘿……”崔汉唐用与他身材很不相称的猥琐声音奸笑着,说出一句大家都熟悉的江湖骗子的台词来,把大家雷得外焦里嫩:“这位居士,我看你印堂发暗,眼皮发黑,早晚必有不测之祸啊!”

刘翔一听脸都黑了,他原本就心气不顺,觉得自己出了丑,大大影响了声誉。这崔汉唐虽然算不上太熟的熟人,好歹在临高、在琼山也一起吃过饭喝过酒,交流过生活秘书的使用心得,骂过执委会的娘。没想到上来就先来这么一套不吉利的江湖诀。拉着脸把手一指:“崔胖子大家这里谈正事呢,你 TM 正经一点!!!”

崔汉唐也不生气,嘿嘿笑着说:“哎,别急啊,我这就是跟你谈正事呢。”随即咳嗽两声,脸色一正,对着刘翔说:“站好站好,让我翻开你眼皮看看。我怀疑你被人下蛊了!”

“啊?”刘翔一听大惊失色也顾不得改口,连忙追问,“死胖子你别骗我还真这种事?”

“淡定淡定,区区蛊虫而已,大不了全身皮肤溃烂或者肚子上肿起个包变得比我还胖或者全身往外爬寄生虫而已。”崔汉唐面色平静的说。

旁边林佰光见刘翔的脸色都开变绿了,连忙打圆场:“好了好了,崔道长!咱们不搞封建迷信这套,大伙不是怀疑你的本事,你就别装神弄鬼了,说说具体怎么回事吧!”

崔汉唐这才收起那幅惫懒摸样:“那是当然,不过现在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我们还是去现场看看,找出刘市长中招的原因吧?慕局想必你已经探查过现场了吧?”

虽然侦破工作是政治保卫局负责,不过午木并无刑事侦查的经验,这方面的现场勘察工作实际上还是和警察局一起会同办理的。

“是的,不过只发现一些奇怪的东西,对破案帮助有限。”

说着她从旁边房间拿出一个托盘来,中间放着一根玻璃试管,里面塞着一小片薄棉纸:“这是在刘市长窗户上提取到的污痕,有苍蝇聚集。估计应该是某种动物的血迹、排泄物或者或者腐烂的物质――具体要等临高那边做了分析才知道;另外在后窗台上有一个很小的抓痕,比普通的猫爪还要小一点,但是又不像是猫科动物,倒是像……”说到这里慕敏停住了话语,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像婴孩的脚印吧?”崔汉唐冷笑着接口。

慕敏马上不说话了,刘翔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实话说,我是不相信这些东西的。”慕敏说,“我大概也听刘三和几个老衙役说过,这东西可能是‘小鬼’。现场遗留下来的东西都表明这些人是在采生魂,炼鬼。但是这些全是骗人的鬼花样,世界上不可能有什么真得‘小鬼’的……”

崔汉唐摇头道:“慕局长,你说得在我们看来当然是有道理的,但是你也要想一想:采生魂巫蛊之术的源头,据说汉代就有了,而汉代的巫蛊术又有可能是从西域、蒙古高原传入的。这些邪术能够千年传承,一直到二十一……咳咳,到现在还有传承,岂能是一点效验也没有的单纯骗术?”

“你是说……”慕敏揣摩着他的意思,“确有‘小鬼’?”

“的确有,”崔汉唐用力的点了点头,“不仅有,刘市长很可能还中了蛊毒。”

在场的诸位元老除了刘翔都用见了神经病一般的神情看着他,倒还是林佰光沉得住气,说:“你的意思?”

“我们去现场看看吧,这样我好判断的更准确一些。”

现场就在院子里的刘翔卧室,从东厢房里的会议室出来不过几步路。

刘翔的卧室就是正房的东房,本地很常见的建筑形式,前面有敞开式的廊檐,廊檐上悬着卷起的竹帘,窗户上的纸已经更换成了玻璃,里面还挂了窗帘。

慕敏指着窗户和门说:“污痕就是在那里发现的,你看上面还残留了一些。”

崔汉唐抬眼一看,见门窗上都镶嵌着玻璃,上面有些污迹,慢悠悠的走过去,抬起手小心的蘸了一点,送到鼻子下嗅了嗅,嘿嘿的冷笑了一声道:“小把戏。”然后又问:“那个爪印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