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真人

第七卷「大陆」广州治理篇 | 吹牛者 | 约 3098 字 | 编辑本页

澳洲人的那个“手摇的小玩意”固然厉害,但是能不能撬开犯人的嘴,解布辽还真不敢说。因为夹棍这样的“大刑”在这类案犯身上也有失效的时候。

他思来想去,决定去找自己的师父求教。当下先告假,说要回去收拾下铺盖衣物:这种大案,没个半月一月不可能结束,少不得要住在衙门里。

然而出了衙门,解布辽却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直奔师父家。

解布辽的师父是个老皂隶,在衙门里干了四十多年,论及经验手段无人能及。不过他好些年前就已经从衙门退职,如今在家安享晚年,澳洲人清理衙门自然不会波及。当下备了几色礼物前去。

徒弟突然来拜,老皂隶自然知道有来意。动问之下,解布辽亦不敢透露太多案情,只说抓了行邪术的犯人,似有邪术在身,问不出口供,求师父能不能指点一二。

“……澳洲人不信鬼神之说,不准我用破邪的秽物,不知师父可有什么法子。”解布辽说道。

老皂隶道:“这事容易。你且去备下钢针,烧热了,蘸上粪去刺那犯人身子柔软之处,他便有再高的法术,也得开口招供。”

解布辽迟疑道:“粪亦是秽物,澳洲人怕是不许。”

老皂隶笑道:“你不要说秽物破邪,只说是拷问所需,加了此物,可叫效用加倍不就是了。”

解布辽道:“这也使得。”

老皂隶道:“若还是不行,我再教你一招。将犯人的两手两脚的大指并相缚。四处之骑缝。用艾炷于两甲角,反甲后肉,四处骑缝处。此所谓‘鬼哭穴’,以针、艾炙可驱鬼魅,破邪术。”

慕敏自然不知道她的手下正在搞这神叨叨的一套,此时,她正站在专案组的办公室里凝视着黑板上的案情图。

这间办公室是刚刚才收拾出来的――元老的命令,又是本单位首长,自然是叱咤立办。站在刚刚整理出来的案情图前,她本能的预感这是一个内情复杂又牵连甚广的案子。

只有等新道教的人来了再说了。她想。

临高,云笈观一间宽大整洁的办公室里。

“这事情也只有你能出马了。”戴锷说着拉了下他的道服下摆,竭力让人不要注意他穿着的新道教的道服。

实话说,张道长设计的这身“道服”,他个人觉得穿着有点尴尬:虽然戴道长对道教或者新道教都所知甚少,但是对传统道袍的飘逸的审美趣味还是比较推崇的,对这军服式的道袍着实不感冒。他倒是比较羡慕眼前的这位崔道长,穿着一身灰布的传统款式道袍,经过汉服社的“改良”,真是即飘逸又潇洒。

谁叫自己吃饱了没事干想上位自己主动要求出来当这个“二当家”呢?如今腐道长在苏北山东一带活动,依托沂州与当地盛产的各路民间教门斗得不亦乐乎,颇有些“此间乐,不思蜀”的意思。上次还专门写了一个条幅过来,说是请庄老爷写得,要他装裱好了挂云笈观的元老静室里。戴道长打开一看,上面一行如橼大字:“与人斗,其乐无穷”。

“你倒是‘其乐无穷’,老子当你的苦力劳工!”戴道长暗骂道。

别看腐道长人不在临高,新道教的建设可是时时刻刻都在关心着,借助发动机行动之后元老院在北方打通的交通渠道,道长愈发勤快的写信,来信从简单的一张纸变成了厚厚的册子,其中的内容无所不谈,从新道教道观的建设标准到哪些神仙可以列入“正祀”;从道生的选拔教育到给新道教人员“定编定级”。事无巨细,他都有具体的指示。隔三岔五的,他还会寄回一箱子书,全是他“亲手改订校正”的道家典籍,要他安排出版。

“你这么干还象一个道士吗?!”看着这些被涂抹圈点,不时还贴上写有大段文字的纸片的书籍,戴道长不由的暗暗嘀咕――这篡改典籍也忒猛了点吧。他虽然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道士,也对道长如此的大胆狂放感到忧虑。

不仅典籍被篡改,他们所在的这座由盗泉子亲手规划设计的云笈观也看不出多少传统道教的意思。

且不说那风格奇特,中西合璧式的牌坊式大门,就说那刚刚落成不久的大宣教殿:巨大的磨砂玻璃太极穹顶和墙壁上的大幅彩色玻璃镶嵌画玻璃窗,很难看出临高的新道教与大陆上的旧道教有何相同之处。要不是穹顶上巨大的太极图和矗立在殿宇入口处巨大的老子化胡图的玻璃镶嵌画,实在很难想象这座建筑居然是道教宫观。

来信多,要的东西也多。每次来信,腐道长都会开出长长的单子,要戴道长调拨发运的东西从五谷杂粮到建筑材料,书籍文具无所不包。弄得戴道长隔三差五就要跑大波轮船办事处发货运不说,问题是这些东西企划院并不会免费给戴道长。

东西第一要排供货计划,第二,得按内部调拨价付款。

排供货计划自不必说,戴锷跑断腿,磨破嘴,也多亏他是元老,新道教在发动机行动中表现又不错,总算不至于在计划里排得太后面,可是货款的问题却是实打实的。

按照元老院的宗教管理办法,不管是新道教还是临高的天主教会,虽然都属于“官方教会”,要受元老院的领导和管理,但是却基本没有拨款。经费主要靠自筹。天主教会有耶稣会这个金主,有信徒的“奉献”,财政比较宽裕。新道教可就窘迫多了。腐道长去沂州传教的时候,各方面还是借了发动机行动的东风。如今没这个东风可用,得自筹经费,这压力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偏偏新道教这几年到处修道观,招募培训道生,派人深入海南岛内陆山区传教……花了大量的钱财和物资。特别是临高的新道教本山云笈观和在定安的道教圣地笔架山修筑的新道教的祖庭无极宫的修筑,不但规模庞大,而且建筑装饰十分繁琐复杂,虽然分了几期施工,每一期依然是旷日持久,耗费巨大。

财政上的紧张状态一直没有缓解。幸而张道长那边,时不时的会汇来些银子。多时上万,少时几千两,有时候还有首饰珠宝,古董文玩字画之类的东西。不用说,这些大多是张道长“与人斗,其乐无穷”中获得的战利品。

靠着这些银钱,他才能勉强支撑日渐庞大的教会组织。规模宏伟的宫观观也一点一点的从蓝图上变成现实。由于人手不足,他写了几次信要张道长回来,然而每次回信都避而不谈,戴道长只好自己设法招兵买马。

人倒是给他找到了几个,眼前这个胖子版燕赤侠就是其中之一。一般来说,旧时空的胖子到了新时空很少有继续是胖子的,眼前这个显然是例外。穿越几年来的辛劳只不过让他从 100KG 变成了 90KG 而已。

这位崔汉唐是他从芳草地挖掘来得。崔某人是一所不知名二本院校的美术师范生,当过中小学教师,个人看业余爱好十分广泛:武术、射箭、冷兵器、手工制作无所不包。对道教也有相当的了解,如果说张道长算是在家的火居道士,崔元老也算得上是个泛信的居士了――属于专业对口。

崔汉唐很乐意到新道教来当“三当家”,这不仅是地位的提升,就现实利益来说好歹云笈观建筑壮丽,办公室和宿舍也比芳草地大得多,顺便也豪华的多。另外在云笈观办公不比在芳草地,得时刻端着架子,“为人师表”。袁子光在芳草地的校内元老教师会议上,三令五申要他们“不要忘记教师应有的道德意识!”、“言行要有元老的觉悟!”、“绝不允许攻略在校学生――不论男女”……

崔真人调到了新道教之后,除了管理教会事务继续他的教育工作,可谓如鱼得水。按照盗泉子的设想里,新道教的宫观还有负担着普及文化科学知识的功能。所以他要求道生的培养首先要注重文化和科学素养,这样才能担负起将来派往各地独当一面担任祭酒的工作。

崔汉唐看着眼前一脸憔悴的“戴真人”,又把手头那份慕敏的电报仔细看了几遍,说:“我去是可以,不过这电报上也太简单了。只说有人采生折割,行巫蛊之事――可具体什么细节也没有,我怎么带法器呢?”

“又不是要你去斗法。国家警察的意思是请你去当顾问,看看那伙疯子到底在干什么,想干什么。不然他们都没法审问犯人。”

“当顾问的意思我自然是懂得,但是我们身为新道教的人员,不趁着这个势在广州大张旗鼓的搞几次攘邪除秽的***扩大些我们的影响,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大好机会?”崔汉唐说道,“最起码,也得打几次超度祈福攘灾的罗天大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