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支雪茄

第七卷「大陆」广州治理篇 | 吹牛者 | 约 3115 字 | 编辑本页

高举知道,只要自己一点头,就成了广州商界的头面人物。这些年来在广州最有势力的潮汕商人、广帮商人等等就统统都得仰起自己的鼻息。这且其次――关键是从今往后,自己就是有大宋“官身”的人,。

商人积累财富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去追逐政治权力。没有政治的保驾护航,财富便难以长存,更不用说增值了。

高举当初发家就是靠着杨太监作靠山,才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如今大明衰败不堪,眼见就撑不下去了,澳洲人此刻来招揽他――攀上了这个高枝,以后便是地道的“从龙之臣”,整个高氏家族未来的前途不可估量……

只不过一旦当上了这个差事,他就和元老院紧紧的捆在了一条船上。这让当了大半辈子大明百姓的高举未免有些犹豫不安。

“怎么样?”郑尚洁看着他一副想偷吃又怕惹腥的面孔,微笑道,“高大官人意下如何?”

“这个……这个……”高举从袖子里摸出手帕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谢元老院和首长们的抬爱,只是这事体太大,容我,容我,考虑考虑……考虑考虑……”

郑尚洁嫣然一笑:“好,好,我知道这事高老爷得慎重,今儿我就不等你的回音了。”

“多谢郑局长体谅下情。”高举不自觉的低声下气起来。

“不用客气。今个请您老过来,还有一件事。”郑尚洁说。

高举松了口气:“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高某一定效劳。”

“有一位故人,想见一见你。”郑尚洁笑道。

“哦?是哪一位?”高举浑身一凛,他在元老院的故人,只有“文”、“王”、“萧”三人。只是听说他们三人都在元老院中身居高位,便是真髡元老平日里也难得能见他们一面,自己更是想也不敢想了。

“你见了便知道了。”郑尚洁起身道,“来,这边走。”

高举起身,随着郑尚洁来到挂着会议室三个字的房门口。郑尚洁推开了门,高举望进去,但见长桌子后面原坐着一个人,见他进来起身相应,短短的头发,六尺多的高大身材,身上是一件长到膝盖,背后有软帽,腰间有腰带的“澳洲袍子”――和七年年前出现在他家后院的“髡人”一模一样,连容貌都似乎不曾改变过!

“文掌柜!”高举不由得惊呼出声。

文德嗣微笑颔首,举手招呼道:“高大官人,别来无恙?”

“文掌柜!”高举一时间激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七年前,就是他和王、萧两人一起出现在他家的后院,从此让他的人生发生了莫大变化。没有他们带来的澳洲货,他高举不过是濠畔街许多家洋商中的一家而已,怎么会成为广州洋商的领袖?

说他们是他命中的福星也不为过。高举虽然这些年和郭逸等人过从甚密,也算是澳洲人在广州的头号“代理人”,但是从没想过要去见文德嗣等人,因为他早听广州站的人说,文、王、萧三人在元老院都是身居要职,等闲真髡都见不到,这区区一介商贾就更不用说了。

如今元老院席卷广东,势大滔天,隐约便有了逐鹿中原之势,自己与他们就更是云泥之别了。虽然他在自家宅第中免不了要也要吹嘘下“当年文元老蒙难的时候如何如何”,“当年王元老一眼就瞧上了咱家的家生子高露洁”……但是从没想过这三位元老还能记得当初和自己一起做买卖的情分。“贵人多忘事”,这对人情冷暖早就勘熟的高举来说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虽然盛传文德嗣要到广州来当“广东制置使”,高举也没急着去找门路见一见。他如今是方面大员了,经手一省的政务,事务繁杂岂能轻易见人?不说广东,就是这广州,要见他的人也不知有多少,自己去求见,不免有“叙旧情”的意思,可是这大人物愿意不愿意和你“叙旧情”,是不是乐意记得当年“贫贱之交”,这可就得打个问号了。不先把对方的态度摸透,贸然求见到时候“旧情”没叙到,先惹了对方不快,岂不是大大的不妥?

相比之下,他宁可在刘翔、郑尚洁这样的即是“县官”又是“现管”的人身上下工夫。

没料到文掌柜――不,是文元老居然会私下召见自己!一时间高举铭感五内:文首长这身打扮接见自己,显然是表示“不忘前情,永铭旧谊”的意思。一想到这位被人称为“文相公”的元老院第一人对自己区区一介商贾如此折节下交,高举不由的涕泪直下了。

活了五十多年,这是高举第一次在人前垂泪。这些年来他在商界官场游走,上到巡抚、布政使,下到府县官吏,看在他偌大的财富和背后的杨公公的份上,面子上总还算过得去,酒桌上更是少不得称兄道弟。可是哪有一个是真心尊重过他的?都是把他看作随时可以薅羊毛的肥羊罢了。

正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话才好,文德嗣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伸出手来:“怎么?不认得老朋友了?”

高举道:“不敢,不敢,”他赶紧拭泪道,“文掌柜――文首长,我这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啊!”

“坐,坐,”文德嗣请他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慨叹道:“说起来,与你已经是一别七年了!当年我们来到你后院里和你做生意的往事,竟似还在眼前一般!”

高举赶紧道:“小民当初有眼无珠,不识元老院威仪,竟和元老院锱铢必较,真是罪该万死……”

文德嗣摇手道:“哪里,哪里。在商言商。何况那时候我们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鬼鬼祟祟的溜进你的后院,你不把我们当强盗拿了,已经是难得了!”说罢哈哈大笑,递过一支雪茄来。

高举听他一点不忌谈过去的往事,愈发安心,赶紧接过雪茄,恭恭敬敬道:“若无当初首长带来的澳洲货,小人如何能做到今天这般大的局面。全是仰文首长、王首长、萧首长和元老院的恩德。”

文德嗣含笑点头:“你也不必过谦了。”说着掏出火柴,擦着了竟要给他点烟,高举大吃一惊,来不及多想,忙不迭将雪茄凑了上去。待到吐出第一口烟雾才觉得自己实在孟浪:点烟递水,那是下人小厮们做得事情,自己怎么这么糊涂,竟大剌剌的凑上去吸烟?不由惶恐道:“不敢,不敢,生受了……”

文德嗣摇灭了火柴,丢在烟灰缸里,说道:“你对我们元老院,对大宋是有功的!”他在“有功的”三个字上加重了语音,“没有你,我们不知道还要走多少弯路,遇到多少挫折。这一点,我们元老院是决不会忘记的!”

这番话,震得高举耳膜嗡嗡作响,他做梦也没想过文德嗣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只觉心中五味杂陈,心中即高兴又担心,赶紧道:“文首长……您……过奖了。小的只是一介商人,虽和元老院做了许多生意,也是将本求利,哪里敢说有功。”

“做生意也是功劳,谁说将本求利就不是功劳了?我看这广州的繁华,商人要占一大半的功劳。”文德嗣给自己也点着了一支雪茄,“没有商人,这广州能有‘南天第一繁华之地’的美誉?”

“是,是,首长见教的是!”高举激动的连连点头,这样明确的“重商”的话语,他从前从没听一个大明人氏说过,顿时大有知己之感。

文德嗣继续说道:“现在广州光复不久,市面虽然已经恢复,不过还不够活跃,还有许多弊端也亟须革除。只是我们对广州商界的情况掌握不多,还要商界多多支持,你是我们在广州商界的老合作伙伴了,可不要甘居人后啊!”

高举赶紧道:“只要有用得到高某的地方,一定效劳!”

文德嗣点了点头,两人又叙谈了一会,高举这才起身告辞。临行时,文德嗣对他说:“广州商界的事情还要你多多费心!”

高举感动地答道:“多谢文首长的抬爱,高某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回到家中已经是午后,三姨太正在守着一桌酒菜等候,面色焦虑。高举的正室留在休宁老家,在广州主持家务的是他的三姨太。

见他回来,面色无恙。三姨太方才出了一口气,埋怨道:“愿说是午前必回来的,既晚回来,何不打发个小厮先回来说一声!害得大伙担心。”

“我也不曾想到今日竟会有一场奇遇。”高举笑道。

“什么奇遇?”三姨太一面伺候他更衣一面打发丫鬟去给他打洗脸水盥洗,又叫仆妇们将菜肴拿下去回热。

“遇到了一个故人。”高举从袖中取出只剩下半截的雪茄来,“将我那个百宝镶的紫檀木拜匣取来。”

拜匣取来,高举命三姨太将这半截雪茄用绵纸小心包好,又绕上红线,这才收进拜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