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

第七卷「大陆」广州治理篇 | 吹牛者 | 约 3115 字 | 编辑本页

吴县令知道自己身处危城,断难突围,决心死守到底,等候府城的援军——他并不相信髡贼的广州已经陷落的喊话:这样大的一座府城,就算髡贼攻得下来,也得十天半月功夫,何况从晚上到现在连一声炮响都没听到过。

可是他也知道,百姓并不同他一心,官兵也是冲着他毫不迟疑的挥洒钱财才肯出力守城的。所以他出了布告:有敢擅自勾引城外流贼的,全家斩首;财物没收后赏给守城兵民,试图以此来坚定守城军队的决心。同时严禁守城百姓同城外义军说话。可是城里的兵丁多半与百姓相熟,而且都害怕万一城破之后会被报仇,所以当他们在城上发现有百姓与城外说话时,尽管不断地斥骂,挥舞大刀,却并不真的动手。

吴光旨见城上城下搭话,生怕百姓被髡贼蛊惑,见有不少髡贼士兵近城,立刻命令城上点炮。

官兵们迟疑着不肯动手,吴光旨大怒:“快点炮!”接着又吼道:“打一炮,赏银五两!”

这下南关上两门炮同时点炮了。炮弹飞出去,然而炮手故意瞄得太高,一枚直接掉到来江里,一枚落在泥滩上。

巡逻艇上的舰炮立刻还击,六门大炮同时点燃,向着城上打去。吴光旨在城上看见火光一闪,立即一挥手,要大家赶快散开,伏身躲避。炮弹又打坏两个城垛,将躲在后面的三个壮丁打成两截,有一颗炮弹飞入城内,打毁一座草房,燃烧起来。

这时城下架起几个白铁皮的大喇叭,叫几个大嗓门的士兵在那里喊叫:“城内军民士绅人等听着:立刻捉住县令开城投降,不然攻下新安,全城屠灭,鸡犬不留!”

城上一片骚动,吴光旨手持一把倭刀,瞪着血红的眼睛吼道:“大家莫怕!这是髡贼虚言恐吓。他们就这么几百人几条船,别想动我新安一根毫毛!打跑髡贼,守城军民一人赏五十两!战死的加倍!”

他身边有几十个用银子喂饱了的兵丁民壮,也跟着吼叫起来。不时还挥舞下手里的大刀。暂时将骚动压制来下去。

吴光旨眼看着人心不稳,瞪着眼睛看到不远处一个民壮偷眼在往外面瞧,好像在做什么什么手势,他立刻将刀一指,吼了一声:“拿下!”

亲兵冲过去将那民壮扭胳膊抓肩的推到他面前.民壮一脸懵懂又夹杂着惊慌。连连叫喊:“点解拉我?”

吴光旨森然道:“本官瞧得明白,你才时在城上与髡贼勾搭言语,方才又外面做手势,必然是髡贼的奸细!来啊!斩来!”

那民壮连叫冤枉,两边亲兵将他拉下马坡,就在城墙下手起刀落将他的脑袋砍下来。

“号令在城门!”吴县令吼道,“哪个敢再与髡贼勾搭,不出力守城的,这样是下场!”

吴光旨杀了人,立了威。暂时将人压制下去。然而这时候从城外射来十几枝响箭,响箭上系有“晓谕”,吴光旨生怕有人拣拾来动摇人心,厉声关照“不许拾响箭!”他的亲兵赶紧过去拣拾,然而还是有一些被腿脚快的人拣走了。

他打开“晓谕”一看,上面潦草的用墨笔写着限城内军民在一个时辰内开门献城,大军秋毫无犯,保全一城生灵。大军进入新安县城只诛杀县令。

虽然他竭力封锁消息,城内的官绅们还是看到了“晓谕”,兵丁们也有人看到了。大家私下纷纷议论。无法禁止。

城中绅民都愿投降,不想打仗。澳洲人素来有秋毫无犯之誉,然而也有对反抗者残酷无情的恶名。因而大家都觉得不管府城是否陷落,先投降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是最要紧的。尤其是缙绅们。已经被迫拿出来大笔银子守城,觉得利益受损,再也不想陪着吴县令“忠”下去了。

吴光旨知道城中人心不稳,特别是缙绅们的态度暧昧。这使得他非常惊慌。因为他在陕西任职的时候,不止一次打败过企图攻城的“流寇”,靠得就是县内缙绅的鼎力襄助。但是此地的髡贼似乎和流寇不一样——缙绅和百姓对他们都无仇视害怕的态度。

他召集几位县内的官员商议。大家都拿不出什么主意,反而劝告他不要再守下去。县学教谕说:髡贼在本地素有人望,和他们硬抗,百姓和缙绅都不会支持的。他又说道:

“髡贼素来对顺者宽,对逆者严。眼下还未大战,亦未有大死伤。吴令若是出城投降,髡贼必不会加害于。”

吴光旨命他们退出,一个人留在屋中,反复愁思,想不出好的办法。江面上又在打炮了。他不禁顿脚长叹,绕柱彷徨,自言自语说:

“唉,没料到我竟落到这个下场!”

快到中午的时候,城中官绅父老来到县衙上求见。吴光旨将大家迎入花厅中。今日厅中的情景与往日大不相同。三个月前他初到新安,缙绅父老们为他接风洗尘,他在厅中好不得意。就在早晨他镇压来企图叛变的千总,召集官绅,会商加固城防事宜。缙绅父老们也是恭恭敬敬,唯唯诺诺。称他是少有的“干才”。然而局势突然一变,花厅中一片愁眉苦脸。

大家坐下以后,一个为首的士绅先说道:

“现在一城官绅父老来见吴令,不为别事,只是为请吴令设法保全一城官绅军民的性命。”

他心中明白他们的来意,还想竭力再劝那么一劝:“本县正在竭力守御,准备与流贼死战,这就是为的保全一城官绅百姓的身家性命。”

另一位士绅说:“死战决不能取胜,守城断无把握。如若坚守,不但不能保全官绅百姓性命,反而将遭屠城之祸。吴令可曾想过?”

吴光旨道:“束手就擒固然能苟活一时,可也就成来刀俎上的鱼肉。髡贼入城之后,是否烧杀都在他们的一念之间——就算他们不屠不烧,诸位缙绅父老哪一位不是有家有业妻妾成群。髡贼若是要你们报效军饷献出美女,到那个时候,诸位父老是遵命还是不遵命?要知道那时候可由不得你们了!”

这番话有理有据,要是放在其他地方,就凭这番话就足够了。他在陕西当县令的时候,屡次用这样的话来激励缙绅,几乎百试百灵。然而在这里却不管用。一个缙绅道:“澳洲人素来言而有信,也非贪财好色之徒。”

几年前澳洲人突入珠江的种种事迹,缙绅们都是知道的。凡是顺从澳洲人献出粮饷的墟镇村落,澳洲人都没有破坏,征收的“合理负担”也很轻;甚至还顺路剿灭了当地的许多零散水匪,一时治安都为之一靖。那些办团对抗的,都遭到严厉的惩罚,当地缙绅豪强为之一空。缙绅们都害怕自己落到这样的下场,所以竭力主张开城顺服。

“就是老爷本人,虽然一时糊涂,我等也会向澳洲人美言,竭力保全的。”

另一个缙绅赶紧道:“纵然澳洲人在此不久,只要老爷不受伪职,以澳洲人的脾性也绝不会逼迫。此时事急,情应通权达变,不能死守一个忠字。澳洲人退走之后,我们仍然为朝廷守土,岂不两全其美?纵然朝廷有什么不是要追究,本县缙绅也会竭力为老爷说话的。”

吴光旨七窍生烟,暗骂“无耻”。他按捺住怒气缓缓道:“阐徽(他的字)自束发受教,读得便是圣人之书,这忠君爱国几个字自幼就牢记心中,绝不敢忘。既食君禄蒙圣恩,决无投降之理。”

县里的教谕本不想多说话,可是现在士绅们已经同吴光旨的话说僵了,他也不得不说道:“请吴老爷三思,今人无固志,孤城无援,断无不破之理。我也是朝廷命官,承乏来此,守土有责。吴令对朝廷具有忠心,难道我就没有忠心么?我也是拔贡出身,受过孔孟之教。眼下是一城百姓的安危!老爷若是从百姓着眼,暂时投降,救了百姓,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吴光旨冷笑说:“你既是举人出身,身蒙国恩、食皇上俸禄的人,日后你如何对待皇上?纵然百姓体谅你,国法岂能体谅你?”

教谕道:“孟子有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老爷莫要为了一个‘忠’字,便断送了一城百姓的性命!”

大家同声附和。吴光旨见自己处境十分孤立,沉默一阵,长叹一声,说:

“你们且出去,容我先想想。你们放心,吴某决不连累一城官绅百姓!”

“时间可不多了……”

散会以后,吴光旨一个人在花厅内逡巡,十分苦闷。今天早晨的雄心壮志已经化为飞灰。他起了自尽的念头,自己一死,既对得起百姓,也对得起皇上了……

然而他的念头还没转完,县衙外已经骚乱起来。他的一个仆人浑身是血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一头扑倒在地上,用尽最后的力气喊道:“老爷!不好了,兵……兵……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