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体大会

第七卷「大陆」广州治理篇 | 吹牛者 | 约 3078 字 | 编辑本页

百仞城元老院会堂里,此刻已经是人头攒动。可以容纳六百人的露天坐席上大部分已经有了人。

所谓的元老院会堂,就是当初登陆伊始修筑的露天电影院。虽然后来又加以多次修缮改建,加了一个简易顶棚,免除了风吹日晒之苦。即使如此这里比起东门市新近落成的室内体育馆还是堪称寒酸。

由于已经制定了临高的行政区和元老居住区要往老县城搬迁的方案,百仞城的建筑已经不再扩建改建,将就着继续用。

不过,此地毕竟在百仞城内,是元老们最感到最安心的地方,此刻特侦队和警备营控制着每一个入口。整个百仞城里一个归化民都没有。连元老们的秘书、女仆也都暂时离开了这里。整个百仞城里静悄悄的只剩下元老们在这会场里高谈阔论。

虽说会场简陋,布置的却是很是隆重。主席台中央照壁上悬挂着一个巨大的红黄相间的木制星拳国徽,两侧悬挂着两面巨大的蓝色启明星国旗,为了体现元老“人人平等”,在议长钱水廷的提议下,不设大会主席团,所以偌大个舞台上只有一个孤零零的缅甸柚木演讲台――在巨大的背景照壁下显得很渺小。

主席台前照例摆满了鲜花和绿叶盆栽,气相峥嵘。

萧子山坐在第一排的会议席上,一面和周围的元老打哈哈,一面偷眼看刚刚送来的正式出席名单,看着眼前这些有些熟悉有些陌生的名字,别有一股滋味在心头。

目前的全体 522 名元老中有 456 人出席了全体大会。这个比例已经是非常高了。随着地盘的扩大,元老们被分散到中国沿海的各个地区。仅仅在海南岛上,目前分散在各县工作的元老就有二十几人。召集全体元老起来变得愈来愈困难。军队、通讯和重要工业企业里亦不能离开元老的监督指导。至于情报系统深入大明的几位。他们的具体坐标位置还是一个多月前的。

为了出席这次大会,很多外派的元老提前一个月将手头的事情移交,再搭乘办公厅派出的特别输送船只返回临高。连一些以家属身份穿越过来,以往很少参加大会的“受赡养人员”元老也被动员出来开会了。这些大多已经跨入老年的妇女这会正聚在一起打毛线的打毛线,做鞋子的做鞋子,自顾自的聊天,互相比划着手里的活计:几乎全是婴幼儿的衣服鞋帽。

真是熟悉的场景啊。萧子山默默的想着,忽然有人问:“主任,你喝茶还是格瓦斯吗?”

他一惊。抬起头来一看是李元元,正提着个大水壶挨桌子给元老们加水――全体大会属于绝密,归化民一个也不许出席,连带着服务工作也是元老自己干。

“我――还是来茶吧,幸苦你了。”

“瞧您说的,为元老院和人民服务嘛!”李元元俏皮的笑了笑,却再也没有当初在总务组忙碌时候的青春活泼的可爱样了――她已经三十了,孩子都生了三个了。

萧子山想到这里摸了摸自己的面孔,当年还算是小伙子。如今是往中年人迈进了。真是年岁不饶人啊。咱们的宏图伟业也的确得赶紧一点了。

“我好想再干五百年”这歌词,当初他是极其鄙夷的,此刻他倒是觉得写词的人很聪明,非常理解人性。把上位者对权位和“宏图伟业”的迷恋描画的栩栩如生。相比之社会与科技的进步。人的一生真是太短暂了……

他的目光转到了另一边,那是几张年轻的面孔,这是今年刚刚成年的元老。林子琪正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萧子山心情复杂的看着他们扎堆讲话,看起来满脸都是对“老家伙”们的不屑一顾。

这些 D 日时还是孩子的“元一代”们用不了几年就会成长为下一代元老的中坚。他们不仅年轻。来自旧时空的自带席位的身份也使得他们拥有在本时空出生的弟弟妹妹们无法比拟的优势。在许多元老的意识里,这些孩子是真正的“自己人”。

到底还是自家的孩子看着放心呀。萧子山想。咱们也不能免俗。

这边李元元已经把最新的签到统计数据送了过来。萧子山看了看,签到序列号已经到了四百四十八,还有八个人有五个是请了假,另三个还没有联系上。

这个出席比例已经足够高了,本次大会召开前的筹备会议上,就提出要让尽量多的元老出席会议,而不是简单的凑一个三分之二多数。

元老院之所以对这次会议如此的重视,是因为会议上将讨论一系列大政方针,有的还相当敏感,属于在 BBS 上长期撕逼迫未有定论的。现在盘子大了,各种矛盾和问题日益突出,不能再这么含糊其辞的混下去了。必然得有一个结论。人不聚全了,政策的合法性就无法得到保证。为此,还专门对无法亲临现场也没法及时得到文件的外派元老进行无线电播送,以便他们能够及时的知晓会议的进程和讨论内容。同时能够通过无线电进行投票。

不过,要保证无线电放送信息的可靠性可是个问题。萧子山为此和电信公司的李运兴讨论了很久,到底是现场直播还是时候发送长篇电报?最后决定是海南本岛采用语音现场直播,本岛和在临高附近海域执勤的海军主力战舰上的元老收听会议实况,其他地方的元老则等会议讨论结束之后拍发会议讨论简报。

列入会议议程的议案提案有上百件,不过对于多数元老来说,核心的讨论只有三件事:第一,现行的元老院-执委会体系是否要改革?怎么改?第二,大陆攻略展开之后,在广东执行什么样的土地和民政政策?第三,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具体安排。

对于那些政治上有想法和在行政部门工作的元老来说,第一点是他们最关心的议题。采取什么样的政治体制和权力分配机制,将会影响到他们未来国家里的权力大小;而在工农业实业部门供职的元老们则对第三点更感兴趣,理由是一样的,产业布局和投资的重点将影响到他们供职的行业的地位高低,也就间接影响了他们在元老院中的发言权。

这两拨人都准备这大把的资料来论证自己的意见。至于第二点,是那些有志于出任地方长官的元老们感兴趣的议题。虽然广州市长的职务已经定了下来,但是整个广东城市可多得去了,有志于当一方诸侯的人大可选一块地方当自留田来验证一下自己的各种理论……

萧子山走到钱水廷座位旁,低声道:“老钱,人来得差不多了。开会吧。”

钱水廷点点头,起身来到主席台一角的主持席,试了试音,宣布大会开始。

因为要刻意突出“平等”,在钱水廷的提议下前几次大会上的演奏团结友爱进行曲,执委入场、会议主持人致开幕词等等的仪式一概取消,改成直接宣布开会。

钱水廷宣读了会议议程和有关会议的议事规程,随后进入了第一项议题――有关“闹临高”事件的调查。常理来说,这样的调查用不着放到全体大会这样的场合来讨论,不过因为宅党暗中发力,想借机改变原有的强力机构布局,提出了“清理部门整顿案”的议案,这样才上了元老院大会,强力机构是核心部门,是否调整,如何调整对于元老来说都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谁也不会马虎。

发言首先由此事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主席姬信负责。原本各方提出的主席人选都遭到了对方的否决,最后各方只好接受无明显立场的姬信担任。虽然有一部分人认为姬信表面中立,实际上是执委会的狗腿子,但是他一贯的恬淡无争,秉公而论的风格显然更得广大元老的信任。

他上台的时候神情平和,先简单阐述了事件的经过,又就政治保卫局、警察局、临高警备司令部等各个涉事部门的处置情一一做了阐述。然后又讲述相关情况的调查过程和结论。

姬信原本表情就很淡漠,发表讲话时候的语气更是毫无感情,连用词都是不加修饰的最简单的阐述,完全不加褒贬。把一件原本波澜起伏的大案说得如同清汤寡水一般的无趣。连下面的听众也有的开始打瞌睡了。

前后讲了一个小时才将调查报告讲完,最后他说道:

“经过本委员会的调查取证,就我们现有的资料判断,经全体委员投票决定通过以下结论――”姬信拆开了一个密封的信封,展开纸张:

“一,此事件强力机构负有责任;二,‘玩忽职守’罪名不成立;三,未发现有人在此事件中有严重过失行为;四,现有强力机构的存在资源配置不足,机构设置不合理的情况,建议进行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