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32 字 | 编辑本页

玛丽娜在浴室楼上的单独卧室里被囚禁了七天,这里的一切和修道院颇为类似,简单的房间,但是床单柔软舒适,精致的纱帐,窗户上虽然安装着铸铁的栏杆,但是大幅的玻璃透入的阳光明媚耀眼——让她想起了西班牙的太阳。

最让她难以置信的是卧室居然有单独的厕所:全部用上好的中国瓷砖贴面,连马桶都是瓷器的!

我现在比国王、皇帝、苏丹和红衣主教们还要阔气!她吃惊的想到。

她的每天的生活十分优渥——虽然没有女仆贴身服侍,但是每天都会有华人女仆来为她收拾收拾床铺,送来一日三餐,都是些她没尝过得简单又新奇的伙食:口味清淡,味道鲜美。

玛丽娜在女修道院的伙食虽然谈不上艰苦,但是克制和禁欲的理念是始终贯穿着对她们的教育中的,因而伙食十分寡淡。乍一尝到各种新奇美味的食物不由得胃口大开。特别是一种用海鲜和稻米制作的烩饭令她十分喜爱。饭后总是会送一杯放入柠檬片和糖块的“红茶”。

每天还会送来许多新鲜的水果,很多是她从来没见识过的。

每到中午,收拾过午餐餐具之后,一名女仆会进来帮她放下泛着暗黄色微光的细致美丽的中国帘子,把灼热的阳光挡在室外,然后端来一个美丽洁白的青花瓷瓷缸,里面放着一大块的冰:晶莹剔透,散发着一缕一缕的白色水汽。然后她就会在女仆的服侍下换上柔软透气的细布做成的睡袍,在宜人的温度和惬意的幽暗光线中沉沉睡去。

下午四时她会被唤醒,然后会被女仆带去洗澡——这是强制性的。如果她不去,健壮的女仆会毫不犹豫的揪着她的胳膊拽着她去洗,她们用一种加了某种香精油的肥皂为她洗澡。这让她很是不安:据说苏丹的后宫也是这样做的。

洗过澡之后,她被重新带回到卧室,换上干净的衣服,替换下来的衣服全部被收走。服装并不奢华,但是全部是非常细腻舒适的料子——穿着也觉得合体舒适。

如果不是她的俘虏身份,这些日子可以说是十来年来最优渥舒适的生活了。她的心情甚至为此能更好些。

前些日子,这里一直十分的安静,楼下很少有人声。但是从几天前开始,院子里开始热闹起来。经常有人来回走动的声音,不时还响起斥骂和哭叫声。从窗户边勉强可以看到院子里的一些情况,她看到有许多褐色、黑色和金色头发的女人在院子里等候,她们一个个披头散发,破衣烂衫。神情萎顿,被那几个曾经“伺候”她的华人女仆搓弄着,斥骂着——显然她们是俘虏或者奴隶。在这个院子里重复着和她一样的过程。

这使得她对自己的命运异常的担忧:这样的优待显然不是单纯的“好意”。她只能在焦虑中等待着自己的命运。她开始失眠,经常连续几个小时的祈祷。

这天,门多萨小姐终于出现在她的面前。

“您终于来了!”被焦虑和等待折磨已经开始有些神经质的玛丽娜说,“你们到底打算怎么安排我?”

“你这么想知道吗?”

“我只是想早点知道我的命运罢了。”玛丽娜手里拿着念珠,仰望天空。

“我们不是海盗。但是您是我们的俘虏。所以要按照处置俘虏的规矩来办,也就是说:公开拍卖。”

这个词汇似乎是极不情愿的从门多萨的嘴唇中吐露出来的。

“上帝救我!”玛丽娜惊叫一声,似乎就要昏了过去——这是她最为害怕的事情。她不由自主的紧紧的握住了门多萨的手,颤声说道:“看在我们是同胞又是基督徒的份上!不要让我沦为后宫的女奴!”

门多萨的表情让她心里又升起了一丝希望:“您听我说。只要你们肯放了我,我的未婚夫会给向你们支付一笔巨款——我的未婚夫马上就是马尼拉最富有的人了!或许是整个菲律宾,甚至新西班牙最富有的贵族!”

门多萨摇了摇头:“这不可能。这是元老院的决定!”她的脸上带着同情的神情:“你好好休息吧。”说着快步离开了房间。

唐娜玛丽娜·德·阿雷利亚诺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床上,一位陌生的教士正坐在她的床畔。带着爱怜的表情看着她。

“神父……”玛丽娜看到一位欧洲神父,不由得想坐起身来。

“我的孩子。您的身体还很虚弱,还是先躺着吧。”神父说着一口蹩脚的西班牙语,“您先吃一剂药——会让你舒服一些的。”

他喂她喝下了一小玻璃杯苦涩的药水。

“神父,”玛丽娜虽然不知道为何这里会有一位欧洲人神父,但是他的出现让他燃起了新的希望,但是对方的西班牙语实在太难懂了。于是她试着用意大利语——对方果然能够说语。

“您是意大利人!”

“不错,我来自意大利。”

“看在上帝的份上,请您救救我!”她哀求道,“海盗们要把我拍卖!请您不要让我沦为异教徒的奴隶!”

说着她从自己的手指上拽下了戒指:“请您找一个人,把我的信件和戒指一起给交给他,他会重重的报答您和您的使者的。”

神父摇了摇头:“我的孩子,即使我马上派人去送信也来不及了。拍卖会就在后天举行。他们打算把您和那些从巴士拉运来的女奴一起拍卖……”

“上帝!”玛丽娜捂住了自己的脸,抽泣起来。

“您不要担心。”神父压低了声音说,“门多萨小姐将您的求告告诉我之后我一直在为您的解救而奔走……”

“您快说吧。”玛丽娜的心中又燃起来希望的火焰。

“您现在是在临高,是澳洲人的领地上。他们会在后天拍卖战利品。不过,他们并不禁止其他人来购买奴隶。所以我打算找一位基督徒出面将您买下……”

“如果您能救我出虎口,我会感激您一辈子的。”

“您放心,我们已经为您寻找了一位合适的人选。”意大利人说,“他是荷兰人在本地的领事……”

“一个新教徒!”玛丽娜差点惊叫起来,这简直比异教徒还可怕——荷兰人在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美洲殖民地的名声十分的差,简直势如水火。

“不,他是一位真正的教徒。他叫莱布·特里尼。是我的同胞,也很同情您。”教士安慰她,“他在这里为澳洲人绘画,积攒了许多钱。足够支付购买您的花费。”

“我父亲和未婚夫在菲律宾和新西班牙拥有许多财产。请您转告那位好心的基督徒,喊价的时候不要心慌意乱,不论对方出多少价码,他都一定要胜过他。只要他能把我买下,我就会出双倍的赎金为自己赎身。但是无论如何,千万不要让我落入异教徒之手……”

“这我就放心了!”玛丽娜说着感动的握住了他的手:“谢谢您,您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她忽然想起她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请问您的姓名?”

“我是上帝的仆人。”教士说,“耶稣会的一员。现在我得赶紧离开了。愿上帝保佑您。”

夸克穷坐在商馆的椅子上,品味着女仆送来的“雪茄”,心中有一种要发大财的预感。

就在一周前,他亲自出马指挥到巴士拉去得双桅帆船“狮”号终于安全的抵达的博铺,运来了 183 个女奴。这是他在巴士拉奴隶市场买下的 200 个女奴的幸存者——要不是路上遇到了一次风暴,或许能活下来的人会更多。他尽量给每个女奴足够的空间、水和食物,免得她们在路上损耗过多。

即使这样,他的收入也会十分可观,司凯德部长许诺给他每个健康的女奴到岸价为五十石白糖。这一船白糖运到波斯能赚到多少钱,他简直做梦都要笑醒。

贩奴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夸克遗憾的想到,如果他们对巴士拉的女奴的需求量有需要东南亚奴隶那么高就好了……

正在傻笑的时候,司凯德部长满面春风的走了进来。

“怎么样?检疫的结果如何?”夸克穷急不可耐的站起来问道。

“初步的检查全部合格。”司凯德的心情很是愉快,为元老院运来大家的夙愿“大洋马”,光这个就足够让他在元老院的人气暴涨——虽然人数有点少,但是他初步到检疫营实地观摩相貌和身材,认为质量相当不错,足够让多数元老满意。

“这么说……”

“没错。”司凯德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单子,夸克穷知道那是什么:一张海关仓库里的栈单。他的眼前仿佛有无数的银币在飞舞。

“这是奴隶的货价。”司部长说,“至于你一起运来的那几匹阿拉伯马的价格?”

“这是我的礼物——作为让我为元老院服务的感谢。”夸克穷恭敬的鞠了一躬,“愿为元老院效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