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帮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30 字 | 编辑本页

“见鬼,西班牙人怎么存放火药的。倒是快点救火啊,你们这帮笨蛋卖力点!”吕洋不由自主的咒骂道。

“这样下去不行啊,火炮是被打哑了不少,但是再来个火灾爆炸什么的就完了。而且,水下再被打几个洞的话,难道我们去海底捞银子?”

“停止炮击!编队依次左转 180 度,跳帮队准备!”林传清一边下达命令,一边祈祷西班牙人赶快灭火和堵洞。

此时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不足 1000 米,大帆船侧舷突然火光一闪,并冒出一股白烟,随即是一声炮响。尽接着又是连着七八次炮击的白烟。炮弹拖着白色的烟迹在距离弄潮不远的地方激起了水柱。

林传清巍然不动,这个距离上西班牙人得运气爆棚才能击中他的船,不过西班牙人的反击充分说明了他们不打算老老实实的投降。而且火炮甲板的火炮也未全灭。

编队在大帆船的船尾再一次转向,切成了 T 字阵型。此时候编队与大帆船之间的距离已经缩减到 300 米左右,肉眼已经能够很清楚的观察到甲板上的状况。林传清拿出一顶钢盔递给周韦森。

“注意安全。”

这时候从船尾部冒起四股白烟,西班牙人从尾部同时齐射尾炮。随即在弄潮号的后部传来“咣”的一声巨响。周韦森向外望去,只见一个铁球在船壳上弹跳了一下掉入海中——901 的木壳虽然不是用得橡木,但是东南亚柚木的质地也非同一般,大帆船船尾的半蛇铳的炮弹根本打不穿。不过周韦森很清楚,要是炮弹砸到甲板上,那么打死几个水兵是不成问题的。

“距离 300 米,装霰弹!全舰队齐射!”林传清吼叫道,“桅盘炮自由射击!”

这一瞬间,林传清看清了船艉部的船名,正是圣路易斯号。

130mm 大炮开始纵射大帆船的各层甲板,铁弹丸暴雨一般的横扫过各层甲板。接着是桅盘上的打字机喷吐着弹雨。望远镜中的大帆船的尾楼和各层甲板上木屑飞扬,甚至看到几具尸体从高耸的艉楼上掉了下来,落入海中。

编队减速从帆船左侧掠过,一路上不断进行扫射,大帆船在火炮打出了一两次毫无准头的射击后就彻底哑巴了,死气沉沉地漂在水面上。

“试试攻心战术吧。”

“暂停射击!跳帮队准备!”

为这次行动特意加装在旗舰上的加大功率的高音喇叭响了起来,门多萨小姐的西班牙语从喇叭中喷涌而出:

“敦促圣路易斯号投降书:

“圣路易斯号船长、大副、二副、全体军官、全体士兵、全体水手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毫无脱逃希望了。

“你们已经看到,你们的火力毫无意义,我们的大炮和火枪都比你们的要厉害得多。你们的大炮都已经被打哑,桅杆已经被打断,水手死伤惨重。你们当船长的,当军官的,应该多考虑一下你们的部下和家属的心情,早一点为自己和他们找一条生路,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

“现在我们已经随时可以靠帮登上并占领你们的船。你们应该全体放下武器,停止抵抗。我们将保证你们全体军官、士兵、水手和家属的生命安全。只有这样,才是你们的唯一生路。如果你们还想打一下,那就打吧,总归你们会被全部迅速解决的。”

“挂出白旗,投降吧。主是慈爱的,他会保佑你们平安回到家乡。”

“有用么?”

“管他呢,看看吧。虽然听不懂,不过大洋马的声音还是蛮好听的。”

“真是瓷器店里打老鼠,束手束脚,战战兢兢的。还好这帮西班牙水手灭火还算得力。”

正在七嘴八舌之际,只见对面船上现出几点白色,用望远镜一看,是几件白衬衫、白毛巾之类的,用长棍子挑着从艉楼的舷窗中伸了出来。

按照情报部门建议,里面穿着防弹衣,外面套着海盗破烂服装,正在登船桥边摩拳擦掌的周韦森差点 faint,这就完了?小妞几句鸟语一喷,咱这就失业了啊。

“准备登船!”正当林传清准备命令靠帮的时候,忽然对面船只甲板上冒起了十几股白色的烟雾,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噼噼啪啪的枪声。

“诈降?”林传清一个激灵,恶狠狠的啐了一口,“这帮混蛋,看来还得再狠狠的干他一气,然后杀上去一个不留!”说着他吼了一声,“所有打字机自由开火!甲板上不许见活人。每个炮窗都给我打一遍!”

又一轮暴雨般的弹雨之后,圣路易斯号彻底的瘫在海面上不动了,原本还在乘风航行的一艘船就因为失去了风力的推动就几乎停了下来,犹如一条被拖住的鲸鱼,无助地等待着被宰割——从任何角度看都不再像有抵抗能力的模样。

“准备跳帮!”周韦森吼叫了一声,他把钢盔和护目镜都戴上,拔出了自己的 M1911 式手枪——这枪的威力大,动作可靠,是近战中的利器。因为这种手枪没有几支,周韦森日常只佩戴一支 Glock17。这次是特意带来的,为了保证手枪在战斗中不脱手,他还专门弄了根枪索系在腰带上。

弄潮号登船舷梯也以在船侧架好,登船平台的高度刚好和大帆船的上甲板相齐,弄潮的船艏慢慢的超过了帆船,距离帆船不过十来米。接着弄潮舰慢慢地作横向运动,渐渐地靠上了帆船,并靠继续平抑保持着与帆船的接触。

第一波的五个队员是使用蝎子冲锋枪和霰弹枪的特侦队员,还有一个 M240 机枪组在平台上压阵。最后,是一个能说西班牙语的阿三水手——充当翻译。

第二波在甲板上待命,他们都是海兵队中选拔的精锐,每人在胸前十字花插着 4 支 1630 式左轮手枪,手里拿着短管米尼步枪或者“两连发”——李一挝自己制造的霰弹枪,因为缺少合格的击发弹簧,他就采用了这种双管构造火帽击发的霰弹枪,左右管可分别击发。

两船愈来愈近,周韦森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登船平台有钢板的围栏,足以抵挡火绳枪、燧发枪和 1 磅甲板炮发射的各种弹丸,但是等登船平台的跳板门一打开,他们就彻底暴露在敌火下了。只有祈祷桅盘和甲板上的机枪手和狙击手能够眼明手快。

此时,圣路易斯号的甲板上的惨状已经近在眼前,甲板上散乱着各样橡木碎片:破碎的炮架,倒塌的桁桅、索具,救生艇,横衍,所有在主甲板存在过的东西,都被弹丸清扫过,被打成片状和条状。鲜血涂满地板,散落着残缺不全的尸体,一副血肉模糊的人间地狱的惨景。

登船桥平台慢慢的靠近圣路易斯号,周韦森的心跳加速,打开了手枪的保险。忽然,登船桥猛得震动了一下,不动了。

“注意!开舱门了!”

随着哐当一声舱门打开的声响,周韦森第一个跳了出去,一个翻滚稳稳的半蹲在圣路易斯号的甲板上了,接着几个队员也迅速的占据了战位,交替掩护-搜索。

甲板上静悄悄的了无声息,别说枪声,连个活人也没有。

“安全!”他大吼一声。吼叫声通过别在他肩上的步话机传到了弄潮号的甲板上,第二波的海兵跳帮队立刻顺着船梯涌了上去。

按照预案,周韦森带着特侦队控制艉楼担任警戒,跳帮队分批控制甲板和各个出入舱口。

周韦森一马当先快速登上艉楼,两个躲在艉楼顶部角落里,已经被吓得浑身哆嗦的家伙听到有人冲上来,立刻拔出刀来准备抵抗,已经到了梯口的周韦森,用手中的 M1911 连发两枪,将他们瞬间击倒,跟着上来的,马上控制了整个艉楼平台。

登上楼顶后,清障员快速砍断了楼顶的护拦,放下尾帆,清除射界,捆好从弄潮舰扔过来的缆绳,让两条船更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在控制住整个楼顶平台后,突击队开始向下面的船楼舱房扩展。按照手中的资料,通常这种帆船尾舱上层是大副、舵手等高级船员的舱房,在下面靠近船尾的是船长的住处。如果船上有显赫的乘客也会搭载在这一区域。

突击队们冲下楼梯,先控制了艉楼舱门口的区域。这里似乎发生过一场战斗,舱门和附近的板壁上都是弹孔,甲板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四五个人,似乎都是中了枪弹毙命的,有的看上去身份还挺高。周韦森注意到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系着白餐巾的木棍。

“破门!”周韦森一声招呼,一个特侦队员举起霰弹枪轰开舱门,另一个特侦队员动作敏捷的丢进一颗辣椒催泪弹,“呯”的一声炸开了。

“不要丢炸弹!我们投降!”舱门里传来了西班牙语的哀嚎,接着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和喷嚏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