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教育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17 字 | 编辑本页

价格,便宜之极,尤其是他们用白银支付的时候——实际上这里的最受欢迎的货物就是银子,只要你拿得出银子来,任何东西都是原价几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的价钱卖出。

黄安德看好货物之后带着买来的人口回到岛上,这次路上十分顺利,无人倒毙。回到岛上之后他把买下郑月娥的事情向朱鸣夏做了汇报。

朱鸣夏笑了笑,拍了下他的肩:“这事,就从你的军饷里扣还二两银子算了。你也是好心。至于那女孩子么,先交给卫生员,等有船后送伤病员的时候一起后送。到临高之后请总医院的邓大夫瞧瞧。”

卫生部总医院的邓铂鋆和元老院唯一的心理医生江秋堰联合搞了一个卫生部精神卫生中心——其实就刷存在感的一个挂牌机构,收治些个精神病人,两人有空有兴趣的时候就去做做心理疏导之类。

郑月娥这种,朱鸣夏觉得顶多也就是强烈刺激下的应激反应——在军队中也是很常见,估计做做心理疏导什么的就能恢复过来。

“是!谢谢首长。”黄安德敬了个礼,迟疑了下,“首长,我有个问题。”

“说吧。”朱鸣夏不以为意。

“这登莱的百姓太惨啦……人命简直比猪狗都不如……”黄安德说着有些激动,登州一带到底是他的故土,不由得眼眶都红了,“我们伏波军的武力这么强大,直接把这伙叛军都干掉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和他们做生意?!”

朱鸣夏一怔,到目前为止,伏波军的归化民军官和士兵从来都没有置疑过元老的指挥——对他们来说元老院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这是个十分危险的苗头。朱鸣夏心想,因为他是登州本地人,看到家乡如此的惨状自然会不忍。

当然,他完全可以一句话直接压服他,但是朱鸣夏十分注重思想政治工作,何况黄安德是个军官,未来是伏波军的中坚,一定得说出个道道来。

“你坐吧。”朱鸣夏指了指自己办公室里的椅子。

黄安德迟疑了下,敬了个礼坐了下来。

“你觉得我们伏波军很强大是吗?”

“报告长官,是!”黄安德又要站起来报告,朱鸣夏摆了摆手,“我们现在是谈谈心,不用按规章来。”

“你觉得我们现在北上支队的去打登州,打败叛军行不行?”

“摧枯拉朽,李九成、孔有德不过是土鸡瓦狗一般。”

朱鸣夏心想他还真有点“出口成章”的意思,难怪人都说山东是“圣人故里”。

“我们现在的确可以打败叛军,但是打败之后呢?”他问道。

黄安德迟疑了一下,打败叛军之后怎么样?他还真没想过,按照他的思维模式,这都是“上面的”考虑的问题。愣了片刻说道:“老百姓安居乐业了……”

朱鸣夏注视着黄安德的眼睛:“安居乐业?你自己就是登州土著,过去登州的老百姓有没有安居乐业?”

答案是很显而易见的——登莱这个地方,百姓之穷苦,生活之窘迫,一直到民国都是出了名的。就是普通的年景,百姓饿死逃荒都是家常便饭。

黄安德迟疑道:“虽然不是安居乐业,总也不至于这样凄惨……”说着他想起这些天来每次去集市看到的种种惨状,不由得流下了眼泪,赶紧用袖子擦了下。

朱鸣夏拍了怕他的肩膀,说道:“你说得不错,要是没有李九成,孔有德,老百姓可以太太平平地被饿死,活不下去总算还有个逃荒出去卖儿卖女的出路。我们现在打败了李九成、孔有德就是为了给老百姓争取这么一个世道吗?”

“当然不是。”黄安德赶紧说道,“要是都能像临高那样就好了。”

“象临高一样。”朱鸣夏点了点头,“纵然不能像临高一样,能有个太太平平的环境,可以让他们安心的种地,过日子,老百姓就能很满意了吧。”

“是!”黄安德说,“老百姓穷点苦点都不怕,什么也不图,就图个太平日子。”

“可是你知道这太平日子来得并不容易。”朱鸣夏严肃的说,“你是个老归化民,老军人,知道临高和海南的太平日子是怎么来的。”

黄安德点点头,他是二次反围剿和治安战的经历者,依然记得当初战斗的日日夜夜。

“我们牺牲了多少同志,花费了多少代价,才让整个海南岛的百姓过上你期望的那种太平日子。”朱鸣夏声情并茂起来,“你知道你手中的步枪,身上的衣服,脚上的鞋子,吃的干粮是怎么来得?”

“是伟大的元老院提供的!”这是魏爱文提供的标准回答,但是黄安德这么回答的时候并不觉得荒缪可笑——他是发自内心的相信这句话的。

“不错!这是元老院提供的,也是从广大归化民兢兢业业的劳动中得来的。工人在工厂里守在炉火边辛勤工作,农民在烈日炎炎下劳作,水手舍生忘死地驾驶船只,矿工在煤场里拼死地劳作,海南岛才有了你说的太平日子!”朱鸣夏用一串抒情的排比句增添了自己的说服力。

“现在就打败叛军,对我们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以后呢?别忘记还有一个祸害老百姓不相上下的大明的官兵。纵然他们不祸害老百姓及早滚蛋,老百姓能够继续过太太平平的饿死逃荒的日子就好了?”

“当然不是!”黄安德坚定有力地说道。

朱鸣夏说道,“兵乱匪乱,苛捐杂税——这大明的天下,早已是烽火遍地,满地疮痍。到处都是遭难的百姓。我们身为元老院的利剑,要把眼光放得广阔一点:胸怀天下,矢志拯救的是全天下百姓!”他说着感情饱满地一挥手。

黄安德的激情也被煽动起来了:“拯救全天下的百姓?!”虽然他早就感觉到元老院的野心,但是还从来没听过一个元老如此直白地吐露过。一种强烈的情感激荡在他的心中,建功立业的豪情瞬间淹没了怜悯之情。

“不错,为的是全天下的受苦受难的人民!”朱鸣夏郑重地点点头:“所以我们的首要工作,是默默地积蓄力量。尽量从登莱收容更多的人口壮大自己才是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事情——不是为了一地的百姓的苦难而呈一时之快:那只是小仁小义,不是顾及天下的大仁大义!”

“是,我明白了!”黄安德激动地跳起来一个立正敬礼,“为元老院和人民服务!”

黄安德离开之后,朱鸣夏掏出手帕擦了擦汗。要教育一个人,真不容易。他想着,感情复杂地看着远去的黄安德的背影。

“议长阁下,执委会扩大会议在十五分钟后就要举行了……”

穿着女办事员制服的元老院议长私人秘书钱洪荒打开办公室的门恭恭敬敬地说道。

“好的,我马上就来。”钱水廷收拾了下桌子上的文件。从墙壁上木隔板上取下一个公务包,然后又从屋子里的保险箱——不再是钢筋水泥的了,而是真正的钢板铆接保险柜里取出一叠文件,小心的数了数,放入了公务包,扣上锁扣。

接着,他对着墙壁上的一面整容镜端详了下自己的形象,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的皱褶是否挺括,又抹了抹头发。钱水廷是个对自己形象十分重视的人,也是执委会委员中唯一一个在办公室里装上全身整容镜的人。他在米国的时候很喜欢看米国的政治家的对自身形象的塑造,从发型、服装到举止。现在便不由自主地身体力行起来。

今天的会议,实际上是为讨论他的“元老军政提案”召开的。马尼拉白银计划已经通过了元老院的表决,正式地列入了执委会讨论的阶段。

从 1630 年底钱水廷第一次在 BBS 上提出了到菲律宾外海打劫 1631 年运送美洲白银到马尼拉的西班牙大帆船的建议之后,这个提案就获得了极高的人气。

悬挂骷髅旗,提着弯刀,戴着眼罩跳上敌船,然后脚踩着白银箱子,逼着船员走上摇摇晃晃的木板……许多帆船党跳帮派的想象力顿时不可抑制地迅速膨胀起来。虽然有考据派说不管红色还是黑色,后世那种标准的海盗骷髅旗在 1630 年还没有出现,但没人注意他们的扫兴回帖。而据称最多可达上百万两白银的财宝数目则让很多人的瞳孔立刻变成了元宝形状。

只不过是因为时机不成熟,这个人气度极高的提案才被一直延后到现在。不过,对此感兴趣的人一直在关注这一计划,为该行动搜集资料行动一直在进行。飞云号上的好几次小规模的聚会上都讨论过该计划的实施细节。

二年多时间里,一帮子人群策群力,不断地搜集着资料,进行了小范围的兵棋推演,简单的计划被不断地补充,已经形成了一份内容详实,数字具体的可行性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