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管齐下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50 字 | 编辑本页

双方草签了协议——贸易协定得等对马守用印,完成委任,并且派来人质才有效力。双方约定一个月以后对马国派船来济州。以前虏获的对马商船要等协定生效后才能发还,为表 诚意,这次济州方面释放了所有被俘人员,每人赠送了一身衣服,一双澳洲草鞋和两瓶朗姆酒,官佐还送了一个临高造的玻璃灯笼。使团成员也各有礼品,还带给宗义成一套骨瓷和一支临高产的左轮枪。

这支左轮手枪是特制版——和南洋式步枪一样,是一支滑膛火帽枪。就威力和射程来说实在很一般,不过火帽这个东西赋予了它前所未有的快速射击的效果。这就是足够大的卖点了。

“首长,我们要向府中藩出口刀剑吗?”

“不一定。”平秋盛含糊其辞。目前的日本属于“天下安静”的状态,刀剑之类的东西真谈不上有多大的市场。

要按照一部分元老,也包括平秋盛和司凯德的想法,是准备在 1633 的锁国令之后的乱局中推波助澜大搞一票。

德川幕府和丰臣政权一样,对外来的天主教怀有极深的不信任感。对德川幕府来说,切支丹大名几乎全是过去的西军阵营,幕府一直担心天主教信仰会被外样大名所利用来发动反幕府的一揆,进而勾结船坚炮利的南蛮人。

政治加上宗教的双重不信任使得幕府对切支丹教的迫害日深。北九州由于是切支丹教徒的主要聚居地,更是受到了幕府的严密监控。1628 年幕府老中土井利胜、酒井忠世“巡视”肥前国岛原郡,揆一次便用火刑烧死切支丹教徒 570 人。

1630 年,幕府下达了“禁教令”:切支丹教徒被勒令在两个月之内放弃信仰,否则处死。在寺泽广高、松浦忠信、宗义成等切支丹大名的努力争取下,“禁教令”终于被停止实行。但是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在 1633 年再一次颁布“禁教令”并勒令切支丹教的主要维护者——肥前唐津 24 万石大名寺泽广高切腹,唐津藩随之遭到改易,由大和信贵山六万六千石大名松仓胜家入主寺泽领,开始了对切支丹教徒的残酷迫害。1633 年到 1638 年,六年之间被松仓胜家烧死的切支丹教徒多达一万人,矛盾变得极度激化。

虽说天草大暴动要到 1638 年,但是实际上在整个 1633 到 1638 年之间都有的是机会可以煽动起切支丹一揆。西南诸藩的外样大名:萨摩、长洲等藩一直对幕府怀有敌意,一旦幕府无法及时地压制天草时贞四郎,那么原本受幕府残酷压制,心怀不满的外样大名——特别是参加过关原之战的西军大名,很可能重新揭竿而起。因为“葵三代”时期严酷的“武断政治”遭到改易的各家大名的众多浪人们也会随之呼应——这些浪人到家光去世庆安四年(1651)人数已经膨胀到五十万。这会估计没这么多,但是二三十万人总是有的。

这批浪人既无收入,又被自己的武士身份所累,心中怀着怨恨,一旦有重燃战火,再取得功名利禄的机会,他们是不会放弃的。

战乱一起,各地大名和幕府就又会需要大量的军火。这么一来,原本战国时期就行之有效的扩大外贸这一政策就又会得到重视,锁国之策必然不了了之,种种限制金银铜外流的政策也会因为军火的需求而放松——这一点对平秋盛是相当困扰的,因为贵金属外流严重,幕府已经从 1616 年开始就限制白银和铜的流出了。

但是,这个美妙的计划牵扯到具体的到对日谋略——这是执委会和元老院才能最终决断的。所以平秋盛只能做些简单的准备工作,不能投入太多的资源。

他对紫川说:“另外还有些事你要准备一下,组织上准备派你回趟日本。”

“请首长指示!”

“这一次你要结交宗氏家臣,如果得到宗氏许可,下次来船就跟船去对马。”

“是!”

“在对马安排好事务之后,你就搭乘他们的船回长崎去办几件事:一是这次济州岛,包括之前在台湾,有十几位治安军阵亡和病故,还有两人受伤想回家,你要送他们和骨灰回去,并且把帝国的抚恤金和奖章带给他们家人。”

“是,感谢元老院大恩大德。”

“其次,你要去打听一个人。这个人是你的教友,叫天草四郎时贞。他也可能叫益田时贞或者大矢野四郎、江部四郎,他的生父过去是小西行长的家臣,名叫益田好次。后来被过继给天草甚兵卫。这个人现在大概是十一岁,眼下可能住在长崎。可能向荷兰人学习过医术……这是他的资料,要详细记住,要倒背如流,现在德川发布了禁教令,你要注意隐蔽自己的身份。”

“是!”紫川不知道为什么平元老忽然对一个十一岁的浪人有了兴趣,但是命令就是命令。

“你只要找到他就可以,无须和他联系。宗氏虽然改宗,但也是暗中同情天主教的,你可以在宗氏的家臣中找到暗中依然信奉切支丹的可靠的教徒和天草建立书信往来。将来必有用处。”

“是。”紫川忽然觉得眼睛一酸,果然是天主托梦给自己有大任托付。

“小人万死不辞。”

“最后一件事是看看能不能招募到足够的浪人。”平秋盛说,“治安军决定再增加六个日本人连队。你可以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浪人——年龄不能太大了。最好在三十岁以下。”

“是!”最后这个任务最简单。紫川想他认识的没饭吃的浪人没五十也有一百。再通过他们去找人,就是拉一二千人都不成问题。

幕府严禁日本人出国,已经出国的日本人不许回国,否则一律处死。因而这件事必须在秘密的背景下进行。

“十一区不能抗拒让人震惊的事物……”看着对马使者的船远去,紫川秀次听平元老满怀惆怅地冒出一句自己完全不能理解的话……也许是自己的汉语不够好吧。

但是平元老并不能就此窝在济州岛,济州岛的元老已经够多了。他到这里来开展对日贸易是双管齐下,现在对马这一管已经插进去了,另一根也得尽快插入才行。

“收拾行李,我们也得出发了。”平秋盛对着自己的生活秘书平绫子说道。

平秋盛站在甲板上远望,福江岛已经在望。这是一艘中国式的帆船,是海军从长崎附近掳获的,当时船上还有不到 50 人。这艘倒霉的帆船在一个多月前在对马海峡被海军扣留——该船原本准备去釜山的。

当时海军的任务是捕拿府中藩的船,但是审问该船的火长和通事知道他们并非对马宗家的船,而是来自五岛周氏。

因为捕拿了貌似中国人的海商,济州岛方面不敢擅自做主,立刻将情况发电请示

一封电报发到了临高,平秋盛得知之后立刻发电:“人、船、货全部扣留。”

对于周氏,凡是熟悉这一段中日贸易历史的元老都知道此人。庆长十五年,也即万历三十八年(1611),从福建出发到日本贸易的江宁府人周性如在骏府接受了德川家康授予他个人的朱印状,从日本各处港口直到长崎畅通无阻。这种朱印状是幕府发给日本海商的,周性如能够取得可见当时家康对他的重视程度。

周氏在日经营的地盘就在日本的五岛列岛。所谓五岛列岛,是九州岛西海岸外呈东北——西南向的群岛,属现代时空的长崎县管辖。包括福江、久贺、奈留、若松和中通 5 岛,还有附近等 140 多个岛屿。此地距离日本当时的主要对外港口长崎很近,又多天然港口和锚地,是对日贸易的海商们歇船休整的重要地点。当时的五岛列岛作为在日中国人的主要据点其影响力也是可观的。

这次周氏集团的船是运送刀剑去朝鲜换取人参,因为货物不多路程也不算远,所以只派出了一艘百来吨的帆船和几搜随船的小艇。没想到货船刚到济州岛洋面就倒霉地遇到了澳洲人的快艇,毫无悬念地被俘了。虽然被掳上岸之后被不断地审问,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群形象奇特的人物到底想要干什么。直到澳洲人告诉他们要随船去日本,他们依然摸不清这伙人的想法。

平秋盛自有一套说辞:他自称是恒武平氏之后,当年先祖在坛之浦合战后率残余族人西渡大陆,一路漂流到福建,定居福州。后蒙古大军临境,平氏族人乃随端宗及官民一路南下,从崖山渡海,经占城、暹罗终于到了澳洲,而今已历三百五十年,自己正是平清盛公的第二十二代孙。先祖在时,一刻不忘回归故土,再加上平秋盛那口当时听着很怪的日语,让人对他的说法多少有些将信将疑。这样自然这一路行来,和当地人的关系便亲切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