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与心计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87 字 | 编辑本页

李丝雅和李默泪眼相对了许久,当初三姐妹在一起嬉戏无忧的日子恍如隔世一般。

“想不到我们姐妹还有相见之日!”李默颤声说道,手中紧紧的攥着那只紫丁香的绦结。这是当年李默亲手编的,三姐妹一人一个。她自己的那只早就在颠沛流离中失去了,没想到妹妹还保存得好好的。

两人诉说了多年来的相思之苦,问到这些年来的日子,李默再也抑制不住心中压抑已久的悲苦,边说边哭,惹得李丝雅也直抹眼泪。

“……多亏了初晴妹子在苟家庄接济,后来又遇到了张大哥好心带我去投髡……首长……”李默哭诉道,“姐姐和你外甥女在苟家庄,真是什么苦都吃过,到地狱了走了一遭。”

苟家庄李丝雅当然知道,她勾结过苟二,让他去当了一个没起什么大作用的闲子。真没想到李默竟然在此人的庄子上饱受欺凌虐待,心中五味杂陈。

愤怒、愧疚兼而有之,然而说起来这也是李默咎由自取——回想起当初她一言不发地偷偷和人私奔而去,让还在童年的李丝雅在心中留下了被抛弃被背叛的深深阴影。

看到她如今愧疚难当,哭得梨花带雨,她心中却莫名的有些快意。

“这些伤心事就不要再说了。”李丝雅悠悠地叹了一声,“姐姐,你就这么把我们丢下,好狠心!”

李默心中原本就愧疚,被她一埋怨愈发无地自容——她原本就是半奴才身份的乳姐,在李丝雅面前低人一等惯了的,被她用这话一压哪里还吃得住,起身噗通一声跪在李丝雅面前,忍着泪道:“姐姐知道错了。都是当年一时被迷了心窍,这些年吃的苦头,也是姐姐咎由自取受的罚……”

李丝雅见她跪倒在地,心中得意:李默已经是重新认了她的主子身份。她这十来年混迹在外,要收服她,仅仅靠姐妹亲情是不够的,必须让她服软认错,重建自己的威权才行。所以刚才这一句看似只是小儿女的抱怨,实则后面话中有话:李默姐妹的父母就是因为她的私奔而先后去世的,死后李默亦没回来奔丧扫墓,以“不孝”的大义名分相责,再加上自己的主子余威,由不得她不跪不服软。

眼见她已经跪下认错,李丝雅点到为止,当下满脸不忍之色地虚扶她起来:“姐姐不要这样,都是过去的事了,还说什么对错,姐姐吃了这许多苦,妹妹也没能帮到你……”

李默那里知道这妹子心中的弯弯绕,还当她顾念姐妹之情,不愿让自己太难堪,愈发感激。两人又哭一会,便问起李丝雅和李荃这些年来过得怎么样。

说起这些年来的往事,李丝雅没有多说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说这些年来一直在海上“混日子”——李默见妹妹一副出没风波饱经风霜的模样,知道这些年来恐怕也是在海上干什么勾当,十之八九又是老爷当年做的“黑买卖”,不由得担心起来。

虽然这几年来她的生活和工作一直是在农场和医院两点一线,但是比起其他归化民来得说能够更多的接触到元老,只言片语能够听到一些政策和消息。她知道元老院对海盗是深恶痛绝,若不是能主动投靠的,抓到了不是去“改造”就得死路一条,不由得担心起来,劝告了几句不要再沾着有海水腥的银子了。不论是回葡萄牙去和老爷一起过日子,还是留在澳门逍遥自在都不失为一条好出路。

李丝雅叹息一声不愿说话:她母亲出身卑微,并未和父亲举行过天主教婚礼——实际她父亲在葡萄牙亦有正式的妻子和儿女。父亲和那边的葡萄牙太太虽说写信来说只要她愿意回去,就承认她正式女儿的身份,但是毕竟出身就矮了人一头。她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子,怎么愿意受这个委屈?再者回了葡萄牙,就得正正经经的梳起头发,穿上满是金线的裙子,日日在家中端坐苦挨着等有哪个绅士看中了自己或者自己的嫁妆来求婚……

她现在已经积攒下了一二十万的财产,与其去葡萄牙过被人约束的日子,不如在这里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好。

她说:“我娘是中国人。再说没见到姐姐你,就是让我去葡萄牙我也不安心。”她避而不答其他问题,问道:“姐姐,你在临高过得还好么?”

“好,好。”李摸擦着眼泪,笑道,“吴老爷人很好,初晴妹子待我也好。姐姐在卫生部做活,按月拿钱,你的外甥女也有书念——首长们对我们母女还真不错。”

李丝雅从她的言辞语句中就已经知道大姐对这帮“髡贼”的态度是感恩戴德,想要说动她为自己做事是不可能的。

不过,只要她顾念这份亲情,起码能够得到很多髡贼内部的消息。眼下不是要姐姐替自己干活,先花心思笼络住她才是正经。

因而她也做出“破涕为笑”的模样,说道:“姐姐如今有个好托付,妹妹也放心了。”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个两个小金锭,“这是妹妹的一点心意。”

李默一看,这是两个“笔锭如意”的小金锭,总有一两多重。虽然够得上是份“重礼”,但是李默知道这份礼物在大户人家中馈赠亲友的儿童是很寻常的,算不得过格,因而并未推辞。

“一点金子,给外甥女儿打个首饰戴戴吧。”李丝雅一副好阿姨的模样,“外甥女儿转眼也大了,姨娘的东西都没收过,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李默又追问起李淳的下落。

“淳妹早就不在我身边了。”李丝雅露出一点“哀苦”的模样,“她大了,我管不住了。非要一个人到海上闯天下——说要找姐姐你的下落。一去就是好几年。早先偶然回来看看我。最近几年干脆就没了音信,只是时不时的传来些消息,真真假假。不过她现在大约还是平安无事。”

“这碗饭还是不要吃为好。”李默听了愈发歉疚,“出没风波的,动不动就要沉船死人。”她说起最近一次临高的海难:从高雄来得船队途中遇到风暴沉了一艘运输船,还有几艘船也受创,一下就死了几百人。

李丝雅听得十分注意,这个消息虽然对她没什么用,但是说明只要能够经常姐姐,就能知道许多这样的零星消息,保不定就有重要的消息遗漏出来。

正在打算盘,却听李默说道:“妹妹,你就不要再做旧勾当了,不如搬到临高来住吧。这里谋生容易,你能做买卖,澳洲老爷这里再欢迎不过,不论是投到首长手下还是自己开个洋庄商行都能生发。我们姐妹也能长久相伴了。”

李丝雅心中一动,其实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是自己在文主席面前露过相。在临高久住就是自投罗网——要是当初把文主席直接杀了就好了。

她故作姿态地长叹一声,说道:“姐姐有所不知,妹妹不能去临高。”

“为什么?”

“澳洲人初来广东的时候,妹妹一时无知,得罪了他们,就此结下了梁子——若是给他们拿住,恐怕凶多吉少……”

李默吓了一跳:“什么?妹妹你——”

“姐姐你就别问了,”李丝雅必须让李默对这次会面保密,这个底牌是非亮不可的,“不过,澳洲人如今已经是海上的一霸,大约一时半会也看不上妹妹这点旧事了。姐姐不必担心——只是临高我是不能去了。”

李默点头:“姐姐知道了。”

“姐姐,我要去了,你洗个澡再走吧。”李丝雅估摸她们已经聊了一个小时左右了,要解相思之情的话,聊个一天一夜都能说下去,但是时间久了,难免引起髡贼的怀疑。

李默恋恋不舍,但是也知道无法可想,妹妹既然得罪了澳洲人,这里自然不能久留。只是这一走不知道何时才能重逢,起身相送说:“妹妹你自己要小心……”言毕又流下了眼泪。

“我会给姐姐写书信的。”李丝雅说道,“不知道书信送到哪里?”

李默想了想:“你只要将信投到这里起威镖局的邮箱里,信封上写百仞总医院李默收就是。”

为了便于移民到临高的广东移民和广东亲戚之间的联系,利用起威镖局的镖路和分号,邮政总局开通了广东各地的邮路。用来传送书信,十分方便。

“若是直接送信,就送到南海农庄宿舍区十二栋一零五号了。”李默说道。

李丝雅说了声:“知道了,姐姐珍重!”重新将纱帕蒙在头上,稍稍推开门看了看,眼见四面无人,悄然无声地又潜回自己的包房去了。

李默擦干眼泪,到浴室放满了水,匆匆洗过一个澡,又叫了一杯加了许多冰的冰镇饮料——她知道要掩饰哭泣过的眼睛,用冰块冷敷是最快最有效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