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31 字 | 编辑本页

“为元老院和人民服务!”许可照规矩又喊了一声。

“服务,服务。”明秋点点头,说:“坐吧。”说着指了指沙发。

落座之后明秋直截了当地问道:“看你的档案,在 D 日以前,你是警察?”

“是的,我先是在交警工作了两年,然后刑侦三年,最后一年在法制处,直到穿越。”许可手放在膝盖上,笔直地坐在沙发,有些拘谨地回答。

“不要这么拘束,放轻松。”明秋笑了笑,“你当过兵吧?”

“大三时参军,在海军北海舰队服役过两年。”

“这么说,你的阅历还是挺丰富的。D 日之后在海军工作,又在对外情报局工作,军警宪特岂不是全了?”

许可慢慢意识到了什么,他没有回答,而是等着明秋把话挑明。

“这里有份东西,你先看一下。”明秋拿起办公桌上的一个文件夹,递给许可。

打开文件夹,首先是几张照片。在眼下带来得物资不断消耗,而代用品还没有量产的这个阶段,除了少数重要用途之外已经很少有照片了。

照片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类型了:案发现场照片。

第一张照片就是一名一丝不挂,浑身赤裸的男子尸体躺在海滩上,他身上什么都没有,更恐怖的是,没有头颅。

“这是昨天在海滩上发现的一起凶杀案。尸体是被冲上海滩的。虽然他的人头不见了,但是致死部位应该是死者后腰处的刀伤。”

“当时不知道死者的身份,也不知道案件是否是在我们管辖区内发生的,所以暂时由高雄警察所负责。但是昨天下午,有人从纹身上认出死者是一名归化民出身的海军中士,叫张牵牛,警察所提取了指纹和张牵牛档案里的指纹留底做了比对,确认就是他——前天晚上他彻夜未归,没想到是遭了毒手!”明秋说到这里,有意的停顿了一下。许可依然没有说话,而是认真地听着。

“由于案件涉及海军人员,我和魏八尺商量后,打算把案子从警察所接过来。考虑到你是海军中唯一有办案经验的,我们准备交给你负责,怎么样?”明秋说完,看着许可,不说话了。

虽然明秋的话结尾是个疑问句,但是许可很清楚,其实这是个肯定句。他立即站了起来,响亮地回答:“保证完成任务。”

明秋此时脸上有了笑意,他招呼道:“先坐下,对于破案,我是外行,不过你能说说有什么计划吗?”

许可一边斟酌一边慢慢地说:“首先我准备先到现场去看看,到周边进行走访,或许有人看到或听到了什么。再从死者的社会关系和死前几日的活动着手,看他生前都和什么人来往,是否与人结仇,看看能否找到一些线索,再决定下一步要怎么办。”

说话的同时,许可心中不由觉得好笑,即使到了新世界,自己还是要做回老本行啊。

明秋点了点头,“你说得很好,先就这样吧。你有什么困难,有什么要求没有?”

“我现在的对外情报局的工作?”

“我已经和江山联系过,他说他同意我的意见:让李迪先帮忙顶一顶。你指点下他就是了。”

“我需要一些人手,帮我到东门市等地进行走访。此外,我要询问平民和军人,需要得到授权。我还需要得到警察所的协助。”

“这都没有问题,基地勤务连的人员随你调遣。我马上签署命令,委任你你兼任高雄基地的保卫干事。任何海军人员都必须配合你的询问。至于平民方面,我已经和仲裁庭的马甲通过气,他给了你授权的。这是文件。”明秋说着拿出两份文件来。

“张牵牛的个人档案我也需要。”许可连忙补充。

“等下你可以跟我的副官去取。”明秋很爽快地说。“你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我要先研究一下案卷材料,下午就可以开始了。”

许可马上着手调查,他先阅读了张牵牛的档案。张牵牛的生平和海军的大多数官兵相差无几:渔民出身,父母早逝世,有兄妹各一,早年各投生路,目前下落不明。曾经在诸彩老手下当过海盗,南日岛大溃败之后他随同一些过去的同伙流落到广东沿海继续当海匪。在海军的剿匪收容行动中投降。然后加入海军。

在海军中他的服役经历很平淡。张牵牛因为年龄和身体的关系,没有编入作战支队,长期在担任巡逻警戒任务的支队服役,执行了大量的巡逻任务,他有没文化,只有一个丙种文凭,因而无法选调教导队,一直在特务艇上担任舱面水手。目前他所在的海护 041 单桅巡逻艇正停泊在高雄休整待命中。

张牵牛在海盗中不是什么大人物,从来没有指挥过一艘船。但是此人十六岁入伙,长期混迹海盗团伙十几年,待过多个“大伙”,是典型的海盗集团中的基干力量,认识的人多。因而政治审查鉴定中对他的评语是:“好结交,讲义气,社会关系复杂”。

家庭和个人生活:没有家眷,不好女色——偶尔在休假期间嫖宿。没有同性恋倾向和行为。

政治保卫总局在训练营里给张牵牛出具的鉴定的 ⅢC——可控制使用第三级。许可翻到最新的一次政治鉴定:ⅢB。作为一个服役超过二年的老海军,他的政治鉴定未免低了一些。

接着他又翻阅了政治保卫总局提供的十人团相关报告,报告中指出张牵牛“好勇斗狠,自由散漫,纪律性不强”。

再看他的违纪记录,前前后后十几次,属于“大错没有。小错不断”,而且基本和“好勇斗狠,自由散漫”八个字有关。其中与喝酒有关的违纪竟然占据了大多数。有的是醉酒后没有及时回舰,有的是酒后斗殴。最近的三次居然就发生在一个月内。

可想而知他在海军中混得就很一般了,按照他的服役时间和参加的巡航次数,怎么也该混到上士这个层面了。

许可大致已经在脑海中勾勒出了这个人的大概模样:文化不高,学习能力差,好酒,讲朋友义气。

这样一个人突然被人杀死,又被残忍的砍掉了脑袋丢入大海,案件的动机就变得有些复杂了。

既然他既不好色,又不是同性恋,显然不会是情杀,如果说是谋财害命,一个海军上士,又以他这样的生活状态,不会有很多积蓄。而且士兵们的军饷大多以银行转账的方式支付到储蓄账户上,他身边不可能有许多现金。

他的社会关系复杂是个难点,但是这里是高雄,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临高。占据高雄九成以上的人口是在近乎囚禁的状态下,能够自由活动的人,每一个都能查到明确的动向和背景。

许可警觉起来了:砍掉人头,剥光衣服,显然是防备着万一尸体被发现之后让他们无法辨认身份。即使在 21 世纪,这也是反侦察手段中很有用的一招。要不是有人辨认出了他的纹身,张牵牛的头上可能就永远要戴着一顶说不清的“失踪”帽子了。

许可考虑再三,给卫生所打了个电话找雷恩,询问张牵牛的尸检报告。

雷恩作为专业的防疫人员,被卫生部派到在高雄担任卫生所的头头。他在电话里告诉许可:检验下来张牵牛的致死伤的确是腰部的一刀,但是在肠胃和血液中发现了大量的酒精,已经达到了醉酒的标准。因而他很可能是被人灌醉之后杀死的。至于头颅,的确是死后再砍掉的。

“凶器和刀具能判定吗?”

“从刀口看,凶器是一柄匕首,砍掉脑袋的就是海军的标准砍刀。”雷恩说,“听说是没有找到凶器。不过我找了一柄海军的砍刀比对了下。”

“多谢了。尸体麻烦再保留几天。”

“没问题,有问题你再打电话来吧。”

许可放下电话,又开始翻阅调阅来的记录。

根据海军旗津营地的记录,张牵牛是在前天的下午二点出门的,登记的去向是高雄市区——市区有一家规模较大的陆海军服务社,有酒馆、餐厅和商店。休假的陆海军士兵常常去那里消遣。照规矩应该在下午六点前返回营地

按照当天十八点之后陆海军联合巡逻队的记录,在当天拘留的逾期未归军人中没有张牵牛的名字。显然,他在十八点之前要么已经死了要么被人挟持在秘密地点。

许可又亲自去了一趟军人服务社。服务社的人很快就认出了张牵牛的照片,说他有时到这里来,但是因为有二三次酗酒闹事被巡逻队抓过,最近一直没见他来过。

显然,事发当天张牵牛没有到军人服务社,那么他去哪里喝酒了呢?

许可立刻关照把和张牵牛关系较好的几名水兵和他的直接指挥官传唤来询问。

他从这些人口中知道了一个重要线索:张牵牛最近经常到商业街的酒馆去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