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移默化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27 字 | 编辑本页

康斯坦丁•惠更斯一怔,克里斯蒂安是他的幼子,1629 年出生,现在才不过是三岁的幼儿。除了自己的亲朋好友没人知道这个孩子。自己也没向邦库特先生等人提起过他。这个远在万里之外的钟博士怎么一下就叫出了他的名字?

他心中有些奇怪,说道:“他很好。”

“笛卡尔先生呢?”

哲学家、物理学家笛卡尔此时正在荷兰搞研究,从 1629 年起笛卡尔就客居荷兰二十多年,潜心着述和研究。他也是康斯坦丁•惠更斯的朋友。克里斯蒂安会成为物理学家,受笛卡尔的影响应该是很大的。

“他也很好。”康斯坦丁•惠更斯说着有些警惕起来,这位绅士怎么什么都知道?笛卡尔固然不算是小人物,但是在整个欧洲也没到家喻户晓的地步,更别说这个连欧洲名字都搞不清的东亚地区了

钟博士微微一笑:“其实我对笛卡尔先生久仰大名,听说他对光学问题很有研究?”

“的确,不过他更多的对数学问题感兴趣。”

康斯坦丁•惠更斯虽然没有大成就,但也是个学富五车的科学家,对数学当然不陌生。两人便在烤鸭炉旁探讨起笛卡尔最近一直在研究的解析几何问题。两人一谈起来就入了港。三分钟之后惠更斯先生就对钟博士五体投地了。

“您真是一位伟大的数学家!”他兴奋地说道,“笛卡尔先生一直没能想通的问题,您都轻易的拿出了解决的思路!”他兴奋的已经把刚才的事情忘记了,“您有否著作可以供我一观。”

钟博士含笑道:“著作……”

忽然钟小英叫了起来:“鸭子!鸭子冒烟了!”

钟博士一听赶紧手忙脚乱的去拿叉子翻动烤鸭,紧急时刻他还不忘“诱拐”的计划,赶紧对惠更斯说:“我送一本鸭……不,小册子,您带回去给笛卡尔先生看一看——这是我对某些数学、光学问题的思考。”

“这太好了。”惠更斯连连点头,说道:“您的鸭子似乎烤得差不多了……”

不一会儿,克雷蒂亚的鱼烧好了,钟利时的鸭子也烤好了。钟利时一手锋利的钢刀一手铁叉,把烤好的头一只鸭子亲自切成片,整齐的排列成行。对惠更斯说道:“烤鸭切片也是讲究,每一刀都要有皮、有肉……然后把鸭肉卷到菏叶饼里,加上京葱段、甜面酱……来!尝尝……”

面粉和甜面酱是钟博士带来得,至于大葱则是本地菜地的出品。当然都是最好的上品。

这回,不光是惠更斯,连克雷蒂亚和都饶有兴趣的来围观了。这种吃法对欧洲人来说相当新奇的,更不用说此时的荷兰人是以吃得差出名的。

惠更斯的眼睛猛然凸了出来,半天说不出话。

“味道怎么样?”

“味道不错!好极了!”惠更斯由衷的赞叹道,“比烤鹅好吃多了!嗯,是一种复合的口味。”

宴会在海关大厅举行,大厅四面的窗户打开,安装着铁纱窗罩,即能吹进凉爽的海风,又能防止这里繁盛的昆虫纷纷来飞蛾扑火。

煤气灯将整个大厅照得雪亮。克雷蒂亚悄悄的走进来看了看。看到四面的窗户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虫子,不由得一阵肉麻。赶紧转过头去。她好奇地看着铺着白色桌布的长条餐桌上的餐具和刀叉。虽然大多数菜肴都是中菜口味,但是形式上还是采用自助餐会。白色桌布上全部是瓷餐具和银餐具——魏八尺对“台湾总督府”的排场很是看重,处处都想彰显“元老院最高代表的威仪”。

“好多刀叉和瓷器……真排场……”克雷蒂亚小声的对弟弟说道。

当时在欧洲使用刀叉还不普遍,至于筷子,她反而并不觉得稀奇:在巴达维亚她已经习惯了中国人的餐具,而且一度跃跃欲试。

韦斯特里也穿上了正式的礼服——他和姐姐也得到了正式的邀请。这会正觉得有些燥热——欧洲人,特别是有些身份的欧洲人,即使在炎热的东南亚也不脱下呢服装,原本就红彤彤的皮肤愈发红了,犹如一只只烧烤过的大虾。

“澳洲人听说的确是很奢侈的。”韦斯特里故作沉稳的说,“父亲说过,澳洲人物产丰饶,拥有无穷无尽的财富……”

他说着指着宴会厅尽头的一座红木落地摆锤钟——和紫明楼的那座一样,是现代机件和本时空外壳的和成品。

“姐姐你看,这就是澳洲人的钟,很漂亮是不是?”韦斯特里津津有味地说道,“它和荷兰钟很不一样。据说它出自钟博士之手——我很想能够向他学习。”

两个人正小声的说话,大座钟响起了响亮的敲钟声,连着敲打了六下之后,空荡荡的宴会厅里忽然响起了音乐声——这是元老院钦定的迎宾曲:《美丽的澳洲》

由魏八尺领头,钟利时、洪劳军、史大富等元老身着正式礼服在音乐声中依次入席。魏八尺与惠更斯分别致辞,随后乐队演奏交响乐,宴会随即开始。

面对满桌子中西美食,一干元老与惠更斯同行的荷兰人吃的狼吞虎咽,汁水淋漓。可钟利时和惠更斯却显得有些拘谨,尽管没吃多少多少却不停地打着饱嗝。魏八尺觉得有些奇怪,问惠更斯道:“惠更斯先生,菜肴不对您的口味吗?”

“噢,非常好吃!非常好吃!”

钟小英见状悄悄地冲克雷蒂亚耳语几句,两人不禁逗得忍俊不止。韦特里斯急忙凑过身去打听,克雷蒂亚悄悄地对弟弟说:“他们两个在厨房一边做一边吃,每人吃了差不多有半只鸭和两条鱼……”

宴会的第二天,魏八尺让人带着邦库特姐弟两人去了高雄卫生所,在那里检查了下身体,然后就接种了牛痘。

牛痘的反应非常微小,基本上不需要太多的照料。慎重起见他们按照医生的嘱咐休息了几天,到种痘的地方基本结疤之后才重新出来活动。钟利时给他们送了几本大图书馆出版的科普性质的画报去打发时间。据负责照顾他们的女仆的报告:韦特里斯看得很是入神,一直想弄懂画报上解说的汉字。还特意向女仆提出希望得到一本荷澳词典之类的书。

钟博士心想荷汉大字典我倒是有一本,不过不能给他。想来大图书馆里肯定有现成的,问题是需求量太小,恐怕难以专门出版印刷。

“知识就是力量。”他暗暗想,只要你有了力量,自然就有人期望来理解你,学习你。来学习你的语言。传授语言说起来也是文化传播的一种有效手段——应该提请大图书馆出版一些字典、语言学课本之类。

他想了想,把钟小英叫来了——他发觉自己的养女和这两个孩子的感情似乎不坏,宴会上一直比比划划有说有笑的。

“父亲大人问我克雷蒂亚的广东话说得怎么样吗?”钟小英做了个鬼脸,“她的广东话说得和父亲大人一样好……”

“咳咳,”钟博士咳嗽了几声,钟小英才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她能说简单的会话,复杂一些的就要比划了——不过克雷蒂亚小姐学习语言的能力很强。她说她能说好几种语言……”

“既然是这样,你就好好的去教她普通话吧。”钟利时说道,“这是我交给你的任务。还有她的弟弟。”

“遵命,父亲大人。”钟小英说,“可是他们应该不会在这里待很久?”

“他们至少会在这里待上半个月以上。”钟利时已经向惠更斯打听过:他们计划在台湾停留一个月。原本是打算住在热兰遮城的。不过昨天惠更斯已经通知他:他们希望能够下榻在更为舒适卫生的高雄商馆了——当然,他们会支付食宿费用的。

“我还想朝夕和您讨论数学、天文学和物理学方面的问题。”惠更斯表现出很大的热情。

几天之后,姐弟两人的疤痕已经痊愈。邦库特因为在大员还有公司的事务要处理,就先一步回了大员,让姐弟两人先留在高雄,由惠更斯监护。

“对不起,请问圣安东尼教堂在哪里?”维斯特里与克雷蒂亚两个从大门出来——这是这些天来他们第一次出门,一下子对阳光不大适应

“就在那边的山坡上……”商馆仆人指点着。街道旁的一座小山丘上,矗立着一座木结构的耶稣会教堂。

维斯特里与克雷蒂亚还是第一回没有人陪同的自由外出活动——这里又是完全陌生的区域,不免有些胆怯。两人听说这里有一座天主教的教堂,有欧洲来得传教士在。于是决定去那里看看——克雷蒂亚还能说一点意大利语。

佛兰茨•冯•邦库特一家并不是七省共和国的公民,他们是为荷兰东印度公司服务的德国人,来自德国西北部地区老汉萨同盟城市,这一地区的德国人有许多充当商人和水手。邦库特一家实际上是天主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