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弱点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85 字 | 编辑本页

她坐在船尾的甲板上,装着低头整理渔网,从斗笠下面观察着澳洲人的港口。

澳洲人停泊着许多大船的主要港口是不允许民船进入的,正如他们的主城也不许外人进入一样。

对民船和外人开放的,只有设在城市西面的一小片地区,整修了一个天然的小港口,然后环绕港口修了一条街道作为商业区。

这个商业区任何人都可以出入,在这里做买卖。虽然它也被栅栏和壕沟环绕,但是它和主城区之间用壕沟隔离开的,必须通过岗哨和吊桥才能进入主城区——澳洲人对外人非常警惕。

李丝雅已经观察到,在旗山山顶,澳洲人设有炮台和塔楼。乳妹说过他们的大炮射程极大,看来并不是虚言——否则不至于设炮台在山顶上。

仅仅从海上看到的澳洲人的规模和实力,李丝雅就知道在东亚没有哪一家能够用“正攻法”摧毁这个城市了。台湾岛上不管是近在咫尺的荷兰人、闽南移民集团还是远在岛屿北面的西班牙人,都显得微不足道。

要让荷兰人和澳洲人翻脸,难度实在太大。

李丝雅的信心有些动摇。但是她很快想到,荷兰人身后还有整个东印度公司。如果真的能够激怒荷兰人,让他们意识到澳洲人的存在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他们一定会倾巢出动来和澳洲人决一死战。

要做到这点,就得看自己的手腕和本事了。

“我们要靠港了。”船老大小声地提醒她。

李丝雅点点头。

渔船很快就进入了港口——因为船上悬挂着海岸警备队发给的捕鱼许可旗,没有人来盘查询问,这艘小渔船很快就停泊到栈桥边了。

码头上堆满了装满渔获的藤筐和木箱,地上散落着鱼鳞和散落下来的小鱼虾。浓烈的鱼腥味弥漫在空气中。不时地,男人或者女人,两人一组杠着沉重的还滴着海水的渔获“吭哧哼哧”地从栈桥上走过。

距离栈桥不远地方的一座茅草顶的大木屋是渔业社的收购点,这里还代收捕捞税。门口设着一大排的“地秤”——李丝雅还是第一回见识这种装在地上的秤。她在东亚沿海见识到最多的是中国人的吊杆秤。不管是在澳门还是巴达维亚,中国商人们总是拿着大小不一的杆秤称量着各种货物来买进卖出,以至于荷兰人、英国人也不得不在某些时候接受他们的度量衡。

渔民们把渔获放到地秤上,司秤员移动下就很快报出了斤两。监收的人翻看着渔获,很快报出了渔获的品名和级别:“一级”、“二级”、“特级”、“等外”

……

旁边的一块大黑板上,书写着各种渔获的种类和等级收购价目表,李丝雅觉得这毫无价值,因为几乎没有渔民认字的。这种按照种类分级收购的概念在传统的中国渔栏里也有,但是渔栏主利用渔民全是文盲和对渔栏提供小额贷款十分依赖的特点,往往以好说坏,任意舞弊。上好的鱼虾,到最后往往是被压到廉价至极的水平才能卖掉。有时候海上丰收,船刚一靠岸,这边渔栏马上关门停收,借此压价。

李丝雅不是到这里来考察渔业的,但是她很敏感,知道这是澳洲人拉拢人心的一种手段。“按质给价”、“公平买卖”,能做到这两点就立刻能争取到很大一部分人心。特别是沿海的渔民,长期处在“高买低卖”的食物链底层,忍受层层盘剥,往往渔获满仓却吃不到几顿饱饭。

澳洲人蛊惑人心的本事果然名不虚传,难怪到这里的来得渔民人这么多,不但有漳、泉等地的渔民,听口音广东的渔民来得也不少。李丝雅心想,自己有时候和乳妹聊天,发觉她也不时的说澳洲人的好话,赞叹他们“有本事,心眼好”。

她就怀着这样复杂的心绪,沿着街道漫步。渔行的一边是销售渔具、粮食、灯油、布匹之类渔民需要的日用杂货的商店,铺子很大,商品琳琅满目。李丝雅对此不感兴趣,但是看得出渔民们对此地很有兴趣,不时有人进进出出,拿着刚刚得到钱来这里选购商品,满载而归。

商店的旁边有一个布告栏,贴着大幅的布告,旁边还有一个人拿着着大喇叭在大声地说着什么,周围围着一圈人。李丝雅原本想去看看布告,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是渔姑的身份,便止住了脚步,在人群后面听着。

原来布告上贴得是招募告示,澳洲人正在招募水手和雇工,凡是愿意来得,都可以帮助安置家眷,分给房屋。

“……带着全家一起来吧,我们有的是房屋和粮食!”拿着喇叭大声喊叫的人激情澎湃的用闽南话喊着,“家里的老人、小孩、女人,都可以做工赚钱!”

为了给急剧扩大的船队补充足够的水手,海军打起了在这里捕鱼的渔民的主意。虽然招募的成果不算很显著,倒是也募集了好几百人。海军在当地搞了一个学兵教导队专门负责训练这些新丁。

澳洲人在招募水手,莫非是准备打仗?李丝雅暗想着,不管是不是真的,这个迹象倒是一个很好的调拨借口。她正沉思着,忽然听到有人用闽南话喊道:“这位姑娘慢走!”

李丝雅吓了一跳,没想到这里有人会叫住自己,赶紧强制自己镇定。这时候来了一个穿着胖胖的中年妇人,她穿着澳洲人手下的女人常穿得那种蓝布短袖裤褂,满脸笑容。

“姑娘,你是哪里人呀?”胖女人倒是自来熟一般,先拉住了她的手。

李丝雅做出一副害羞的模样,低着头说道:“大娘莫要动手,奴家是诏安县人士。”

“看不出诏安县还出姑娘这样的人才!”胖女人上下打量的了好几遍,大有把李丝雅生吞活剥之意,口中啧啧称赞。李丝雅不由得心中害怕:她自己虽然将面孔涂黑,将头发也全部编成辫子,以掩饰自己身上的葡萄牙人血统,但是她的比一般女子高挺的鼻子和异于普通人的长相是没法靠化妆来掩饰的。这样被人凑近了看很容易露出破绽来。心中暗暗着急,万一露馅,这里可是澳洲人的地盘,被抓住了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别得不说,自己当初绑架那个啥文主席的事情,对景起来就够被澳洲人千刀万剐了。

她强抑害怕,镇定地笑道:“大娘莫要取笑奴家,奴家还要买了东西回船上去呢……”

胖女人连连点头道:“知道,知道,一看你就是渔家的女儿。每日里风里来浪里去得。难得你长得一表人才。如今大娘有个好去处,保你和你全家都享用不尽……”她絮絮叨叨,李丝雅却已经听明白了,原来这胖女子是个人牙。

这等人牙专在闹市街头寻觅贫家小户家的女儿中有无“可造之材”,打听了具体的底细之后再在有纳妾蓄婢要求的大户人家中牵线拉媒。

没想到这里也有!她暗暗疑惑,这里哪来得大户人家?然而她马上就明白过来:莫非是在为澳洲人选购女仆?

只听对方絮絮叨叨的继续说道:“……澳洲老爷们如今正要收买婢女,我看你这姑娘长得高挑,眉眼高低和他们的要求甚是般配。你若是有意,和家里人一同来这里写个契就是——你家即是闽南的,又到这里捕鱼,总该知道澳洲人的信用和本事,给他们当丫鬟,就比一般中等人家的小姐都要尊贵些,家里人也能沾光不少……”似乎唯恐她不相信,胖女人还亮出了自己的身份牌。“姑娘你看,大娘我可是真真正正的澳洲人力资源处办事员,要在大明,也算个‘未入流’……”

幸好这时候郭怀一的人来了,李丝雅才乘机摆脱了对方。她装着买东西的模样在街道上又逛了一圈:集市的街道很短,除了渔业社收购站和商店之外,只有一个专门为渔民提供修船服务的修船厂,一个收购买卖鹿皮山货销售日用品的店铺和一家提供简单饭菜的饭铺。再往内部去就是用木栅栏拦住的禁区了。从外面看进去,似乎都是仓库和作坊。各种渔获似乎都是被运到里面去处理的。几根红色的烟囱矗立着冒着黑烟,一股臭鱼烂虾夹杂着煤烟的怪味不时传来。

到这个集市上来的人,除了渔民就是附近的一些原住民和汉族的猎户。他们几乎全是来卖鹿皮、鹿肉的,也在这里购买粮食、食盐和日用杂货。

李丝雅沿着街道来回走了二趟,没发觉有什么值得利用的弱点。这里看似开放松懈:街道上只有一些拿着棍棒的丁壮维持秩序,带着刀枪的士兵一个也看不到,但是具体的守备措施完全看不到,显然是外松内紧。从海上突袭的话还要冒着敌人炮火的威胁,加上对方的舰队近在咫尺,恐怕根本没什么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