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村并屯(三)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22 字 | 编辑本页

而即使在没有铁路的支持下,通过一连串间距 3——4 公里的标准村,部队能够快速开进,并能保证一定规模以下的部队的士兵的休息和补给需求。

不过,这一体系在现实运用中还牵涉到地形、土地肥瘠、土地产权等各种问题,所以并不能完美适用于所有的地区,目前在各地试点的标准村实际主要运用的是标准村的建筑形式。

按照文德嗣的看法,种植业标准村特别适用于土质均衡的广阔的温带平原地带,比如华北和北美的大平原。另外就是需要长期开展治安战的地区——在这一体系下可以最大限度的对土地和人口、物资进行严密的控制。

薛子良在进行了第一阶段的治安战之后,给执委会呈交的报告中对济州岛的长期治安形势认为是可以形成“长期稳定的治安区”,所以济州岛的标准村在防御等级上要低得多。村落不设置护城河,对房屋外墙和角楼的建材也不做强制性要求,以便进一步的降低成本和就地使用建材。

村落的墙壁全部采用济州岛本地产的火山碎石砌墙。粘合剂采用的是传统的灰泥——济州岛的水泥窑还在修筑中,只能暂时代用。屋顶盖瓦片,砖瓦、碎石、黄沙、石灰和水泥在建材厂完工之后可以全部立足本地供应——实际上水泥黄沙石子之类的大众建筑材料的销售圈子,在有现代物流体系和交通工具的旧时空也不会超过五百公里,否则物流成本就会大得无法接受,更不用说在 17 世纪了。

济州岛的木材比较缺少,目前主要是回收旧建筑的木料,总体预计缺口比较大,需要输入一部分木材。不过朝鲜半岛上并不缺少木材,从对朝贸易中可以就近得到满足,另外台湾和福建亦可供应一部分木材。

冯宗泽对这一体系谈不上喜欢:他觉得这体系有点“太不人性化”——过于规整了,让人想起了监狱。他本人还是喜欢那种有点诗情画意的村落。但是看到朝鲜百姓们围着看板如痴如醉的围着看板和效果图,脸上露出欣喜又惊讶的表情,他又释然了。

冯宗泽是亲自经过当地百姓的小屋子的:碎石胡乱堆成的墙壁上连涂抹墙壁的草和泥都没有,矮小到 21 世纪的高个子们脑袋可以碰到的房梁的屋顶——这屋顶多年没有更换,茅草已经发黑发臭,成了各种虫子和老鼠的乐园。屋里没有地板,没有方砖,就是泥地,一个火塘熏黑了屋子里的一切。

在这种条件下,济州岛百姓的皮肤病高发也就不足为奇了——特别是这里的冬季气温比较高,更容易滋生各种细菌和寄生虫。

仅仅是对他们进行身体上的净化和治疗,不给他们一个干净卫生的生活环境,那么这一切净化手续就全白费了。要推行新得卫生习惯更是无从说起。

金太多正在费力地搬起一块大石头,父亲金大屋把绳子穿在下面穿上木杠,金大屋腿上有伤只能一瘸一拐的做点杂活。金太多和堂兄金山胖一起抬着这块石头铺在国有济州第一畜牧场附属水原洞初号牧业村的地基护坡上。

二十刚刚出头的金山胖一点都不胖,反而瘦得可怜,一上午的高强度劳动已经让他喘得不行了。虽然现在是澳宋首长管饭:每天三顿饭,顿顿都是大碗的荞麦饭、水煮面糊;辣白菜、咸萝卜管够——比他做梦的时候吃得都好。但是干活的强度也大。一顿饱饭吃下去,一个时辰多就饿了。

休息的哨子响了起来。汗流浃背的兄弟俩走到工地旁的休息站,大木桶里装满了凉开水。春季已经进入了肠胃道传染病的高发期,为此下达了命令不许喝生水,每个人还发给了一个带盖子的竹水壶,用绳子拴在腰里。

一个看管休息站的女人拿着竹勺子给他们的杯子都倒了满满一杯。两个人拿起竹杯子咕咚咕咚痛饮痛饮。

水略带咸味——里面加了少量的食盐用来补充盐分。

“别喝那么快,呛死你们俩。”一个看守休息站的女奉公队员喊道。

金山胖连还嘴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只觉得汗如雨下。他看着正在修建中的标准村,还是有些不相信的感觉,他用胳膊肘推了推金太多:“你说这村子真是给我们造的?”

“首长老爷们都这么说了,还能有假?”金太多父子因为当过首长老爷几天俘虏,算是本地新投靠百姓中最熟悉“首长老爷”的人了,说起来这父子两在首长那里也就是吃了几顿俘虏伙食,被几个卫生员上下其手地“治疗、净化”了一番。但是这番经历已经让他们觉得自己不同凡人,俨然以“首长老爷通”自居。

他当下做出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模样:“我们如今都是首长老爷的奴婢了。老爷说造几所房子给奴婢住有什么奇怪的?你过去不也住金老爷的房子?”

“住金老爷的房子不假,可那房子能和那图上画得一样吗?”金山胖还是不大相信,“那房子!看样子比金老爷住得还好,恐怕得是两班老爷这样的人才能住的吧……”

“两班老爷算个屁!”金太多严格说起来没得到太多澳洲老爷的好处,但是见识到了首长老爷的强大,特别是他们给士兵的装备和伙食。实力折服人,也让人羡慕。弱者又喜欢吹嘘与自己有关系的强者来获取心理满足感觉,因而他为元老院吹嘘起来也就有点没谱了,“首长老爷有钱的不得了,光给他们当兵的人的吃穿用度我看两班老爷就比不了……”

金山胖还是有些不相信,但是看到那些穿着统一服装的倭髡士兵一个个精神又挺拔,而且个个身材健壮结实,就算是那些戴着大帽的本地士兵也很精神——那种气色过去只有在姥爷或者是商人们的脸上才看得到。看样子金太多说话不假。

“我也想当奉公队员,或者当兵也行。”金山胖羡慕地说道。

“我也想。”金太多叹了口气,想起当初当了俘虏之后吃得第一顿饱饭——因为他们是第一批被俘的,人数很少。就没有专门煮给俘虏吃得救济口粮,而是在治安军的锅子里吃得草地口粮。那醇厚的鲜香味道让他至今不能忘怀。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招兵,我也想当白马队……”

两个人正在闲扯,休息结束的哨声响了起来,他们赶紧起身重新投入工作——奉公队的大棒子抽下来可不是好玩的。

这一次他们被派去修筑公共浴室。在拆除金老爷家庄园的时候,发现庄园内有一处温泉——济州岛是火山岛,地热活动比较频繁,有温泉不足为奇。冯宗泽看了下,硫磺含量很高,出水量也大。就起了兴建温泉浴室的念头。

含硫磺的温泉对皮肤病有一定的治疗作用,因而他决定在温泉上设立一个提水站,将温泉水引到场部山脚下的牧场商业街上,专门修建一个公共浴室专门给当地百姓使用。另外再引出一股水给场部里的尼克等元老们享受,如果找得到合适的地点,搞个牧场招待所也不错,此地的山区牧场风景还算可人,又有温泉,很适合来济州岛的元老在此休闲放松。

因为管道、瓷砖和提水设备需要从临高运来,所以暂时只进行土建工程。金太多和金山胖两个忙着在挖渠道干活的时候,奉公队用大喇叭开始喊话了。

“注意啦,注意啦!全体社员到场部山坡下集合了!今天今天皇上首长来了,有重要讲话!”似乎是为了加强语气,奉公队又加了一句,“不来的、迟到的统统没晚饭吃!”

“皇上首长是什么人?”

“好像是大王?”

“济州不是归了倭……首长。”

“首长就不兴有大王了?”

“……”

半小时后社员们集结完毕。这些社员都是官奴婢和金万溢家的私奴,大家对“社员”这个称呼还非常陌生,吃了奉公队几棒子之后才知道“社员”是喊自己:大约是新来的澳洲首长倭寇的官奴婢的意思,不过当社员奴婢还是非常让人高兴的事,起码大部分时间可以吃饱了,也不会动不动挨打,连下跪都很少。

奇怪的音乐响起,旌旗招展,十几个穿着大氅,戴着阵笠的倭寇马队开道。后面是一队背着鸟铳的灰衣士兵。在他们的护卫下,一行身材高大的灰衣人出现在山坡上,他们总有几个显然是首领,被众星捧月一般的奉在中间。有些和“首长老爷”有过接触的人认出灰衣人当中有一个是“冯老爷”。

也没有谁指挥,山下的社员呼啦一声乱七八糟地跪倒了一片。

“大家都起来吧。”一个跟首长来的奉公队翻译说,“首长说都起来,不起来打屁股,听见没有?”

“是……”随着缓慢而杂乱的应声,杂乱的人群又乱哄哄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