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摇和坚定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95 字 | 编辑本页

张成雪正陪着朴德欢喝酒。这个一直以来都春风得意的人满面愁容——似乎有什么心事。自从出了那档子“石人流血”的事情之后,这些日子来他几乎每晚都喝闷酒,不再象以往那样经常出去应酬了,甚至在家的时候也不再和自己调笑了。

她是个很聪明的人,看出他的愁容背后隐藏着恐惧。

她很鄙视朴德欢:在她看来他是个无能之辈,不过是因缘际会,被无恶不作的倭髡看上,又接着被金老爷拉拢。

要不是赵老爷还要派他的用处,她真心直接给他一贴药,让他呜呼哀哉去了。

张成雪虽然也是苦出身的奴婢,却非良善之辈。当初在赵明贵家,她原在奴婢中并不出众:论姿色比她强的奴婢还有好几个,赵明贵也不甚看重她。然而她小小的年龄就耍弄手腕,挑拨离间、栽赃陷害,靠着耍弄阴谋诡计成了赵明贵的亲信。翻手就把几个原先得宠的婢女整治的死去活来。一个当初得罪过她的婢女被她唆使主人下令活活杖死,另一个则被她投毒致死。

虽然她的事迹后来被主人有所察觉,但是赵明贵却觉得是可用之材,便经常让她为自己办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赵明贵派张成雪这个“干将”到朴德欢身边,明着是拉拢,暗中是监视。除此之外还有第二层目的:在必要的时候对他进行“寝反”。

按照金老爷他们的算盘,先是“石人出血”来扰乱民心,接着就是这几天在城内城外进行纵火,增加恐怖气氛,最后就是接应朝廷大军,全岛起义兵。

到那个时候,朴德欢这样的人就是最好的内应。

不过,这个人的胆略有限,指望他到时候斩落城门或者刺杀倭髡大将高官的事情是指望不上了。但是通过他再拉拢策反其他投靠倭髡的朝鲜人还是有可能的。

眼见着他最近情绪低落,张成雪旁敲侧击,大致已经知道他很是在意“石人流血”的事情,而且最近倭髡也流露出对他不信任的态度来。更有风声说一贯对他很是重视的冯首长准备全面清查他在“弓箭从事官”任上的账目。

张成雪认为,这些事情加在一起,已经使他开始有所动摇——“寝反”的时机已到。她一边给赵明贵斟酒,一边盘算着。

“老爷,您一个人怎么喝闷酒呢?”她故作娇媚地问道,身子往他身上靠去。

朴德欢寥无兴趣地说:“不喝闷酒还有什么好干的?”

“老爷最近怎么不去妓房快活了?”张成雪说道,“几个姐姐可都想着老爷您呢。”

“怎么,你愿意我去妓房?”朴德欢有些醺然地问道。

“奴婢哪敢对老爷的事情多嘴。奴婢知道老爷您去妓房又不是为了女人,是和几位老爷谈事做买卖呢。”

“如今要避避风头,我和黄老爷、赵老爷他们来往得多了些……首长们好像不喜欢……”朴德欢打着酒嗝说道,“做人也真是难!我跑妓房应酬他们还不是为了为首长做买卖,”

“是呀,没有老爷出力,这岛上的弓箭和特产能卖得出去?”张成雪悄悄的开始第一次调拨,“还有买来的粮食,解决了这岛上多少人的吃饭……这都是老爷您的功劳啊。”

朴德欢一听愈发感到愤懑——人总是会夸大自己的贡献和能力,忽视他人的作用,喝得有些“高”得时候更加如此。被她一挑,顿时牢骚满腹,叹了口气,说道:

“我也想过了。老爷我的权太大了——那帮子人看了眼红,一个个都在首长们面前不知道说什么!金勇柱这个贱民王八蛋!”

张成雪知道他最近对金勇柱父女的地位上升很不满意,便故意做出害怕的样子:“老爷,慎声!金大队长现在可是首长们面前的红人,连着他家的女儿儿子都抖得很……”

“屁!”朴德欢愈发不满了,因为最近冯宗泽等人的确经常单独召见金勇柱父女,“一家子贱人!”似乎是无从发泄不满,他一仰脖又是一饮而尽。

“金勇柱家倒不要紧,一家子白丁能闹出什么花样来?就怕首长们……”说着她故作忧心忡忡的止住了话头,故意勾朴德欢的话。

果然,朴德欢问了起来:“就怕首长们什么?”

“奴婢是说,最近石人流血的事情……”

朴德欢一挥手:“不要怕,这都是有敌人捣鬼,你不要信谣言。”然而他的话说得很是无力。

张成雪早看出他内心的疑惧,说道:“奴婢觉得:说有人暗中捣鬼,或许是真的。可是天下的事情,无风不起浪。首长们本事虽然很大,到底是外来的,毕竟不是承天受命的朝廷正统——想当初两次倭乱的时候,倭寇也是势大滔天,连平壤都给占了,最后还是败了……”

朴德欢一惊,赶紧说道:“不要瞎说!你一个妇人,懂什么!”

“是,奴婢多嘴了。”张成雪赶紧垂下目光,给他斟酒,“老爷别想这些烦心事了,还是尽情的乐一乐吧。”说着身子紧紧的贴了上去,知道刚才自己这番话已经起了很大的作用。等这几天城里城外再烧几把火,他就会成为惊弓之鸟,象沉船上的老鼠,忙不迭的要找逃命的稻草了……

正在这时候,外面忽然远远的传来了一声枪响,接着又是连着几声,朴德欢浑身一凛,猛得推开张成雪,站了起来。惊慌不安的侧耳听着外面的声响。

“注意,有情况!”金五顺猛地站了起来,高声喊道。

话音刚落,几个人已经出现在门口了。金五顺马上喊了一声:“什么人?!”

这几个都是本地人打扮,脑袋上缠着白帕,手里拿着刀棍。

屋子里冒出个女人大声喝问出乎他们的意料,几个人都是一怔。金五顺一看对方全都拿着棍子,还有人提着刀,知道来者不善,赶紧大喊一声:“有坏人!”说着拔出随身的砍刀扑了上去。金六顺也跟着拔出砍刀冲了上来,对准当头的一个一刀砍下去,另一个从侧面窜过把他使劲一堆,将他推倒在地上,刀也脱了手。他马上跳起来操起板凳就打了起来。

金五顺一刀砍倒了第一个匪徒,正当她准备跳上去给那个疼得满地打滚匪徒再来一刀的时候,另外一个匪徒已经冲了进来,用棍子打飞了砍刀,将她打倒在地。她扑上去抱住对方的小腿就是狠命一口,匪徒惨叫一声。旁边的同伙赶紧拔出小刀猛刺了她胳膊一刀。正在这时候,金六顺已经砸倒了和他厮打的匪徒,赶紧冲过来,轮起板凳使劲的朝着匪徒的脑袋上砸去。顿时让就他送了命。这时候他被刺中了一枪,倒在血泊里了。

金五顺一看弟弟被刺中倒地,犹如疯了一般捡起砍刀的冲上来,这时候外面枪声愈发密集,当头的匪徒赶紧喊道:“快点火!快点火!”随着他的喊叫声,一个匪徒从窗口爬进来,将浸透了油的破布草绳往铁手轮和螺杆上缠去。

“要放火!”金五顺惊叫起来,她听弟弟说过这水闸对马场很重要,顾不上匪徒,赶紧冲上去拉破布,正在这时候,有人狠狠的从背后砍了她一刀。金五顺血流如注的倒了下来。

外面的枪声密集,不时传来“义兵”们的惨叫和惊呼声,攻打水闸的几个人原以为对付一个半大小子再放把火很容易,没料到竟然会有死伤,眼看着外面的形势不妙,打头的赶紧把火种丢在破布上,又连丢了几个火把在屋子里,匆忙逃了出去。

金五顺身上中了几刀已经昏了过去,这时候浓烟熏醒了她。她朝着烟雾的地方看去,看到水闸上已经燃起了火光,她咬紧牙关,使劲朝着水闸滚了过去,拼着命的把已经烧着的破布和草绳从上面撕扯下来,往水渠里丢去。

因为心急慌忙,所以缠在手轮和螺杆上的破布并不多,金五顺直到最后一条破布被丢进水渠才松了劲,顿时又昏了过去……

城外的三个马圈同时遭到了“义兵”的袭击,枪声密集。许多火箭往马圈方向射去——然而因为米尼步枪的火力,义兵们没能进入有效射程就开始胡乱射箭,一时间固然效果壮观,却只是引燃了部分草地和一些外围的木棚之类简易建筑,看上去火光熊熊,实则没有造成什么破坏。

马圈里的守军随后发动了冲锋,日本治安军的骑兵队从侧翼包抄,辎重教导队的学兵用上刺刀反冲,因为一号马场建立早,守备设施比较全面,金大海只在这里投入了四五十人,治安军骑兵一出现就立刻溃不成军,四散奔逃。骑兵队挥舞起太刀不断的砍杀。火箭引燃的草地和木棚反而暴露了“义兵”的身影,成了绝好的追杀目标。

最后,那些腿脚最快的人终于跑进了黑暗,逃出一条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