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岛归化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39 字 | 编辑本页

“当初我们才五百人,现在不也管着海南岛了?”朱鸣夏说道,“别着急。等山东的移民多了,自然就全是我们的了。”

“也是,你带来的三个连的乡勇至少能顶替一部分日籍治安军的卫戍任务。”南宫无敌说道,“不过他们没有热兵器,最多也就是治安军一个水平。”

“骑兵和辎重兵教导队呢?”朱鸣夏记得这些部队已经搬迁到了济州岛来了。人数也有好几百。

“他们全给尼克指使的团团转,我根本插不了手。”从海南岛运来的骑兵教导队和辎重兵教导队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忙于养马业务。

尼克接收了济州城外的马圈,又接收了三城九镇的马圈和附近的一些官马场,手中的马匹膨胀到了三千多匹。为了对这些马匹进行甄别、治疗、选育和饲养工作,不但两个教导队的人大多被他占用,本地的栅军和养马的官奴婢也用了不少人,还一个劲的喊人手不够。

“……尼克现在每天都找我要人,他对本地人很不满意——说是话说不明白,非要我手下的当兵的,起码也得是农垦中队的归化民。我也难啊。”

别看南宫无敌说得挺委屈,其实尼克占用这些部队他是心甘情愿的。至于原因无非是因为他也期望早日看到威猛的骑兵部队。自从把日籍治安军连中的十几个前马上武士配上了战马,升级成了骑兵警卫队,南宫无敌就爱上了这种被骑兵簇拥着的感觉——要是人、马和军服武器再威风华丽一点就更帅了。

如此说来兵力的确有些单薄。南宫无敌手里的兵力是少而杂。他手上有各式各样的部队,其实是以辅助部队和后勤部队为主。除去两个教导队,能用的就是工兵连了。但是这个工兵连还承担着许多建筑工作的核心施工队的任务。

真正能够用于作战部队仅有二个步兵连和一个日籍治安军连。至于海军的人马,基本无法动用——第二舰队的舰船频繁的来往于济州和山东之间,水兵的体力消耗很大,很难再抽出兵力来进行陆地运用。

如果不是当初送来的济州农垦联队承担了相当一部分的地方守备工作,济州岛分遣队连占点守线的任务都完不成。

也正因为济州岛的兵力匮乏,朱鸣夏才会从山东运来三百名乡勇。有这三百人就可以承担掉相当部分的镇戍工作,将兵力解放出来进行对内陆地区的机动作战。

朱鸣夏虽然不管政治工作,又是第一次到济州岛,但是通过每周送来的济州岛情报汇编对岛上的情况多少是有了解的。

即将召开的济州政治协商会议,实则就是一次要求全岛所有势力彻底臣服,表示诚意的会议,凡是表现不能让元老院满意的势力,随后就会遭到铲除。

这一点,恐怕岛上的许多豪强心中有数,所以眼下虽然风平浪静,会议一结束就会陷入到激烈的动荡。下一步就是视情况开展治安战,铲除“敌对势力”和“不安定因素”。

不过,企划院和民政人民委员会给济州岛前委的秘密命令中,济州岛未来将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全面推行“集村并屯”。这是根据当地人民多为佃户、牧奴和官奴婢,人口密度很低的现状作出的。

济州岛除了极少数的商户之外,下层平民中几乎没有人有什么财产或者土地,集村并屯不会遭遇到很大的阻力。至于地主、牧主,自然不会允许他们继续存在。

根据特侦队这几个月来深入济州岛进行的侦察工作,济州岛前委已经大致摸清了岛上的各个居民点,再根据各个居民点的规模和从监营内掌握的资料推算出岛上的实有总人口大约在四万三千人。

目前运到济州岛的山东难民已经有二万人,接下来还会运来更多。虽说大部分人口在净化结束之后将会转运到台湾和海南岛,但是会有相当的人口留在岛上,形成元老院在岛上的统治基础。

在此之前,北上支队要保证彻底的压服和铲除岛上的一切妨碍本岛“归化”的力量。根据某个还在论证中的计划:将一部分本岛的朝鲜百姓运到台湾和海南岛,从而加速他们的“归化”过程,只不过考虑到南下的运力问题才没有得到正式的批准。

朱鸣夏和南宫无敌讨论了一番部队的调整方案,在政协会议召开之前他要准备足够的机动兵力:至少要有一个完整的步兵连和若干炮兵做好随时出发作战的准备。日籍治安军连视情况也要投入战斗。

刚刚组建起来的白马部队虽然战斗力不怎么样,但是对本地状况比较熟悉,可以充当带路党和翻译。

这样看来总得兵力大体也够了。毕竟济州岛无论面积、地理环境还是社会状况都没有海南岛那么复杂。而且全岛“归化”的方针使得政治工作的工作量也大大的减少了。集村并屯之后想怎么“教育”都可以。

“尼克那里能够调出多少骑兵来?”

“骑兵教导队大概能出动一个连,不过骑兵教导队新兵多,老兵少,怕是没什么大用。”

骑兵教导队中的老兵大多在山东充当侦察骑兵,济州岛上能执行作战任务的人员不多,而且这部分人还得充当马匹和士兵的教练。

朱鸣夏说道:“不碍事。他们现在大多驻扎在济州城外,可以当卫戍部队。再加上新来得山东治安军连,就能把日籍治安军全部抽出来当预备队——听说他们还挺能打?”

“的确很能打,不爱用步枪,就爱上白兵……”南宫无敌说着叹了口气,“可惜最能打的一个废了,虽然留得一条命,没法再当兵了。”

“不能当兵可以干其他的。这类为我们流过血的都是培养对象。”朱鸣夏看了看手表,“走,我们去见老冯。看看他那政治协商会议准备的怎么样了。”

朱鸣夏在监营会议室等了半天才等到了冯宗泽和薛子良,两人就济州岛的局势和工作交换了看法,并就下一步的工作开展了讨论,眼看着天色已晚,冯宗泽设宴招待。

“这些天你在那小岛上过得挺艰苦的——天天吃干粮吧。”

“还好,不缺肉吃,就是没蔬菜。”朱鸣夏大快朵颐的吃着海米炒白菜,“怎么没弄点朝鲜泡菜?酸酸辣辣的很下饭啊。”

“这年头东亚除了我们还有谁在种红辣椒?”冯宗泽笑了起来,“不辣的泡菜有,我以为你没兴趣……”

“的确没兴趣,有种没有?”

“等开春吧。还有土豆、大蒜和柑橘。”冯宗泽兴致勃勃,“农委会说很快就派人来指导。土豆这东西产量大,挺适合这里的条件。而且比红薯好吃,养活个十万人不成问题。至于柑橘和大蒜都是济州的名产,想来质量会很不错。”

“我也想吃土豆很久了。”朱鸣夏说道。海南岛这地方不适合种土豆,只在吴南海的农庄里小规模的园艺化种一点,纯属为了留种,元老们难得才能吃到一次。

“对了,你带来得一群生活秘书怎么安排?我看有好几个啊……”冯宗泽有点淫荡地笑了起来,“到底是近水楼台……”

“扯……无组织无纪律的事情我怎么会干?”朱鸣夏不以为然,“她们都是我专门发掘的人才。她们在山东检疫隔离的天数差不够了。就是得你安排人净化下。然后单独找个地方安置——”

“知道,知道。我一定找离监营很近的地方……”冯宗泽摆出一副“我全明白,你不用多说”的含蓄笑容。

“别想歪了,”朱鸣夏笑了笑,“不是距离监营近一点,而是最好就在监营里——我有事情要经常和她们交流交流。”

刘氏戏班的成员们就这样被安排在监营旁的一处官房院内。院内有女性的朝籍辅助人员看守,不但不许她们外出,还不许她们彼此交谈——除非首长在场。

剃了光头的刘忆思——也就是过去的戏班班主刘氏正死死盯着朱鸣夏的笔记本电脑,她现在习惯了这个奇怪的东西,电脑里正放着健美操音乐——《青春魅力》。昨天这个澳洲人首长布置了这任务,她被要求一遍又一偏的听这个音乐,直到自己能够演奏为止。这音乐与她以前接触过的音乐完全不一样,除了筝,笛,镲等乐器外,还有些她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乐器。旋律更是陌生——在她听来简直和噪音差不多。

她小心翼翼的询问朱鸣夏那是什么乐器,朱鸣夏则告诉她,这些乐器只需要找到类似的去代替就好。

这是朱鸣夏的私人计划,他想训练出一批会跳健美操的女仆,一批能让元老回忆起旧时空岁月的女仆,一批更具现代审美观的女仆,一批可以成为橄榄球宝贝的女仆。他可以教基本动作和套路,也能简易的编排些动作,再复杂就要靠笔记本电脑了,他电脑上有大量比赛和训练时拍摄的视频,有了葫芦就能画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