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团总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17 字 | 编辑本页

吕泽扬坐在范十二的小饭铺里,他的小饭铺因为不显眼,又在道路旁边,眼下就成了莱州分遣队的前进指挥部。

碎砖灰泥砌成的墙上多有些不规则的孔眼,有的地上满是泥土和碎砖瓦,桌椅已经被堆到一边,只留下当中的二张方桌拼在一起。上面放着一盏马灯和一幅地图。窗户已经被捣毁,用碎砖乱瓦封了起来。门口堆着沙袋——看上去就好像某部抗战片的外景。

吕泽扬穿着厚厚的棉袍子,外面罩着件土布袍,上面满是尘土和污垢,有的地方还撕破了。脑袋上戴着一顶范阳笠,腰里束着伏波军普通士兵用得帆布武装带,交错斜插着二支临高制造的三零式转轮手枪,一柄明军制式长刀倚着桌子。

范十二恭恭敬敬地站在他身边,自从七八天前的一场大战之后,他对这位吕团总崇拜的无以复加。

吕团总那不是人——是神,是战神!在范十二有限的知识中,就知道岳爷爷神勇无比,打得金兵屁滚尿流,保住了大宋的江山。但那也是一刀一枪的杀出来得。

这位吕团总在整个战斗中基本就没离开过王家坟院。从一开始叛兵游骑冲杀过来,到最后叛军步骑冲锋,吕团总一直站在王家坟院里的楼顶上,用两个圆筒子看,偶然吩咐身边的亲兵几句话,让他去传话。

听说叛军已经兵临城下,范十二吓得半死,寸步也不离开吕团总身边——他觉得头目总有逃命的法子,到时候自己跟着吕团总逃命就是。

没想到叛兵还没开始攻城,守南门的官兵就急急忙忙的关闭里城门,活生生的就把这几百人关断在外面。壮丁队里的许多人顿时乱了阵脚,纷纷跑向城门哭喊着央求上面开门,上面干脆来个充耳不闻,任你在下面叫骂苦求一概不理。

范十二以为自己就要交待在这南关厢了,没料到战斗一开始他就看到那一百多团丁在屋顶和街垒放枪,白色的硝烟把整个关厢都快笼罩了,只听到烟雾里鸟铳的声音乒乒乓乓此起彼伏,到处是红色的火光,等到硝烟散去的时候关厢外面和街道入口上已经丢满了叛兵的尸体。

接下来的战斗中,海上的风不时的吹开浓厚的硝烟,范十二可以清楚地看到团丁们是如何列阵群射,从很远的距离就用鸟铳不断的击倒叛兵,好几次叛兵没能接近关厢就已经溃退了。吕团总还有二辆双轮小炮车,看上去小巧玲珑,几个人推着满地跑——怎么看都不是能顶用的玩意,莱州城头上的大大小小的炮位不少,范十二带着壮丁运过火药鉄子,都是一位赛过一位的大家伙。光看就知道沉重无比。可是一打起来才知道这小炮很猛,炮弹飞出去又远又准,落地还能开花,一炸就是一大片,打得叛兵哭爹喊娘,队伍常常没靠近关厢就散了。

等到叛兵最后一次攻南关厢,步骑几千人涌过来,靠着人多势众加上后面押队的不断的砍人,逼着叛兵冲进南关厢的街道,范十二眼看着乌压压一大片叛兵人头攒动着涌进来,犹如水银泻地一般,街道上一共就几十个团丁,吓得腿脚发抖眼见就要尿,只见从屋子里推出一架上面架着个扁箱子的独轮车,往街中间一横,前面的团丁立刻散开,箱子里就连续不断的喷出火焰来,噼里啪啦的连着响,顷刻就把冲进来的叛兵打得满地乱滚——最稀罕的是放过一阵,又能接着放第二阵,连绵不绝。接着几十个团丁端着鸟铳就冲上去一顿乱刺,硬生生的就把好几百人从街上给赶了出去。前面几百人丢盔卸甲,你推我搡,连滚带爬的逃,后面几十个团丁端着上了短剑的鸟铳在后面追,场面让范十二看得目瞪口呆——这仗打得!

叛军赶走之后检点战果,光街内街外的弃尸就有二百多具,很多人是被活活的踩死的。稍远一些的野地里因为担心敌人游骑袭击就没有出去清点弃尸,估计也得有二三百。还抓了几十个在逃跑中被踩得晕过去的俘虏。

城里的孙巡抚和徐巡抚知道了南关大捷的消息,验了送去的首级和旗幡、刀枪之后,不仅专门派人送来银子犒劳,还大大的对吕团总夸奖了一番,连带着范十二都受了褒奖。来人表示:孙、徐二位巡抚正在起草奏疏,开列有功人员的名单,到时候朝廷的封赏下来,就是白身也能得个功名,喜得饭铺掌柜范十二满面油光。倒是这位吕团总对此很是漠然,反倒是对城里送来得银子和酒肉比较感兴趣。

范十二至此对吕团总死心塌地,奉若神明——原本自己小命都快不保了,现在连皮都没破一点,听个响就能得朝廷的封赏,这吕团总简直就是他的福星。

吕泽扬也很得意,战斗中只有一个人中了炮子阵亡,另有几个人受伤。损失微不足道——连弹药消耗得都不多。

抓了几十个俘虏他先初步审问了一番,凡是本地口音的,全部编入壮丁队使用——范十二现在简直成了他的跟屁虫兼应声虫,叫干什么都不含糊。辽东口音的他全部交给了朱万年,这些人多半是东江的老兵油子,留在手里有一定的危险性。

这场大战之后,叛兵将进攻的矛头转向北、西、东三面,几乎每天都有攻打城门的炮声。吕泽扬除了加强戒备之外,还派了几个侦察兵到各处城门查看情况。万一遇到官兵抵挡不住的时候他就准备率队去帮个忙。

历史上莱州城靠着很少的兵力也守了下来,所以吕泽扬不是很担心,只是预防万一而已。他听侦察兵报告说各门的战斗都很激烈,叛军炮火猛烈,日夜都用大炮轰击,以至于守城官兵在城墙上只能躲在城垛后,即使如此,城头的城垛、女儿墙也在炮火下损毁了大半。各处伤亡都很大。

不过看士气似乎还不错,城中的缙绅富户在张忻的带头之下,拿出大笔的钱粮用来犒劳军队:明末基本上就是谁拿得出钱财来当兵就为谁卖命,否则就是皇帝都差不动:崇祯调关宁军到朱仙镇和李闯决战,朝廷不给军饷就不开拔。

吕泽扬最担心的是城中大小官员和官兵:现在莱州城里的官员如毛,仅文官巡抚就有二个,武将更多,元月三十日那天,总兵杨御蕃兵败新城鎮之后也逃入了莱州。现在城中光军队就有原先孙元化部下的登莱镇人马,随杨御蕃来得通州、天津和山东军队,莱州本地的军户……不同系统的军队夹杂在一起,虽然将官们着力弹压,还是不断发生小冲突。

叛兵攻打南关的时候,南官守将直接关闭城门的做法使得他清楚地认识到官兵就是坑爹的队员,不但不能指望他们帮忙,还得时刻防备着他们。果不其然的就是刚一打败叛兵,南关的官兵就冲出来抢割首级和兵器,吕泽扬毫不客气的命令用乱枪收拾了冲出来的乱兵才让他们老实了。

吕泽扬倒不在乎这点“功劳”,但是很怕他们在交火的时候在背后闹出乱子。幸亏没多久,从登州来得张焘就到了莱州,被孙元化任命为南关守将。

城中的防御也分划了范围,采用四门负责制。孙元化守南门,徐从治守北门,杨御蕃守西门,王道纯守东门。

吕泽扬划在孙元化防区内,让他省却了无数的麻烦。否则就他那天的南关大捷,没有孙元化罩着,对他这支小小的队伍起了不利于孺子之心的人早就伸出手来了。

即使这样,也不断有人要求来看看吕团总的“利器”。杨御蕃甚至提出要购买一些团丁们用得鸟铳和大炮,当然遭到了吕泽扬的回绝,不过他倒也不隐瞒,说是从广州买来得“海外利器”。杨御蕃当下求他介绍,准备去广州购置“利器”。

张焘对他们的武器也非常的感兴趣——他和孙元化是教友,都是西式火器在中国的推广者,所以早就知道这位吕团总的利器其实就是广东的“髡贼”所用。特别是那种可以枪口装短剑,可以连发的火枪,只有髡贼才有。

这位所谓的吕团总,虽然说着一口莱州土话,却十有八九和髡贼有着很深的关系。

但是他和孙元化早就通过声气,所以对此一概装糊涂。为了避免麻烦,将原先守卫莱州南门的人马渐渐地都换成了原先的登州镇的残兵,兵力有点少,但是孙元化知道吕泽扬部下的战斗力,所以并不担心。

吕泽扬现在一切都觉得很满意,唯独不满意的是他的收容难民计划没理想那么丰满。

刚才有军官来汇报目前的难民收容状况。由于叛军来得速度非常之快,因而能够在叛军抵达前来到莱州的难民人数很少。等到叛兵兵临莱州城下之后,难民的来源就完全断绝了。他总共才收容了不到五百人。都安排在南关厢的空屋内。只等海边港口一开冻就外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