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隐患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02 字 | 编辑本页

按照民事干部的汇报,戏班里有女人也有男人。元老院需要这些女人,但是不需要这些女人背后的男人。在旧时空,任何一个妓女团体,都是由皮条客暗中控制:温州洗头妹,各地夜总会,无不如此。没有这些人的保驾护航,她们根本就无法营业。本时空这类戏班就是移动妓院,戏班里那几个中年男人,才是控制这群戏子的人。这些女人长时间被他空们压迫、控制,对其有一种习惯性的依赖和恐惧,所以这几个男人必须消失。

“把他们带走交给军事法庭,按匪盗组织罪论处。”朱鸣夏指示勤务兵。

屺姆岛开始收留难民的时候就建好了绞刑架——仲裁庭签发了两个授权证,授权北上支队在屺姆岛和济州岛各设置一个军事法庭,用来作为临时处置的法律依据。

军事法庭设在这难民营中,唯一的目的就是恐吓。将近一万人聚集在一起,没有强有力的暴力手段维持秩序就会变成不折不扣的人间地狱。

绞刑架一投入使用就没空过,被绞死的犯人的尸体要等到有下一个倒霉蛋被挂起来的时候才会被取下来。

一个小时之后,传令兵送来了判决书——朱鸣夏同时还是军事法庭的庭长。

他翻了翻材料:条理清晰,证据确凿,起诉书、证言、口供一应俱全。除了匪盗组织罪之外,还被添上了:贩卖人口、故意伤害、非法拘禁、非法刑讯、聚众斗殴等一系列罪名。当然了,当时这种戏班没有此类事情才叫奇怪。

朱鸣夏满意地点点头:小伙子们法条背得还真不错。这么一搞一切都显得合理合法——“依法治国”不可废。

“以元老院和人民的名义,我命令对以下人员进行必要的处置。”他在这行字后面签下了名字,将文件交给传令兵,“立刻处决。”

处决完了不该存在的人,朱鸣夏觉得心情不错。他从窗户看出去:寨旁的小广场上,死牛死马死骡之类的牲畜正在剥皮,晚上准备用这些牲畜肉改善下北上支队的伙食,这些日子来北上支队吃得很艰苦,除了饱腹之外其实和难民没什么两样。这里连新鲜的蔬菜都很少有供应,更别说肉类了。

就是朱鸣夏自己也很久没吃到新鲜的肉类了,看到这场面不但没有厌恶之感,反而咽了几口唾沫。当下他关照勤务兵:“告诉炊事班,先弄点牛排,再搞点萝卜牛肉丸子!还有牛板筋,胡椒、花椒、孜然多放……”

说着话鹿文渊和陈思根也来了,两个人都是兴致勃勃:他们刚刚拟好发给临高的电报,汇报这一重大战果,同时要求加大派船的班次。

电文让朱鸣夏看过签字就可以以济州岛前指的名义发出了。尽管这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大胜,但是起码表明北上支队在山东已经站稳了脚跟,发动机行动的运转也一切正常。

“船要是不能及时来,过几天再下场雪肯定得冻死几百人。”鹿文渊有些惋惜的说,“我们抓这么多俘虏就有点浪费了。”

“上次赵引弓发过一个电,说他正在设法解决——他怎么解决?”朱鸣夏对这个问题也很担忧,“好不容易弄到不少人,别又给折腾死一大批。”

对电文他倒没什么意见,作为军事主官,就算不给自己吹嘘“指挥有方”四个字总是跑不掉的。

签完字,吕洋来了,他汇报说尸体已经全部抛弃完毕。

“可算搞完了——弄得我那几条大发全是血迹,得好好洗刷一番才行……”他抱怨着“要我说直接掩埋了不就是了?等于是给土地施肥——”

“天寒地冻的,挖坑太难啦。”朱鸣夏摇头道,“再说了,万一没弄好就得考虑瘟疫和地下水污染的问题。还是丢到海里好:你可以这样想,埋地里是做肥料,扔海里就当养鱼了,反正元老们在济州和山东站稳,大规模开发当地渔业资源马上就该提上日程,这不但能解决一大块粮食问题,还能补充急缺的蛋白质。多好的事儿啊!”

鹿文渊笑了一声:“朱 Sir,你这综合利用水平不高。要企划院那帮人在的话,肯定会把死人头发剃光,高温蒸汽消毒后编成御寒的毛毡、鞋垫等;尸体扔沼气池分解,生产沼气给难民御寒、烧饭,沼液肥田,残渣喂猪,实在用不完扔海里喂鱼,开展渔业生产……”

“别说了,我都快吐了。”陈思根皱眉道,“被你说得连鱼都不想吃了。”

“好了,咱们就别吐槽企划院了。我想明天让小吕派条船去联系下孙元化,”朱鸣夏说道,“一是给他送礼,二是看看是不是帮他加强下莱州的防御。孔有德他们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打起莱州来会更猛更凶狠才对。”

“指挥部已经发电来了,他们很快会派一个元老专职负责莱州的防御和孙元化的联络工作,让我们找个适当的机会帮他和孙元化拉上关系。”鹿文渊说道。

“咦?难道这个人不是我吗?”吕洋大失所望。

“你马上就有得忙了——你是海军支队长,不是外交官。自己本职工作不干和老孙泡一起想干嘛?”陈思根不怀好意地看了他一眼。

“行行,我知道了。”吕洋只好点点头,“我对火东先生是很崇敬的……”

“崇敬了就不好了。我们只要尊重他就好。”朱鸣夏说道,“既然这样,就得找个合适的机会了。要么我们的礼先别送,等人来了一起送——让他见情。”

“同意,我们要找准时机。”鹿文渊点点头,“今天是元月二十四了。再过几天,叛军会在新城镇和杨御蕃、王洪统带的官兵打一仗。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会不必急于去。等这支官兵被打败了,莱州城里人心惶惶的时候在去更能见情。”

另外一个作用是杨御蕃、王洪打了败仗,孙元化却打了胜仗,同时呈报上去,对减轻孙元化的罪责大有好处。

“想不到你还很有想法,”陈思根赞赏道,“我觉得这样可行。”

朱鸣夏也表示了同意。大家一致决定等官兵吃了败仗去再去“送礼”。

朱鸣夏还命令组织一支别动队,准备等一月三十日那天叛军打完官兵之后去“捡洋落”。哪怕弄点死马死骡回来也好。

打完叛军之后消沉了几天,屺姆岛三人众正等着叛军来人联系,去登州侦查的特侦队却回来了,他们还带来了一些俘虏。

看到院子里这几个裹着肮脏的棉袍子,一个个萎靡不振的人物,鹿文渊立马就知道他们是谁了。

这几个就是城破被俘的登州原官员了:登州兵备道宋光兰、辽海监军道王徵、抚标参将张焘……

根据特侦队的报告,他们是在监视中发现这些人被叛军遣送出来的,叛军很是客气,不但派人护送他们出城,还每人给了几头骡子,又有仆役和行李。

特侦队早就接到了相关的命令,自然不肯放过。立刻派人尾随监视,等一行人离城较远后就发动了一次突袭,消灭了护送的叛军骑兵,将余下的人全部俘获。

简单的审问了被俘的叛兵和仆役,证明这些人就是被俘的登州官员。

“你们干得好。”鹿文渊大力地拍了下队员的肩膀,转头对陈思根说道,“要给他们记功!”

“没问题!”陈思根笑着点点头,“干得漂亮!”

抓到这批官员就去除了孙元化最大的一个后患,所谓“统一口径”亦是很重要的事情。

“把这些人全部送到寨子内沐浴更衣,再给他们检查身体,一会再准备一桌酒席,让他们压压惊。”鹿文渊关照手下,“行李和仆役都还给他们,不过不许自由活动。把他们全部软禁起来!”

登州城破之时,大部分文武官员,若不是投降了叛军就是自尽身死。象他们这样不降不自尽的是极少数。这使得这些官员在被叛军释放后成为朝廷怀疑“降敌附逆”的主要证据。不过对于元老们来说,这些人不肯自尽的动机一点不奇怪:这些人大多是天主教徒,自杀对天主教徒来说是重罪,死后非教皇亲自赦免不可。

这小小的登州城里居然聚集这么多的信仰天主教的高官,孙元化的确是把自己的教友视作是最可靠的助手了。说起来,有点登州天主教小集团的意思。

不过,朱鸣夏倒是很理解他的做法:孙元化搞得这套新制度,不是大明的普通的官员文人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搞小集团也情有可原。

这些官员虽然没什么用,但却是孙元化最好的盟友:他们是孙元化事业上的同僚,又是教友,现在有面临同样的危机。很容易被说服合作。帮了孙元化就是帮自己,这个简单的道理他们不会不懂。只要让他们了解目前的时势,就会顺着事先准备好的计划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