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入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42 字 | 编辑本页

“我强调一点,要尽量把活得 01 孙元化带出来。除了他之外,在城内的 02 情报小组也要接应出来。我希望所有参战人员以最大火力投入战斗,以最迅速的动作结束整个战斗。一路不留活口,不留伤员——包括你们自己——我相信你们从加入特侦队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这个规矩。”

“明白!”所有人一起立正,齐声高吼道,“为了元老院和人民!”

“稍息!”陈思根摆了下手,“尽管我们认为孙元化自杀的可能性小于 50%,但是其控制后依然应该控制其行动和语言能力。整个行动自突入城墙开始,时间为 120 分钟。出发前一小时对表。”

陈思根说完,开始介绍具体的行动步骤。

“根据情报,孙元化被俘之后很可能会关押在巡抚衙门内。所以我们的分队将从海上渗透进入登州。”陈思根用指挥棒点指着桌子上的大比例地图。

变成的突击队战斗人员总计 12 名——另有一个四人小组担任后备队。16 名队员分为二个战斗队:突击队和掩护队。战斗目的救出孙元化。

掩护分队由 4 名队员组成,分为 2 个双人狙击小组,每个小组配备一支莫辛-纳干步枪,带红外瞄准镜。突击分队分为 3 个四人战斗小组。突击分队每个小组配备对讲机一部,狙击分队全队配备对讲机一台。

“部队将从一个大方向——登州城西的海上进入战斗。”陈思根的指挥棒移动着,一个身材健硕高大的女勤务兵将标记放在他指点过的位置上,“这是进攻发起的位置。”

他说着又把指挥棒点到图版上:“这是登州西城的城墙和防御工事照片,是最新的。你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执行过对登州的潜入任务,应该知道具体的细节。这里我再强调一遍,登州城墙有 12 米高,护城河宽 6 米。在准备翻越这一障碍时必须有充分的准备和保障。”

“海军‘伏波’号将是海面行动的出发地,在目标视线之外投放兵力。四条突击艇将从那里出发将你们送上岸。”

突击艇不是小发艇,而是从丰城轮上拆下来的摩托救生艇。小发艇因为使用蒸汽机,噪声太大而且黑夜中烟囱还有火光冒出,不是适合作为突袭战斗的船只。

“具体登陆位置是在这里。”他戳了戳沙盘上的位置。狙击小组清除城墙上有威胁目标,完成清理后利用对讲机向到位的突入队发出一长两短按键声。突入队攀上城墙,处理掉尸体,然后四组分开寻找目标,01 在接头地点找到黄安德,02 直奔登州府,03 留在城墙上控制脱离点。

01 找到黄安德后,在黄安德指引下寻找孙元化。同时按连续短声三次,表示找到次要目标。任何一个小组找到孙元化后立刻用对讲机通告通告全体作战队伍,如果此时 01 没有找到黄安德,应当用对讲机报告实际情况,根据情况,当时最高指挥官给予其 20 分钟内时限继续寻找,如依然未果,必须撤退。

撤退时条件允许情况下,选择原突入为撤退点。另外设置后备撤退点,第一个到达撤退地点的小组以火力控制撤退地点。等待其他小组成员到达,三小组到齐后集体撤离。

全体人员撤出登州城后,应根据预定路线,一路向西,前往 37.82 120.73 区域,发射信号弹,然后坐船离开。

海面上由四艘小发艇担任火力支援,另有四艘中发载运一个海兵排和一挺打字机,随时准备进行强攻支援。

“总的局面和任务就说到这里了,至于各小组的具体行动的任务和步骤,将由各个小组指挥官做进一步阐述,我就不多说了。”陈思根边说边合上面前的文件夹子,“你们这帮小子干这件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演习的次数连我都已经数不过来了。所以,对你们每个人的能力都非常了解,更对你们有最大程度的信心。给我把孙元化捞出来,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长官!”

“好,下面由情报小组介绍具体的情报细节。”

陈思根开完部署会,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喝了一杯女勤务兵给他煮好得“精力茶”。这是他自己的配置的健身饮料。里面神秘的配置了多种中药,不过主要的成分并不神秘:就是牛肉汁。

搞健身的人都需要补充大量的蛋白质才能维持自身的肌肉群。陈思根也不例外。当初考虑到新时空里不可能有现成的蛋白粉,而且蛋白质也属于严重匮乏的状态,陈思根已经就自己的饮食和健身做了相当的调整,以适应恶劣的环境。

虽说如此,他的身体还是需要大量的蛋白质,仅仅靠大量吃鱼显然是不够的。幸好这时候农委会和食品厂要为特侦队搞一些高能量食品,陈思根对此十分热心,提了很多的建议。而这种“精力茶”也是在他的指导下开发的。

帐篷里弥漫着香料和药草的气味,夹杂着肉的香味——很难说这是一种令人愉悦,刺激食欲的食品。陈思根慢慢地喝着杯子里的饮料,不时的看手表:再过十几个小时,在张焘的残部的策应鼓动之下,城内中军耿仲明、都司陈光福终于和城外的孔有德勾起手来。在其内应之下,登州东门被打开,城内原有七千士兵,中西炮铳过千,粮草饷银堆积如山,就此全部落入孔有德之手——被时人讽为“纸糊的登州”。

1632 年 2 月 24 日,崇祯五年正月初四。临高时间凌晨 2:00,登州城外一片荒芜的沙滩,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沙滩上,丢着十几具前一天晚上破城时留下的尸体,血已经冻结了起来。

沙滩附近的一片草丛突然晃动起来,窜出几只野兔。紧跟着,三“只”头顶长个犄角,眼睛绿油油的三条腿驼背怪物快速从草丛中爬了出来,快速向附近的一个小山包前进。

跑远的野兔迷惑地看着那两个身上有花花绿绿斑点的怪物,它们在大明位面从未见过这种奇怪的东西。当然如果穿越者兰度恰巧出现在这片沙滩上,他一定会认出这是美军狙击教范中通过较高的掩蔽物的标准低姿前进方式“猴子爬”。在这种方式下,士兵用强手扶枪,弱手和双腿在地上爬着前进,既提高了速度又保证了士兵不会因疏忽而直起上身暴露自己。而怪物手上的自动步枪,则来自他的沉船。上面还加了一个临高自制的消音器。

三个怪物冲进了岸边山包上的小树丛,立刻直立跪姿据枪警戒。半分钟后靠前的一人右手拍拍后面人的肩膀,左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指指手表,打出“5”的手语。靠后的人竖起大拇指,然后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红外线望远镜,两人默契的分别从左右两侧开始详细搜索。

五分钟后,随着手表的震动,二个人同时轻轻地说:“安全!”继续用望远镜观察远处的海面。

“海面出现三个低速热像闪光信号,01、02、03 小组已经换乘完毕,ETA20 分钟。”

“开场顺利,保持警戒。”一直没有动作的人小声地说道。说话的人正是陈思根。

照理他是不用亲临的,但是他左思右想放心不下,决定还是随 03 小组行动。

陈思根转身望了一下,才 7 分钟,就快到岸边了,小伙子们训练不错!不过不知道黄安德在城里怎么样了。

黄安德尽管只是因为“社会关系”才被临时选调到登州去干情报工作的,但是他做得显然很出色,更是这次夺宝行动的关键——因而陈思根对这个归化民士兵的安危很是关心。

尽管破城之后的例行通讯中,黄安德表示自己平安无事。同时汇报说自己聚集起来的小队也很安全,正在设法打探孙元化的下落。

城内消息很乱,黄安德报告的消息是城内的主要官员大多自杀或者被杀,孙元化也在自杀的名单里。但是还没有得到确认。城内秩序上,尽管入城之后秩序井然,但是孔有德、李九等辽人为了报复城中居民官吏对辽人的迫害,在破城之后,给予城内辽人百姓武器,对城内城外的登州土著进行了大规模的报复性屠杀。在东门外更是进行了集体屠杀,尸体塞满了壕沟。

城内的富商、缙绅祸害更甚。许多经营辽东走私贸易,承揽军需的富商都被拿到衙门里拷打,要他们“退赃”。至于缙绅更是遭到了灭顶之灾,丁壮老幼被杀,妇女被奸淫掳掠,财物被抢。

根据黄安德的报告,叛军正在检点辽人精壮,扩大军队。山东兵和南兵愿意投效的他们也要。后者中间正在传说说叛军很快要强迫所有丁壮加入,否则就要将鲁兵和南兵杀光。因而城中除了辽人之外,人心惶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