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山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21 字 | 编辑本页

震洋号的舰桥上,第二舰队提督李海平一手撑腰,一手拿着望远镜,望着远处海面上冉冉升起的朝阳,不由得的豪情万分,很想吟哦点什么“留诸于史”。苦于肚子里没多少墨水,吟诗一首的念头只好放下了,憋着想说句“我来我看我胜利”之类的名言,最后只说了一句:

“济州岛自古以来是我国不可分割的领土。”

说完之后他有也不回的命令道:“记下来!”

站在他身后的女勤务兵赶紧在笔记本上记下他的话。

说完这句话又觉得不大够味,正待再想一句原创的,瞭望哨报告:“济州岛正前方 10 海里”。赶紧拿起望远镜观测着海面。

海面上风平浪静,周围的海域万顷碧波,翠绿的大岛横卧于大海之上,汉拿山隐约可见。

目力所见的海域,几乎看不到一艘船只,只有零星的渔船,见到这样庞大的船队驶来,纷纷躲避。

李海平深吸一口早晨清新的海风,再看身后跟随的庞大舰队,一种陶醉感油然而生。现在他也是堂堂的舰队提督了。想当初,他在昌化堡和几十个归化民海兵大眼瞪小眼,晚上数星星看月亮,白天摸鱼打猎混日子的情景真是不堪回首。

这段日子虽然艰苦,但是也给他混下了足够的政治资本。而且闲极无聊的生活也让他重新拾起当初考军校的劲头,钻研起海军战术课本了。以文德嗣为首,一批元老院中的前海军军官和海军爱好者们考虑到新海军的武器、战术都和旧时空不同,以 19 世纪末期的英国、德国海军资料为蓝本,编纂了一部《海军操典》和《海军初级战术读本》,作为培训新海军的军官课本。

李海平在 PLA 中只是个航海部门的下士,和陈海阳、明秋这样的正宗海军军官是完全不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说,除了他上船不会晕船,对海军术语和舰上情况比较熟悉之外,和李迪这样的海军爱好者出身的元老海军军官其实没什么不同。就对海军战术战略上的了解深度来说,可能还比不上这些纸上谈兵的海军爱好者。别的不说,就风帆和铁甲时代的海军战术和装备特点这些内容,所有前 PLA 海军军官加在一块都比不上文德嗣——文总的海军总顾问头衔并不仅仅是“领导的虚荣心”而已。

在昌化堡泡够了资格,第二次全体大会上的言论也渐渐被“民主派”们遗忘了,李海平平安地回到临高来了——正遇到海军的造船整备计划,在明秋的建议下,海军开始从元老中培训海军中高级军官,为新的 845 改和 901 型准备指挥官。李海平作为“前海军职业军人”成了优先培训的“舰队指挥人员”。

现在他站在舰桥上,佩戴着海军中校的军衔,震洋号的桅杆上飘扬着他的代将旗。每次抬头看到这面旗帜,李海平就禁不住的心花怒放——澳宋海军中,有权悬挂将旗的只有四个人,而他也是其中之一。

当初幸亏没有听信老狄的蛊惑,转到海兵队去。真要混去了海兵队,现在在石志奇的光芒下,自己最多当个没名堂的海兵连连长而已——就和老狄一样。

他故作威严地咳嗽了一下,下达命令:“命令各舰,做好战斗准备。加强观察!”

下达完命令,他把望远镜转向愈来愈近的济州岛。

济州岛的模样非常的规整,近乎一个椭圆形,除了少数地方之外,没有破碎崎岖的海岸线,海湾、海角、海岬之类的地形非常少见。到处是平整的沙滩。岛屿的中心就是海拔 1190 米的汉拿山。整个济州岛是典型的火山岛。

形象一点说,济州岛就像是从汉拿山里挤出来的熔岩平铺在海面上形成的。

济州岛尽管纬度相当于山东半岛,但是因为有暖流经过,属于亚热带气候,尽管冬季也会下雪,气温会下降到 0 度。总体还是湿润温暖的。

虽说这里的冬季要比高雄冷得多,但是至少比山东要暖和,而且距离龙口的距离也近得多。五百多平方公里的面积足够容纳大量大口,淡水资源也相当丰富。20 世纪 30 年代,在极不发达的状况下,岛上也维持着差不多 20 万人口。21 世纪济州岛的常住人口有 55 万。还不包括每年到岛上旅游的大量流动人口,岛屿的承载量极有潜力。

济州岛四季分明的亚热带气候要比闷热潮湿的台湾南部对移民健康得多。收容的难民在济州岛集中,爆发传染病的几率会小很多。

岛上的农业条件尽管不是很好,自给自足几万人口还不成问题。

当初拿下济州岛的决定,正是出于将它作为移民中转站考虑。现在进度已经被拖延了一个月,尽管前指没有过多的发电来催促,李海平还是觉得责任重大,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登陆济州,建设难民营的任务。

舰队的航行指向济州岛东北部的城山。济州岛因为是火山岛,没有条件很好的天然港口,特别是避风条件都较差。最好的港口就是济州港,也是朝鲜李朝治理机构所在。人口相对稠密,不宜作为开局基地。最终决定的登陆地点就选择在了城山。

城山尽管港口条件比较一般,但是外海有东北的牛岛屏障和东南的城山环抱港口,不但可以屏蔽风浪,在其上布置炮台就能够对整个港口实施控制。总参认为,将主要军事基地设在这里是合适的。

舰队向着济州岛的东面行驶,瞭望哨喊道:“有烽火!”

即使不用瞭望哨报告李海平也看到了从岛上升起的黑烟,黑烟从济州岛周边的小岛升起,接着,济州岛东面,城山方向也升起了黑烟,直入云霄。

尽管大图书馆没有从资料中找到李朝对济州岛的具体设防措施,但是海天号在几个月前对济州岛的侦察航行中已经知道李朝在济州岛本岛和周围小岛都设有烽火台,还有水师船只驻扎:此地距离日本不过三百多海里,历史上一直遭到倭寇的袭击。而且此时距离壬辰、丁酉倭乱过去还不到三十年,李朝对日本依然保有很强的戒心。作为对日的第一线此地警戒森严。

海天舰在对济州岛的侦察航行中,除了发现各岛先后燃起报警的烽火之外,并没有看到朝鲜水师拦截,因而判断济州岛附近的朝鲜水师力量很弱小,无法主动出海拦截,主要还是靠各岛防兵分点拒守的方式,不会对登陆行动造成多大的妨碍。

因而李海平的命令很简单:“直航城山。”

因为有现代海图和海天号的侦察结果,舰队放心大胆的在济州岛周边的岛屿和礁石群中安然穿过,直向城山而去。

很快,城山就出现在李海平的视野之中了。

“真像一座大炮台!”

尽管李海平早就在无数照片和视频资料中看过城山的模样,但是当它真正出现在船头前方的时候,他还是惊叹不已。

整个城山就是一块从海面凸出高耸的巨大岩石——正如其名,犹如一座“城”。不过它比真正的城池要宏伟壮观多了。

城山的主海拔 182 米。顶部是一座巨大的火山口。火山口直径 600 米,深 90 米。犹如一个巨大的碟子,底部平坦。城山的东南面及北面是悬崖,只有西北面是草坪山脊,蜿蜒着与济州岛相连。

在 21 世纪,此地是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是出了名的旅游圣地,元老中有不少人都去过——李海平因为一贯对宇宙帝国嗤之以鼻,倒是从来没有踏足过。

现在他以一个海军军官的目光,打量着城山周围的环境。

城山的对面就是牛岛。中间形成了天然的停泊处。在这两地各设立一处炮台即可有效的拱卫港湾。缺点是的停泊场面积有限,而且避风范围不大。只能停泊少量船只。总体停泊和避风条件并不好。

李海平摇了摇头:“有点可惜了,这地方停泊不了舰队。”

以济州岛的地理位置来说,这一缺点严重影响了它的战略价值。

济州岛属于台风影响的范畴之内,素来以“风大”著称。岛上缺少良好的天然避风港,大型船队难以安然驻泊,所以海军的济州登陆就是选择在秋末冬初才展开的。

既然条件有限,在这里进行过多的军事建设也就变得没有必要了。看来总参取消在城山和牛岛修筑炮台的计划还是有道理的。

在原方案中,海军准备在城山顶部修筑海岸炮台,安装重型要塞火炮,但是总参在评估地形和李朝的军事潜力之后,认为暂时还没有这个必要——而且将来有没有这个必要也存疑,结论是在城山顶部设立一座设防营地,设立观察哨,对附近海域和全岛的东部进行全面监视。再修筑灯塔作为航行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