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澳门的消息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60 字 | 编辑本页

郑芝龙和刘香不同,髡贼不是他的心腹大患,因此他过去对髡贼的动向不甚重视,原因不外乎髡贼没有显示出一点要挑战他的海上商业霸权的意思。

虽说髡贼有一艘巨大无比的大铁船,但是并不见他们的船只航向日本、菲律宾和巴达维亚,甚至在沿海也看不到他们的踪影——除了广州之外,他们几乎什么地方都不去。

一个盘踞在岛上从来没有举动的小集团——正如福建到处都有的“山主”一样,不是他关心的对象。

在他扫灭海上群雄的时候,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一些过去的海盗头目正在溃散的大帮中为澳洲人招兵买马的消息,也听说过某些小股去投奔了临高,然而仅仅这些并不能说明什么,何况他当时受困于李魁奇的突然叛变,最落魄的时候只剩下几百人船,根本没有能力去过问髡贼到底想干什么。

结果是当髡贼突然露出他们的獠牙的时候,他才发觉自己掌握的澳洲人的情报很少,只有一些零星的传闻。

当然,关于髡贼的传闻已经有了许多,由于里面充满了“巨大”、“不可思议”、“多得数不清”之类的形容词,使得郑芝龙对这些传闻只能抱着怀疑的态度——的确,以他的认识水平来说,有关澳洲人的传闻实在是过于荒诞了。

为此,他已经派出了自己手下的得力密探,前往广东洋面搜集消息。现在他们突然出现在台湾,更让郑芝龙平添了几分忧虑——澳洲人的船队经过刘香的地盘,刘香似乎并没有对此表达任何异议。郭怀一的信件中明确说道澳洲人的船只和人员都很精神,没有经受过风暴或者战斗的痕迹,澳洲人是否和刘香已经有了某种默契或者同盟?如果二者合流,到底会有多大的实力?

刘香自从全师从珠江口转移到潮州汕头一带,不断的闯入福建洋面,挑战着他在福建洋面刚刚建立起来的霸权——他还得到情报:刘香的大船已经在前往日本和马尼拉,这是他重要的财源所在,决不允许任何人染指,就算是荷兰人,也得尊重他的垄断日本贸易的决心。

但是刘香和荷兰人不同,荷兰人需要依赖他提供大明的商品,而刘香不需要,他移师前往福建洋面,为得就是插手对日贸易。

澳洲人,为何也突然来到台湾呢,莫非他们也看中了对日贸易这块肥肉?

更让他的忧虑的是,郭怀一明明白白的证明了某些过去他嗤之以鼻的传闻:澳洲人的船队中尽管没有传说中的大铁船,却的确有喷着黑烟,不挂船帆也能航行的大船。

作为纵横海上多年的海主,他当然明白其中包含的巨大威胁。

唯一让他感到放心的是,澳洲人的船只很少。第一批抵达打狗的船只尽管全是大船,数量却不到三十艘。就数量来说并无优势。如果要到兵戎相见,只要找到合适的战机发动主力来个关门打狗,就是用火船也可以将他们全歼。

“打狗,”他想,“这个名字取得还真是好。”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些笑容。

这时候,一张黝黑的面孔出现在门口,来人尽管穿着中国人的衣服,但是黝黑的皮肤,卷曲的头发都说明他是一个黑人。他用葡萄牙语向主人禀报:林一绍来了。

这些黑人一句中国话也不会说,全部是天主教徒,郑芝龙专门用他们承担自己的机密事务。林一绍是他手下的密探之一,专门负责对葡萄牙人的联络和确保收集。

“传他进来。”郑芝龙用葡萄牙语吩咐道。

“参见大人!”来人进来便按照官场的规矩一拜。

海主们虽然出身大多是平民百姓,但是对官场的做派抱着很大的仰慕,现在郑芝龙是堂堂正正的朝廷武馆,运用这套官派也就是堂而皇之了。

“噢,是一绍吗?你回来啦!”

那人慢慢地站起身来,来人三十多岁,有着一双棕色的眼睛和黑色的头发,林一绍是中葡混血,能说一口流利的葡萄牙语,同郑芝龙一样,也是天主教徒。

郑芝龙派遣林一绍去澳门,探听澳洲如的情况,他从许多渠道知道,澳洲人经常在澳门活动,还设有据点。

林一绍没有废话,开始报告他在澳门的经历。

林一绍到澳门之后,立刻拜访了当地的“关系”。

作为郑芝龙的联络人,林一绍在当地是颇有一些关系的。其中不乏黄顺隆这样的灰色地带的人物——他们的消息灵通。

但是这些关系,现在对郑芝龙手下的突然到访都显出一种谨慎的态度,说话也不那么直率。

“哦,髡人在澳门这么有势力?”郑芝龙有些感兴趣了。

“髡人现在是澳门的金主。”林一绍说道。

原本澳门和元老院的贸易来往就相当的频繁,已经形成了一个既得利益群体。而自从去年朝廷下令禁止葡萄牙人进入广州贸易,葡萄牙人失去了进口中国商品渠道,而广州的官府对澳洲人的贸易却装聋作哑。于是占据了香港岛的澳洲人就成了葡萄牙人面对大明唯一进出口渠道。

控制了这样的命脉,澳洲人等于成了葡萄牙人的主宰。只要他们下令停止葡萄牙人的贸易,葡萄牙人在澳门就很难呆下去了。

“难道那些走私商人们成了摆设?”郑芝龙很感兴趣地说道。只要有钱,是不愁找到货源的。所谓官府的禁令,很多时候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

“自从澳洲人到了香港岛,珠江口就成了他们的天下。他们的船不断的巡逻,没有一艘船能逃过他们的眼睛。那些走私商人要么归顺了澳洲人,听他们的号令,要么就在珠江里喂鱼了。”

林一绍继续说道,他最后去找了李思雅。

“是她?”郑芝龙略有所思地说道。李思雅曾经为他服务过,提供过许多情报。

“是,她掌握很多情报,而且愿意提供。只是……”林一绍欲言又止。

“要很多钱。”

“是,她拿出来一本小册子,要五百两银子。”林一绍说道,“她给我看了一小部分,很有料。所以卑职斗胆,就买下了。”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

郑芝龙不以为意。他是个商人,成功的商人除了斤斤计较利益,更知道什么时候花钱

小册子是手抄的,正是李思雅用奇怪,但又不乏清秀的字体书写的——郑芝龙知道那是鹅毛笔所书,书法笔迹和毛笔不同。

粗粗一看,上面的内容十分全面,比他过去道听途说的种种传闻要详细多了。五百两银子果然是物有所值。

他不急于看,问道:“澳洲人很强大吗?”

“是的,很强大。”林一绍毫不迟疑地回答说,“澳洲人的战船经常在珠江口活动。有几艘冒着黑烟的船,速度非常之快,没有一艘船有它们跑得这么快,而且他们跑得最快的时候根本不挂帆……”

尽管这不是新闻,但是从自己最信任的探子口中说出了,给予的压力是完全不一样的。

接着林一绍说起了立春号——这艘船出现在珠江口显得是在太特别了。很难不引起附近的人的注意。葡萄牙人专门派了人到港岛来窥探。得到的消息显然十分惊人。

最可怕的是船上面的大炮,据说一发炮弹打出了十几里路,落地之后还发生了猛烈的爆炸。有人看到过立春号在海面上射击破旧渔船的浮动靶,一炮就把船炸得粉碎,连个木扳片都找不到。

对于林一绍这样的人来说,火器和大船并不是特别让他惊骇的事物,郑芝龙自己就有不逊色于当时海上列强的大型船只和重炮,但是立春号的传闻让他感到事态十分的严重。为此,他特意搭乘小船到九龙,在当地窥探澳洲人舰队的训练。证实了传闻是真得。

“澳洲人虽然人数和战舰都不多,但全是精锐,战力很强。”

“唔。看来我们是来了一个强大的对手。”

“怎么,大人?”

“澳洲人到台湾了。”郑芝龙说道,“就在打狗。”

“打狗?那是在荷兰人那边。”

“没错,我想他们是特意选打狗的——和荷兰人为邻,而不是和我。笨港那边,好歹还算是我们的地盘。”郑芝龙说,“荷兰人和他们订有盟约吧。”

“卑职查过了,确有此事。不过不是盟约,只是贸易协定。”林一绍说道,“荷兰人准许他们在吧城开商馆,荷兰人在香港和临高也开了商馆。据说还一个商馆在海南岛的南面。”

“澳洲人很巴结荷兰人嘛。”郑芝龙说道,他对荷兰人有着很强的厌恶感。尽管荷兰人是他的商业伙伴,但是他对荷兰人的寡廉鲜耻和贪婪很有体会,深知只有武力才是和他们说话的方式。

“不如说荷兰人在讨好澳洲人吧。我打听到荷兰人现在能从澳洲人那里得到许多大明货物。”

“所以荷兰人对我们的态度才大不如前。有了新欢。”郑芝龙开玩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