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炸药厂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94 字 | 编辑本页

荷兰东印度公司商馆的窃听记录是最高优先级的材料,隔天一早就会被翻译誊印好送到赵曼熊的桌子上。根据每周安全联席会议上达成的协议,这份材料还抄送给警察总部和对外情报局。

赵曼熊每天一进办公室就会亲自研究这些最高级别的材料——执委会不希望发动机行动中受到任何外来势力的打扰。

外来的势力中,葡萄牙人和英国人势单力薄,西班牙人距离遥远,又有惰性;有一定的力量又和他们切身利益相关的只有荷兰人。

大员对东印度公司十分重要,很难说元老院的对高雄的开发会使得他们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要让荷兰人充分地认识到与我们为敌的恐怖。”在发动机行动开始前的策划会议上,针对荷兰人可能有的反应,采取的对策是使用威吓手段,迫使他们不敢轻率的采取行动。

从窃听报告来看,对特里尼的工作显然取得了很好的结果——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这个意大利人拼命的吹嘘元老院的武力。赵曼熊很清楚,一个人身处舒适安逸的环境,对发动战争是不会有多少兴趣的。

过着舒适的日子,从事喜爱的工作,有大笔的酬劳,还有萝莉和正太左右陪伴——特里尼除非精神不正常才会希望打一场战争来终结自己目前的处境。

两人的对话没有超出他的大多数推测:包括东印度公司的想法和态度,在并非贸易季节的时候派出一艘大船来到临高,目的显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而已。马格德堡号的任务显然是为了探听消息。

接着他又看了对东印度公司商馆的监视报告,特别是对商馆内的仆役们的活动状况的报告。乌佛认为,至少有一名仆役是承担着某种秘密工作。

从报告看,这名仆人很是活跃,经常在临高活动,足迹遍及所有允许外国人到达的地方。对博铺港几乎到了每日必去一次的地步——公开的借口是购买渔获。

最后是政治保卫总局派驻在邮政总局的书信检查员的报告。邮政总局接收了原来大明官府的驿传系统。开通了从临高前往海南各县的邮路,在每个县都设立了邮政支局。不过这些支局目前只承担元老院属下的部门、企业和军事单位公文信函的传递,私信仅限于归化民和少数与穿越集团有来往的土著。

邮政检查的方式对一部分个人和部门的信件全部开检,另一部分则是抽检。赵曼熊略过其他部分,直接把找到了对东印度商馆的邮政检查报告。

荷兰商馆的信件,照例是由商馆的仆佣送到博铺,交给返航巴达维亚或者即将前往大员的东印度公司商船,在没有东印度公司船只的时候,就交给前往两地的中国商船。不管采取哪一种托送方式,政治保卫总局总能在离开港口之前搞到一份抄本。

信件是进过加密的,不过对政治保卫总局来说 17 世纪的任何加密只是小儿科而已。每一封信件经过解密、翻译,再誊印几份送交“有关部门”——因为荷兰人是重点关注的对象,所以涉及他们的邮检报告都是附有信件原稿的。

赵曼熊仔细的阅读报告和最近的信件,总体上他是满意的:完全符合他们“宣扬威力”活动所要收到的效果。

不过,这只是针对目前的商馆人员,对刚刚到来的范?德兰特隆能否起到同样的效果还很难说。到底有没有必要针对范?德兰特隆开展新得“武力宣示”,是赵曼熊需要考虑的课题。

要“宣示武力”,现成的东西很多:无论是港口内的 901 工程还是陆军最近在测试的新式火炮,乃至不那么新鲜的打字机,都足够给这个荷兰人足够的震撼。

问题是,过度的炫耀武力,有时候反而会被人认为是一种“掩盖弱点”。赵曼熊很担心巴达维亚有那么一批自作聪明的人会如此的判断。

“得让这吃奶酪毫不含糊的明白这一点就好了。”他说道,想到了眼下正在紧锣密鼓的开展的 2300 工程——要是顺利的完成,倒是一项非常惊人的军事进展。可惜,范?德兰特隆不一定能干准确的领会其中的威力。

还是让范?德兰特隆见识见识元老院的蒸汽机舰队吧——作为一个航海民族,范?德兰特隆不会不理解蒸汽机战舰的强大威力的。

2300 工程所在地是临高特种化工联合体。这个联合体虽然属于化工部,却和化工部的属下的化工企业相距甚远,很多在化工厂内工作的工人甚至从来就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个企业。

临高的特种化工联合体的规划是仿照当年 156 项工程的某个火炸药厂建造的。它的主要任务就是生产火药和炸药。

火炸药是穿越者保持自己优势的重点项目,随着军队规模的不断扩大和民用工程的需求,早期的手工作坊式的生产规模,实验室式的生产工艺已经变得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特别是缺少数量足够又相对安全的猛炸药使得军事和民用方面的运用都受到很大的限制。以至于军用的库存火炸药始终只能保持在较低的储备水准上。陆军储备的弹药,除了保证军队平日的训练之外,只有一个战役用量。海军各艘舰船上的火炮弹药储备也普遍不满基数。

企划院深知目前的困局,所以从一年多前就正式开始规划建造火炸药企业——临高特种化工联合体。

临高特种化工联合体占地面积广阔——一派老毛子的幅员辽阔气象,厂区占地足有几千亩。即便如此,也只是按照旧时空缩比例十几倍规划的。厂区选址在高山岭丘陵区的边缘。是一片基岩开始出露的坡地。土层很薄,遍地乱石冲沟,工程难度很大。好处是偏僻荒凉,周边几乎没有人家和耕地,地势较高,不会因为遭台风的袭击而水淹。

因为在火炸药厂,各种火炸药和前体都集中在一起。一旦发生连锁反应,临高现有的工业区怕要报销一半。继续留在工业区里已经是很不安全的事情了。

火炸药这种东西,成品其实很安全,不安全的是中间前体,很多处于不稳定状态,靠着严格的工艺规范才能保持暂时稳定。不过本时空的工人对工艺纪律几乎毫无概念。即便在以前的火炸药厂严格按照军事化管理,动辄进行极端严厉的处罚,甚至死刑和连坐,也没有完全杜绝各种小事故。

火炸药厂的伤亡事故率是保密的,从不在内部公报中报道,归化民除非在该厂上班否则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地方。挑选的工人也尽量是单身汉。

即使通过种种手段将事故的影响减少到最低。小事故一旦不能及时处置就会变成大事故。搬迁到这个荒芜的地区最起码在发生事故的时候能够最大程度的缩小损失——即使主要生产的黑火药,一旦足够多数量的火药发生爆炸,产生的效果也是很强的——当初王恭厂的大爆炸就够骇人的了。

特种化工联合体的规划按照旧时空的安全标准依然是属于严重违规的。因为这家工厂不止要生产火工品,还要制造各种成品弹药,还承担科研任务。

“我们起码比黄崖洞的生产条件要强多了……”徐营捷看了规划图之后勉强笑着说道。他露在外面的胳膊上已经多了一道伤疤——这是半年前在制造雷汞时候被炸碎的玻璃片给他留下的。

“也比现在的安全条件好。不然我们化工部这哥几个迟早要变成独眼龙、一条腿。提前进翠岗也是必然的事情。”化工部的头头季退思说道。不要说火炸药这种玩意了,就是化工厂里的生产也经常让他心惊胆颤。

化工部的确有几个不怕死的炸药爱好者,但是勇气不能带来安全——大伙还想看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当然还得是完整无缺的。

“安全方面的要求,大家尽量提,不要怕麻烦,怕消耗。只要能满足的,企划院一定全部满足。”邬德在会议上说道,“安全第一。”

经过一年多的大兴土木,厂区到现在还没有建成,或者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建成。按照规划:各种设施之间要建造大量阻挡冲击波的人工障碍物,通常是 20-30 米高的土堤,以便把冲击波和燃烧物导向高空——为了避免爆炸中乱石飞溅,还不能用石头。

基本土建完成之后,土堤工程只做了不到 10%。很多土堤只好里面用石头堆外面拍厚土层的方式来凑合。工厂就硬着头皮投产了。传统的安全沟的方式继续使用。土堤还要继续施工。出于安全考虑这时候不能再用喷烟吐火的蒸汽动力工程设备了,只能靠人力:伏波军和劳改队,必要的时候动用一下现代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