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的忧虑和野心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84 字 | 编辑本页

澳洲人出现在福摩萨的消息让巴达维亚的东印度公司要人们紧张起来——尽管大员的商馆运行的不尽人意,而且在与澳洲人签署贸易协议之后重要性大大下降,但是作为对华贸易的直接窗口,福摩萨的地位依然是举足轻重的。

澳洲人派出船只窥视福摩萨,这对于荷兰人来说是一个可怕的消息。为此,德?卡蓬蒂尔和巴达维亚的评议会在台风季节派出马格德堡冒险前往临高,以探听消息。

特里尼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着急了,他沉吟了片刻说道:“这几个月来,我能感觉到他们正在筹划一个大的行动。但是我无法说这样的行动是针对公司的。”

接着他谈起了自己在临高目睹的大规模的活动:大量的物资进出口、人员的频繁调运和活跃的造船行动。他很明确的感觉到澳洲人已经进入了一种临战状态、

“澳洲人的所有机构、工厂和船只都在全速运转……”特里尼先生说道,“尤其是船只进出港口非常的频繁。不断的运出运入商品——您知道,现在可不是贸易季节。”

“既然这样,为何你还要认为澳洲人的准备行动并非针对公司?”

“很简单。因为他们正在筹措北方寒冷地区使用的装备。”特里尼说道,“他们向公司提交的订货单涉及的许多物资是无法在福摩萨使用的。我想您也很清楚这一点。”

经他这么一提醒,范?德兰特隆想了起来,最近澳洲人的订货中有许多呢绒和皮革,还购入了波斯的生羊毛和印度原棉。这些货物都没法在福摩萨使用。

“其次,恕我冒犯:我认为以公司在东亚的全部力量,还不需要澳洲人如此广泛的进行战争准备。他们的对手比我们的主人要强得多,也大得多。”

范?德兰特隆点点头:“您说得很有道理。不过,为了让总督和评议会的诸位大人放心,我还是很希望能够确切的知道他们到底想在哪里动手——以及,他们为什么要到福摩萨去?”

“我认为他们选择的目标是明国,也就是中国人。他们到福摩萨可能是出于各种动机——比如获取一个中途停靠点,具体我无法知晓……”

“请您说下去。”

“明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又拥有无可比拟的巨大财富,澳洲人千里迢迢来到东亚,又有这样强大的军事力量,他们征服和掠夺的目标如果中没有明国的话,我会觉得很惊讶。”特里尼说道,“何况他们特意选择了临高这个地方。”

“好吧,假定澳洲人即将发动对明国的征伐,你认为他们的胜率如何?”

“毫无疑问他们能轻而易举的战胜十倍于他们的中国军队,但是要征服整个中国显然是难以办到的——至少在短期内办不到。”特里尼说道,“中国的幅员太辽阔了,要征服这样一个国家,澳洲人的力量还小了一点。”

“假定,只是假定。如果有朝一日公司要和澳洲人开战,公司能否取得一个有利的和平结局?”

“恕我冒犯,恐怕会很难。和平是肯定能到来的,只是结局未必会有利。”特里尼说,“澳洲人的军事潜力十分惊人。一旦运转起来,恐怕没有谁是他们的对手。”

“假如在他们的潜力还没有展开之前呢?”

“这也包含在您的这次任务之中吗?”

“有三四个董事——您要理解,他们是主人,而他们并不在巴达维亚。所以他们就提出……希望评估看看……是否值得夺取澳洲人的地盘。”

临高比起荒芜的大员,热闹而繁华。又经过了充分的建设,有许多军事工业和大型造船厂,综合实力比葡萄牙人的澳门还要强得多。如果能夺取过来显然是非常理想的对华贸易甚至是东亚贸易的基地。

元老院很清楚特里尼被委派的任务,但并不介意这一点。

元老院既然正要进行发动机行动,并不想为出乎意料的袭击者分散兵力,因而非常希望让荷兰人明白自己的军事实力根本不是任何人可以挑战的。

所以特里尼有时候甚至被对外情报部邀请去参观陆海军训练,并且获准近距离绘制伏波军。只不过澳洲人对绘画有很多要求,比如要求军人的头身比要画成 1:7,肌肉要画成希腊式,肩膀要和日耳曼人的形状一样……

不过这些本来就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经院派绘画差不多,特里尼自然很乐意完成。

“我无意冒犯诸位大人,但是这一想法是在——过于疯狂。澳洲人对自己的武力有极大的信心,十分随意的把武力展示给我,并且让我不断把画册送回巴达维亚。”

“那您怎么看?”

“就我个人的观察,澳洲人的士兵其实就是本地的土著,绝大多数是华人。只有极少数军官是澳洲人。他们把士兵从大陆上招募来的时候体格非常差——比东南亚的猴子们强不到那里去。不过现在他们用火枪射击的速度和命中率让人感到恐怖。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强悍的职业军人……军官也非常的优秀——由一些不亚于古斯塔夫手下军官的澳洲职业军人率领,我已经见过很多次,他们天还没亮就起床,然后悄无声息的从一个县徒步走到另一个县。”

“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因为没有船只才徒步机动。”

“他们只是让自己的军队练习迅速翻过崇山峻岭,然后立即投入作战,实际上每个军人都要做这种练习。”

“伟大的汉尼拔……吗?”

“他们是否能有汉尼拔的水平我很难评价,阁下,但是他们的战力显然超越了大多数我见过的军队。”

“至于船只,他们现在还没有有足够的船。不过以后会有很多。阁下。请您一定要把这本画册带回去,并且告诉巴达维的诸位,澳洲人用十四周的时间建造了一条几百吨的帆船。”

“什么?!”

“他们的造船厂有很高的效率,但我从来无法接近,远远看去,似乎有很多条船肩并肩同时建造,第二条同样的船在 10 天以后就下水了。”

“这太惊人了,我想我还是应该亲眼确认一下。”

“您走之前,会看到下一条下水的”

“您认为澳洲人会不会有向南发展的意图?”

“这是迟早的事情。”特里尼微微一笑,“当您拥有一支举世无双的大军和强大的舰队的时候,您会让他们回家种地吗?”

“您的工作真的十分出色,我会向巴达维亚的评议会保举您的”

“没关系,不必了。我是一个意大利人,意大利人是没有祖国的,我的祖国就是雇主给我的工作”

“您是怎么看临高的”

“真希望临高在意大利。”

“幸亏临高不在意大利。”范?德兰特隆说道。

“临高在哪里并不要紧。”特里尼意识到范?德兰特隆的询问已经告一段落,他站了起来,从酒柜里取出一瓶朗姆酒,又拿出两瓶“苏打水”和两个玻璃杯,从“冰箱”里取出些碎冰来,按照本地的时髦方式,兑了两杯朗姆酒苏打。

“令人愉快的享受。”范?德兰特隆喝了之后赞赏道。

“澳洲人的野心或者目标让我们的主人去考虑吧。现在我有一个澳洲人的项目要向评议会提出。”

“哦?是澳洲人提出的吗?”

“不错,澳洲人向我提供了一批农学书籍和图画,请我翻译成一份绘本。”特里尼说着递给他厚厚的一本本子,在沙发上坐下,继续解说,“澳洲人准备向我们提供一些种苗,让公司在摩鹿加群岛的某个小岛上种植,他们收购成熟的作物。”

“是什么呢?”

“就我看来,似乎是橡胶树。”

“橡胶树?”尽管哥伦布时代就已经知道了橡胶树和橡胶,但是欧洲人此时对这种植物还很陌生。特里尼对博物学也有一定的学识,才能认出这种在欧洲见不到的植物。

“是,一种美洲的植物……”

特里尼来了兴趣:“他们也到过美洲?”

“很有可能,否则他们如何能提供橡胶树的种苗呢。”

“他们要这些橡胶树有什么用?为何不在他们占领的土地上种植——你说过,澳洲人现在实际上占领了整个海岛。”

“我想是他们缺少足够的劳动力。至于橡胶树的作用我也不清楚。”特里尼知道,橡胶树能分泌出一种粘性的胶体,印第安人用来当球踢,也可以用来涂抹在布上防水——但是一旦干燥就会变硬,没有什么实用价值。

澳洲人要公司种植这种植物,显然是掌握了某种使用这种胶体的技术——摩鹿加群岛比起临高更为炎热多雨,和橡胶的原产地气候相似。澳洲人有这样的想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另外,我认为澳洲人既然要公司在摩鹿加群岛推广种植这些作物,至少在七年内不会对公司的财产感兴趣——否则他们的投入不就变得毫无价值了?”

“为什么是七年呢?”

“因为橡胶从种植到产出他们需要的胶,至少要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