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利安哥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02 字 | 编辑本页

一路上平秋盛对夸克谆谆善诱,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奴隶贸易不光局限于万丹周围,只要是东南亚的或者白皮肤的那种,穿越集团都可以来者不拒。至于怎么搞到更多的奴隶,完全看夸克的手段。还没进城夸克眼中这些沿途的难民已经成了滚动的银币和各种值钱的货物。

就在这时,有个戴着方巾的男子大着胆子凑了上来,颤巍巍的用广州官话问一行人可是来自大明。得到肯定回答后,来人自报家门,称是广东人士,自幼好奇学,听闻泰西诸国有奇技,能作红夷大炮与千里镜,故而不辞万里搭乘商船来到南国游历,然后已经五年,如今思念故国,前不久搭乘一艘商船到了这里,但是北方战乱,再往北来往船只渐少,一直没找到船只回国。

此人名叫冯胜约,大约是归国心切,又说了一番好话,表示自己不是无用之辈,在商船上不会是个废物。平秋盛想有个熟悉本地的人倒也不坏。

“此地的风俗你可尽知?”平秋盛问道。

“小人来这海外游历五年,虽不敢说尽知,但说这南洋诸国多少都有所知悉。莫说这里的风俗,就是语言小人也通。如今这里正是真腊国的地盘,此地居民称我大明侨商为柴棍,故以此为地名,此地侨商颇多,然而北方战乱即起,这海贸便不好做了,故而多在早前归国,最近北边打得厉害,商船怕被波及,不敢北上,我也刚从麻六甲而来,到了这里竟也找不到船北上了。”

“我们暂时也不会北上,还要去暹罗国。”

“去了暹罗总是要回国的,不妨带上小人,小人从麻六甲一路行来,沿途也有颇多见闻,各位老爷兴许用得上。”

平秋盛想这东南亚显然也不会有大明的探子专门过来,能有个熟悉当地的人在身边也不错。当下答应收留他。冯胜约喜不自胜,赶紧告辞回去收拾行李,双方相约在城门口碰头。

“若是在城门口没有遇见,直接去码头找我们的船就是。挂着红白蓝旗的就是。”

“九段旗”的颜色组成是红白蓝,十分显眼,冯胜约只要稍加注意就会看到。

这次去的目的地暹罗,除了贸易稻米外,还想招募一些当地的日本义勇队。自从和江户关系不一般的豪商山田长政千年暴毙后,他手下控制的由日本移民和教民组成的义勇队就因为对国王的猜忌纷纷避祸,若此时能以回日本为条件将这些人招募一些,那将来对于在济州岛开展对日贸易以及东北亚的其他攻略都是不错的选择。虽然对于暹罗的历史平秋盛有所涉猎,但对其中的阴谋论还是扑朔迷离。

日本人在 17 世纪遍布整个东南亚——下南洋的历史可不是从 20 世纪才有的,地少人多的困局在日本比中国要爆发得早得多,也严重得多。大量的日本人从 16 世纪开始就流散到整个东南亚,充当商人、工匠和雇佣兵。尽管他们在经营商业方面不是华人的对手,但是当雇佣兵却很出名。很多当时知名的事件中都有默默无闻的日本雇佣兵的身影。英国人、荷兰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乃至东南亚各国的小邦君主们,都曾经雇用他们来为自己服务。

在严重缺少军事力量的状态下,雇佣日本人来当急先锋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不仅在东南亚,台湾和济州岛都可以使用日本雇佣兵。

没用多久一行便来到了城下,这城门全是用黑色石头垒砌而成,建筑极具高棉特色,颇有他去过的吴哥窟的风格——此地现在还是下柬埔寨,居民也主要是高棉人。越南人把势力扩展过来是几年之后的事情了。

普利安哥的城市规模还算可观——至少比海南岛上所有的县城都要大。这里毕竟是副王的驻跸之地。下柬埔寨的政治经济中心。

为什么要来拜访这个副王呢?在平秋盛看来这里是湄公河三角洲的要冲,不管未来局势如何,这里肯定是人口聚集地,要不然后世的西贡也发展不起来。有人口就有各种需求,而说到商品倾销,在本时空是没人能和穿越集团比的,现在临高的手还伸不到这么长,发动机计划基本完成估计还要两年多,这两年多的生意可不能光让荷兰人占了,而且就算荷兰人的运力也不能完全满足穿越集团,所以贸易自然就是多多益善。

冯胜约已经在城门口等候了,他的行李很简单,一个包裹一顶草帽而已。平秋盛发现他脑袋上的草帽是临高产得——难道临高的草帽已经销售到这么远得地方了?

当下打听起他的草帽是哪来得。冯胜约对平秋盛看中了他的草帽很是诧异。这草帽他是在旅途中的华人商店买得,已经戴了一年多了,虽然还没有坏,到底也是又脏又破了。

“你这顶草帽要好好爱护,非常有意义。”平元老意味深长地说道。

冯胜约莫名其妙,只好随口胡乱应了几声。

穿过闹哄哄的大街,一行人来到了副王的宫殿前。宫殿看样子并不太大,按照中国的标准只能算一所大户人家府邸的模样。

副王的宫殿即是起居之所,又是他办公执政的地方。一些对外的官衙就设在宫内。冯胜约对此地状况很熟悉,进去找人很快就找到了通事。

平秋盛看他叽叽咕咕的和通事比划了一阵,通事走了进去。冯胜约似乎胸有成竹,笑嘻嘻地说道:“平老爷,一会副王就接见我们了。”

“这么容易?”平秋盛虽然估计见到副王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没想到这么容易。

“这没什么——副王很欢迎商人们来拜访他的。”

商人要求见副王这种事不算稀罕,副王殿下只要没什么事一般也不拒绝——不管他们的目的如何,副王能不能满足,商人们至少都要馈赠礼物,这是副王殿下很大的一笔收入。

通报完毕,通事又从里面出来了,请他们进去。

“刀剑武器留下,只许五人入内。”通事向他们宣布。

经过商量,平秋盛带着冯胜约和另外三名特侦队员进去,其余人等在外面等候。每个人都解下了佩戴的匕首,但是手枪可藏得好好的。

他们这一行人,除了冯胜约其他人都有手枪,特侦队员用得是冲锋枪,就算有什么状况,枪声一起,外面的人一冲,有个一两百人的埋伏也不怕。

显然,假设的埋伏并没有出现。双方的会谈在欢乐的气氛中进行的很是圆满,在得到澳洲人馈赠的精美礼物之后,陈猜副王殿下很乐意在此地为澳洲货的市场拓展提供各种便利,包括提出设立一处货栈的事情。他甚至还表示愿意在这笔买卖中更深度的参与——他愿意提供澳洲人需要的各种货物,也愿意承销各种澳洲人运来的各种货物——特别是中国杂货。

当时的东南亚国家的手工业水平普遍落后,日用品完全靠华人商人从大明贩卖进口。即使是来自“文明国家”的西班牙人,马尼拉的生活日用品也仰赖华人商人的供应,中国商船如果逾期抵达的话,西班牙太太小姐的生活就会变得难以忍受。

陈猜副王之所以如此的热心,其实迫于无奈。随着越来越多占城难民的涌入和在北面磨刀霍霍的阮氏,他这个普利安哥副王还不知道能做多久。他明白占城是抵挡不了越南人的进攻的,占城要是完蛋,那普利安哥的陷落也就只是时间问题。所以很有捞一把就走的意思,而澳洲货让他看到了发财的希望,要是在和澳洲人的贸易中发一笔财,到时候退回金边,做不做这个副王都无所谓了。反正普利安哥这里的稻米和木材要多少有多少,与其便宜越南人不如给澳洲人,至少澳洲人愿意付钱和澳洲货。

而平秋盛这边也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贸易许可、停泊免税、批准澳洲人在买地建立货栈,自由雇佣工人等等。

副王殿下还按照他的要求写给柬埔寨国王信,请求收容最近逃入柬埔寨境内的日本人,派人遣送到普利安哥出港。彻底解决目前柬埔寨王国内的日本人问题。

平秋盛用带去的镜子和日用品进行交易,换取了两船稻米,副王殿下表示稻米存货不多,但是要搜集起来不难,等回程的时候船队在此地补给还能再准备一些,只要澳洲老爷们有需求,这里的稻米是不缺的。至于本地所产的各种特产,只要澳洲人愿意要,他都可以组织得来。

事情进行的得很顺利,因而船队在欢乐愉快的气氛中启程——船队带着充足的补给折向西北:平秋盛准备直接去曼谷,而不是金边。如果能在曼谷把稻米和招募日本人的任务都完成,那么金边对他就没有他大的兴趣,那里既没有太多的贸易资源也不是必经之路。